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病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东亚病夫(Sick man of East Asia)一词為清朝末年中國知識分子自鑄、自稱、自辱的貶抑詞,從“东方病夫”或“亚洲病夫”演變過來。“亚洲病夫”(Sick man of Asia)本為清末时期外国對当时已衰落的滿清政府的形容,与“欧洲病夫”(Sick man of Europe,通常指当时同样已衰落的奥斯曼帝国)相对应,後來經梁启超等人的宣傳與曲解,誕生“东亚病夫”,成了在華人自我想像裡外國人對中國人的贬称,與激發中國民族主義情緒的用詞[1][2][3][4][5]

历史[编辑]

由來[编辑]

「东亚病夫」一词最早出现为“东方病夫”,出自当时上海英国人办的英文报纸《字林西报》1896年10月17日的一篇文章,作者是英国人,批評官僚腐敗、風氣惡劣的晚清政府。西方人用「Sick Man of ××××」批評很多政府,如19世紀中的土耳其波斯,就連強國德國也曾經被批評是歐洲病夫。晚清西方世界将中国称作“病夫”,非但与中国人的身体素质毫无关系,而且不存在所谓的“讥讽”、“嘲笑”的意味[6][2]

另一篇同樣刊于1896年的《萬國公報》上的文章〈探本窮源論〉,作者是外國傳教士李佳白,將中國比喻成病人,作者則自居為醫師,替中國開了不少藥方──文章分別以“論弊病之情形”、“論弊病之源流”、“論除弊病之外感”、“論除弊病之根”等為主題,系統講述作者對改革清政府的吏治、財政、教育等各個方面的意見[7]

實際上,歐洲人認為中國人衛生習慣不好,批評髒亂與醫學落後,他們卻很少說中國人體質孱弱。相反地,不少外國醫師認為,中國人在如此惡劣環境還能生活,表現出強大的免疫力,身體勇健[5]

演變[编辑]

1903年前后,以梁启超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扭曲西方的“中国病夫论”的内涵。在该年发表的《新民说》里,第一次用“病夫”来形容所有的中国人,說:“夫中国——东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新民说》一发表,用“病夫”来形容中国人体质虚弱,也成为舆论界的一种时髦。陈天华1903年写作《警世钟》,就说:“外洋人不骂(中国人)为东方病夫,就骂为野蛮贱种。”[8]

1905年,小说《孽海花》出版,其作者曾朴即公开署名“东亚病夫”;此書风行一时,是当时顶尖的畅销书,“东亚病夫”一词也迅速流传开来。此後,中国人自己将“东亚病夫”与国民体质问题纠缠到一起,换句话说,这是一种中国人自己扣自己的帽子。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东亚病夫”从来就是外国人对中华儿女的蔑称。许多中國人对“东亚病夫”一词的理解是末中国人吸鸦片,导致身体瘦弱,所以遭外国人轻视,也近似于人们所说的“鸦片烟鬼”[2][8][4];現代也有中國人也將嚴重二手菸害、空氣污染黑心食品視為東亞病夫再現引用错误:没有找到与</ref>对应的<ref>标签[4]

普及[编辑]

日後“东方病夫”成了中國人常用的詞彙。1918年的一本《中国体育史》的序言中:“我国右文左武,相沿千载,积弱既形,遂称东方病夫之国。喧腾寰区,耻孰甚焉!近十年来,国民迷梦渐觉,始省重文之习,不足为治,于是结社设会,研究体育[8]。”

1920年代流行的一本通俗小说《近代侠义英雄传》描写一位俄国大力士說:“鄙人在国内的时候,曾听得人说,中国是东方病夫之国,全国的人,都和病夫一般,没有注重体育的。鄙人当时不甚相信,嗣游历欧美各国,所闻大抵如此。及到了中国,细察社会的情形,乃能证明鄙人前此所闻的,确非虚假。”[8]

中共领导人毛泽东1956年在《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提出:“过去说中国是‘老大帝国’、‘东亚病夫’,经济落后,文化也落后,又不讲卫生……但是,经过这六年的改革,我们把中国的面貌改变了。”[9]

郭沫若《全运会闭幕》诗:“中华儿女今舒畅,‘东亚病夫’已健康。”

此詞也用在中國的反日情結上。在李小龙电影《精武门》和亞洲電視的《大俠霍元甲》、《精武门》等功夫影视剧,对日本人蔑称中国人“东亚病夫”这一谬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虹口道场的日本人派人来公祭霍元甲,送上「东亚病夫」牌匾。而当时陈真不甘國民被侮辱,瞒着众师兄弟,独自将横额送回虹口道场,以一敌多,以迷踪拳双节棍打败日本人;并且在公园内凌空踢碎「華人與狗不得進入」的告示牌。而无论情节如何生动,这都只是虚构杜撰[3]

當在國際運動賽事獲勝,中國媒體有時也會出現「抛弃了东亚病夫」、「把东亚病夫的帽子彻底甩到太平洋里去了!」等字眼作為對運動員的讚美與愛國心的表現[10][11][2]

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教授楊瑞松在《想像民族恥辱:近代中國思想文化史上的“東亞病夫”》提出幾點解釋。首先,當時社會達爾文主義被引介到中國,宣稱適者生存的鬥爭不只存在於個體之間,也存在民族之間。於是個人身體強弱和民族興衰直接關聯上。此外,傳教士與改革人士倡議禁絕鴉片與廢除纏足,於是中國人的身體問題就和「病夫」一詞直接連上。20世纪初中国知识分子为了救亡,不但求助于社会达尔文主义,而且也求助于民族主义,创造出“中华民族”的概念,而且还创造出“炎黄子孙”这一“同宗同种”的意象。「東亞病夫」其實是中國人為激發民族主義情緒所做的自我汙名化。随着民族主义的日渐高涨,被刻意阐释成西方对中国人体质的侮辱的“东亚病夫”,也终于普及到中國人的内心深处[5][7][8]

20世纪[编辑]

现在俄罗斯远东地区,也被稱為“亚洲病夫”[12]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洋人没骂中国人是东亚病夫. 腾讯. 
  2. ^ 2.0 2.1 2.2 2.3 东方文化西方语. 新华网. 2009年03月13日. 
  3. ^ 3.0 3.1 “东亚病夫”真是诬蔑吗
  4. ^ 4.0 4.1 4.2 中国人自称“东亚病夫”
  5. ^ 5.0 5.1 5.2 東亞病夫的起源 (PDF). 《科學發展》. 2011年4月, (460期): 82–83頁. 
  6. ^ Westerners Never Called Chinese ‘Sick Men of Asia’, Reactions
  7. ^ 7.0 7.1 歷史新觀點:洋人沒罵過國人東亞病夫
  8. ^ 8.0 8.1 8.2 8.3 8.4 东亚病夫:国人自己想象出来的民族耻辱
  9. ^ 毛泽东. 《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 
  10. ^ 中国抛掉东亚病夫
  11. ^ 從零的突破到2008—新浪体育
  12. ^ The sick man of asia: Russia's endangered Far East. The National Interest. Fall,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