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同性戀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同性戀中國起源甚早。

古代同性戀歷史[编辑]

中國同性戀最早的起源可由華夏族的始祖黃帝說起。清朝紀昀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記載:「雜說稱孌童始黃帝,殆出依托。」他一方面提到了同性情慾始於黃帝的說法,另一方面又認為此說是基於依托古人的習慣,不足為據。此外,由於至今仍無法證實黃帝是否存在過,連帶的也讓此說的可靠性更為降低。但不論如何,同性戀依然是自古皆然的現象,以世界各地的同性戀發展史而言,中國同性戀的起源也必然可以上溯至很久以前。

在《尚書》的〈商書.伊訓〉中,伊尹曾提到了「三風十愆」,亦即三種惡劣的風氣及其包含的十項罪過,而其中的一愆就是「比頑童」[1],而到了《逸周書》中更是有「美男破老,美女破舌」的說法,將男風與女色並列在一起,可見自商周時期以來,時人就開始關注男風所造成的問題了。

春秋戰國[编辑]

晉獻公“欲伐虞,而憚宮之奇存。苟息曰:《周書》有言,美男破志。乃遺之美男,教之惡宮之奇,宮之奇以諫而不听,遂亡;因而伐虞,遂取之”。

兩漢[编辑]

《汉书·佞幸传》记载:“高祖时则有籍孺,孝惠时则有闳孺,此二人非有才能,但以婉佞贵幸,与王同卧起。”

汉成帝有宠臣张放,史称:“与上卧起,宠爱殊绝。”

魏晉南北朝[编辑]

《北史·魏·彭城王韶传》说:“勰孙韶至北齐袭封,后降为县公,文宣帝(高洋)尝剃韶鬓须加以粉黛,衣妇人服以自随,曰:‘以彭城为嫔御。’”

沈約《懺悔文》稱「愛始成童,有心嗜欲。分桃斷袖,亦足稱多。此實生死牢阱,未易洗撥。」

隋唐宋元[编辑]

以类似的方式,佛教,道教学校设法确定什么是性行为不端的整个历史。因此,一些文本,包括同性性行为不端性行为。[2][3] [4][5].[6][7][8]

明朝[编辑]

公安三袁之一的袁中道「分桃斷袖,極難排割,自恨與沈約同病」「因少年縱酒色,致有血疾。見痰中血,五内驚悸,自嘆必死。及至疾愈,漸漸遺忘,縱情肆意,輒復如故。」

毛奇齡《明武宗外記》:“宮中六局者,有尚寢者,司上寢處事,而文書房內官,每記上幸宿所在及所幸宮嬪年月,以俟稽考;上悉令除卻省記注,掣去尚寢諸所司事,遂遍遊宮中,日率小黃門爲抵蹋麹之戲,隨所駐輒飲宿不返,其入中宮及東西兩宮,月不過四五日。”

万历野获编》卷三载明英宗:“有都督同知马良者,少以姿见幸于上,与同卧起。比自南城返正,益厚遇之。驯至极品,行幸必随,如韩嫣、张放故事。”[9]

蔣瑞藻《小說考證》載嚴嵩之子嚴世蕃熱戀歌童金鳳,“晝非金不食,夜非金不寢”。

鈕琇《觚賸》提到明代書生吳生和姜郎搞同性戀。

謝肇淛在《五雜俎》稱:“衣冠格于文網,龍陽之禁,寬於狹邪,士庶困于阿堵,斷袖之費,殺於纏頭,河東之吼,每末減於敝軒,桑中之約, 遂難偕於倚玉,此男寵之所以日盛也。”

南京国子监博士臧懋循因 “风流放诞”、“与所欢小史衣红衣,并马出凤台门”而受弹劾罢官归里[10]。對此,汤显祖写作了《送臧晋叔归湖上,时唐仁卿以谈贬,同日出关,并寄屠长卿江外》曰:“君门如水亦如市,直为风烟能满低,长卿曾误宋东邻,晋叔讵怜周小史。自古飞簪说俊游,一官难道减风流?深灯夜雨宜残局,浅草春风恣蹴球。杨柳花飞还顾渚,箬酒苕鱼须判汝。兴剧书成舞笑人,狂来画出挑心女。仍闻宾从日纷纭,会自离披一送君。却笑唐生同日贬,一时臧谷竟何云。”[11]

張獻忠以李二哇為其嬖僮。黄得功將其生擒,笑謂:「聞賊夜卧汝腹上,本鎮亦能撫汝,何不速降?」李二哇絕食而死。

张岱在《自为墓志铭》曾说:“少为纨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画蠹诗魔。”张岱在《陶庵梦忆》中的短文《祁止祥癖》對同性戀有獨特的看法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余友祁止祥有书画癖,有蹴鞠癖,有鼓钹癖,有鬼戏癖,有梨园癖。壬午,至南都,止祥出阿宝示余。余谓:“此西方迦陵鸟,何处得来?”阿宝妖冶如蕊女,而娇痴无赖,故作涩勒,不肯着人。如食橄榄,咽涩无畏,而韵在回甘。如吃烟酒,鲠噎无奈,而软同沾醉,初如可厌而过即思之。止祥精音律,咬钉嚼铁,一字百磨,口口亲授,阿宝辈皆能曲通主意。乙酉,南都失守,止祥奔归。遇土贼,刀剑加颈,性命可倾,至宝是宝。丙戍,从监军驻台州。乱民卤掠,止祥囊箧都尽。阿宝沿途唱曲以膳主人。及归半月,又挟之远去。止祥去妻子如脱屣耳,独以娈童崽子为性命,其癖如此。

清朝[编辑]

鄭板橋在《板橋自敍》中公開承認自己是同性戀:「余好色,尤喜餘桃口齒,椒風弄兒之戲。」另外,作《祭妹文》的袁枚亦為清代著名孌童戀者。

民初近代[编辑]

近代同志運動[编辑]

香港[编辑]

大陸[编辑]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然而《尚書》的記載涉及了今古文之爭,因而可信度也有問題。紀昀的《閱微草堂筆記》就認為「比頑童始見〈商書〉,然出梅賾偽古文,亦不足據。」
  2. ^ The Ultra Supreme Elder Lord's Scripture of Precepts(太上老君戒經), in "The Orthodox Tao Store"(正統道藏)
  3. ^ The Great Dictionary of Taoism"(道教大辭典), by Chinese Taoism Association, published in China in 1994, ISBN 7-5080-0112-5/B.054
  4. ^ Abhidharmakośa
  5. ^ Cutler/Newland The Great Treatise On The Stages Of The Path To Enlightnment p.220
  6. ^ harvey, peter. An Introduction to Buddhist Eth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年: 421–. ISBN 9780511800801. 
  7. ^ http://www.tibet.ca/en/newsroom/wtn/archive/old?y=1999&m=5&p=25_1
  8. ^ Lotus Sutra: Leon Hurvitz, trans., Scripture of the Lotus Blossom of the Fine Dharma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76), p. 209
  9. ^ 《万历野获编》卷三《英宗重夫妇》,第79页,中华书局1959。
  10. ^ 《列朝诗集小传》丁集上《臧博士懋循》,第465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11. ^ 《汤显祖诗文集》第204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

參考書目[编辑]

古代同性戀歷史[编辑]

  • 小明雄,《中國同性愛史錄》,香港:粉紅三角出版社,1984年(1997年6月又出版了增訂本)。
  • 張在舟,《曖昧的歷程——中國古代同性戀史》,鄭州:中洲古籍出版社,2001年4月。
  • 矛鋒,《人類情感的一面鏡子——同性戀文學》,台北:笙易出版社,2000年4月。
  • Bret Hinsch, Passions of the Cut Sleeve: The Male Homosexual Tradition in China,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