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奧塔哥淘金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奧塔哥淘金潮
Old gold workings, St. Bathans, Otago, New Zealand.jpg
奧塔哥的舊礦區
別名 奧塔哥淘金潮, 克魯薩淘金潮
地點 勞倫斯, Tuapeka River; 阿羅敦; Kawarau Gorge; 內斯比; 達尼丁 (靠近主要港埠及城市)
發現 1861年5月20日, 加布里埃爾隘谷
時間 1861–1864
人數 約18,000人
人物
  • 加布里埃爾 (發現者)
  • Bully Hayes (企業家)
  • William Gilbert Rees (當地居民)
遺產
  • 達尼丁和Oamaru歷史街區   
  • 達尼丁中國社區   
  • 奧塔哥大學   
  • 奧塔哥金礦遊行
目前 Macraes礦區

中奧塔哥淘金潮(又稱為奧塔哥淘金潮)發生於19世纪60年代,是紐西蘭最大的淘金潮。自從奧塔哥發現黃金後,當地吸引大量外籍淘金者,有些遠從美國加州和澳洲維多利亞省而來。

這波淘金熱從加布里埃爾隘谷(Gabriel's Gully)開始,後來漫延到整個奧塔哥中部,使但尼丁(Dunedin)快速擴張和商業化,成為當時紐西蘭的最大城。但在短短數年內,多數的小型個人淘金者就離開了,取而代之的是長期商業化的金礦開採。

背景[编辑]

加布里埃爾隘谷在紐西蘭的位置
加布里埃爾隘谷
加布里埃爾隘谷
加布里埃爾隘谷以發現者---加布里埃爾· 里德命名

早期紐西蘭的淘金[编辑]

早在1842年的紐西蘭就已有發現金礦的紀錄,捕鯨船在科羅曼德半島以及附近的尼爾森都曾發現少量黃金。

1850年代,正值加州淘金潮維多利亞淘金潮,奧克蘭(Auckland)當地的有力人士懸賞100英鎊尋求黃金的產區(隨後增加到500英鎊)。1852年9月,木材商Charles Ring回應了懸賞,宣佈在科羅曼德爾(Coromandel)發現了金礦。短暫的淘金潮隨後在科羅曼德(Coromandel),Cape Colville和水星灣(Mercury Bay)開始,因為僅開採出1500英鎊的金礦,熱潮在3個月後就結束了。[1]

1856年,在科林伍德(Collingwood)附近的溪谷(Aorere Valley)有一波較成功的淘金潮。約1500多人的淘金客在接下來的十年裡淘出150,000英鎊的黃金,然後金礦也差不多開採完了。此時期,奧塔哥也被發現含有金礦,然而因為地質較其他礦區不同,一開始並不受重視。

早期奧塔哥的淘金[编辑]

當地的原住民毛利人很早就知道奧塔哥有黃金,但是並不知道如何冶煉。

1851年10月,歐洲人首次發現奧塔哥的黃金,地點在帕默斯頓(Palmerston)附近的古德伍德(Goodwood)。[2]然而這次發現並沒有引起風潮。

1856年,馬陶拉河(Mataura River)和 Dunstan Range 有進一步的小型開採。

1861年3月,塞繆爾·麥金太爾(Samuel MacIntyre)在Lindis Pass發現黃金,並造成一次小的淘金潮,因為冬季影響,並沒有持續很久。[3]

淘金潮的主要時期[编辑]

1862年淘金潮高峰時期的加布里埃爾隘谷

加布里埃爾隘谷[编辑]

1861年,奧塔哥省議會懸賞1000英鎊給能發現金礦確切地點的人。[4]

加布里埃爾· 里德(1824–1894)是一個澳洲探礦者,他曾參與加州淘金潮維多利亞淘金潮。1861年5月20日,里德在加布里埃爾隘谷(Gabriel's Gully)的河床發現金礦。 "在被道路覆蓋的淺灘上,我鏟出了大約兩英尺半的碎石,挖到了漂亮的軟岩,並且,在寒冷漆黑的夜晚裡,獵戶星座般的黃金閃耀在我眼前。".[5]

市民透過1861年6月8日刊登在奧塔哥見證報的一封信,得知了里德這十天的勘探之旅以及他的發現。[6]一開始並沒有太大的反應,直到奧塔哥省議會的約翰·哈迪表示他和里德已經勘察了"31×5英里寬的區域,且每次挖掘的洞坑裡都發現了黃金。"[7]

於是,加布里埃爾獲得了他的獎賞,淘金潮的高峰也跟著開始。[4]

淘金高峰[编辑]

聖誕節已經有14,000的探礦者出現在 TuapekaWaipori地區。[8]當地人口在1861到1864年之間增加了400%,淘金客從萎縮的澳洲金礦蜂擁而來。[8]

第二次的淘金潮發生在1862年,現在的克倫威爾附近。淘金客圈定了西從沙特歐瓦河(Shotover River)、北到內斯比的礦權。在1862年11月的皇后鎮William Rees僱來剪羊毛的托馬斯·亞瑟(Thomas Arthur)和哈里·雷德芬(Harry Redfern)兩人攜帶屠刀和淘金工具偷偷到沙特歐瓦河河畔淘金。他們在亞瑟角(Arthur's Point)發現黃金,他們沒有隱瞞這件事,促使奧塔哥最大型的淘金潮。[9]皇后鎮的歷史建築,如:愛查德茲飯店(Eichardt's Hotel)、麥克尼爾酒廠(McNeill's Brewery)、奧弗湖小屋(the Lake Lodge of Ophir)、皇后鎮警察局、亞力山德拉法院,隨之興起。

1864年2月,礦工的數量達到最高峰的18,000人。[10]

礦區生活[编辑]

新南威爾士州銀行的黃金辦事處

里德發現黃金的消息引起達尼丁居民移民的打算,許多人離開家庭,跋涉千里尋求一夜致富。採礦行為導致城鎮和商業的興起。 一開始,當地大多是暫時性的建築,諸如商店、旅社、礦工小屋的構成往往只是木材懸吊著帆布、棉布。隨著淘金的規模擴大,這些建築漸漸改建成由水泥及木材構成的永久性建築。建築地基、文物、採礦照片提供證據讓我們了解19世紀人們的日常生活。

採礦社區中的男人[编辑]

大部分的淘金者是男人,包括工人與商人。商人提供商店、郵局、銀行、旅社、酒吧、工具店等等設施給淘金者們。事實上,這些商人通常賺得比淘金者們還多。

採礦社區中的女人[编辑]

黃金礦點歷史區(Golden Point Mine Historic Area)附近的老磨坊

19世紀的礦場中,女人扮演諸如妻子、母親、妓女、商人和"Colonial Helpmeets"(這個詞強調女人對丈夫的從屬性)。當男人前往淘金的時候,他們的妻子和孩子可能沒有隨行,而是移居到了擁有旅館、商店、學校等設施的城鎮。然而,有些婦女從發現金礦開始就住在礦區。一個例子是'珍妮特·羅伯遜',她和丈夫住在Tuapeka的一個小平房,里德就是在這裡寫了關於他發現金礦的那封信。

1861年的中奧塔哥礦區,知名女性作家蘇珊·紐金特伍德(Susan Nugent-Wood,1836-1880)和她的丈夫約翰、孩子們搬到了奧塔哥。這個家庭後來曾短暫居住在加布里埃爾隘谷、皇后鎮、Nokomai和內斯比。她的作品反映了她在紐西蘭生活的辛苦與思鄉。[11]

1860年代的紐西蘭民歌‘Bright fine gold’給出淘金者們的妻子對淘金行為的想法:[12]

I'm weary of Otago(我厭倦了奧塔哥)

I'm weary of the snow(我厭倦了雪)

Let my man strike it rich(讓我的男人一夜致富)

And then we'll go.(然後我們就離開)

中國移民[编辑]

中國人於1860年代開始從廣東省搬遷到奧塔哥。[13]奧塔哥省政府鼓勵這樣的遷徙,因為許多歐洲礦工被吸引到了西海岸淘金,中國人可以補足奧塔哥礦場的人力缺口。之後,中國人也參與了西海岸的淘金。1881年,紐西蘭共有約5,000名中國移民。[14]但是自1881年起,紐西蘭課徵新西蘭人頭稅,每名中國人需繳納10英鎊並附帶10噸的貨物才可移民紐西蘭。1896年,人頭稅提高到100英鎊及100噸的貨物。直到1934年,這項徵稅才廢除。

中國人的外表、衣著、語言和鴉片的使用使得他們與其他礦工有顯著差異。他們多生活在專屬中國人的住區,並且有一些同胞設立的商店。[14]

紐西蘭電影,<<夢斷淘金路>>("Illustrious energy" 1988),描述了中國移民在紐西蘭遇到的極端氣候、種族歧視等等困難。[15]

許多中國人的建築已經被修復、重建,如:箭鎮的中國移民點(Arrowtown Chinese Settlement)。[16]

餘波[编辑]

結果[编辑]

1848年創立的達尼丁在一小段時期成為紐西蘭第一大城,許多富麗的建築見證了這段時期。如創立於1869年的紐西蘭首座大學--奧塔哥大學。

然而1960年代隨著黃金產量下降,當地人口驟減,再也沒有回復到淘金熱時的榮景。

之後的淘金潮[编辑]

馬爾堡Wakamarina河在1862年發現有黃金,6,000名礦工聚集到此處淘金,雖然有砂金存在,但並沒有發現大型礦床。

南島的西海岸是僅次於奧塔哥的含金區,黃金發現於1865-1866年,位置在Okarito、布魯斯灣、查爾斯頓附近以及灰河(Grey River)。礦工們從接近尾聲的維多利亞淘金潮轉移來到西海岸。1867年,這股熱潮開始消退,但是在很長的時間裡,西海岸仍有人在淘金。1880年代,在Bullendale和Reefton的石英礦工是全紐西蘭第一個電的使用者。[17]

南島在19世紀後半也有一些小型的淘金。南島的第一次淘金在1860年,地點位於Mataura河與其支流的河岸上(並促使如Waikaia和Nokomai的蓬勃發展)。然而,南島的第一次"淘金熱"發生於1960年代。因為在奧雷普基(Orepuki)的沙灘發現黃金,礦工們延著小溪進入Longwoods的山腳,並發現金礦。這導致礦業城鎮,如奧雷普基(Orepuki)和Round Hill的建立。

泰晤士擁有黃金的事早已廣為人知,但新西蘭土地戰爭延後了它的開採與利用。1867年,礦工們從西海岸前來,因為黃金在石英脈裡,礦工沒有提取它所需的資本,採礦由公司進行。

商業開採[编辑]

淘金潮後黃金產量仍然很高,但漸漸由公司取代個人採礦。

1871年,約5,000的歐洲人留在礦區,還有數千名的中國人加入。

Macraes礦區, 2007.

克魯薩河河床上,曾多次開發蒸汽動力的採金船。1881年時,Dunedin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成功商業化的採金船。[18]直到1901年,Dunedin共產出1.7萬盎司(530公斤)的黃金。

採礦對環境產生極大的影響。1920年,河川委員會(Rivers Commission)估計,克魯薩河流域已有3億立方碼的砂石因採礦而移動。估計當時約4千萬立方碼的砂石流入大海,約6千萬立方碼被帶進河流,導致高達5米的河床淤積。[19]

1990年開始的Macraes礦場目前仍有商業規模的運作,露天硬岩採礦作業每年處理超過500萬噸的礦石,直到2004年共計產出了185萬盎司黃金(57500千克)。[20]

奧塔哥淘金熱留下的大眾文化[编辑]

許多現代民歌有關於奧塔哥淘金潮的內容。

曲名 作者 說明
<<Bright Fine Gold>>[21] 未知 以淘金客的妻子為第一人稱的歌
<<Tuapeka Gold>>[22] Phil Garland
<<Gin and Raspberry>>(杜松子酒和覆盆子)[23] Martin Curtis 這首歌曾被Gordon Bok錄唱[24]
<<Farewell to the Gold>>[25] Paul Metsers 根據1863年7月洪災造成13名礦工死亡而作[26]

1976年紐西蘭的兒童電視連續劇<<獵人的黃金>>(Hunter's Gold)將故事背景設定於中奧塔哥淘金熱期間。

奧塔哥金礦遊行(Otago Goldfields Cavalcade)自1991年以來每年舉行一次,第一次遊行於1991年11月22日,路線是沿著Cobb & Co.(一家馬車運輸公司,僅有在澳洲運作,但商標常被紐西蘭的私人公司冒用。)的路線,從羅克蘭車站到克倫威爾,共有超過220名民眾和240匹馬參與這次遊行。[27]

往後的遊行舉辦在二月下旬,路線每年都有變化。2015年的遊行將於2月21-28日舉行。[28]

參考文獻[编辑]

  1. ^ Charles Ring發現黃金. 
  2. ^ Reed, A.H. (1956). The Story of Early Dunedin. Wellington: A.H. & A.W. Reed. p.257.
  3. ^ 早期淘金--Lindis Pass. [2014-09-26]. 
  4. ^ 4.0 4.1 £1,000 Reward Claimed. 
  5. ^ Miller, p. 757
  6. ^ Lindis Gold Fields. Otago Witness. 8 June 1861: (5) [27 July 2010]. 
  7. ^ Miller, p. 758
  8. ^ 8.0 8.1 McLean & Dalley, p. 156
  9. ^ Miller, F.W.G."Golden Days Of Lake County". Whitcombe and Tombs, 1949, p43-44.
  10. ^ McKinnon, M. (ed.) (1997). New Zealand Historical Atlas: Ko Papatuanuku e Takoto Nei Auckland: David Bateman Ltd. pl.45. ISBN 1-86953-335-6
  11. ^ Wood, Susan. 
  12. ^ Gold and gold mining. 
  13. ^ Otago goldmining history. 
  14. ^ 14.0 14.1 Story: Gold and gold mining. 
  15. ^ Illustrious Energy. 
  16. ^ arrowtown the chinese settlement. 
  17. ^ McKinnon, M. (ed.) (1997). New Zealand Historical Atlas: Ko Papatuanuku e Takoto Nei Auckland: David Bateman Ltd. pl.44. ISBN 1-86953-335-6
  18. ^ Gold in New Zealand: The Early Years (from New Zealand Mint website, retrieved 15 August 2006)
  19. ^ Channel morphology and sedimentation in the Lower Clutha River. Otago Regional Council. July 2008. ISBN 1-877265-59-4. 
  20. ^ Macraes Mine: Highlights (from the OceanaGold company website, retrieved 7 January 2007)
  21. ^ Bright Fine Gold Song. 
  22. ^ Tuapeka Gold. 
  23. ^ Bright Fine Gold Song. 
  24. ^ The Gin and Raspberry. 
  25. ^ youtube - Paul Metsers - 'Farewell to the Gold' - the original. 
  26. ^ [1]
  27. ^ The History of the Cavalcade. 
  28. ^ Goldfields Cavalcade 2015 to Outram! 21st-28th Febru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