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高会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上高會戰
中國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Shanggao bridge.jpg
國民革命軍重奪一座橋據點
日期: 1941年3月14日-4月9日
地点: 江西上高
結果: 中國勝利
參戰方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民國 Flag of Japan.svg 日本帝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羅卓英 Flag of Japan.svg 園部和一郎
兵力
100,000人(11個師) 65,000人(3個師,1個獨立團)
伤亡与损失
20,533人 15,792人

上高會戰為1941年初日軍為鞏固南昌外圍據點,保證佔領區安全,決定對中國國民革命軍第9戰區部隊實施的軍事打擊。

背景及計劃[编辑]

1941年初,中国派遣軍为加强华北治安战,决定将驻江西安义地区的第33师团调往华北,并利用调动之前对驻上高地区的第9战区第19集团军发动一次进攻,以巩固华中战略要地南昌外围。

3月14日,日军调集第33、第34师团及第20混成旅团,分北、中、南三路秘密集结。在第11军司令官園部和一郎指挥下,企图对上高实行分进合击,打击和削弱国军。由第9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指挥,集結了第49、第70、第73、第74军约11个师的兵力参加作战。

戰況[编辑]

1941年3月15日,北路日军第33师团由安义向奉新上高方向进犯,国军第70军在奉新城东西设防,凭借潦河两侧高地抵抗,在日军飞机和炮兵的猛烈轰击下,被迫撤守奉新。日军攻陷奉新后,强渡锦江,续向上高进击。南路日军第20混成旅团,由赣江北岸发起攻击,于夜间两次强渡锦江,遂由独城以北地区沿锦江南岸西犯,受到國民革命軍第70军第107师和第74军第51师的阻击重创。

3月16日,中路日军第34师团沿锦江北岸向高安方向进犯,企图协同北、南两路击破守军第70军,再以3路围攻第74军。第70军第107师在日军强烈攻势面前丢城弃地,仓皇突围。3月18日,第34师团侵占高安又西进龙团圩。第33师团进至上富若竹坳附近,3月19日,遭到第70军一部伏击,经苦战突围撤至奉新。

日军第34师团突破第70军右翼部队阵地后,向西突进,在棠浦、泗溪之线受到第74军的阻击。日军第20混成旅团由灰埠附近北渡锦江与第34师团会合。3月21日,國民革命軍第74军英勇抗击日军的进攻,固守上高外围阵地。第49军与第74军之第51师将日军第20混成旅团击退至锦江以北;遂渡江向北,协同江北第70军主力攻击日军第34师侧背。3月22日至24日,日军在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上高以东第74军阵地发动猛攻。国军奋勇抗击,主阵地失而复得3次,为实施两翼对日军包围争取了时间。国军第70军、第72军和第49军适时赶到主战场,由南北两面包围日军,形成了南北5公里、东西15公里的包围圈。

在此情况下,日军第34师团长大贺茂中将一面向汉口日军第11军司令部急电求援,一面命令所部突围撤退。第11军司令部急令第33师团驰援解围,并同第20混成旅团掩护第34师团撤退。

3月25日,退至奉新之北路日军第33师团一部向官桥街、棠浦急进,被围第34师团亦向东方向突围,两路日军得以会合。3月26日夜,第74军攻克泗溪,并协同第72军等部将日军压迫于官桥街、南茶罗一带。3月27日,日军向奉新、南昌方面突围、狼狈溃逃。第49军、第70军分两路对日军实施侧后追击,予以重创。3月28日,国军主力进攻官桥街,与日军激战至下午,将日守军600余人全部歼灭,并毙日军第34师团少将指挥官岩永,收复官桥街。3月31日克复高安,截断了日军东逃归路。

4月1日,日军以15架飞机掩护突围,向斜桥方面逃窜。国军乘胜追击,收復了沿途城镇。4月2日,国军克復子西山、万寿宫、奉新等地,4月8日和9日又克安义外围的长埠、宋埠、平洲、弓尖各要点。日军受到重大伤亡后撤回原驻地。双方恢复战前态势,会战结束。

結果[编辑]

此役中華民國方面宣稱日军共投入兵力6.5万余人,中国军队拥有兵力达10万之众。日军伤亡15792人,中国军队伤亡20533人,繳獲裝備則有山砲6門、迫撃砲1門、24挺輕機槍、擲彈桶24具、408把步槍、各式彈藥11萬1717發。日軍宣稱造成中國軍死傷17,119名,失蹤2,814人,至於己方損失在戰報上則隻字未提。

姑且不論中方投入兵力和傷亡,日軍方面的死亡人數是遭到嚴重高估。日軍戰後編的戰史只承認此會戰投入的部隊的兩個師級單位都有一個步兵聯隊未參戰,以三聯隊制滿編頂多一萬多人的規模,實際上兩個師級單位投入戰場的兵力頂多近萬,再加上兵力至多3千的混成20旅團,日軍在本次會戰的兵力頂多2萬5千人內,不可能出現6成的傷亡比,國府戰報明顯灌水。

雖說戰報灌水,但這不代表國軍在此役徒勞無功。日軍山砲屬聯隊(團級)編制武裝,一聯隊4門,繳獲6門代表至少有2個步兵團遭擊潰,對此次只投入6個步兵團的日軍來說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單位受創嚴重,對日軍衝擊可謂不小;此役後日軍11軍軍長園部和一郎在同年4月調任軍事參議官,6月轉預備役,相較於同樣任11軍長的前後任:岡村寧次阿南惟幾日後的官運亨通,很明顯他必然犯下某些大錯才會讓他仕途無亮,而他的調任很明顯與會戰結果有關,間接證明了上高會戰國軍表現應成功打擊日軍。

2010年4月3日,参访大陆的台湾国民党主席连战曾到上高会战英雄纪念碑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