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梵蒂岡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梵蒂冈关系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Flag of the Vatican City.svg
China Vatican City Locator.png
  中華人民共和國
  梵蒂岡城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梵蒂岡关系,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梵蒂冈之間的双边关系,目前兩方並未建立外交關係。由於梵蒂冈在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遷台後維持承認台北中華民國政府,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一個中國政策,加上中華人民共和國扶植受中共控制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拒绝让梵蒂冈領導中國大陸境內的中國天主教會,加上中共至今仍禁止傳教,所有教會仍是地下發展,因此雙方建交困難不斷。值得留意的是,雙方分別是全世界人口最多和最少的國家。

沿革[编辑]

1951年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断绝与罗马教廷的关系。1958年,中共任命两位主教,并向教廷提交报告,遭到梵蒂冈方面的回绝。

1979年6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秘密册封仍在狱中的龚品梅枢机主教。1981年6月6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任命邓以明天主教广州总教区正权主教,遭到中共政府的强烈谴责。

1999年,教廷国务卿索达诺枢机主教表示,教廷在台北的大使馆就是中国大使馆,如果北京同意,梵蒂冈可以在当天将使馆转移到北京。[1]

2000年10月1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册封120位在中国清朝至民国年间的天主教受难者为圣人。他们当中有外国的传教士,也有中国籍信徒。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此提出强烈抗议。中国政府认为被册封的人当中,有一些是帮助外国殖民者奴役中国人民的帮凶,有一些则本身品行低劣,并认为天主教会这样做是采用宗教的方法,试图干涉中国内政,篡改历史。

主教任命問題[编辑]

本篤十六世給中國天主教徒的牧函[编辑]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2007年6月30日向中國天主教徒發一封名為《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天主教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教友》的牧函信件,他在牧函中堅持教廷才有權任命主教,但在提名主教的名單上,教廷可以和中共能夠達成協議,且在該牧函中稱讚在仍然忠於教宗的教會,也就是異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的愛國會地下教會;此外,他促請中國政府給予信徒宗教自由,並期望能夠和北京政府重新建立外交關係。傳言公開信附有便條,說一旦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達成協議可以隨時把駐台灣代表調駐北京但並未由梵蒂岡方面證實。[來源請求]

2007年7月下旬,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劉柏年向一份意大利報章表示希望教宗本篤十六世官式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梵蒂冈指出短期內有技術性的問題,也聲明教廷對中共的態度不變。

任命陳日君為樞機[编辑]

2006年,與中国大陆政治立場迴異的陳日君被擢升為司鐸樞機,陳日君也就中梵建交問題發表令中方不悅的言論,導致雙方關係再度緊張。 [2][3]

2007年1月,梵蒂冈成立中国事务委员会,教宗本笃十六世在首次会议上向中国教徒发出牧函“致中國教會公開信”。[4]

2008年5月7日,中国爱乐乐团和上海歌剧合唱团在梵蒂冈保罗六世音乐大厅为教宗本笃十六世演奏莫扎特的《安魂曲》和中国民乐《茉莉花》。

2009年4月,梵蒂冈对中国当局再次逮捕河北地下教会主教贾治国表示痛心,并且说这种情况给梵蒂冈和中国之间的对话造成障碍。

2010年6月24日,中国陕西三原教区韩英进神父晋牧为三原教区主教。韩英进主教的任命获得梵蒂冈的批准和中国政府的认可,成为2010年4月以来继呼和浩特、海门和厦门主教之后产生的第4位获得中梵双方承认的中国主教。

2010年11月20日, 梵蒂冈对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任命郭金才神父为河北省承德地区主教提出批评。梵蒂冈罗马天主教廷发言人隆巴尔迪 (Federico Lombardi) 表示,郭金才神父的祝圣未经教廷批准,是“非法的”,此举是对宗教和良心自由的严重侵犯。

2010年12月17日,梵蒂冈发表声明批评“中国天主教第八次代表会议”的举行,并指出政府认可的主教团和爱国会“不符合”天主教教义。

2011年3月30日,中国当局任命梵蒂冈认可的梁建森为广东江门教区主教。这是自2010年中国大陆和教廷由于任命主教导致双方关系陷入低潮以来,中国首次任命罗马教廷同意的新主教。

2011年7月4日,梵蒂冈严厉抨击中国宗教当局擅自任命雷世银乐山教区主教。梵蒂冈表示,没有教宗批准而任命主教,这是对教宗的直接对抗,有损于教会的共融。

2011年7月16日,梵蒂冈谴责中国官方的天主教教会任命黄炳章汕头教区主教。罗马教廷曾警告说,他们不会承认黄炳章,因为梵蒂冈在汕头已经有主教。罗马教廷说,中国政府委任的主教无权辖理广东省南部天主教教区的天主教徒。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