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揚創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丘揚創巴仁波切(Chögyam Trungpa Rinpoche,1940年-1987年),又譯為丘陽創巴、邱陽創巴,為第十一世創巴祖古,曾為西藏噶舉派僧侶,後還俗,也是一位伏藏師。他是藏傳佛教最早至西方弘法的先驅人物,藏傳佛教的許多資深上師都認定他是位大成就者,以狂慧(Crazy Wisdom,又稱瘋智)的風格為人所熟知。

他在西方建立了香巴拉佛教傳承。

生平[编辑]

丘揚創巴生在西藏東部,一歲時被認證為第十一世創巴祖古,成為東藏蘇芒寺(Surmany monasteries)的總住持,持有噶舉及寧瑪兩派傳承。17歲時取得堪布學位,被認定是一位有資格的伏藏師。他的三大上師為,第三世蔣貢康楚頂果欽哲仁波切以及剛夏旺波(Gangshar Wangpo)仁波切。

西元1958年,二十歲時,由西藏逃亡至印度,加入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1959年至1963年,受達賴喇嘛委任,擔任「青年喇嘛家庭學院」(Young Lamas’ Home School)的精神顧問一職。

1962年,昆秋巴登(Kunchok Palden)女士為他生下長子薩姜米龐仁波切。但因為他身為高級僧侶,此事在藏人社區中被視為秘密。

1963年,丘揚創巴獲得一筆獎學金,與阿贡仁波切(Akong Rinpoche)一同前往英國牛津大學深造,丹津·葩默成為他首位弟子,跟隨他學習禪修。1967年他在蘇格蘭創立了第一所藏傳佛法靜坐中心,名為桑耶林(Samye Lin)。

1969年五月因酒後駕車,車禍,導致左半邊身體麻痺,留下終身的後遺症。在醫院治療期間,丘揚創巴決定放棄僧侶身份,捨戒還俗,並向他的女弟子英國學生黛安娜·派碧斯(Diana Judith Mukpo)求婚。同年,完成生平第一本英文著作《動中修行》(Meditation In Acton),分別在英國及美國出版。

1970年,丘揚創巴與黛安娜·派碧斯(Diana Judith Mukpo)成婚,並受邀前往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教授佛法。

1973年,丘揚創巴在其好友鈴木大拙與學生的鼓勵下,創立金剛界(Vajradhatu)組織,來管理全美各地的靜坐中心。

1974年,丘揚創巴在科羅拉多州建立「那洛巴學院」(Naropa Institute),後來發展為那洛巴大學(Naropa School)。

1976年,丘揚創巴根據他所得到的心意伏藏(mind terma),發展出香巴拉訓練(Shambhala Training)這套課程,結合日本的弓道茶道花道與藏傳佛教理論,將藝術及佛法融入日常生活之中。他並且建立一個世界性培訓組織,取名為「香巴拉精神戰士中心」。他在西方建立了香巴拉佛教傳承。

1987年四月,創巴仁波切在加拿大新斯科夏省辭世,享年四十八歲。1995年五月,創巴仁波切的龐大宏法事業開始轉由他的長子米龐仁波切統理。

著作[编辑]

著有《動中修行》。

弟子[编辑]

著名的弟子有佩瑪丘卓歐澤天津

家庭[编辑]

丘揚創巴曾與昆秋巴登(Kunchok Palden)同居,兩人沒有正式婚姻關係,生下薩姜米龐仁波切

其妻黛安娜·派碧斯(Diana Judith Mukpo)。

貢獻[编辑]

丘揚創巴是藏傳佛教傳入美國及西方世界的重要推手。1974年,他邀請十六世噶瑪巴前往美國傳法。

1981年,邀請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前往科羅拉多州發表演說。

爭議[编辑]

丘陽創巴仁波切的弟子認為他是個善巧的老師,但是他不受佛教戒律拘束的風格,受到許多爭議。丘陽創巴不鼓勵他的弟子去倣效他的行為,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在一次教授中,也曾對丘陽創巴的弟子說:「不要想嚐試去審判或模仿丘陽創巴的行為,除非你能夠模倣他的心靈。」

丘揚創巴有很重的菸癮[1],經常大量飲用酒精性飲料。他由西藏逃亡至印度後,就開始喝酒。到達英國時,曾經因為酒醉駕車而肇事。許多認識他的人都曾說他喜愛喝酒,經常充滿酒氣的坐在法席上傳法[2]。他晚年身體狀況不佳,被認為與他長期大量飲酒有關。

他早期的弟子約翰·史坦貝克四世(John Steinbeck IV)與他的妻子,指出他除了酗酒之外,還有吸食古柯鹼的習慣,並經常服用司可巴比妥(Secobarbital)來鎮靜古柯鹼造成的過度興奮,一年要花費四萬元美金。他說這件事在道場中被視為秘密,不能談論。

當他在牛津大學時,丹津葩默回憶,他不停企圖誘使她與他發生性行為,讓她覺得非常困擾,因為他當時仍然保有僧侶身份,而且與她是親近的好友。當時,他曾以傳法為藉口,誘使數位13歲以下的年青女性與他發生性關係,阿貢仁波切認為他違反佛教僧侶戒律,造成他與阿貢仁波切的友情破裂。[3]他在認識他的妻子不久後就跟他發生性行為,當時她只有16歲。在他還俗並結婚後,他仍然跟數位女弟子保持性關係,他的老婆跟親近的朋友也知道這件事[4]

他在美國的弟子及繼承人湯姆·斯瑞奇(Thomas Rich,法名歐澤天津)感染了愛滋病,並且傳染給許多女弟子,引起一連串的訴訟案件,他最後也死於愛滋病。這造成藏傳佛教界在西方很大的醜聞,引起第十四世達賴的注意[5]

注釋[编辑]

  1. ^ 丘揚創巴抽煙的習慣在許多地方都有報導,在他的自傳記錄片《狂慧》(Crazy Wisdom)與弟子的照片中,也可以看到他抽煙的樣子。如這篇報導中,記者就以抽煙、喝酒來形容他:"What if I told you that there was a Buddhist monk that escaped Tibet just as the Chinese invaded, smoked, hung out with Allen Ginsberg and married a 16-year-old girl? Oh, and I forgot to mention that he opened the first Buddhist retreat in the Western world." on February 8, 2011 fromThe “Crazy Wisdom” of Chogyam Trungpa, Rinpoche
  2. ^ 大衛·查德威克著《彎曲的黃瓜》(Crooked Cucumber: The Life and Zen Teachings of Shunryu Suzuki)ISBN 0-7679-0104-5
  3. ^ 參見丹津葩默的傳記《雪洞》(Cave in the Snow: Tendzin Palmo's quest for enlightenment) by Vicki MacKenzie. Bloomsbury: 1998 ISBN 1582340048. pg 31
  4. ^ 吳茵茵譯,Diana J. Mukpo、Carolyn Rose Gimian作,《作為上師的妻子:我和邱陽創巴的人生》,橡樹林出版,ISBN 9789867884978
  5. ^ pp385, Fields, Rick (3rd ed., 1992). How the Swans Came to the Lake: A Narrative History of Buddhism in America. ISBN 0-87773-631-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