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边境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印边境战争
India China Locator.png
中印戰爭是中國與印度兩國發生在藏南的一場戰爭
日期: 1962年6月[1] - 11月21日
地点: 阿克赛钦藏南地区
結果: 中国军队获胜。中国宣布单方面停火,军队回撤到战前位置。
領土變更: 中国实际控制阿克赛钦,印度实际控制藏南地区
參戰方
印度
印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
指揮官和领导者
印度 Brij Mohan Kaul
印度 贾瓦哈拉尔·尼赫鲁
中国 毛澤東
中国 周恩來
中国 张国华[2]
中国 林彪
中国 刘伯承
兵力
2.2万-3万人 8万人?[3][4]
伤亡与损失
4,383人阵亡 [5]
1,047人受伤[5]
1,696人失踪[5]
3,968人被俘[5]
722人阵亡 [5]
697人受伤[5][6]

中印边境战争是1962年6月或10月至11月间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印度藏南边境战争,在中国被普遍称为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印度则称之为瓦弄之战(Battle of Walong)。因為解放軍在進入西藏後,與印度領土接壤而產生一系列領土問題,在雙方會談破裂後,1959年的達賴喇嘛丹增嘉措逃往印度受庇護,中印兩國開始交惡,後來一連串交火衝突更使印度開始進軍藏南地區建立軍事據點,並出兵造成此次戰爭。美國古巴导弹危机和此次战争几乎於同一时间爆发。

中印戰爭最為人注意的是戰鬥大多發生在惡劣的環境下,尤其是在高海拔的情形下,不少大規模的衝突都發生在超過4250公尺以上的高度,中印雙方同時也存在著物流和補給不易的問題。這場戰爭普遍聚焦在陸軍的戰鬥上,因為地形的關係,雙方的海空軍幾乎沒有參與這次戰爭衝突。

西藏歸屬[编辑]

元朝時期,蒙古統治者在控制中國內地的同時也征服了西藏,並設立了宣政院等機構對西藏進行管理,故一般認為元朝已擁有對西藏的主權[7][8]。到了明代,對西藏的管理基本沿襲元朝制度,但只對朵思麻一帶(今青海及藏北)藏、蒙、漢、回等族雜處地區,設西寧河州洮州岷州等衛管轄,故稱這一帶為西寧衛、河州衛等。對朵甘思地區(今川滇及藏東),明朝設朵甘衛。對於元代的烏思藏納里速古魯孫等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的轄區(今西藏大部),明朝名義上分設烏思藏都指揮使司俄力思軍民元帥府,但並沒有實施實際的統治。

清政府加強對西藏的影響和控制,1721年清軍驅逐侵擾西藏的准噶爾軍後,康熙帝撰《御制平定西藏碑文》,其中有“爰記斯文,立石西藏”一語,正式把以拉薩為主的衛藏地區命名為“西藏”[9]。乾隆年间,正式建立了四噶伦执政的噶厦制度驻藏大臣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具有了同等的监督地位。清末,清藏关系恶化,清军于1910年攻入西藏,清廷将西藏由理藩院转入内务府,对其进行了一年多的直接管理。

清朝滅亡後,西藏政府驅逐驻藏大臣和所有驻藏清军,宣佈完全獨立,而民國政府則繼續宣稱對西藏的主權。在這一時期,印度的英國殖民者為了邊境安全和貿易上的需要,與中國西藏地方政府及中華民國政府於1913至1914年間在西姆拉進行了三方會談。然而中國最終無法接受談判協定,於1914年7月退出談判。同日,西藏政府與英國簽訂了西姆拉條約,但中国方面拒绝承认条约的合法性,成為之後中印爭端的導火線。

冲突起因[编辑]

中印領土東線爭議地區西藏南部
中印領土西線爭議地區阿克賽欽

边境争端[编辑]

中国印度的边界约2000公里,分西、中、东三段。

到1951年前后,印军向北擴張取得麦克马洪线以南约九万平方公里领土。在中段和西段,印度亦占得部分印中兩國爭議领土。1959年,印军越过双方实际控制线建立了43个据点。中国政府提出谈判解决边境问题,未得印度方面的接受。

中国观点[编辑]

中华民国政府不承认西藏政府1913年提出的独立主张,并认为西姆拉會議期间,中华民国承继清政府对西藏的完全主权,因而不承认西藏政府与英国政府所协定的边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继承了此一立场。从1947年印度独立直到1951年之前,印度政府也未公開承认麦克马洪线,因此中國表示上述争议领土應該属於中国。

印度观点[编辑]

1947年印度獨立后,印度认为他们第一有权利继承原來的英屬印度领土。第二,他们同时认为经由英印当局和西藏当局认可的麦克马洪线已成为法定边界,无论中国承认與否。第三,印度政府内较激进的观点认为麦克马洪线的「精神」是中印边界是喜玛拉雅山山脉最高脊。凡是既定的麦克马洪线在喜玛拉雅山脉最高脊以南处,“精神”上的麦克马洪线应被视为通过实际麦克马洪线以北的喜玛拉雅山脉最高脊处。

國際觀點[编辑]

於1960年後,蘇聯赫魯晓夫上台且中蘇交惡,印度的總理尼赫魯冷戰時與蘇聯的關係較為密切,同時也因為美國韓戰曾與中國交火,因而拉起連線圍堵中國,故美蘇兩大強權在当时意外地同時支持印度,並向印度提供武器、物資援助及國際輿論的支援。尤其是國際輿論的作用下,一同譴責中國“入侵”印度的戰爭行為,認為中國事先發起戰爭攻擊印度[10]

喜马拉雅山山口控制[编辑]

西藏宣布脫離中國后,喜马拉雅山山口成为极为重要的军事要道,通过此山口,游击队可以逃往印度,也可以辗转回西藏继续战斗,因此北京军方一直力图控制喜马拉雅山山口来控制藏民和难民进入印度。

  • 1958年8月,中方与印度巡逻队在发生冲突,一名印度军人被杀,中方控制原为印度方面的军事阵地。
  • 1958年9月8日,周恩来对上述行动进行解释,声明行动的目的是防止残余的西藏叛乱分子出入边境。

印度的政治庇护[编辑]

1959年3月10日,拉萨发生動亂,解放军开火,西藏部分宗教领袖逃往印度。同月31日,宗教领袖及其数千名追随者得到印度的官方庇护,此举引发了北京方面的愤怒和指责。5月16日,北京官方指责印度干涉中国内政[11]

关于战争的争议[编辑]

印度方面认为战争由中方於1962年10月首先挑起,而中国方面则认为战争由印度於1962年6月挑起。

战争过程[编辑]

1962年6月起,印度总理尼赫鲁发表前进政策,声称中国不应占據西藏。中方稱印军向中国边防軍开枪攻擊,中国軍人死伤數十人,同时印军开始进入中国境内建立軍事哨所。10月20日,印方稱中国军队攻击印度,战争開始。

1962年10月20日至28日是战争的第一阶段。在东段,中国西藏的边防軍占领了藏南达旺地区;在西段,中国新疆边防軍驅除了37处据点的印軍。10月24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提出停止冲突、重开谈判、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三项建议,提议双方从战前边境线各自后撤20公里。印度表示無法接受,宣布印北地區进入“紧急状态”,并在東線的藏南及達旺地區大力增援士兵。

11月16日至21日为战争的第二阶段。11月14日和16日,印军再次於中印边境發動进攻。在东线,中国西藏边防軍在东、西段對印军施以反击,至11月21日,中国西藏边防軍佔領了印军的16处据点。在西段,中国新疆边防軍則佔領了印军在班公洛地区的据点。由於印度軍隊在東線藏南、西線新疆失敗,印度朝野提議要求美國介入,當時印度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同意此說,向美國要求國際介入調停。

1962年11月,美國介入並以物資支援印度軍隊。与此同时,中國邊防軍宣佈停火,自动后撤,此後兩國即以麥克馬洪線為控制线,但爭議並未就此平息。

中印停战[编辑]

麦克马洪线示意圖

中国政府突然单方面宣布停火,各方猜测的主要原因为以下数点:

政治[编辑]

  • 中国采取军事行动本身是為了嚇阻印度,並以戰爭手段逼使尼赫鲁進行談判,協談領土爭議并维护西段边境稳定。[原創研究?]

經濟[编辑]

  • 青藏高原地型不利中國軍隊後勤補給,當時中國军隊的后勤补给来自四川青海,主要依靠公路运输到西藏,然后靠人力畜力搬運物資翻越喜马拉雅山脉进入藏南地區。而藏南地区入冬后大雪封山,后勤線的保障非常脆弱。
  • 中国政府當時實施大跃进的激进經濟政策,处于三年困难时期,国民经济严重困难,中國无力維持长期戰爭。

國際[编辑]

  • 避免交战两国战争扩大化和全面战争的开启。
  • 印度受到美英蘇等強權不同程度的支持,而中国卻因為韓戰中蘇交惡中印戰爭先後遭到三個世界的國際孤立,國際地位低落。
  • 與中國相比,尼赫魯第三世界的崇高地位和聲望則使得不止第一第二世界想利用印度制衡中國,同時第三世界更是一面倒地批評中國發動戰爭。
  • 唯恐战争规模超过冲突起因的需要,且須防止其他国家等拥有介入战争的理由,例如美國當時曾警告若中國再不停火則會派遣軍隊支援印度。

單方面停火[编辑]

1962 年11 月21 日,中国政府声明主动停火、主动后撤和设立民政检查站等三项措施:自11月22日北京时间零时起中国军队单方面全线停火;开始全线后撤至1959年11月7日中印双方实际控制线北20公里之外,脱离双方军事接触;“为了保证中印边界地区人民的正常往来,防止破坏分子的活动和维护边境的秩序,中国将在实际控制线本侧的若干地点设立检查站,在每一个检查站配备一定数量的民警”;另外还单方面将缴获的武器、军车和军用物资交还印方。

解放军总参谋部于1962 年11 月30 日,向中国西藏、新疆边防部队下达了经中共中央批准的在中印边境设立民警检查站(后改称为民政检查站)的部署方案,在1959年11月7日双方实控线中国一侧20公里范围内派驻28个民警检查站(后改称为民政检查站),每个民警检查站的人数可配备一个排到一个连,在部队撤出20 公里地区后,即正式设立。实际根据具体情况设立了26个,即东段16 个、中段3 个、西段7个:

  • 东段
    • 沙马(下察隅镇向南公路尽头)
    • 呷枪/嘎枪(位于上察隅镇西北直线距离42公里处)
    • 布宗(上察隅镇向西北方向公路尽头)
    • 格当(墨脱县东北部的一个乡,未设)
    • 得岗寺/得儿工村(墨脱背崩乡东南,位于雅江之东)
    • 地东(墨脱背崩乡的雅江之西)
    • 鲁霞(米林县丹娘村鲁霞村)
    • 甫伊(米林县羌纳乡)
    • 来果桥(米林县正南)
    • 塔马顿(米林县里龙乡正南公路尽头)
    • 马及墩(隆子县杂日乡公路尽头)
    • 陇(隆子县准巴乡以东公路尽头)
    • 共那(隆子县)
    • 新达/卡达(错那县卡达乡兴达)
    • 曲拿/浪波(错那县浪波乡,现在称兰普乡曲拿村)
    • 肖(错那县城正南公路尽头)
    • 勒(错那县的勒门巴族乡)
  • 中段
    • 西兰塔(札达县与普兰县交界)
    • 波林(札达县正西)
    • 什布奇(札达县底雅乡的一个村)
  • 西段
    • 扎西岗(战前战后一直是边防连)
    • 班公洛(即斯潘古尔)
    • 喀纳(即库尔那克堡)
    • 尼雅(亚)格祖
    • 空喀山口
    • 温泉
    • 加勒万河谷(处于中印战前犬牙交错争夺地区,取消未设)
    • 天文点
    • 神仙湾

1962年12月10日,总参谋部下达了《关于民警检查站的若干规定》,规定了民警检查站的具体任务。各民政检查站根据需要定期不定期的派出侦察巡逻小分队,对山口、要道、居民点等进行巡逻、观察和做群众工作。

中国西藏、新疆边防部队在1963年2月28日全部完成边防部队后撤计划.

1963年3月14日,经总参谋部批准,将且坎、河尾滩、5909(原“天14 号”)改为20公里以外的民政检查站。工作人员着民警服、佩带武器不受民政检查站的限制。1963年9月,总参谋部还批准了各民政检查站的警戒范围。

1963年5月26日前在昆明市通过国际红十字会释放和遣返印度战俘。此次战争没有中国军人被印度俘虏。

1970年2月24日,各民政检查站划归西藏、新疆军区的独立团。1974年4月各民政检查站改编为军区各独立团的边防步兵连。

領土變更[编辑]

  • 中国方面:中國在領土爭議下穩定住西藏边境,同時又在西線守住了阿克賽欽領土。中國在這場戰爭雖占領了自稱中國領土卻被印度實控的藏南達旺地區,不過停火後則退兵。
  • 印度方面:印度雖在戰事上失利,但在中國退兵後仍然得以繼續保有双方争议的藏南和達旺領土。

在有爭議的領土中,中國守住的阿克賽欽面積佔32% (15,000 平方英哩);印度保有的藏南和達旺面積佔68% (32,000 平方英哩)。阿克賽欽是新藏公路的必經之地,對中國有戰略意義。[12]

1979年2月,鄧小平接見印度外長時指出:“中印兩國應該求同存異,世界問題可以通過友好協商,互諒互讓,公平合理地一攬子解決。”1987年,印度議會通過法令,正式在“麥克馬洪線”之南建立“阿魯納恰爾邦”。

中国驻印度大使孙玉玺在2006年11月13日晚上播出的接受印度CNN-IBN电视台专访节目中指出:“中国的立场是,你们所说的阿魯納恰爾邦全部是中国的领土,中国对其全部拥有主权,这就是我们的立场。”但印度外交部也公開重申「阿邦屬於印度的事實不容置疑」。2007年5月26日,印度公務員代表團原定訪問中國進行考察,但其中一名印度官員來自阿魯納恰爾邦,北京當局認為一旦發給該員簽證,無異於承認阿魯納恰爾邦屬於印度。在北京的反對聲音下,新德里當局取消代表團訪問的計畫。

影響[编辑]

雖然這場戰爭非常短暫,然而後果卻很有影響力。中印戰爭間接說明了尼赫魯不結盟運動的構想是虛幻又不切實際,同時這場戰爭所導致的就是尼赫魯所發起中印兩大國帶領第三世界團結的不結盟運動和中印之間短暫的蜜月期,也在這一瞬間的戰爭爆發而破滅。並且導致後期一系列在喜馬拉雅山上的爭奪,從中造成雙方不少的傷亡,中印兩國也從二戰後盟友變成死對頭,直到至今仍然互相提防嚴兵重守雙方軍事要地,不結盟運動的名存實亡使得印度中國開始尋找戰略同盟的可能,以至於印度開始與蘇聯建立起親密的友誼以制衡中國,而中國則因為美國在戰略上需要而開始被拉攏並發展與西方的外交關係,同時這也使得印度巴基斯坦克什米爾持續僵持,而巴基斯坦與中國作更進一步的外交發展,進而成為中國最友善的朋友

觀點[编辑]

西方記者馬克斯韋爾在《印度對華戰爭》(Neville Maxwell ,India's China War,London:Jonathan Cape Ltd.,1970)一書中寫道,「當中國軍隊取得重大勝利的時候,中國政府突然宣佈單方面無條件撤軍,這與其說讓全世界都鬆了一口氣,不如說是讓全世界都目瞪口呆。世界戰爭史上還從沒有過這樣的事情,勝利的一方在失敗者還沒有任何承諾的情況下,就單方面無條件撤軍,實際上也就是讓自己付出巨大代價來之不易的勝利成果化為烏有。」

解放軍作家金輝在《墨脫的誘惑》書中對那段歷史作了這樣結論,「勝利者和失敗者是十分明確的。但是,經過了近三十年之後,結合現在再來看那場戰爭及其結果,卻完全是另一種情況了——勝利者除了沒有失敗的名義,卻具備了失敗者的一切;失敗者除了沒有勝利的名義,卻得到了勝利者的一切。勝利者因為勝利的飄飄然,以至連對勝利成果的徹底喪失和巨大的屈辱都無動於衷。失敗者因為唯獨還沒有得到勝利者的虛名,所以一直在摩拳擦掌,發誓要報一箭之仇。也許這就是歷史的嘲弄,如果當年印度取得了勝利,那麼現在他們在這一地區肯定不會如此占盡便宜,如果當時中國在此地失敗,那麼現在反而大概不會這麼被動和可憐。」

但是此二人未能提出中国方面在当时是否存在其他更好的应对方式。

参考文献[编辑]

  1. ^ 6月,印度军队加快了武装入侵中国的速度,东段已越过“麦克马洪线”,进入西藏山南的扯冬地区。截至8月底,印军在中国境内建立了一百多个据点。
  2. ^ China's Decision for War with India in 1962 by John W. Garver
  3. ^ H.A.S.C. by United States. Congress. House Committee on Armed Services — 1999, p. 62
  4. ^ War at the Top of the World: The Struggle for Afghanistan, Kashmir, and Tibet by Eric S. Margolis, p. 234.
  5. ^ 5.0 5.1 5.2 5.3 5.4 5.5 The US Army [1] says Indian wounded were 1,047 and attributes it to Indian Defence Ministry's 1965 report, but this report also included a lower estimate of killed.
  6. ^ Mark A. Ryan; David Michael Finkelstein; Michael A. McDevitt. Chinese Warfighting: The PLA Experience Since 1949. M.E. Sharpe. 2003. 188. ISBN 978-0-7656-1087-4. 
  7. ^ 《元朝在西藏地方徵稅考》. 
  8. ^ 元代西藏歷史:國家統一下的穩定與發展. 
  9. ^ 清朝史官. 《清實錄》. 康熙六十年九月丁巳條錄. 北京: 中華書局 . 2009. ISBN 978-7-101-05626-6  (中文). "爰記斯文,立石西藏" 
  10. ^ 张大禾 金立昕. 影响二十世纪中国的十次战争. 二十世纪中国掠影丛书. 西安: 陕西人民出版社. 1997: 266. ISBN 7-224-04258-7 (中文). "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偏袒、支持印度的做法促使尼赫鲁政府在反华道路上越走越远。……美国不仅在中印关系恶化期间先后给印度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援助,而且在……一方面猛然加大了对印度的军用物资供应,另一方面直接派出当时美国最大的一艘航空母舰,满载作战飞机和最新式的毁灭性武器,停泊在加尔各答附近,为印度军队撑腰壮胆。……非但如此,自1960年前后源源不断输入印度的大量苏联军事援助(包括当时极为先进的米格21型战斗机生产线),更令印度政府感激涕零。" 
  11. ^ 参见《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第14卷》,p541,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
  12. ^ James Barnard Calvin, Lieutenant Commander, U. S. Navy. The China-India Border War. Marine Corps 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 date=April 1984. (英文)

外部链接[编辑]

参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