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计划生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题
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的一个宣传牌

计划生育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控制政策,是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现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控制中国人口数量为目的,提倡晚婚晚育,严格限制生育。目前计划生育以独生子女政策为核心:虽然各地具体政策不同,但大多数夫妻只允许生育一胎。农村夫妻只有一个女孩、夫妻双方至少一方为独生子女少数民族等几种情况有例外规定[1][2]民族自治地方也普遍设定了自己的计划生育政策[3],但不同地方差异很大。

目前,中国人口的结构问题凸显,总和生育率接近世界最低水平,老龄化严重,儿童性别比畸高。计划生育的目标和理论依据都受到质疑[4]

根据2012年统计,计划生育采取的各种避孕措施比例如下:宫内节育器(上环)54%,女性绝育29%,避孕套10%,男性绝育5%,口服及注射避孕药1%,其他1%。截至2012年,宫内节育器使用人数达1亿3185万,女性绝育人数达7089万,男性绝育人数达1131万。[5]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例,位居世界第一。[6]2012年实施的计划生育手术造成子宫穿孔700多例,感染3100多例。[7]

历史[编辑]

  • 1954年12月27日,刘少奇召集国务院多个单位的负责人举行了节制生育问题的座谈[8]
  • 1955年2月,卫生部党组向中共中央提交了关于节制生育问题的报告;3月,中共中央批示了该报告,并发出了《关于控制人口问题的指示》[9]
  • 1950年代马寅初提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人口控制(非计划生育)。但当时人口控制并未真正实行,中国家庭生育未受政府影响。[來源請求]
  • 1960年代末中国人口急剧增长,因人口压力巨大,1964年政府最终设立国务院计划生育委员会,计划生育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策,此后计划生育逐步强化实施。
  • 1977年8月12-18日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到本世纪末,必须力争把我国的人口控制在十二亿以内。”
  • 1978年2月26日,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计划生育很重要。有计划地控制人口增长,有利于国民经济的有计划发展……必须继续认真抓好,争取在三年内把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百分之一以下。”3月5日新宪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国家提倡和推行计划生育”。
  • 1978年6月,国务院新的计划生育领导小组(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陈慕华任组长)召开第一次会议。9月完成的会议报告中提出“提倡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生育间隔三年以上。”10月,中共中央发出批转该会议报告的通知(中发[1978]69号)。
  • 1979年1月,召开全国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会议,陈慕华提出“鼓励生一胎”,要求各个省、市、自治区先行制订地方的计划生育试行条例。几乎同一时期,邓小平提出“应该立法,限制人口增长”。5月份,邓小平听取习仲勋汇报时插话说“力争人口降到千分之五,用行政的、经济的办法都可以,只要能降下来,就是最大胜利”。此后一年内全国所有省、直辖市和多数自治区出台了计划生育暂行条例。[10]
  • 1979年6月18日,华国锋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出“要订出切实可行的办法,奖励只生一个孩子的夫妇,……今年我们要力争使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10‰左右,今后要继续努力使它逐年下降,1985年要降到5‰左右。”6月27日,陈慕华中央党校讲课时说:“我们认为,到一九八五年,把人口自然增长率控制在千分之五左右,完全可能做到。主要的办法是要求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减少以消灭多胎现象,降低多胎率。”随后,一胎化政策在全国普遍推行。
  • 1980年9月,《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11]发表,强调“每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提出“到三十年以后……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
  • 1981年9月10日,党中央副主席赵紫阳在中央书记处122次会议上提出了放宽农村计划生育政策的两个方案,一是提倡一胎,允许两胎;二是只有一个女孩的夫妇可以再生一胎。但在计生委的反对下,放宽生育的政策并没有推行。1982年2月中央发布11号文件《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指示》,要求“农村普遍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某些群众确有困难要求生二胎的,经过审批可以有计划地安排。”
  • 1982年5月,钱信忠接替陈慕华担任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他提出“一胎上环,二胎绝育”,仅1983年一年就实施上环1776万例,女性结扎1640万人,男性结扎426万人,人工流产1437万例。[12]1983年12月钱信忠被免职。
  • 1982年12月通过的宪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国家推行计划生育”,第四十九条规定“夫妻双方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
  • 1984年4月5日,《中央会议决定事项通知》中说:“我们关于计划生育的实质,就是要逐步做到,除城市、城市郊区外,在大部分农村地区,要逐步做到允许第一胎生女孩的再生第二胎。这一点,只在实际工作中掌握,不公开宣传,并要有一个缓和渐变的过程。”同月,中央7号文件批转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修改后的《关于计划生育工作情况的汇报》,汇报指出“1982年规定了农村有十种情况可以生二胎,据测算,根据这一规定生二胎的只占一孩夫妇数的5%以下。我们考虑再增加几项,把二胎照顾面扩大到10%左右。”
  • 1988年3月31日,赵紫阳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第18次会议,讨论并通过了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计划生育工作汇报提纲》,再次提出“独女户”间隔几年之后可以生育第二胎。
  • 1989年12月,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在《关于计划生育工作中几个重大问题的请示》中说:“在照顾独女户生二胎的问题上,多年来一直存在着不同看法。……我们认为,现行计划生育政策是党中央决定的,不能认为这是赵紫阳同志个人的决策……”
  • 截至1991年,全国除西藏自治区之外的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都制定了计划生育条例。其中除北京、上海、天津3个直辖市和江苏省以及四川省的部分地区实行更严格的政策以外,其他省份都实行了农村独女户二胎政策(广东省1986年至1998年间实行了更宽松的农村二胎政策)。
  • 1991年,江泽民在讲话中指出要在全国实行人口与计划生育目标管理责任制。随后,中共中央、国务院5月12日做出《关于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严格控制人口增长的决定》(中发[1991]9号),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务必把计划生育工作摆到与经济建设同等重要的位置上来……党政第一把手必须亲自抓,并且要负总责。”此后,各地推行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
  • 1990年代初,中国大陆的总和生育率下降到世代更替水平以下。1995年人口抽查显示,总和生育率为1.46。
  • 2000年3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做出《关于加强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稳定低生育水平的决定》(中发[2000]8号)。决定认为,“未来十几年,我国人口数量还将持续增长,预计年均净增1000万人以上”;“未来几十年,在实现稳定低生育水平的前提下”,人口峰值“接近16亿”。
  • 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中国大陆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22,处于世界最低水平。
  • 2001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2002年9月1日起施行。
  • 2002年8月2日,国务院公布《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2002年9月1日起施行。办法规定以当地人均收入为计征的参考基本标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确定征收数额。
  • 200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做出《关于全面加强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决定》(中发[2006]22号),要求“千方百计稳定低生育水平”。
  • 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中国大陆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18,仍然处于世界最低水平。2000至2010年间人口年均净增长740万人,远远低于中央2000年《决定》的估计。
  • 2011年11月,河南省调整生育政策,规定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经批准可以生育两个子女。至此,中国大陆31省份均已放开“双独两孩”(双独家庭生两个孩子)的政策[13]
  • 2013年11月中央决定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单独两孩),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14]

领导人观点[编辑]

毛泽东[编辑]

“我看人类对自己最不会管理,对于工厂的生产,生产布匹,生产桌椅板凳,生产钢铁,他都有计划,对于生产人类自己就是没有计划,就是无政府主义。人类要控制自己,做到有计划地增长,有时候使他能够增加一点,有时候停顿一下。提议设一个委员会,节育委员会”(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会议上的讲话)

“计划生育,也来个十年计划。少数民族地区不要去推广,人少的地方也不要去推广。就是在人口多的地方,也要进行试点,逐步推广,逐步达到普遍计划生育。将来要做到完全有计划的生育。”(1957年10月9日,毛泽东在中共扩大的八届三中全会的讲话)

大躍進開始時的1958年4月15日,毛澤東在《介紹一個合作社》一文中提出“人多力量大”的著名觀點,指出:「除了黨的領導之外,六億人口是一個決定的因素。人多議論多,熱氣高,幹勁大。」[15][16]传言毛泽东說“人不但有一张嘴,还有一双手,可以创造世界”,鼓励中国女性生得越多越光荣,并嘉予有10个以上子女的女性“光荣妈妈”称号,效果并不明显,則迄今未得到证据支持。有人认为,是毛泽东直接导致了中国人口“过剩”。但也有人认为毛的政策及其在1976年以后的延续为中国储备了大量的劳动力,为90年代中国经济的腾飞奠定了基础。

邓小平[编辑]

“要使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至少有两个重要特点是必须看到的:一个是底子薄……第二条是人口多,耕地少。现在全国人口有九亿多,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农民。人多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在生产还不够发展的条件下,吃饭、教育和就业就都成为严重的问题。我们要大力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但是即使若干年后人口不再增加,人口多的问题在一段时间内也仍然存在。耕地少,人口多特别是农民多,这种情况不是很容易改变的。这就成为中国现代化建设必须考虑的特点。”(1980年3月30日,邓小平在中共理论务虚会的讲话)

“中国对人口的增长实行严格控制,是从我们的切身利益出发的。这是中国的重大战略决策。国外的人希望中国不实行计划生育,这是想让中国永远处于贫困状况。”(1986年4月23日,邓小平在会见日本前首相福田赳夫的讲话)

法律体系[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法律、法规、规章都有关于计划生育的规定。参与制定《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法学专家湛中乐教授2010年与多位学者联名发起《尽快启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全面修改的公民建议书》,建议全面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明确生育权是基本人权,取消生育权限制,废止生育审批制度,取消社会抚养费制度[17]

宪法[编辑]

1978年宪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国家提倡和推行计划生育”。

现行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对计划生育有多项规定:第25条规定“国家推行计划生育,使人口的增长同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相适应”,第49条规定“夫妻双方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第89条规定“国务院领导和管理全国计划生育工作”,第107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管理本行政区域的计划生育行政工作”。

2004年3月14日宪法修正案在宪法第三十三条中增加“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规定。

法律[编辑]

2001年12月29日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2002年9月1日施行。该法是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领域的一部基本法律。它是对宪法原则规定的具体化,是地方人口与计划生育立法的依据。它与《婚姻法》、《收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等相关法律地位平等,是专门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律。

该法第二条规定“实行计划生育是国家的基本国策”,第十七条规定“公民有生育的权利,也有依法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第十八条规定“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个子女。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规定。”第四十一条规定“不符合本法第十八条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应当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

参与制定《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湛中乐教授认为,中国没有任何现行法律规定,每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孩子。他指出,一胎政策变成强制性政策,缺乏严格的法律依据。[18]

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编辑]

国务院制定的现行计划生育类行政法规有三部:

  •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2002年8月2日公布,2002年9月1日起施行。第三条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分别以当地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为计征的参考基本标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情节,确定征收数额。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
  • 《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管理条例》,2001年6月13日公布,2001年10月1日起施行,2004年12月10日修改。
  • 《流动人口计划生育工作条例》,2009年5月11日公布,2009年10月1日起施行。1991年12月26日发布的《流动人口计划生育管理办法》和1998年9月22日发布、1999年1月1日起施行的《流动人口计划生育工作管理办法》已废止。

国家计划生育主管部门还制定了多项计划生育类部门规章[19]

地方性法规、地方政府规章[编辑]

西藏自治区外,各省级行政区都有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地方性法规)。计划生育类省级地方政府规章一般有: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流动人口计划生育管理规定、生育服务证管理办法。

一些自治州有执行省级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变通规定。

概况[编辑]

在中国大陆以外地区常被称为“一胎化政策”或“一孩政策”[20][21],但这种叫法忽视了大多数可生二胎的情况。

负责施行政策的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务院领导,其发言人于学军曾指出,在中国人口中,有35.9%的适用一胎政策,52.9%的适用一胎半政策,另有11%以上的可以生育二胎或多胎[22][23]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并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但中央对大陆居民涉在香港生育问题有着相关规定[24]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以“为了减轻人口增长过快对中国的经济、社会、资源、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在1970年代开始推行计划生育;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进一步将“实行计划生育,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确立为其基本国策之一[25][26]。根据中国计生委相关机构的研究成果,这项政策自其实施开始,至2000年时共减少了2.5亿孩子的出生[2][27]并且使人口增长率持续下降,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人口增长率已低至0.57%[28],对缓解人口压力起到了一定作用。

在2002年以前,超生、多生的中国汉族公民会被处以数额不等的罚款。[29] 但从2002年9月1日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后,违规生育子女的公民被要求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30]其中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按省级(即省、自治区和直辖市)规定,主要参考的是当地城镇和农村居民的人均收入。[31] 每级政府均设有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负责宣传计划生育相关的法律法规,并监督和检查该政策的实施情况。[32]但在收取社会抚养费的过程中,个别地方政府为获得社会抚养费作为地方财政收入而没收婴儿事件。尽管惩罚制度严厉,但是仍有许多中国公民以缴纳罚款或不上户口的形式生育了一名以上的子女。近年亦有不少夫妻选择到境外生子以规避中国大陆对超生的处罚,但是中国政府已逐步收紧出境限制。

在中国国内外,这项政策因其实施的方式及其带来的负面经济和社会效应而备受争议。其焦点主要是:城镇只能生一胎;对农村超生的惩罚。计划生育常被认为与强制上环、强制堕胎[33]虐杀女婴[34] 有所联系,并被认为是导致中国人口性别比失衡的原因之一。[35][36]有政协委员甚至提出,城镇夫妻向能生育二胎的夫妻购买“生育权”,但遭到否决。

2008年,中国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张维庆表示,计划生育政策在未来十年内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37][38]

计划生育政策提倡城镇与农村夫妇只生育一名孩子。多生的父母将无法像独生子女父母那样得到政府的奖励。通常而言,如果超生,该夫妇将被征收一定量的社会抚养费。80年代生育一胎的城市夫妇给予一次性120元的补助。

城镇地区受到的计划生育限制更为严格,但在实际执行上各地区的差异很大。[39] 在多数农村地区,如果第一胎是女孩时可生育第二胎。[40] 违反政策超生子女的父母会被征收社会抚养费,并可能被工作单位停发奖金。[41][42] 在外国出生的子女若未成为中国公民则不属于计划生育政策的计算范围。[43]

2005年9月,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丹山镇农厂村的村务公布栏上提到,2005年应征收的社会抚养费为2.5万元人民币。其中有1.15万元已经征收,尚有1.35万元未征收。

中国城镇和部分农村实行的是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这部分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是35.9%,也就是说总人口中35.9%是属于生育一个孩子政策的。在农村,实行生了一个女孩再允许生一个的,一共有19个省,它占总人口的比重是52.9%。在农村允许生两个孩子的,有5个省,占总人口的9.6%。在部分省或者部分地区,如人口比较少的少数民族地区,实行允许生两个以上孩子的生育政策的,占总人口的1.6%。[44]

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按省级(即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其计征的基本参考标准分别是当地城镇居民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的年人均纯收入;此外,还会考虑当事人的实际收入以及不符合法律、法规生育子女的情节。[31] 例如,在湖南省,违法多生一名子女的公民,将被征收的社会抚养费为双方上年度总收入的二到六倍;而重婚、婚外生育或生育更多子女的,受征收的倍数还会更高。[45] 一些地区还出台了限制超生子女上学的政策,但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争议。[46][47][48] 此外,中国人口计生委在解释“两免一补”政策[49] 时表示说,超生子女也应享受这一政策,但实行计划生育的家庭则可得到更多的优惠政策。[50] 早在1982年,官方在政策上就允许地方上出于特殊情况审批并安排二胎生育;[51] 比如说山西省就曾在1982年作出规定,允许满足“特殊情况”的城乡居民及符合“实际困难”的农村居民生育第二胎。[52] 另外一例则是,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四川省也为丧失子女的家庭作出了例外规定。[53] 事实上,进入2000年代后,已有许多地区先后修改规定,允许在一定条件下生育二胎,[22] 常见的许可条件包括:夫妻均为独生子女、夫妻一方为少数民族、夫妻自海外回国、再婚夫妇、第一胎为残疾儿、残疾军人或因工致残等等。[54][55][56] 特别的,上海市为了缓解人口老龄化问题,已开始鼓励符合条件的夫妇生育第二胎。[57] 在以往,第二胎的生育通常需要受到生育间隔期(通常为3或4年)的限制,但近年来许多地区亦已放宽或取消了生育间隔的规定。[58][59][60][61] 2007年后,内地大量居民选择赴美生子,以逃避计划生育的处罚。

影响[编辑]

计划生育对中国人口结构文化都产生了很大影响。它使中国人口增长率达到极低水平,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1990年代末生育率为不到1.3[62]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认为,计划生育使中国人口减少了4亿。[63]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丰和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的助理教授蔡泳认为,在1979年到2009年期间,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避免了2亿人口的出生。[64]

若继续维持计划生育,中国人口达到13.4亿后将快速下降,在2100年降至4.7亿(每下一代相当于上一代人口62%)。政府认为这对中国民众生活水平提高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人口的迅速减少可能会造成老年人比例的增加和劳动力的不足,从而给社会带来严重的老龄化问题。有些家庭的独生子女若刚成年,因某些事故而忽然死亡,对家庭的影响是巨大的。另外,理论上计划生育可能造成征兵工作的困难,但由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该问题实际上没有出现。有些家庭会为了生儿子,在第一胎为女儿时,而选择离婚,另行娶妻,这样会多一次机会再生育多一个,而离婚后的女人就变成单亲家庭了。甚至有的家庭对未出生女婴进行非法堕胎,或将婴儿遗弃,甚至杀害。(此处真实成分有待考察,在中国医院把未出生婴儿的性别告诉胎儿的父母是禁止的)

政府及各大学统计推测:因人口基数过大,中国大陆人口最高峰在2000年代仍未到来,未来总人口数将依然保持净增长。聯合國估计,到2050年中国人口中三分之一年龄将超过60岁,只有48%的人处于工作年龄。

人口结构[编辑]

反对者认为计划生育使中华人民共和国

  • 1980年代后出生的汉族城市居民极少有胞生的兄弟姐妹。
  • 在未来人口达到顶峰之后,人口数目会迅速下降。
  • 人口结构中迅速出现人口老龄化。
  • 性别鉴定使男女比例失调(他们也认为以上问题将引发社会危机)。
  • 少数民族比例迅速攀升(可能會讓分離主義擁有強大實力)。

人口比例[编辑]

一些反对者称,参照发达国家社会的经验,应该担心的是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减少而不是人口爆炸。一胎化政策造成中國「四二一」扭曲型家庭結構(意即四名祖父母與二名父母皆由一名獨生子女扶養),讓年輕夫婦背負沉重的扶養負擔,也讓社會高齡化問題日益嚴重。

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鄭斯林聲稱:中国人口老龄化和实行计划生育有关系,但这只是中国老龄化的原因之一,而不是全部;若不實行計劃生育,中國將會面臨更急迫的人口問題。[65]

男女比例[编辑]

由於傳統重男輕女觀念和客观条件的限制,一胎化政策造成男嬰比例的迅速增加,尤其是农村地区。依现行政策规定,农村人如果第一胎是男孩则不允许第二胎,如果第一胎是女孩,则允许第二胎。此政策本身不至於造成嚴重性別失衡,但是会有更多的农村家庭因此选择胎儿性别的终止妊娠。所以在传统重男轻女的观念和社会保障不够要养儿防老的现实下,胎儿性别选择非常严重——普遍是在农村等地——未來將會出現許多找不到妻子的男性。有學者及女性主義者指出,女性過少對女性造成的傷害很明顯,如女性面臨更嚴重的人口販賣問題,性別選擇對母親的身心傷害;但異常的性別比對男性的傷害也很嚴重,這會讓男性心理痛苦、沒有娶妻帶來的成就感、責任感及安定感,大幅提高男性犯罪率、增加戰爭可能。目前中国的男性比女性要多3700万人,而2005年出生的人口男女性别比已经达到118.9:100,男性比女性多20%。[66] 这种性别的严重不均衡可能会在未来的二三十年之内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而現代化社會讓女性有能力拒絕婚姻,會讓問題更雪上加霜。(在中国,获得未出生婴儿的性别信息需要通过违法手段)

经济[编辑]

有评论指目前中國適婚男性多於適婚女性的現象讓這些男性的家庭必須多存錢,這樣才能討到老婆,中國儲蓄率過高的問題打擊中國及全球經濟。[67]但指储蓄是为了讨老婆毫无根据,因当前中国人储蓄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医疗、教育、住房”三座大山。

有观点认为中国的农业社会中相信“人多力量大”,而且缺乏社会保障,少生将使得家庭经济能力降低。部分农村仍有男丁分田分红等的特权,故农村人都希望多生男儿。有观点认为“四二一”结构令一名独生子女能继承更多财产,又避免了子女争产的现象。另外社会有一说法:“越穷越生,越生越穷”,所以政府鼓励“少生优生”。

公民权利[编辑]

中國的計畫生育政策被越來越多的國內外民眾及專家學者質疑,被指違背公民生育權,用工具實用主義觀點看待人口問題,後果嚴重。许多人认为“计划生育”和“家庭计划”(Family planning)的最大区别在于“计划生育”是宪法规定的公民义务,除中国计划生育外的家庭计划则是通常可得到政府补助、服务和相关咨询,由民众自愿进行。部分反对者认为,社会中的生育问题应该由家庭自愿决定,政府无权干预。许多国外人权组织一直批评计划生育政策侵犯人权。不少地方产后妇女需强制上环,也倍受争议。

支持者认为计划生育是既定法律并实行已久,某些人执意要违法就必须承担后果。既然城镇能成功落实,就不存在农村、流动人员可以放宽的理由。 中国的计划生育的关键是缺乏有效监督。计生部门弹性执法违法执法已成常态,中央各省地市都有自己的一套规章制度。这些制度并没有被计生部门用来遵守而是被在方便的时候引用。


儿童权利[编辑]

由于父母坚持自主生育权或是因各种原因(非婚生子、收养)[68],有些儿童自出生起就无法获得户籍登记。“黑户”的身份,使他们遭受歧视和不公平待遇[69][70]。如果无法获得户籍登记,在现行制度下,这种受歧视和不公平待遇,将伴随他们终生,甚至有可能“遗传”给他们的子女。一些人非婚生子后,因避免受罚,而遗弃婴儿,也导致出现孤儿的情况。

民族增长不平衡[编辑]

少数民族增长快于汉族,从1953年占全国人口6.06%,到1964年的5.78%、1982年的6.7%,1990的8.04%、2000年的8.41%、2010年8.49%[71][72][73]。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中,与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汉族增加66537177人,增长5.74%;少数民族增加7362627人,增长6.92%;少数民族增长速度为汉族1.2倍以上。少数民族人口增长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对少数民族在就学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少数民族和汉族结婚的后代大部分登记成少数民族,无论其少数民族血统的多寡。

城乡户籍的不平等[编辑]

城市人口比例:因为城镇居民大多只能生育一胎,而农民大多可以生育两胎,造成城镇居民人口的萎缩,此举被认为和中国现在的城市化进程相矛盾。但是随着大量农民在事实上(即使未获得城市户口)移居城镇,事实上居住在城镇的人口比例在增加。而城镇居民只有一个子女,有些很渴望多生一个,而农民工则普遍生两个甚至超重,都引起城镇居民的不满,认为只是在限制城市人发展。

就学:然而城镇居民严格遵守计划生育,只有一个子女,往往得到更好的教育条件。外来农民工多数生二胎甚至超生,而且外地户口只能在城市入读民办私立学校,收费偏贵。公立学校也允许以赞助费的名义招收外地学生,使教学资源严重供不应求。

就业:目前城市就业形势十分严峻,当独生子女与农民工二代处于同一阶段互相竞争,同时形成互相仇视的心理。

獨生子女[编辑]

80後”逐渐成为第一代獨生子女。因为只有一个后代,父母(祖父母)对孩子一般都过分骄纵,导致大多数的独生子女丧生社会生存能力,普遍以自我为中心,缺乏承受挫折的能力。或有的家长认为“学业为重”,而只顾读书,而忽视子女德育的发展。但有观点认为,中国新一代的独生子女所具有的独立的性格特征,无拘无束追求自由的生活态度,将有力地推动中国社会的转型,推动中国社会的民主法制进程。这些都引起了一些社会问题和相关讨论。

2007年3月15日,第十屆政協會議上,以葉廷芳為首的29名政協委員聯名提案,要求儘快停止執行一胎化,恢復「一個不少,兩個正好」政策。葉廷芳說:「獨生子女缺乏兄弟姊妹,其自然成長的天性受到壓抑,必然導致人性的變異。」

失独问题[编辑]

因各种原因独生子女死亡后,其父母便成为失独老人。尽管政府允许他们可再生育,但因年纪、健康、经济或者已经绝育等原因,多数失独老人都无法再生育,最后失独老人可能不得善终。

强制堕胎[编辑]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并未规定对于违反计划生育义务的人可以进行强制终止妊娠,即强制堕胎。但在地方执行时,强制堕胎的事件时有发生。一些大月份孕妇因无准生证等原因被堕胎,[74][75]甚至出现在怀孕九个月时强制堕胎的事件。[76]因强制堕胎导致母子双亡的情况也有发生。[77]

评价[编辑]

支持者[编辑]

知名经济学家、教育家,北大校长马寅初认为,中国人口的过快增长需要得到解决,并在其著作《新人口论》中从粮食生产、工业原料供给、资源消耗等各个方面阐明,实行计划生育政策虽然会遭到大多数人反对,但是必要的。[78]

中国计划生育的主要支持学者李小平认为计划生育目的是为了提高中国经济发展,其认为家庭中第二个孩子是多余的,对中国经济没有意义。进一步的希望在2200年将中国人口控制在3亿。[79]

西方发达国家对于世界人口问题的双重标准也在中国民间舆论引发了一定程度的争议,一方面,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新大陆发达国家地广人稀、资源高度充裕,即便耕地占比不大也能拥有富余的农产品、大量出口粮食。[80]另一方面,亚洲和非洲不少国家(如亚洲的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非洲的埃及卢旺达)地狭人稠、人均资源占有量短少、生存压力日益增大,每年需要花费大量财富向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等领土大国进口粮食。[81][82][83]某些西方国家政府、非政府组织和民间学者却在从未对发展中国家人民的生存质量进行过系统的调查研究的情况下,一味地片面强调所谓的人类生存权,而忽视了人类的发展权也是人权的一部分。与此同时,美国、澳大利亚等西方领土大国的移民政策却并没有逐步放宽,任由世界人口分布不均的趋势日益加剧,甚至对于因海平面上升而面临淹没危机的小岛国图瓦卢居民也不愿接纳(移民部长菲利普·鲁多克在接受“澳大利亚电台”采访时竟然将“环境难民”和正常移民混为一谈,他表示,澳大利亚拥有完备的移民政策和移民计划。与此对照,他觉着图瓦卢人民移居澳大利亚的条件尚不具备)。[84]西方国家的双重标准态度使得主张彻底废除计划生育政策的呼声因受民族主义情绪影响而在中国始终难以占据优势。

反對者[编辑]

未来[编辑]

由于目前过低的生育率,有些学者预言中国人口可能会剧烈减少。由此有些专家主张放开生育政策,并且开始鼓励生育。[85] 但是目前官方暫時并没有松动的说法,在可以预见的10年之内,计划生育政策可能还会被继续执行。[86]

不过计划生育的具体内容,即是否一对夫妻只能生育一个孩子,却已经逐渐发生改变。截止2007年,中国人口计生委新闻发言人于学军表示,中国各省市的实际规定已经放宽。目前各地都规定: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可以生两个孩子。但同时也有人指出,这项规定有些拍脑袋的嫌疑,因为如果双方都是独生子女,本来已经需要赡养4位老人和1个孩子,大多数夫妻不愿意再生育二胎,因为这样反而会增加负担。[87] 2011年7月10日,广东省正式向国家提出“单独可生二胎”试点的申请[88] 。2013年中央决定开放“单独二胎”,即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89][90]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黄戎杰. 福州计生委:现行政策不允许普遍生育二胎. 福州日报 (新华网福建频道). 2007-07-16 [2009-07-31]. 
  2. ^ 2.0 2.1 China steps up 'one child' policy. BBC News. 2000-09-25 [2009-07-31] (英文). 
  3.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 人民网. 2007年07月11日 [2010年9月18日] (简体中文). 
  4. ^ 黄文政; 梁建章. 卫计委应公布计划生育目标和理论依据. 财新网. 2014年3月6日 [2014年5月25日]. 
  5. ^ 《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2013卷,表6-3、6-5。
  6. ^ 我国每年人工流产1300万例 低龄化趋势严重. 新华网. 2013-11-15 [2014-06-28]. 
  7. ^ 《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3卷,表8-8-2。
  8. ^ 提倡节育//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 (编). 刘少奇选集·下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85年12月 [2014-01-30]. ISBN 9787010039619. 
  9. ^ 中共中央对卫生部党组关于节制生育问题的报告的批示. [2014-01-30]. 
  10. ^ 梁中堂. 艰难的历程:从“一胎化”到“女儿户”. 开放时代. 2014, (3). 
  11. ^ 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 新华网
  12. ^ 《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3卷,表8-8-1。
  13. ^ 河南放宽计划生育政策 双独家庭可以生二胎 人民网 2011-11-25
  14. ^ 中国放开“单独二胎” 人民网 2013-11-15
  15. ^ 毛澤東. 介紹一個合作社. 人民網. 1958-04-15. "我國在工農業生產方面趕上資本主義大國,可能不需要從前所想的那樣長的時間了。除了黨的領導之外,六億人口是一個決定的因素.人多議論多,熱氣高,幹勁大。" 
  16. ^ 穆光宗. 毛泽东强烈反对计划生育:有人就能造出“人间奇迹”(4). 人民網. 
  17. ^ 湛中乐等. 《尽快启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全面修改的公民建议书》(全文). 财新网. 2012年7月13日 [2014年5月26日]. 
  18. ^ 湛中乐:一胎政策有法律依据吗?. 财新网. 2012年5月1日 [2014年5月26日]. 
  19. ^ 计生类部门规章. 中国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2014年5月26日]. 
  20. ^ 申华. 上海没有改变一胎化政策. 美国之音中文网. 2009-07-25 [2009-07-31]. 
  21. ^ 夏明珠. 官方統計中國每年墮掉一千三百萬胎. 中國時報 (中时电子报). 2009-07-30 [2009-07-31]. 
  22. ^ 22.0 22.1 于学军:除豫以外各省区市独生子女夫妻可生二胎. 新华网. 2007-07-10 [2009-07-31]. 
  23. ^ Most people free to have more child. 7/11/2007 [2008-10-30] (英文). 
  24. ^ 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中国内地居民涉外生育问题的规定. 兰州市城关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 2006-9-26 [2010年9月18日] (简体中文). 
  25. ^ 中国的计划生育.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1995年8月 [2009-09-31]. 
  26. ^ Rocha da Silva, Pascal. La politique de l'enfant unique en République populaire de Chine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孩政策]. 日内瓦大学. 22-28 页. 2006 [2009-07-31] (法文). 
  27. ^ 薛冬. 我国实行计划生育20年少生2.5亿个孩子. 光明日报 (新浪网). 2000-09-22 [2009-07-31]. 
  28. ^ 中国总人口达1339724852人 10年增加7390万 网易新闻
  29. ^ 计划生育罚款被取消违规生育者缴纳社会抚养费. 中国青年报 (中国网). 2001-12-31 [2009-07-31]. 
  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 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中国政府门户网站. 2001-12-29 [2009-07-31]. 
  31. ^ 31.0 31.1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 中国政府网. 2002-08-02 [2009-07-31]. 
  32. ^ 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各司(厅)工作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 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2009-02-17 [2009-07-31]. 
  33. ^ 陈亮. 生二胎呼声高专家建议推出过渡生育政策. 中国经营报 (新华网重庆频道). 2004-10-18 [2009-07-31]. 
  34. ^ 中国人口问题潜在危机. 美国之音中文网. 2004-11-21 [2009-07-31]. 
  35. ^ 王君平、徐静. 男性比女性多出3700万——治理“性别失衡”刻不容缓. 新华网. 2007-07-06 [2009-09-31]. 
  36. ^ 在一项关于中国的研究中,研究员发现女婴的出生情况存在少报或迟报的问题,参见M. G. Merli; A. E. Raftery. Are births under-reported in rural China? Manipulation of statistical records in response to China's population policies. Demography. 1990, 37 (2月): 109-126页 (英文). 
  37. ^ 周兆军. 张维庆首度回应外界传言称生育政策不会调整. 中国新闻社 (中国新闻网). 2008-03-05 [2009-07-31]. 
  38. ^ China Sticking With One-Child Policy [中国坚持一孩政策]. 纽约时报. 2008-03-11 [2009-07-31] (英文). 
  39. ^ See Economic and Social Commission for Asia and the Pacific report "Status of Population and Family Planning Programme in China by Province".
  40. ^ Hu Huiting. Family Planning Law and China's Birth Control Situation [计划生育法律和中国的生育控制情况]. 中国网. 2002-10-18 [2009-08-01] (英文). 
  41. ^ 卢立业. 沈阳将重拳打击超生 对富人超生公开曝光. 时代商报 (新华网辽宁频道). 2007-10-02 [2009-08-01]. 
  42. ^ 安徽省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安徽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 人民网. 2002-07-28 [2009-08-01]. 
  43. ^ Guo Qiang. Are the rich challenging family planning policy? [富人在挑战计划生育政策吗?]. 中国日报. 2006-12-28 [2009-08-01] (英文). 
  44. ^ [ http://news.sina.com.cn/c/2007-01-23/121512115296.shtml 计生委:中国计划生育不是一胎化政策]
  45. ^ 湖南“重典”遏制富人超生 大幅提高社会抚养费. 新华网湖南频道. 2009-03-18 [2009-08-02]. 
  46. ^ 连惠燕. 郑州将限制超生子女上学 专家称违背平等教育权. 新华网. 2008-02-22 [2009-08-02]. 
  47. ^ 邓聿文. 提高超生子女的教育成本是必要的. 山西晚报. 2008-02-26 [2009-08-02]. 
  48. ^ 治父母超生不该剥夺农民工超生子女的受教育权. 半岛都市报 (中国经济网). 2007-02-02 [2009-08-02]. 
  49. ^ “两免一补”是指对农村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免杂费、免书本费并补助寄宿生生活费.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什么是“两免一补”?. 新华网. 2007-11-29. 
  50. ^ 人口计生委. 国家出台了对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家庭贫困的中小学生实行“两免一补”的政策,超生的孩子能享受这个政策吗?.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2006-12-26 [2009-08-02]. 
  51.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指示. 中华女性网. 1982年2月 [2009-08-02]. 
  52. ^ 山西省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计划生育的若干规定. 中国妇女网. 1982-06-29 [2009-08-02]. 
  53. ^ 汶川特大地震中有成员伤亡家庭再生育政策:子女丧失劳力夫妻可再生. 新京报 (人民网). 2008-07-28 [2009-08-02]. 
  54. ^ 陈文钊. 19种人享受“二胎政策”. 泉州晚报 (新华网福建频道). 2005-03-21 [2009-08-01]. 
  55. ^ 陈佳. 江西修订计划生育条例 11种情形可再生第二胎. 新法制报 (中国新闻网). 2008-03-07 [2009-08-01]. 
  56. ^ 广州:留学一年以上并怀孕回国生二胎不算超生. 法制晚报 (北青网). 2005-01-21 [2009-08-31]. 
  57. ^ 上海: 鼓励符合条件夫妻生育第二个子女. 文汇报 (新华网上海频道). 2009-07-23 [2009-07-31]. 
  58. ^ 翁淑贤. 粤“生二胎”条件适当放宽 取消四年间隔期. 广州日报 (新华网广东频道). 2008-11-29 [2009-08-01]. 
  59. ^ 胡忠民. 湖南修改计划生育条例 取消合法再生生育间隔. 三湘都市报 (中国新闻网). 2007-09-30 [2009-08-01]. 
  60. ^ 刘江、李珍玉. 北京适当放宽二胎生育政策 新条例9月1日起施行. 中国新闻网. 2003-08-07 [2009-08-02]. 
  61. ^ 我国放宽二胎间隔. 华商晨报 (新浪网). 2004-10-16 [2009-08-02]. 
  62. ^ 2005年中国大陆人口出生率为12.40‰,低于全球人口出生率 新华网 2006-02-28
  63. ^ [世界70亿人口日推迟5年 http://www.tianjinwe.com/tianjin/tjyl/201110/t20111027_4477329.html] - 新华社
  64. ^ [中国的计划生育究竟导致少生多少人?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1027-china-population-132737023.html] - 美国之音
  65. ^ 郑斯林:中国老龄化和计划生育有关但非全部原因. CCTV. 2007年3月10日 [2007年8月23日]. 
  66. ^ 男性比女性多出3700万—治理"性别失衡"刻不容缓中国政府网 2007-07-06
  67. ^ 中國昔日一胎化 如今導致資本流動不易
  68. ^ 作者:曹健雄,编辑:钱瑶. 小悦终于见到在医院沉睡8年的出生证副页. 中国柯桥网,来源:绍兴县报. 2011年08月10日 [2012-05-01] (中文(简体)‎). 
  69. ^ 洞天报记者:甄映辉. 民警帮大忙 “黑孩” 落户了. 本溪政务网,来源:洞天报. 2011-1-20 [2012-05-01] (中文(简体)‎). 
  70. ^ 记者:刘长宇. 民警帮大忙 “黑孩”落户了. 新浪网,来源:新文化报. 2009年05月08日 [2012-05-01] (中文(简体)‎). 
  71. ^ 之十五:控制人口增长成绩巨大 坚持基本国策任重道远 国家统计局 1999-09-28
  72. ^ 中国民族中国政府网 2005-07-26
  73. ^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 国家统计局 2011-04-28
  74. ^ 丈夫未满22妻子被引产 当地计生委称罚款后能生. 搜狐新闻. 2010年09月05日 [2013年3月16日]. 
  75. ^ 陕西7月孕妇遭强制引产:交不起4万被逼按手印. 腾讯新闻. 2012年06月14日 [2013年3月16日]. 
  76. ^ 重庆磨山计生委强制为怀胎9月孕妇注射流产针. 平安健康网. 2012年3月30日 [2013年3月16日]. 
  77. ^ 湖南计生办强制引产花季少女和胎儿双双殒命. Radio Free Asia. 2009年4月14日 [2013年3月16日]. 
  78. ^ [1] [互动百科--《新人口论》] 2007-04-06
  79. ^ 李小平:多添二胎孩子对中国有经济意义吗 新浪 2007-04-06
  80. ^ 供应超自需养活世界四千万人 纽西兰中文网 2011-11-01
  81. ^ 埃及仍为全球最大小麦进口国 商务部 2013-07-16
  82. ^ 美国称中国将超过埃及成为小麦最大进口国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 2013-08-15
  83. ^ 今年印度将超过埃及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粮食进口国 松际农网 2006-09-11
  84. ^ 灭顶之灾一个国家发出了“讣告” 上海环境热线 2001-11-23
  85. ^ 生育率太低 300年后中国人口将只剩下2800万?搜狐 2005-12-15
  86. ^ 张维庆:建人口质量替代数量的人力资本储备战略 中国政府网 2007-07-04
  87. ^ 中国大部分省区市独生子女可生二胎. BBC. 2007年7月11日 [2007年7月15日]. 
  88. ^ 揭秘人口第一大省广东申请单独二胎试点逻辑 凤凰网 2011年09月27日
  89. ^ 中国放开“单独二胎” 人民网 2013-11-15
  90. ^ 中国放开“单独两孩”将改变什么,亚太日报,2013年11月18日

外部链接[编辑]

正面[编辑]

负面[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