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一九八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九八四
1984first.jpg
英国首版封面
作者 喬治·奧威爾
原名 Nineteen Eighty-Four
封面設計 麥可·肯納
出版地  英國
語言 英文
類型 反烏托邦政治讽喻小说、社會科幻小說
出版者 塞克爾和沃伯格(倫敦)
出版日期 1949年6月8日
媒介 紙質書、電子書和音頻CD
頁數 326頁
ISBN 978-0452284234
OCLC 52187275
杜威分类法 823/.912 22
LC分类法 PR6029.R8 N647 2003

一九八四》(英语Nineteen Eighty-Four),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創作的一部政治諷刺小說,小说创作于1948年,出版於1949年。书中讲述了一個令人感到窒息和恐怖的,以追逐權力為最終目標的假想的未來極權主義社會,通過對這個社會中一個普通人温斯顿·史密斯的生活描写,投射出了現實生活中極權主義的本質。它與1932年英國赫胥黎著作的《美麗新世界》,以及俄國葉夫根尼·扎米亞京的《我們》并稱反烏托邦的三部代表作,通常也被認為是政治小說文學的代表作。

《一九八四》已經被翻譯成至少62種語言,而它對英語本身亦產生了意義深遠的影響。書中的術語和小說作者已經成為討論隱私國家安全問題時的常用語。例如,「歐威爾式的」(Orwellian)形容一個令人想到小說中的極權主義社會的行為或組織,而「老大哥在看著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小說中随处可见的標語)則意指任何被認為是侵犯隱私的監視行為。《一九八四》曾在某些時期內被視為危險和具有煽動性的,並因此被許多國家(不單是有時被視為採取「極權主義」的國家)列為禁書。本書被美國時代雜誌評為1923年至今最好的100本英文小說之一,此外還在1956年1984年改編成電影上映[1]

歷史[编辑]

1947年《一九八四》第一頁的草稿,展示了引言的創作過程。

《一九八四》於1949年6月8日由「塞克爾和沃伯格」公司出版。雖然歐威爾從1945年即開始創作《一九八四》,但小說的大部分是1948年他在蘇格蘭汝拉岛寫下的。這部小說有至少兩位文學上的前輩。奧威爾熟悉俄國作家扎米亞京1921年的小說《我們》,他曾閱讀此書的法文譯本並在1946年寫過評論。有報導指出奧威爾曾說他用此書作為他下一部小說的模型。批評家大多同意《我們》對《一九八四》產生過具有重要意義的影響。歐威爾亦為凱瑟琳·布德肯(Katharine Burdekin)1937年的《反烏托邦》(或稱「敵托邦」)和《Swastika Night》著迷,並從中借用了描寫未來世界的極權主義國家的主題,在這樣的國家里除禁書中零散的碎片以外所有「真實的」歷史都已經被抹去。

書名[编辑]

奧威爾最初將小說命名為《歐洲的最後一個人》(The Last Man in Europe),但是出版商弗裡德里克·沃伯格(Frederic Warburg)出於營銷需求建議他換一個書名。奧威爾未反對這個建議,但他選擇1984這個特別的年份的原因並不為人所知。也許他將他寫作這本書的那一年(1948年)的後兩位數顛倒過來,成為了可以預見的未來的1984年。他也可能借此暗指費邊社(一個社會黨組織,創立於1884年)成立一百週年。此外,他亦可能暗指傑克·倫敦的小說《鐵蹄》(其中一個政治勢力於1984年登上權力舞台)、徹斯特頓(G. K. Chesterton)的《諾丁山的拿破崙》(The Napoleon of Notting Hill,亦設定在1984年)或者他的妻子奧莎絲尼詩(Eileen O'Shaughnessy)的一首詩,詩名為「本世紀的終點,1984」。關於書名的最後一個猜測是奧威爾原本準備的書名是1980,但是由於疾病,小說的完成變得遙遙無期,因此他感到有必要將故事推入更遠的未來。

常見的誤解[编辑]

作者奧威爾在逝世7個月前(1949年6月16日)写給聯合汽車工人工會「Francis A. Henson」的信(摘錄在1949年7月25日的《生活雜誌》和1949年7月31日的《紐時書評》)中寫道:

——我最近的小說《一九八四》不是為了攻擊社會主義或我支持的工黨,而是揭露扭曲……部分已經可以在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中領會到……这本书的场景放在英国,是为了强调英语民族并非天生比其他民族优秀,并且,如果不与极权主义做斗争,它将无往不胜,Collected Essays [2]

在1946年的短文《我為什麽寫作》中,奧威爾描述自己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3]

版權狀態[编辑]

《一九八四》將在2044年於美國進入公有領域[4],在歐盟也將於2020年進入公有領域。但在加拿大[5]俄羅斯[6]澳大利亞[7]中國大陸[8]香港[9]澳門[10]已進入公有領域。

故事[编辑]

內容概要[编辑]

《一九八四》是一部政治寓言。敘述在大洋國「真理部」從事篡改歷史工作的外圍黨員溫斯頓對其所處的社會和領袖「老大哥」(Big Brother)產生懷疑,並與另一位外圍黨員茱莉亞產生感情,因而成為思想犯,在經歷了專門負責內部清洗的「友愛部」的思想改造之後最終成為了「思想純潔者」。

背景[编辑]

《一九八四》在大洋国(Oceania)中发生。大洋国是三个洲际国家联盟之一,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分成了三个国家联盟。

故事发生在伦敦,「第一空降场的主要城市」,[11]大洋国的一个省,“曾经被称为英国”。[12]

领导者老大哥的标语,标语“老大哥在看着你”在伦敦街景中有着明显特征,“电幕”(telescreen,一种双向电视,政府可以通过电幕传播影像,也可以通过电幕监视公民。)在私密和公开场合监视着公众。大洋国的社会阶级系统有三层:

  1. 核心党员(Inner Party);
  2. 外围党员(Outer Party);
  3. 无产阶级:工人等劳动者。

作为政府,大洋国利用真理部控制群众。真理部亦是主角温斯顿·史密斯(外围党的一个成员)工作的地方,在那里他改写历史文献好将过去改写得符合正统的政党路线——这每天都在改变——并将非人从历史上抹去。

温斯顿的故事从1984年4月4日开始:“四月裡,天气晴朗寒冷,钟敲了十三下”;[13]虽然这样,日期是存有疑虑的,因为这是温斯顿·史密斯个人感知到的东西,在持续对历史的修改中;在这之后说明了这个日期是相对的。温斯顿的记忆,及他阅读的那本禁书,果尔德施坦因写的《寡头政治体系的理论和实践》透露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陷入了内战,然后被融合成为大洋国的一个部分。同时,苏联对欧洲大陆的吞并构成了第二个超级大国欧亚国。第三个超级大国,东亚国,包括中国占领的东亚部分。这三个超级大国打着永久的战争,为争夺世界上未被征服的陆地。他们在适当的时候就结盟或打破盟约。

从他的儿时记忆(1949–53)中,温斯顿记起了发生在欧洲、俄罗斯西部和北美的核战争。内战、党的掌权、美国吞并大英帝国或科尔切斯特被轰炸很难说哪个先发生,然而,他记忆的愈发清晰以及他家庭解体的故事暗示,原子弹的爆炸先出现(史密斯一家躲在地铁站),接着是内战以及社会在战后的重塑,党把这回顾地称为“革命”。

情节[编辑]

大洋国的社会结构:

这是一场核战争后,温斯顿·史密斯在1984年的故事以及他对一号空降场(英国)当时生活的观察(一号空降场是大洋国——三个超级大国之一——的一个省份)、对英社思想上的反叛、他与裘莉亚的偷情;及必然地在友爱部被思想警察进行监禁、审问、拷打、洗脑和再教育。

温斯顿·史密斯[编辑]

温斯顿·史密斯是一名知识分子外围党的成员。他住在曾经是伦敦的一号空降场,成长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英国,与此同时,革命内战让党获得了权力。在内战中,英国社会主义(英社)将他安置在一个孤儿院裡,这个孤儿院的主要目的是培养孩童,并在他们成年之后将他们吸收入党。虽然是党员,他却过着条件相当恶劣的生活:一间一居室的公寓,日常饮食包括黑面包以及人工合成的饭菜,伴以胜利牌杜松子酒。他的理智让他对此不满,因此有了记日记的习惯,日记里存留有他对党和老大哥的负面看法——这本日记如果被发现,将会是足以判他死刑的证据。不仅如此,幸运的是,他的房间里还有个壁龛在电幕旁边,让其看不到他。在日记中他写道:“犯罪思想不会导致死亡;思想罪本身‘就是’死亡。”电幕(在所有公共场合及每个党员的住处都有)、隐藏的窃听器以及告密者让思想警察可以监视每一个人,并因而找出任何有可能危及党的统治的人;孩子们则被从小教导要找出并报告有思想罪嫌疑的人——特别是他们的父母。

真理部,温斯顿是一名负责改写历史的职员,将过去修正为目前党的官方版本,好让大洋国的政府显得无所不知。因为这样,他不断重写记录,伪造照片,并将原始的资料扔进忘怀洞。尽管喜欢改写历史所带来的智力挑战,温斯顿同时也着迷于「真正的」过去,热切地试图了解那个被禁止的世界。

裘莉亚[编辑]

一天,在真理部,当温斯顿帮助一个摔倒的黑发女人时,她悄悄地给了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爱你”。她就是裘莉亚,一个修理员,负责在小说司维修那裡的小说写作机器。在那一天之前,他深切地憎恶她,认为她是一个少年反性同盟的狂热追随者,因为她带着此同盟的红腰带,一个禁欲和贞洁的象征。在她给他递了纸条后,这种敌意消减了。从那时他们开始暗中来往:第一次在乡间幽会,后来则定期在附近一位无产者小铺子的楼上,他们认为那里是安全可靠的。温斯顿不知道的是,思想警察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反叛之举并监视着他们。

当一位核心党党员奥勃良和他们接近后,温斯顿相信他已和反党组织兄弟会取得联系了。奥勃良给了他“那本书”,《寡头政治体系的理论和实践》,据说是兄弟会的领导者爱麦虞埃尔·果尔德施坦因写的。这本书阐释了永久的战争并揭穿了党的三句口号“战争即和平,无知即力量,自由即奴役”背后的真相。

逮捕[编辑]

思想警察在裘莉亚和温斯顿的卧室里抓住了他们,将他们押解到友爱部进行审问。在这之前却林顿先生,那个把房间租给他们的无产者,公开了自己思想警察的身份。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是系统有计划的拷打,及党内观念学家的心理战术。之后,奥勃良利用电击疗法拷问温斯顿,并告诉他,这会治好他的精神错乱,即他对党明显的仇恨。在漫长而复杂的谈话间,奥勃良解释了核心党的动机:使一种绝对的权力完整。温斯顿问过,兄弟会是否存在,得到的回答是他永不会知道,这将会是他脑子里不可解的谜。在一次拷问的过程中,他在友爱部的监押过程得到了说明:“你的改造有三个阶段”,奥勃良说。“学习,理解,接受”关于党的事实;然后温斯顿将被处决。

忏悔和背叛[编辑]

政治性再教育中,溫斯頓承认了他的罪行,但没有供出同伙和他心愛的裘利亚。重返社會的第二階段再教育中,奥勃良讓溫斯頓明白自己“已经烂掉了”。反驳说党无法成功(虽然后来被奥勃良驳倒),溫斯頓承認:“我沒有背叛裘利亚。”奥勃良了解,虽然温斯顿招供了关于他和裘莉亚的一切,他并没有背叛她,因为他“没有停止爱她;他对她的感情一如既往”。

一天晚上在囚室裡,温斯顿突然醒来,尖叫着:“裘莉亚!裘莉亚!我的亲人!裘莉亚!”,于是奥勃良冲了进来,不是为审问他,而是为了将他送到101室,友爱部里最令人害怕的房间,因为里边的东西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在那裡,一个犯人最怕的东西将被拿来威胁他或她,作为政治性再教育的最后一步:接受。温斯顿最害怕的东西——老鼠,被以这样的形式施加于他:一个铁笼子中装着饥饿的老鼠,笼子前面的面罩贴合他的脸。当笼子打开,老鼠将吞噬他。当笼子的铁丝网碰到他脸颊上时,他开始疯狂地喊叫:“去咬裘莉亚!”拷问结束了,温斯顿回到了社会上,已被洗脑,接受党的学说并热爱老大哥。

在温斯顿的再教育过程中,奥勃良总是理解温斯顿,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與裘利亚重逢[编辑]

重返大洋国社会后,裘利亚在公园重逢温斯顿,每個人都承认出卖了對方,背叛改变了人:

“我出卖了你,”她若无其事地说。
“我出卖了你,”他说。
她又很快地憎恶的看了他一眼。
“有时候,”她说,“他们用什么东西来威胁你,这东西你无法忍受,而且想都不能想。于是你就说,‘别这样对我,对别人去,对某某人去。’后来你也许可以伪装这不过是一种计策,这么说是为了使他们停下来,真的意思并不是这样。但是这不对。当时你说的真是这个意思。你认为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救你,因此你很愿意用这个办法来救自已。你真的愿意这事发生在另外一个人身上。他受得了受不了,你根本不在乎。你关心的只是你自己。”
“你关心的只是你自己,”他随声附和说。
“在这以后,你对另外那个人的感情就不一样了。”
“不一样了,”他说,“你就感到不一样了。”
似乎没有别的可以说了。风把他们的单薄的工作服刮得紧紧地裹在他们身上。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使他觉得很难堪,而且坐着不动也太冷,他说要赶地下铁道,就站了起来要走。
“我们以后见吧,”他说。
“是的,”她说,“我们以后见吧。”

投降与转变[编辑]

温斯顿·史密斯最后成了一个嗜酒的闲散人员。一次,他在酒吧中听到一则公报,公报中声称大洋国对欧亚国在非洲控制权上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使他的思想彻底归顺,接受了党对社会和生活的描述,并对他即将来临的公开审判和处决听之任之。他在被枪决的一瞬间认识到“他战胜了自己,他爱老大哥。”

世界觀[编辑]

《一九八四》中的世界被大洋國、歐亞國與東亞國三個超級大國瓜分,國與國之間的戰爭不斷。其內部社會結構皆被徹底打破,並以實行高度集權統治重寫語言篡改歷史、打破家庭制度等極權手段箝制人民的思想與本能。大洋國政府並以具有監視功能的「電幕」控制人們的行為,以維持對領袖的個人崇拜、保持對內外敵人的仇恨與維持社會的運轉。

故事中主角的國家大洋國只有一個政黨,即英社,並以新語簡稱英社。人與人之間也根據與黨的關係密切程度被分為核心黨員、外圍黨員與無產者三個階層。政府機構分為四個部門:負責戰爭的和平部、負責維護社會秩序友愛部、負責文化與教育發展的真理部與負責經濟富裕部,按照新語,其簡稱分別為和、愛、真、富部。

英國社會主義[编辑]

英國社會主義(IngSoc)是大洋國的主流政治形態,也是該國唯一的政黨,按照新語的用法,簡稱英社。英國社會主義以老大哥為領導者,並為其實行個人崇拜。在社會方面,英國社會主義採行高壓集權制度,他們箝制人民的言論、思想與創作自由,並藉由重寫語言、篡改歷史等方式來加強統治。在語言與歷史皆被篡改的情況下,人們無法說出「自由」兩個字,因為人們不能理解何謂自由,而且也找不到合適的用詞來稱呼它。除此之外,英國社會主義還要求人民接受「雙重思想」概念,即同時接受兩種相互違背的信念。在這樣的概念下,無論黨或老大哥做了什麼,都將會被視為是正確,即使其行為相互矛盾亦然。

國際社會[编辑]

一九八四中描述的世界版图

《一九八四》中的世界有三個大國,即領土範圍包括美洲英國愛爾蘭大洋洲南非德干高原的“大洋國”;橫跨歐洲大陸、西伯利亞土耳其的“歐亞國”;以中國朝鮮半島日本蒙古等東亞地區為勢力範圍的“東亞國”。三大國之間有其緩衝區,但同時也是戰場的所在。其中大洋國與歐亞國間為了北非西亞的所有權相持不下,又與東亞國在東南亞和北印度有領土摩擦,此外位處歐亞國與東亞國邊境交界處的蒙古地區也是戰事頻仍。在此世界觀中,香港丹吉爾布拉柴维尔達爾文港為角的四邊形籍圍是人口聚集的所在,也是戰爭的首要目標。各國常武力強取此四大城以獲得奴隸的供應[14]

與信奉英國社會主義的大洋國相比,歐亞國與東亞國也各自發展出自己的極權政治體制與政治形態。歐亞國信奉的是建基於布爾什維克主義的新布爾什維克主義,東亞國則有建基於武士道的「殊死崇拜」。但無論是英國社會主義、新布爾什維克主義還是殊死崇拜,其內容大同小異,也都建立起相似的政治體制。

大洋国,这是为了你[编辑]

此歌曲在书中出现过数次,以下歌词为1984年《一九八四》电影中的插曲,亦作为大洋国的国歌使用。[15]

汉译 英文原文
强大而和平,勇敢而智慧;

为拯救世界而斗争不息。
我们人民将会继续奋斗;
让伟大的革命永葆青春!
看那荧屏中飘扬的旗帜!
如此的荣耀史无前例!

大洋国,大洋国,大洋国,这是为了你!
每一个行动,每一个思想,都是为了你!
每一个行动,每一个思想,都是为了你!
每一个行动,每一个思想,都是为了你!

Strong and peaceful, wise and brave,

Fighting the fight for the whole world to save,
We the people will ceaselessly strive
To keep our great revolution alive!
Unfurl the banners! Look at the screen!
Never before has such glory been seen!

Oceania! Oceania! Oceania, 'tis for thee!
Every deed, every thought, 'tis for thee!
Every deed, every thought, 'tis for thee!
Every deed, every thought, 'tis for thee!

角色[编辑]

書中部分角色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而大部分的角色形象都是依据俄國革命和蘇俄設計的。

主要角色[编辑]

  • 溫斯頓·史密斯Winston Smith):主人公,外圍黨員,有獨立思考的精神,對所處的社會產生懷疑。
  • 歐布朗O'Brien):核心黨員,思想警察頭子。
  • 茱莉亞Julia):溫斯頓的情人,出於愛的本能對黨的說教產生懷疑。
  • 老大哥Big Brother):大洋國的領袖,但書中自始至終沒有真正出現這個人物,他的存在始終是作為權力的象徵。
  • 艾曼紐·戈斯坦Emmanuel Goldstein):傳說中革命的敵人,早年大洋國社會主義革命的領導者之一,後來背叛革命成為革命的敵人。

其他角色[编辑]

  • 艾朗森、鍾斯和魯瑟福(Aaronson, Jones, Rutherford):被整肅的前黨核心人物;已在「歷史」中被刪除,是一群「非人」。
  • 安普福斯(Ampleforth):溫斯頓的同僚,擅長修改詩歌韻文。
  • 查靈頓先生(Mr. Charrington):表面上是一間貧民區舊貨店的東主;實際上是一名思想警察。
  • 凱瑟琳(Katharine):溫斯頓的妻子,黨的追隨者。本書完結時並未提及她是否在世,因書中提及她和溫斯頓已於數年前分開。
  • 馬丁(Martin):歐布朗的僕人。
  • 帕森斯(Parsons):溫斯頓的鄰居,因夢囈中出現反黨言論而被自己的子女告發。
  • 賽姆(Syme):溫斯頓聰明的夥伴,是新語辭典的編輯者,然而因他思想太清晰、知道得太多,被人間蒸發掉了。賽姆的蒸發諷刺斯大林的大清洗

名言[编辑]

  • 「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 「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
  • 「老大哥在看著你!」
  • 「所謂自由就是可以說二加二等於四的自由。」
  • 「思想罪不會帶來死亡;思想罪本身就是死亡。」
  • “历代统治者都要他们的人民对客观世界接受一种不切实际的看法。”
  • “在遮陰的栗樹下,你出賣了我,我出賣了你。”
  • “如果有希望,他就在群众身上。”

影響[编辑]

《一九八四》被廣泛認為是歐威爾的代表作,不僅文中的思想在西方社會產生了很大的反響,其中的語言也得到了廣泛的認可。歐威爾在本文創造的一些新詞,例如「犯罪思想」(thoughtcrime)、「新語」(newspeak)、「雙想」(doublethink)、「老大哥」(Big Brother)、「犯罪停止」(crimestop)等已收進詞典

參考資料[编辑]

  1. ^ Nineteen Eighty-Four. 國際電影評論網站. [2010-07-30] (英文). 
  2. ^ The Collected Essays, Journalism and Letters of George Orwell Volume 4 - In Front of Your Nose 1945–1950 p.546 (Penguin)
  3. ^ 喬治·歐威爾. Why I Write. The Collected Essays, Journalism and Letters of George Orwell Volume 1 - An Age Like This 1920–194 (Penguin). 1946 (英文). "1936年以來,我的嚴肅作品中的每一行都是為間接或直接地反對極權主義,擁護我所理解的民主社會主義而寫的。" 
  4. ^ Copyright Term and the Public Domain in the United States. As a work published in 1923 through 1963 with notice and the copyright renewed, it is protected for 95 years after publication date
  5. ^ In Canada, protection lasts the life of the author plus 50 years from the end of the calendar year of death
  6. ^ Russian law specifies a general duration of copyright for 50 years beyond an author's death
  7. ^ Australia adopted a "life plus 70" rule for copyright duration in 2005. The law was not retroactive putting any work published in the lifetime of an author who died in 1956 or earlier out of copyright
  8. ^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公民的作品,其发表权、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如果是合作作品,截止于最后死亡的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条:外国人、无国籍人的作品根据其作者所属国或者经常居住地国同中国签订的协议或者共同参加的国际条约享有的著作权,受本法保护。
  9. ^ 版權條例第十七條:除以下條文另有規定外,如有關作者於某公曆年死亡,版權在自該年年終起計的50年期間完結時屆滿。
  10. ^ 第43/99/M號法令第二十一條:如無特別規定,著作權在作品之創作人死亡後滿五十年失效,即使屬死後發表或出版之作品亦然。
  11. ^ Part I, Ch. 1.
  12. ^ Part I, Ch. 3.
  13. ^ "敲了十三下"(下午一点)。在《一九八四》中,二十四小时钟常用,十二小时钟已经过时。——第一部第八章。
  14. ^ 喬治·歐威爾. 一九八四. 邱素慧、張靖之譯 2009年6月第1版. 台北: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 ISBN 978-986-6377-00-6 (中文(台灣)‎). 
  15. ^ http://www.newspeakdictionary.com/ns-dict.html

外部鏈接[编辑]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