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突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原突围
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一部分
日期: 1946年6月26日-1946年底
地点: 中國湖北省礼山县(今孝感市大悟县)宣化店地区
結果: 共产党军队脱离包围,转移到已有根据地,或化整为零开辟了新的根据地。中原地区被国军占据。
參戰方
共产党中原部队,包括新四军李先念部、八路军王树声部、王震部等 国民政府军第一、第五、第六三个战区的第18军、第66军、第75军共二十几个师
指揮官和领导者
李先念郑位三王震 刘峙胡宗南程潜
兵力
60,000人 30余万人
伤亡与损失
数万人 不详

中原突围是1946年第二次国共内战初期的一场战役。其结果是被包围的6万中国共产党的军队成功摆脱了30余万国民政府军的围剿。中国共产党认为是役为第二次国共内战全面爆发的标志[1][页码请求]

起因[编辑]

抗日战争期间李先念长期率领新四军河南湖北地区从事敌后抗战。1944年抗日战争末期,中共领导的八路军王震部359旅主力组成八路军南下支队,南下湖南广东交界地区,试图开辟华南根据地。1945年王震部返回湖北,和李先念部汇合。同年抗日战争结束后,八路军王树声部南下河南和李先念、王震部汇合,三部分组成中原军区,辖野战部队2个纵队、3个军区独立旅及地方团队共约6万之众。军区首长李先念和郑位三。军区控制的地区被中共称为“中原解放区”,是中共的6大解放区之一。

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华民国国军第18军、第66军、第75军诸部在蒋中正的指挥下光复了武汉等多个地区,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任总指挥,南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武汉行营主任程潜部,西北方有胡宗南部,在1945年11月将中共中原部队主力4万人包围在宣化店周围方圆不足100公里的狭窄地区。

从1946年1月到6月,双方发生上千次大小冲突,共军的地域逐渐缩小。

政治斡旋[编辑]

共产党方面试图将中原部队安全转移。1946年4月29日,毛泽东致电在南京周恩来与国民党及美国谈判代表,争取中原部队合法转移[2]。4月30日,毛致电中原部队“应依原计争取合法转移为上策。”

5月1日,周恩来与国民党代表交涉,要求国民政府解除包围以阻止将要发生的内战。5月5日周飞抵武汉交涉。5月6日和国民党及美国代表前往中原部队所在地区。8日抵达宣化店。10日周恩来同国民党、美方代表签订了停止中原战事的《汉口协议》。然而包围并未因此得到解除。6月初,在马歇尔将军调停下,国民党下达六月停战令,停战到6月26日结束。

战役准备[编辑]

共产党军队方面[编辑]

1946年5月2日,毛泽东复电中原部队:“进攻时,在原地打几仗,不轻走,以免中敌挑拨之计和自取困难,万不得已向西突围方针甚好。”5月29日毛以中央军委名义指示各军区要“充分准备对付国民党大举进攻”。6月1日,毛泽东电告中原部队:“美蒋态度对我极为恶劣,全面内战不可避免。”“必须准备对付敌人袭击及突围作战。”6月19日毛电告中原部队准备向北突围。6月22日毛要求太行山山东地区的中共军队南进配合中原部队突围。6月23日,毛泽东命令中原部队“同意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

中共中原军区在此期间进行了突围多项准备,包括复员1万人,转移伤病员近千人,化装转移一大批干部到华北等地。

国军方面[编辑]

1946年6月10日,蒋介石从南京发出密令:要刘峙“严密监视共军活动,待命进攻”。

6月14日,蒋介石电令程潜“(一)出动豫鄂皖边区外围所有部队,对共军严密封锁,分进合击,将中原地区共军全部歼灭;(二)为避免共产党的指责和美方调停人为难,着令武汉行营所属部队,均归郑州绥靖公署指挥出击。”

6月20日,刘峙向蒋介石上报围剿方案,将平汉路划分为3个“围剿区”。

蒋中正命令国军准备于7月1日发起总攻,务必在24小时内围歼中原共军。 [3]

战役过程[编辑]

1946年6月25日,中共军队提前发起进攻突围。皮定均第1纵队第1旅7000余人(“皮旅”,后武警第181师)向东佯动,吸引了大批国军东移。6月26日佛晓,双方战斗开始。中共军队方面少量坚守,一部分东进,主力分南北两支向西突围。

东进的皮定均部7月20日进入江苏安徽交界的共军根据地。在与国民党20余万军队的围追堵截后,7000人的“皮旅”突围后仍保留5000人[4],为中原突围中最完整的建制。7月1日共军主力在河南省信阳市武胜关附近攻击国军整编第66师,突破国军重点防御平汉铁路一线。蒋中正严令刘峙“跟踪追击,务必于7月20日前全歼李先念部。”刘峙调兵西进,为时已晚。

共军主力兵分两路,北面右路军由李先念郑位三王震率中原局、中原军区机关及第2纵队第13旅、第15旅第45团、第359旅和干部旅(含中原军区警卫团)。南面由中原军区副司令员王树声率领的左路军包括第1纵队(欠第1旅)、第2纵队之第15旅(欠第45团),共1万余人。

右路军在7月中脱离包围,经过和胡宗南部交战,7月29日到达陕南,建立豫鄂川陕根据地。8月29日,王震部359旅南下支队2000余人返回陕甘宁边区。王树声率左路军在7月21日突破国军第66师和第15师的最后一道包围圈,进入武当山区,开辟鄂西北游击根据地,1946年9月1日任鄂西北军区司令员、鄂豫军区司令员等职。

1946年8月7日,在收到国民党方面给李先念要求派代表赴西安和谈的几封邀请信后,中原突围部队派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三人为和谈代表,携军调部武汉第九执行小组旗帜、符号及文件,自镇安县杨泗庙出发,在农民向导、镇安县杨泗庙新参军的战士肖善义的带领下,赴西安同国民党胡宗南谈判。他们一行于1946年8月10日遭驻宁陕县东江口镇的国民党胡宗南部一八一团四连连长李清润扣留,并转交团部,张文津等人向该团少校指导员韩清雅亮明和谈代表身份并出示军调部武汉第九执行小组旗帜、符号、证件及国民党方面的和谈邀请信后,韩清雅将情况汇报给该团团长岑运应。岑运应当即通过电报请示胡宗南,胡宗南命一八一团将和谈代表“就地秘密处决”。1946午8月10日晚,李清润奉岑运应之命,将三位和谈代表及向导肖善义在宁陕县东江口镇城隍庙旬河旁秘密活埋处决。[5]

1947年3月国军胡宗南部进攻共产党军队总部延安时,中原部队在外线各地进行游击作战的有1万人左右。这些部队牵制了国民政府军的作战。

影响[编辑]

中原突围为共军保护了一股重要的力量,同时中原部队吸引了大量国军,分散了其他根据地的压力。对国共内战全局有深远影响。中共将领陈毅曾说:“没有中原突围,就没有华东战场的七捷[6]。”

中国共产党认为此役为第二次国共内战全面爆发的标志。

相关人物的后续发展[编辑]

共产党方面,

国民党方面,

  • 蒋介石以整编第15师师长武廷群、第66师师长宋瑞珂作战不力,饬令查办。

参考文献[编辑]

  1. ^ 李炳南认为第二次国共内战1946年4月爆发于东北。李炳南. 政治協商會議與國共談判. 永業出版社. 1993年. ISBN 978-957-8539-09-9. 
  2. ^ 《毛泽东年谱》下卷,74~75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
  3. ^ 80个经典瞬间之中原突围:生存第一,胜利第一新华网,2007年12月04日,2009-1-9造访
  4. ^ 张柯. 英雄皮旅老兵张守礼见证中原突围. 遂宁日报. 2005-10-17 [2009年7月9日] (简体中文). 
  5. ^ 陕西党史研究查明毛泽东侄子毛楚雄失踪之谜,中国新闻网,2011年06月29日
  6. ^ 1946年7月-8月间共产党军队在江苏中部的七个胜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