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下第聶伯河攻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下第聶伯河攻勢
第二次世界大戰東線戰場的一部分
Crossing the Dnieper.png
蘇聯紅軍士兵利用臨時做的渡過第聶伯河
日期: 1943年8月24日 — 1943年12月23日
地点: 蘇聯第聶伯河
結果: 蘇聯勝利
參戰方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 (1923-1955).svg 蘇聯
Flag of the Czech Republic.svg 捷克斯洛伐克獨立旅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 納粹德國
Flag of Romania.svg 羅馬尼亞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 (1923-1955).svg 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斯基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 (1923-1955).svg 伊萬·科涅夫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 埃里希·馮·曼施坦因
Flag of Romania.svg Romano Eroscú
兵力
2,650,000人
51,000門火炮
2,400輛坦克
2,850架飛機
1,250,000人
12,600門火炮
2,100輛坦克
2,000架飛機
伤亡与损失
550,000人陣亡
950,000人受傷
180,000人陣亡
820,000人受傷

下第聶伯河攻勢(也稱為“下第聶伯河戰役”)是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1943年。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其中一場最大的軍事行動,涉及雙方幾乎4,000,000人的部隊和全長1,400公里長的戰線。在4個月的軍事行動期間,蘇聯5個方面軍從德軍手中解放第聶伯河東岸,包括進行了數次渡河攻擊在西岸建立數個橋頭堡。隨後,基輔獨立攻勢中被解放了。

作為戰爭中其中一個代價最昂貴的軍事,雙方估計傷亡人數從1,700,000人到2,700,000人。該攻勢包括幾個較小的軍事行動段落:梅利托波爾攻勢扎波羅熱攻勢皮亞季哈特基攻勢茲納緬卡攻勢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攻勢

苏联为第聂伯河会战中表现出的功绩,共授予了2438名苏联英雄,占苏联卫国战争授予的11635位苏联英雄总数的21%. 为了突破德军在第聂伯河西岸构筑的“东方壁垒”,无数苏军士兵前仆后继,朱可夫在回忆录中写道:

强渡第聂伯河的部队显示出了最为勇猛、顽强和坚强不屈的作风。作为惯例,他们在抵达河边时,没有等待部队利用重型设备架桥,而是立刻渡河。作战部队使用他们能找到的任何工具和各种方法强渡第聂伯河——木筏、临时渡船、渔舟和摩托艇。为争夺对桥头堡的控制权,双方在对岸发生了激战。部队甚至没有时间加固阵地,就立刻与不惜一切代价发动反扑的敌人展开了混战……

戰略狀況[编辑]

庫爾斯克戰役後,德意志國防軍最高統帥部已不再有能力在東方對蘇聯紅軍發動大規模的攻勢。在庫爾斯克戰役後的長期撤退期間,德國陸軍和支援的德國空軍部隊已經成功地越過第聶伯河撤至西方,沿豹-沃坦碉堡防線重新設防。在渡過第聶伯河的行動由數以千計的德國士兵利用小木筏和船隻完成,期間不斷受到追擊的蘇聯軍隊從空中和地面發動的攻擊。德軍在人力和物資的損失已相當可觀,許多有經驗的單位被削弱。這意味著德意志國防軍部隊對蘇聯前線採取自衛的軍事行動。在某些場合,德軍的戰術反擊,確實取得了相當的成功,但是這不可能被理解為奪回在庫爾斯克失去了的戰略主動權。雖然國防軍在人員、物資和後勤支援方面出現下降,而紅軍穩步增長,使後者為未來之攻勢在人數上取得更大的優勢。

到8月中旬,阿道夫·希特勒理解到,蘇軍的進攻無法控制及他下令建造了一系列防禦工事,以減緩蘇聯紅軍的進攻能力,他要求德軍不惜一切代價保衛在第聶伯河的豹-沃坦線陣地。

在蘇聯方面,約瑟夫·斯大林決心繼續從這一年開始收復被佔領土的行動。烏克蘭工業地區是第一優先,因為這是一個人口密集的地區,它的煤礦和其他礦產為蘇維埃國家提供寶貴的資源。主軸的進攻是朝著東南方向;其北翼是大致穩定下來,而南翼則停留在亞速海

戰略決策[编辑]

行動目標

戰役目的

蘇軍之情報

德軍之情報

計劃[编辑]

蘇軍的計劃[编辑]

這次行動開始於1943年8月24日,部隊沿從斯摩棱斯克亞速海全長1,400公里的戰線展開進攻。

蘇軍組織[编辑]

共有5個方面軍參與行動:

總的說來,行動將由36個混合軍、4個坦克軍和5個航空軍執行的。

可動員的兵力[编辑]

2,650,000人參與這個大規模行動。

可使用的裝備[编辑]

行動共動用了51,000門火炮、2,400輛坦克和2,850架飛機。

參戰的蘇聯紅軍部隊[编辑]

德軍的計劃[编辑]

第聶伯河戰役和其有關行動示意圖

建造第聶伯河複雜防禦系統,被稱為“東方長城”的命令,於1943年8月11日發布及被立即執行。

防禦工事被配置在第聶伯河沿岸。然而,沒有希望在短時間內完成這樣大規模的防線。因此,完成的“東方長城華爾街”,其防禦工事的密度和深度並不是統一。相反,防禦工事都集中在蘇聯最可能嘗試突破的地方,例如在克列緬丘格附近、扎波羅熱尼科波爾

此外,1943年9月7日,德軍武裝親衛隊和國防軍奉命放棄該地區,他們不得不放棄任何東西使可紅軍的推進減慢下來,並實施焦土政策試圖造成蘇軍物資供應短缺。

德軍的組織[编辑]

戰略行動描述[编辑]

最初的進攻[编辑]

儘管在數量有巨大優勢,進攻仍然是不容易。德軍的反擊極其兇猛及在每一個城鎮和城市持續抵抗。德意志國防軍廣泛利用後衛部隊,並在每座城市及每個山頭留下一些部隊,減緩蘇軍的進攻。

攻勢的進展[编辑]

進攻開始三個星期後,儘管蘇方損失嚴重,很顯然德意志國防軍不能指望在平坦而開闊的草原上遏制蘇聯的進攻,在這裡紅軍因兵力優勢而佔上風。曼施坦因要求提供多達 12個師的增援部隊,希望遏制蘇聯的進攻 – 但德軍的預備隊兵力不足。多年後,曼施坦因在他的回憶錄寫道:[1]

在分析這種情況後,我認為我們現有的部隊不能保持頓巴斯,甚至整個東部陣線更大的危險來自集團軍的北翼。第8軍團和第4軍團隊將無法長時間遏制蘇軍的進攻。

決定性的行動[编辑]

因此,1943年9月15日,希特勒下令南方集團軍撤退到第聶伯河防線。

波爾塔瓦的戰役是特別痛苦。這個城市有重兵把守,其駐軍有充分的準備。經過數天的戰鬥令蘇軍的進攻大大放慢,科涅夫元帥決定繞過城市和沖向第聶伯河。經過2天激烈的市街戰,波爾塔瓦的駐軍被消滅。

至1943年9月底,蘇軍到達第聶伯河下遊,雖然最艱難的部分還在後面。

最後承諾[编辑]

第聶伯河空降行動[编辑]

(以下是,在很大程度上,是格蘭茲提供的一個故事大綱[2]並得到斯塔斯科夫的幫助[3]。)

蘇聯最高統帥部第3坦克軍團中央方面軍調往沃羅涅日方面軍的戰線上以追擊被削弱的德軍至第聶伯河、阻止德軍對小麥作物實施焦土政策及在德軍防線穩固下來前確保具戰略性或行動意義的橋頭堡。第3坦克軍團,在9月21日晚至22日輕鬆地到達該河,和23日蘇軍步兵部隊通過游泳和臨時排渡河,以確保小而脆弱的橋頭堡,抗擊的德軍只有第120切爾卡瑟防彈學院士官學院學生與捉襟見肘的第19裝甲師之偵察營。這些部隊是在全長60 公里的第聶伯河環線上(幾乎無人)唯一的德軍部隊。只有猛烈的德軍空襲和缺乏渡河裝備能阻止蘇軍的重型武器渡河和擴大橋頭堡。

蘇聯最高統帥部,感覺到這是一個關鍵時刻,倉促下令在德軍能反擊前突擊擴大橋頭堡。21日,沃羅涅日方面軍的第1、第3和第5親衛空降旅接到緊急命令確保橋頭堡。23日,一個在卡涅夫與勒日謝夫之間的第聶伯河環線上,周長15至20 公里寬和30公里深的橋頭堡被建立,而方面軍的部隊則渡過河流。

空降部隊人員很緩慢的到達機場,因此有必要從23日延期一天和從計劃中刪除第1旅的參與;由此命令的改變引致附近的指揮渠道混亂。命令更改終於在24日送到連指揮官手中,僅15分鐘給該單位置備鐵鍬、反坦克地雷或為秋天的嚴寒夜晚準備的披風,聚集在機場上機及在下午6時30分起飛。由於天氣問題,不是所有的指派的飛機按時抵達機場(如果有的話)。此外,大多數負責飛行安全的最高官員不准許他們的飛機作最高負裝,令飛機數量減少(低於預期的負載能力),因此原本的負載計劃被放棄。許多無線電和供應物品被拖了下來。在最好的情況下,它將利用3輪空運運送2個旅。單位被逐個地裝載上回航的飛機上(仍然被過度負責的空運送達),這些回航的飛機因低於預期能力的燃料車而加油緩慢。與此同時,已抵達的部隊換乘飛機,尋求更早的航班。緊迫性和燃料短缺令飛機無法在高空中會合。大多數飛機,一旦加載和補充燃料,就單獨飛往目的地,而不是聯成一線並進。攻擊波開始時單位盡可能聯合進行攻擊。

由於空降軍從4至5個飛機場飛行170至220 公里(其中1個飛機場沒有收到任何燃料),部隊(其中一半從未跳傘,除了從訓練塔)只被簡單的介紹了拖放區、集結地區和目標區而指揮員不太明白並仍在了解新的命令。與此同時,蘇聯的航空拍照,因惡劣天氣而暫停數天,因而錯過了在午後加強該地區。非戰鬥的運輸機飛行員運送第三旅在小雨下本來預期沒有遇到抵抗,但在飛越河流警戒哨後,受到了第19裝甲師的防空和掩護炮火射擊(只巧合飛越空降區,而僅僅6個師的其中之一和其他部隊被命令,在21日,填補在第3坦克軍團前面的空隙)。領頭的飛機,在晚上7時30分於Dubari投下傘兵,受到德軍第19裝甲師第73裝甲擲彈團裝甲運兵車營(先鋒)及師部直轄人員的小型武器、機關槍和20毫米4連裝高射砲的射擊。有些傘兵甚至在降落前開始還擊,並投擲手榴彈;飛機後來加快、攀升和迴避,在廣闊區域投下傘兵。整個夜晚,一些飛行員避免在明亮的地點進行空投,以及有13架飛機在沒有空投下返回機場。原本全長10至14 公里的空降區基本上是不設防的地形,被蘇軍以30至90 公里的空降區替代,以攻擊德軍2個軍移動速度最快的部隊。

在地面上,德軍利用白色降落傘作為指示燈,追捕和殺害混亂的進攻集團,並收集和銷毀空投物資。供應篝火、發光的灰燼及多色彩的照明彈照亮了離奇可怕的戰場。獲得的文件令他們在毫無組織的傘兵到達前充分了解蘇軍的意圖。

回到蘇軍的機場,燃料短缺只允許飛行計劃中500架次中之298架次,以運送部隊的45毫米反坦克炮和未運送的2,017名傘兵。投下的4,575人(計劃中的百分之七十的數量,只有1,525人來自第5旅),約2,300名最終編成43個特設小組,任務因無望而被遺棄,並利用了大部分時間尋找尚未被德軍銷毀的補給品。其他的會合在該地區經營的游擊隊集團。使大約230個(或以上)單位越過第聶伯河到達前線(或原在那裡下降)。其餘大部分幾乎在第一個晚上被隨意俘獲或第二天被殺(雖然,第一個晚上,第73裝甲擲彈兵團第3連,損失慘重,但在近Dubari3公里處的Grushevo殲敵約150名傘兵)。

德軍(低估)估計,共有1,500到2,000名傘兵被下降,根據記錄他們在頭24小時內俘獲並殺死了901名傘兵。此後,德軍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傘兵,以反擊和切斷第聶伯河的橋頭堡。德軍認為他們的反傘兵作戰到26日的晚上9時已完成,雖然殘餘在11月初對守軍、鐵路線和列車進行了有一些小規模的行動。由於缺乏兵力,以掃蕩所有地區,森林地區仍然是一個小的威脅。

德軍認為行動這個基本上健全的想法被毀之於缺乏專業經驗的規劃師專家破壞(但讚揚個別傘兵在林木稀疏的北部地區作戰堅韌、刺刀技能和嫻熟的使用爆破技術)。 蘇聯最高統帥部空投第2梯隊(最終,最後的隊伍)徹底失敗;作為經驗教訓,他們已經吸取了在冬季攻勢中在維亞茲馬空投隊伍是完全失敗。他們相信自己絕不會再次嘗試。

蘇軍第5親衛空降旅旅長西多爾丘克,把部隊撤回到森林南部,最終收編了一個旅級指揮部、一半空降兵、一半游擊隊,得到空中補給,並協助在切爾卡瑟附近烏克蘭第2方面軍渡過第聶伯河,在11月15日與方面軍聯繫起來。經過13多天的戰鬥,空降部隊被解散,結束了悲慘的兩個月戰事。超過百分之六十的傘兵再也沒有回來。

攻擊渡輪第聶伯河[编辑]

執行考慮[编辑]

蘇軍士兵正準備小木排渡過第聶伯河(標語上寫道 "你將會把基輔交給我們!!")...


第聶伯河是歐洲第三大,僅次於伏爾加河多瑙河。在其下遊,它的寬度可以很容易地達到3公里,而事實上在幾個地方因堤壩使它變得更大。此外其右岸有待收復-其高度及深度比左岸要大得多,令進一步的進攻更複雜化。此外,對岸已被德意志國防軍變成了一個龐大複雜的防禦和要塞系統。

方面軍在這種情況下,蘇軍指揮官有兩個選擇。第一個辦法是讓自己有足夠時間重新集結部隊,尋找一至兩個薄弱點進行攻擊(不一定在第聶伯河下游),實施突破和包圍德國守軍,使防線在未來失去作用(像德軍裝甲部隊於1940年繞過馬其諾防線)。然而,這將給德軍時間獲得更多預備隊和此外,蘇軍側翼將暴露在機械化部隊的攻擊下,這是所有的蘇軍指揮官自1941年以來的噩夢。

第二種選擇將是實施的大規模進攻而無需等待,並在廣泛的戰線上迫近第聶伯河。這個選項沒有留下更多的時間給德國守軍,但會導致更大規模的傷亡。出於政治原因(斯大林希望在11月7日將基輔重新奪回),第二個選擇被選中

進攻幾乎同時在300公里長的戰線上進行。所有可用的交通工具被用來運送攻擊部隊到對岸,包括小捕漁漁船和即時造的木桶和木材(如照片中的一樣)。關鍵的問題顯然是重型設備。沒有它,橋頭堡不可能長時間支持。

渡河攻擊[编辑]

第一個在第聶伯河右岸的橋頭堡,是在1943年9月22日建立在戰線北部、第聶伯河和普里皮亞季的河流合流處。在9月24日,於第聶伯羅捷爾任斯克附近建立一個橋頭堡,另一個於9月25日在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附近建立,但又一個於9月28日克列緬丘格附近被佔領。到本月月底,23個橋頭堡創建在右岸上,其中一些是10公里寬及1-2公里深。

所有穿越第聶伯河的戰事可以被描述為爭奪戰。士兵們在猛烈的德軍炮火和面臨重大損失下利用一切可用的浮動裝置過河。在此之後,蘇軍基本上在第聶伯河右岸粘土形成的山溝中挖掘自己的戰壕。

確保橋頭堡[编辑]

1943年10月蘇軍士兵正進攻一個橋頭堡

德軍很快就對幾乎每一個橋頭堡實施猛烈反擊,希望在重型裝備可以運過河前把他們消滅。

例如,在Borodaevsk橋頭堡,科涅夫元帥在他的回憶錄提到,受到裝甲部隊和來自空中猛烈的襲擊。轟炸機攻擊了橋頭堡和過河的增援部隊。科涅夫有一次大約抱怨缺乏蘇聯空軍有組織的支持下,成立了空中巡邏隊以防止轟炸機接近橋頭堡,並下令提供更多火炮對付來自對岸的坦克攻擊。當蘇聯航空兵變得更有組織和數以百計的火炮和卡秋莎開始射擊下,情況開始好轉,最終守衛了橋頭堡。

這種戰鬥爭普遍出現在每個橋頭堡。儘管守衛了所有的橋頭堡,損失是可怕的 - 在10月開始,大部分師團都只有名義上百分之二十五至五十的兵力。

西岸的軍事行動[编辑]

德國陸軍在渡過第聶伯河前實行焦土政策

第聶伯河下游的攻勢[编辑]

到10月中旬,集結在第聶伯河下游橋頭的部隊已強大至足夠發動第一次大規模進攻以攻佔戰線南部的第聶伯河右岸。因此,在克列緬丘格-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戰線上發動全力攻擊。同時,德軍進行一個主要轉移以從被第聶伯河下游和基輔撤退。

在攻勢結束時,蘇聯軍隊在一些地方控制了300公里寬、80公里深的橋頭堡。在南部,克里米亞現在已被切斷。任何在第聶伯河左岸邊阻止紅軍前進的希望被丟失了。

基輔戰役[编辑]

批評[编辑]

斯大林在11月7日收復基輔的願望引來不少歷史學家的批評。現在普遍接受的推論是蘇軍在第聶伯河下游的橋頭堡是故意“孤立”,以吸引來自基輔的德軍,再將其重創,但如果稍有不慎往往會導致慘重損失。

成果[编辑]

第聶伯河戰役是德意志國防軍另一次失敗,德軍需要該戰役的勝利以重新穩固在更西面的戰線。雖然希特勒希望控制第聶伯河,紅軍卻壓迫德軍的防線。基輔被收復和德軍缺乏力量以消滅在第聶伯河下游橋頭堡的蘇軍。大部分右岸仍然被德國佔領,但雙方都知道,這不會持續很長時間。

此外,第聶伯河戰役表現出蘇聯遊擊隊的實力。在1943年9月至10月進行的“鐵路戰爭”行動嚴重打擊了取得德軍的後勤供應,創造大量供應問題。

順便說一句,在1943年11月28日和12月1日,溫斯頓·丘吉爾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和史達林進行了德黑蘭會議。第聶伯河戰役以及在1943年進行的其他重大攻勢,當然讓史達林與他的盟友談判上取得領導地位。

傷亡討論[编辑]

在第聶伯河戰役中的傷亡數字依然是一個激烈辯論的主題。有些資料的數字非常低(總傷亡數字200,000至300,000人),遠低於例如庫爾斯克戰役。然而,鑑於行動的時間的和包括廣大的領域,不止一個歷史學家認為,涉及的損失是巨大的,很容易達到或甚至超過了史達林格勒戰役,但是“被忽視”,因為涉及的行動地區廣大(成名的光環蓋過後者)。死亡人數還取決於持續的時間因素。這也取決於是否1943年斯摩棱斯克戰役的數字,這是作為第聶伯河戰役的一種“欺騙性演習”,包括在第聶伯河戰役的統計內。

關於蘇聯傷亡數字這一問題上,尼古拉·施多夫在他的俄羅斯戰鬥中提出的數字是有373,000人陣亡,及蘇聯總傷亡數字共超過1,500,000人。英國歷史學家, 約翰·埃里克森,在他的巴巴羅薩:軸心國和同盟國中,提出從1943年9月26日到12月20日蘇聯共有173,201人陣亡,因此沒有考慮到從8月24日到9月26日的數字。大衛.葛蘭茨在當泰坦們發生了冲突中提出在8月26日至9月30日(切爾尼戈夫-波爾塔瓦行動)的總損失為428,000人(103,000人陣亡)和從9月26日和12月20日的總損失為754,000人(173,000人陣亡)。 由於在渡過第聶伯河前德軍抵抗力量頑強,這一數字似乎是一個過低的估計(來自蘇聯的估計,在庫爾斯克攻勢後共有250,000人死亡、受傷和被俘),大將超過300,000人的陣亡數字似乎是完全正確和可以接受的,與受傷數字的比例為3:1。

然而,德軍的損失數字,更難以評估。簡單的規則是在進攻行動中頑強抵抗的敵人損失3:1的比例導致500,000人傷亡,達到庫爾斯克戰役的數字。施多夫和其他蘇聯/俄羅斯歷史學家引述傷亡高達1,500,000人。但是,這是極不可能的,這將意味著,傷亡人數接近參戰的士兵人數,而如果考慮到跟庫爾斯克戰役每天的傷亡比例,兩次行動,只要在類似的條件下會導致到1,000,000人傷亡。第聶伯河戰役是被列入歷史上最血腥的戰役之一。

附錄[编辑]

  1. ^ en:Erich von Manstein, Lost Victories, Мoscow, 1957.
  2. ^ The History of Soviet Airborne Forces, Chapter 8, Across The Dnieper (September 1943), by David M. Glantz, Cass, 1994. (portions online)
  3. ^ 1943 Dnepr airborne operation: lessons and conclusions Military Thought, July 2003, by Nikolai Viktorovich Staskov. (online) See ref at en:Army (Soviet Army) under 40th Army entry.

參考[编辑]

  • David M. Glantz, Jonathan M. House, When Titans Clashed:how the Red Army stopped Hitler, 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 1995
  • Nikolai Shefov, Russian fights, Lib. Military History, Moscow, 2002
  • History of Great Patriotic War, 1941 — 1945. Мoscow, 1963
  • John Erickson, Barbarossa: The Axis and the Allies,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1994
  • Marshal Konev, Notes of a front commander', Science, Moscow, 1972.
  • Erich von Manstein, Lost Victories, Мoscow, 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