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译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文译名,是指将某个非中文的人名、地名等翻译成中文后的名称。由于中文的文字是使用汉字而非拼音文字,因此对于使用拼音文字进行拼写的人名、地名来说,需要将有關的拼音文字的发音汉字化,才能变成中文名字(而不是直接采用其拼音文字或拼音文字的改写)。例外的是汉字文化圈日语韩语越南语,其译名一般使用原文的汉字(或改写)。将拼音文字的发音汉字化,一般是採用汉语标准语(普通话/国语),但香港澳門等地區,则採用粤语广州音菲律濱華人採用閩南語

对于一些特殊领域(如天主教)的名字,有一套特殊的标准。另外,有外国官方机构为方便世界华文传媒采访,亦会为当地官员编写一份官方译名列表。有时国外有华裔血统的名人也有因为传媒误译而发表声明订正,例如柬埔寨首相洪森曾在2003年向传媒发新闻稿指出,他姓名的汉字写法应该是“雲升”注1

中华民國時期譯名準則未確立。同一個地名,往往造出多個中文譯名,造成混亂。社會上引起了統一地名翻譯的討論。當時提出的原則有:

  • 依地名原來語言發音翻譯。
  • 保留被廣用的舊譯名。
  • 地名專名音譯,通名意譯。
  • 同一音用同一字譯。
  • 音譯字以國音為標準,不用方音。
  • 用字應該普通。

譯音表[编辑]

為了解決譯名混亂,於中华民國時已有人編製譯音表,作為譯名標準,例如何崧齡等人編纂,民國十三年(1924年)初版的《標準漢譯外國人名地名表》。[1]何崧齡在序文中說道:「外國人名地名,向無一定譯法,淆亂之弊,與日俱深,學者苦之。本書目的,在補救斯弊;換言之,即謀譯名之統一,使學者稍節時力而已。……吾人先議定《西文譯音凡例》,次照《凡例》,編製《西文譯音總表》。——即西文每一音素,均擇一發音相當之漢字,作為標準譯字;無相當譯字者,用『借譯』;發音近似者,用『準譯』。——以此《總表》為標準,製造新譯名。」

漢化譯名[编辑]

漢化譯名,即譯者把漢字文化圈以外的人名譯為漢人名。魯迅曾批評這種做法。他在《不懂的音譯》一文中,反駁有些人謂外國人的譯名奇怪使人不懂,指出古代和尚譯印度人名「決不肯附會成中國的人名模樣」,使得現在仍能推測原本發音,而且古代譯名也不比與他同時的譯名古雅或好懂。他又指出譯名太似中國人會生誤會,也會使人不知所指何人,如有人將克鲁泡特金譯為「柯伯堅」,托爾斯泰譯為「陶斯道」。他在《咬文嚼字(一)》一文中,抨擊當時將女性的姓氏「用輕靚艷麗字樣來譯」,直指「姓氏並無男女之別」,又稱文人將外國作者首音譯為中國姓,與他們藉著介紹外國文學,來擺脫傳統思想束縛的原意相悖。

不同地区的译名标准[编辑]

自中国与西方接触以来,曾出现过很多形式的音译。早期最广泛使用的是以闽南语粤语上海话的汉字读音为音译基础。比如,Switzerland 和 Sweden 之所以被音译成“瑞士”和“瑞典”,就是因为在老國音,闽南语以及粵語中,“瑞”字念Sui,最为接近这两国的西方名称。近年来,在中國由于推普的关系,中国各地使用的音译方式也向普通话的汉字读音靠拢,例如 Thomas 这个原本使用粤语音译成“汤姆斯”的名字,近年来也改为使用普通话音译的“托马斯”。

中国大陆[编辑]

外國不同語言的拼寫與發音的對應規律,一般人不可能全都了解,若不加以規範,則必定出現誤譯。於是中國大陸組織專家學者,為世界50多種語言制定漢字譯音表,每種語言可能出現的音節,都指定音譯漢字。譯名以音似為主,形似為輔。(例如發音有清音濁化,仍照清音翻譯。)人名翻譯,有部份音節按男女分用不同漢字。地名通名需要意譯,所以編訂世界不同語言地名通名的中文名稱。

台灣[编辑]

台灣對於外國的人名及地名聲稱以民初學者嚴復的信、達、雅為原則來進行翻譯。官方的要求也大凡如此,未特意規範或指引翻譯者,是故經常出現一物多名,莫衷一是。翻譯者一向以約定俗成的譯法來從事翻譯,這裡提供幾個網站給翻譯者參考。[來源請求]

  1. 中华民国官方的國家譯名. 中華民國外交部 (中文(台灣)‎). 
  2. 雙語詞彙、學術名詞暨辭書資訊網. 國家教育研究院 (中文(台灣)‎). 
  3. 《翻譯學研究集刊》參考書目. 台灣翻譯學學會 (中文(台灣)‎). 
  4. 日本動漫(巴哈姆特). 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 (中文(台灣)‎). 

香港[编辑]

體育娛樂圈英國政治人物、少量美國政治人物、少量外國地名的範疇,香港通用的中文譯名都以香港的母語粤語廣州話標準)翻譯。正因如此,很多香港譯名如用普通話讀就會使讀音大幅偏離原音(反向地,很多普通話譯名用粤語讀也會大幅偏離原音)。因為香港曾是英國殖民地英國政治人物為了顯得親民,都會把自己的英文名譯成漢化譯名[來源請求]

  • 體育界例子:
    • 荷蘭足球員 van der Sar 的香港譯名是「雲達沙」,粤音/wan4 daat6 sa1/,用粤語讀起來接近原文。但「雲達沙」的普通話音為/yún dá shā/。
  • 英國政治人物例子:
    • 港督 George Bonham 的其中一個譯名是「文咸」,粤音/man4 haam4/,漢化意譯之下,不論「文咸」的普通話音/wén xián/或粤音,都與英文原音不符。

香港的官方語文是中文英文,故香港人習慣把拉丁字母文字以英語拼讀,而不以原來語言拼讀,不知道同樣的拉丁字母,在不同語言中發音差別可以很大。所以有些香港譯名無視原來語言發音,妄以英語音譯,令譯名失真。(事實上,英國人也按原來語言發音轉成英語,而非將拼寫當成英語拼讀。英國廣播公司設有讀音組(Pronunciation Unit),由語言學家編訂外語名字的英語發音。[2]

  • 體育界例子:[3]
    • 塞爾維亞足球教練Milutinović,香港譯作「米路天奴域」。「域」粵音/wɪk6/,是把“-vić”用英語讀成/vik/而得出的譯音,但按照原文發音/viʨ/,譯名可配上對應/ʨ/音的「治」/tsi6/。
    • 德國足球員Ballack,香港譯作「波歷克」。「波」粵音/po1/,乃錯用英文“ball”/bɔːl/譯音,但Ballack的“Ball-”按德語其實讀/bal/,和英文“ball”的發音差別很大,而後一音節“-ack”的a發音是/a/,並非英文lack中a的發音/æ/,因此「勒」的粵音/lɐk6/比「歷」/lik6/更接近德語音譯。普通話譯名「巴拉克」,粵語發音為/pa1 lai1 hɐk1/,反而比「波歷克」更近Ballack的德文發音。至於香港譯名末尾的「克」字,是仿照普通話音譯習慣,將尾音-k譯為「克」,但「歷」的粵音已有入聲-k尾,實無需要加「克」字。[4](與此類似的有曼聯中場球員Carrick,香港譯作「卡域克」。)
    • 德國足球員Marcell Jansen,香港譯作「馬素·贊臣」,是把德語“j”誤為英文“j”的發音/dʒ/,Jansen的“Jan-”遂譯作「贊」/tsan3/。德語“j”實際發音是/j/,所以譯作「恩」/jɐn1/較佳。[5]
    • 荷蘭足球員Ooijer,香港譯作「奧查」,是把荷蘭語“j”誤為英文“j”的發音,故“jer”譯作「查」/tsha4/,但荷蘭語的j和德語j發音同樣是/j/,所以譯作「也」/ja5/較佳。[6]
    • 意大利球會Juventus,香港譯作「祖雲達斯」,同樣是把意大利語“j”誤為英文“j”的發音,故“ju”譯作「祖」/tsou2/,但意大利語的j也是讀/j/,所以譯作「余」/jy4/較佳。[7]
    • 法國足球員Réveillère ,香港譯作「雷維利尼」,但Réveillère法語讀音是/ʁevɛjɛʁ/,名字中的“-ill-”讀作/j/,譯名中卻誤當作/l/而譯為「利」/lei6/,若譯為「耶」/jɛ4/較佳。「尼」字更是畫蛇添足,因法語中最後的“-e”實際上不發音,且「尼」粵音/nei4/,聲母是鼻音/n/,但這名字最後卻是完全不帶鼻音的法文/ʁ/音。[8]
    • 法國足球員Clichy,香港譯作「基歷治」,是把名字中“-ch-”誤為英文的“ch”/tʃ/音,遂以「治」翻譯“-chy”,但法語的“ch”讀作/ʃ/,故譯作「斯」/si1/較佳。[9]
    • 委内瑞拉足球运动員Alejandro Moreno,香港譯作阿历山度·摩兰奴,是把名字中的“j”(西班牙语中发/h/)誤為英文发音的/ʤ/,且将西班牙文的dr(两个单独的辅音)当成了英文的dr(一个辅音)。该人名普通话发音译为亚历杭德罗·莫雷诺,粤语则译阿历咸度·摩兰奴为佳。[10]
    • 西班牙球會Real Madrid,香港以前譯為「真馬德里」,是錯將西班牙文Real當英文翻譯,不知道西班牙文Real另有「皇家」一義,而球會名字的Real是西班牙國王賜封,就如當時香港有些機構名字中,也有英國賜封的Royal。現已改正為「皇家馬德里」。

澳門[编辑]

美国俄罗斯英国[编辑]

官方汉语译名, 用本国语发音近似的汉字转写

新加坡[编辑]

新加坡华文媒介统一译名委员会(Translation Standardisation Committee for the Chinese Media, Singapore)负责华文媒介译名的标准化。公众可由联合早报网免费浏览内容。

新加坡初级法庭网站有初级法庭常用词汇可查阅英文翻译汉文和马来文词汇。

馬來西亞[编辑]

馬來西亞對於非華族或非華語名詞的譯名由馬來西亞華語規範理事會負責。

如果辭彙還未被理事會翻譯,或是存在爭議:

  1. 先查找马来西亚中文报纸,观察中文报纸的翻译方法。马来西亚最大的中文报纸是星洲日报
  2. 如果同时存在几种翻译,使用任何一个都没问题。直到有官方定论为止。

如果在马来西亚本国尚未出现任何翻译,可以先参考中国大陆方面的翻译方法。

翻译马来语时,请遵照以下原则:

  1. 先察看涉及人物懂不懂得中文,如果当事人懂中文,通常当事人有本身的汉语名字或汉语译名名字。应当尊重当事人,使用当事人的自己的译名。
  2. 如无资料可查,请遵照马来语的发音原则翻译,而不是遵照马来语的文字翻译。

新华社翻译马来语名词时常常按照文字翻译,这是错误的,因为其翻译出来的汉字与原来的马来语有时会相差很多。新华社翻译马来西亚货币Ringgit为“林吉特”,有人认为这是错误的(有争议,参见注2)。新加坡也稱“令吉”,與馬來西亞同。中國大陆、香港、澳門、臺灣則是“令吉”以及“林吉特”都有使用。

菲律濱[编辑]

菲律濱華人閩南語咱人話),華文譯名也以閩南語音譯。例如城市Makati譯名「馬加智」,因為「智」字閩南語聲母是t(不送氣)。菲律濱最底層的行政區劃稱為barangay,譯名為「描籠涯」,而「描」「涯」兩字閩南語聲母是濁音b和g。(非漢語拼音b和g,後兩者皆是清音。)「宿霧」的「霧」字閩南語聲母也是b。菲律濱司法部長Leila de Lima,譯名為「黎利馬」,用「黎」字譯de,因為閩南語聲母l的發音接近濁音d。菲律濱的華文譯名與其他地方所用譯名有差別,如首都的譯名是「岷尼拉」,國家名也用「濱」字而非「賓」。目前尚未有統一華文譯名的組織,因此各華報用的譯名可能不同。[11]

一些特别准则[编辑]

佛教[编辑]

英国的地名、议员官方译名[编辑]

英国早期的华裔移民都是来自香港围村的移民。在战前,香港居民都享有英国的居留权。不少围村居民为改善生计,都移民到英国谋生。为服务这群不太会英语的香港移民,以及为香港当地的传媒服务,英国1966年前存在的殖民地部(Colonial Office)曾经会为全国所有议员和官员编写一份官方译名表,方便殖民地范围内的中文使用者。不过从1972年中英建交开始,中国大陆范围内官方和民间都没有使用过此类译名。由于香港人普遍使用粤语,官方译名也以粤语的广州話發音作标准,并且会尽可能将译名漢化,使华人听众有亲切感。以下为部份知名人物的香港译名和中國大陸译名的分别:

人物 香港譯名 中國大陸譯名 其他譯名
Mrs. Margaret Thatcher 戴卓爾夫人 撒切爾夫人 柴契爾夫人
John Major 馬卓安 約翰·梅杰
Heathtine 夏舜霆 赫塞爾廷 夏信廷、夏思定、希素庭
Sir David Wilson 衛奕信 魏德巍(当驻华大使时的译名)
Chris Patten 彭定康 柏藤(委任為港督後停用)


随着香港殖民政府的消失,现在已不存在新進的官员和议员的中文译名列表;香港澳门以外的地区,一般都以中國大陸传媒为标准。这在BBC的中文新闻网页内亦可留意到。

另外,英国国内的地名或人名如果和宗教有关的话,要先视乎有关宗教,再决定译名。假如有关名称和圣公会基督教有关,则采用基督教圣经和合本的译名。例如:圣保罗大教堂。但若有关人物或地方在苏格兰北爱尔兰信奉天主教的地区,则应采用下一段所列的天主教译名。

葡萄牙地名、议员官方译名[编辑]

葡萄牙的官方译名,主要是方便澳门的传媒报道葡国政府的新闻。葡萄牙本来不太理会澳门的中文媒体,过去当地传媒都是自行把官员和议员名字的葡语发音用近似的广东话拼写。[來源請求]随着回归临近,有关部门才开始统一译名。

天主教圣人、人物、地名译名[编辑]

原则上,若有关人物或地方在信仰天主教的地区,则应采用天主教圣经译本的译名。所以,故教宗John Paul II的正确译名应该是若望保禄二世,而不是约翰保罗二世;教宗日常露面的教堂,应该是圣伯多禄大教堂而不是圣彼得大教堂。但要注意,若地名是纪念洗者若翰(基督教施洗约翰)的话,就不要将“若翰”改作“若望”。

由某个地方或机关的官方翻译可以看出一些它的历史。例如,在香港总共有六家中学以 St. Paul 为守护者;但是,两所由香港聖公會开办的中学译成“圣保罗”:

三所由圣保禄修院開辦則译成“圣保禄”:

澳門也有稱為聖保羅或聖保祿的學校。

南韩地名、人名译名[编辑]

南韩虽然自1970年代开始已经停止使用汉字,但70年代以前,韩语的汉字使用量极高。所以,绝大多数的地名和人名都有其正确对应的汉字。为尊重当地和有关人士,请尽可能不要自行帮地名和人名作翻译,而务必要使用原来的汉字。假使没有对应汉字的话,南韩官方建议采用拉丁化了的名称。例如:“住在首爾麻浦区的Aeoge驿的学生安Areum”这句句子里面,地方名“Aeoge驿”和人名“安Areum”。

有关南韩各地地名的汉字,可参考有关地区的中文版地图。假若没有中文版地图的话,可参考当地的旧地图。

尊重南韩官方的要求,南韩首都的中文譯名現改為「首爾」。韓國官方的意見是,除了講述過去的歷史以外,建議提到該國首都時,漢字不應再用「漢城」二字稱之。但目前使用漢語的地區對此意見不一,做法也有很大差別。假設已改成“首爾”,為讓人明瞭易懂,可以再括弧註明“漢城”,或註釋“大韓民國首都”。

有关南韩政要、议员的名称,可以参考南韩的报社网站。《中央日报》、《朝鲜日报》等大型报社都建有政要及议员的汉字名称对照表,并设有收费的查询服务。不过,如果有新闻发生的日期作参考,可以翻查网上过去新闻的PDF版本,来找寻有关人士名称的汉字写法。

有关查询南韩演艺人名字的汉字写法比较困难,除了因为报章通常都不会写出他们名字的汉字写法以外,就连艺人本身也未必记得自己的名字怎样写。这时,就要靠有关艺人的经理人公司,或依赖可以信靠的网站。韩国映画是一个非常可靠的来源,有时甚至比电影发行商更可靠。例如:韩国人气偶像车太铉(Cha Tae-hyun)和全智贤(Jeon Ji-hyun)就多番向香港传媒投诉自己的名字被错误写为车太贤及全知贤,可见不少艺人其实很看重自己的名字。相反的,南韓報章娛樂版的譯名卻很多時都是錯的,這一點一定要留意。此外,若有关演艺人在1970年代以前已经活跃于影坛的话,参考当年的电影广告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參看:韓國同音姓氏

越南地名、人名譯名[编辑]

俄罗斯地名、人名译名[编辑]

基本上可以按中國大陸的人物地名翻译法则的参考书目。但若有关人名、地名並不在有关书目出现而有自行翻译的需要时,應該首先瞭解俄羅斯语有软音化的特性。所以,Putin不译作“普丁”而应译為“普京”;Rasputin应译作“拉斯普京”而非“拉斯普丁”。

注释[编辑]

  1. 这种订正在后来被作废:洪森于2004年5月6日又在金边发布公告,要求各机构、各部门今后统一使用“洪森”,而不再使用“云升”。
  2. 认为错误的一方认为,马来语中Ringgit的t是没有声音的,而g则发声,应当翻译为“令吉”而不是“林吉特”。认为正确的一方则认为,新华社的音译法,原则上并没有错误。
    • 马来西亚的货币单位名称“Ringgit”最后的t并非不发音,而是发成一个只有成阻与持阻阶段,而没有除阻阶段的辅音,这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系的一些语言中很常见,也类似于汉语方言中的入声韵尾。翻译为“林吉特”正是为了不丢掉这个特点。但「吉」字在古漢語和部份漢語方言(包括當地常用的閩南語潮州語粵語)就是t收尾的入聲韻尾,若以這些漢語方言發音,翻譯為「令吉」更接近原來讀音。
    • 另外,马来西亚很多马来穆斯林的名字多数来源于阿拉伯语,新华社在翻译这些人名时,通常会与其他伊斯兰文化背景国家的人名翻译取得一致(这应该是很容易理解的),而不是按照马来语的发音。例如"Abdullah"会按照习惯译为“阿卜杜拉”,而不是“阿都拉”;"Najib"会按照阿拉伯语习惯翻译为“纳吉布”而不是“纳吉”;"Ahmed"会翻译为“艾哈迈德”而不是“阿末”。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