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上古卷轴:竞技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上古卷轴:竞技场
The Elder Scrolls: Arena
Elder Scrolls Arena Cover.jpg
类型 动作角色扮演
平台 DOS
开发 贝塞斯达软件公司
音乐 Eric Heberling
系列 上古卷轴系列
模式 单人游戏
发行日 北美:1994年
欧洲:1994年

上古卷轴:竞技场(英语:The Elder Scrolls: Arena是一款由贝塞斯达软件公司开发、发行于1994年的奇幻开放世界动作角色扮演游戏。这是上古卷轴系列游戏的首部作品。该游戏运行于DOS系统。

2004年,在上古卷轴系列十周年之际,官方提供了《上古卷轴:竞技场》的免费下载。

和后作一样,《上古卷轴:竞技场》的情节发生在泰姆瑞尔大陆上,游戏包含野外与地下城,还有一个可以将多种魔法混合的魔法系统。

世界观

创世神话 ME2500之前(类似于公元前2500年之前)

在时空都不存在的时候,世界上有且仅有两种存在——其一为阿努Anu,代表“是”,其二为帕多美Padomay,代表“非”。从“是”引申出的就是保持状态“静止”,也就是阿努瑞尔Anuiel,从“非”引申出的就是使状态发生“变化”,也就是西帝斯Sithis。

阿努瑞尔静止不动,而西帝斯出于其“变化”的本性,会对阿努瑞尔造成各式各样不确定的影响。自这些影响生成的就是各式各样的“概念”。这些概念并没有自我,只是在存在之中漂浮,有些存在下去,有些却融化消失了。在这个阶段因果律并不起任何作用,因为世界上并没有出现“时间”,唯一的作用力就是“不确定性”,也就是西帝斯的“变化”。

终于,这些概念中的一个觉醒了。首先他获得了自我,也就是说,他明白了自己“是”谁——“我是阿卡Aka,是时间”。但作为一个个体,只知道自己是谁,却不知道自己与其他有什么区别,这个自我就无法真正建立起来,所以阿卡必须明白自己与周围一切的差别,也就是说,他“不是”什么。这个过程给了无限的阿卡一个限制,让他虽然本身依旧是无穷无尽,但却被完整包含在阿努/帕多美的更大无限之中。“我不是”的“限制”让阿卡的存在稳定了下来,但同时也带来了另外一个意识——“我不是阿卡,我是洛克汗Lorkhan,我是空间”。

这个意识与阿卡共享着同一个概念,相当于一个肉体里居住了两个截然相反的意识。这对阿卡造成的冲击是如此之大,直接导致阿卡精神分裂,陷入了疯狂。但既然Aka时间/Lorkhan空间已经确定了下来,那么时空开始,其他概念的自我,也就一个接着一个觉醒了。其中有些概念偏向于阿努的“静止/稳定”,另外有些概念偏向于帕多美的“变化/混乱”。

在这个阶段,世界上还不存在我们所知的“凡人世界”,现世梦达思Mundus。

这些概念,就是初原的精魂,被我们称为et'Ada的存在。

再后来,洛克汗开始鼓动et'Ada创造凡人世界。洛克汗为何要创造凡人世界,各种理论有许多种解释。比如说 洛克的“变化”天性让他疯狂而拥有了创造力,要对那个世界进行改变,但也有可能是洛克汗的第一驱动力是他对阿卡的敌视,为了击败阿卡彻底控制他们共享的“一体两面”中的“一体”。

无论如何,他成功说服了阿卡同意他一次,而总而言之,或是通过劝说引诱,或是通过强迫威胁,洛克汗聚集起了一批et'Ada参与到他创造凡人世界的计划之中。这些et'Ada基本上都是与阿努相关联的,而那些与帕多美相关联的et'Ada却完全不把洛克汗和他的计划放在眼里,决定只在旁边看笑话。那些冷眼旁观的et'Ada,他们决定在自己的力量也就是肉体之中创造只属于自己的世界。这些后来就都变成了湮灭领域。

在参与创造凡人世界的et'Ada创造完成后,那个世界却同他们原先想象的并不一样。由于洛克汗是与帕多美相关联的,所以这个新世界中也存在着西帝斯的各类不确定性,而这是与那些et'Ada的阿努偏向相悖的。结果很自然,这些et'Ada发现自己正在被新世界困住。有些反应快的et'Ada,抢在灾难降临之前逃走了,其中为首的就是玛格努斯,他冲破西帝斯的湮灭地狱逃往魔法世界,留下的空洞就是太阳;跟随他的et'Ada们被称为Magne-Ge,他们留下的空洞就是星星。

而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走的et'Ada,包括阿卡在内,全都不得不学会融入这个新的凡人世界——除了以阿卡/洛克为首的7个/8个et'Ada还足够强大,可以维持自身的无限性,其余et'Ada都不得不将自己浓缩成有限以存在——有的化身为这个新世界的运行原理,还有的不得不借助生育繁殖来维系自身“概念”的存续——从这里就有了真正的“生”和“死”,生死循环也就是以有限的形式来复制出无限的过程,由此而生的就是代表这种循环的 et'Ada——阿凯Arkay。至此为止,所有被后人称为伊德拉Aedra的et'Ada,就齐全了。

当然,这个新创造出来的世界,在此时还并不稳固。特别是在于,那些停留在湮灭地狱中的迪德拉Daedra,他们的力量并没有像伊德拉一般耗损,随时都有可能把奈恩拉入他们自己的领域——他们乐于去做,因为洛克汗带到这个世界上的西帝斯不确定性令他们着迷。所以阿卡/洛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领剩余7位伊德拉,也许还包括那些尚未化成地骨或者变成凡人的et'Ada,在奈恩登陆——就此奈恩一世的时间起始就被确定下来了。但只有时间并不稳固,所以根据不同的传说,或许是阿卡暴怒不堪,直接撕破了洛克的胸膛,或者是洛克眼看没法,只好很不情愿地撕开胸膛——(请注意,同时这也正是阿卡自己的胸膛)——总而言之,阿卡/洛克的心脏被取出来了,然后被安置在奈恩的另一端,就此空间也固定了下来。迪德拉们无法把时空固定的奈恩带到自己的领域,甚至无法在平日进入这个世界。于是奈恩就此稳固了。伴随挖心而生的就是谢尔格拉Sheograth/基加拉格Jyggalag的一体两面,疯狂与秩序。

在奈恩稳固之后,剩余的8个伊德拉就离开了奈恩。他们化身为8行星,每个行星都是伊德拉的肉体,也是他们的领域。至于洛克汗,他的心脏成为奈恩的基石,而他被阿卡彻底夺走的肉体在帕多美上的反映,也就是撕裂的双月,奈恩的卫星。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