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思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四夷表示圖

中華思想,或称“華夷之辨”、“夷夏之辨”、“夷夏之防”,用于区辨华夏蛮夷。這個概念認為,古代华夏族群居于中原,为文明中心,因此逐渐产生了以华夏礼义为标准进行族群分辨的观念,区分人群以礼仪,合于华夏礼俗者并与诸夏亲昵者为华夏、中国人,不合者为蛮夷、化外之民。四夷包括東夷南蠻西戎北狄,历史上的主要例子有鲜卑沙陀女真契丹蒙古等。与四夷往来翻译的机构称为四夷馆。满清入主中原以后,因华夏礼仪丧失殆尽而被其他汉字文化圈国家称为華夷變態

中国中心主义[编辑]

中國中心主義是認為中國世界中心的一種概念,是古代中國的一種世界觀。称作华夷之辨,或者华夷之防,它以是否中国化作为区分华夏和夷狄的标准,韩愈云:“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1]最开始周王室和它所建立诸侯封国,称诸夏。《国语·郑语》曰:“是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也,则皆蛮、荆、戎、狄之人也。非亲则顽,不可入也……夫成天下之大功者,其子孙未尝不章,虞、夏、商、周是也。”诸夏的基本团体包括夏、商、姬、姜四族,也就是姒姓、子姓、嬴姓、姬姓、姜姓氏族中继承了华夏文明的国家。比如周王室和鲁、晋、郑、卫、韩、魏、燕、虞、虢等姬姓国;齐、申、吕、许等姜姓国。徐、黄、郯、江、赵、秦等嬴姓国、子姓宋国。而事实上在古代东亚相对隔绝的地理环境中,中国作为唯一的文明中心,一个野蛮民族中国化的程度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其文明的程度。华夷之辨是思想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

华夷之辨[编辑]

華夷之辨,或称“夷夏之辨”,區辨華夏蠻夷。《尚书·大禹谟》记载大禹治水后,“无怠无荒,四夷来王”。四夷是“东曰、西曰、南曰、北曰”(《礼记王制》)。

华夷之辨往往被理解为華夏居于中原,爲文明中心,而周邊种族国家則較落後,是蛮族、化外之民。中國皇帝天子,中國的皇朝是天朝,而其他國家和中國的關係是貢國屬國關係,其首領最多只能稱爲。中國之外的地域,依方位分爲「四夷」,卽東夷、西戎、南蠻、北狄。

齐桓公宰相管仲倡“尊王攘夷”,孔子褒扬他,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论语·宪问》)。孔子又说:“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論語八佾》)強調夷狄即使有國君,但不明禮義,還不如諸夏即便國君亡了,但仍保有禮義。孔子作春秋大義,提倡華夷之辨,不強調以種族爲標準,而以文化作量度。如楚國自稱蠻夷,其後文明日進,中原諸侯與之會盟,則不復以蠻夷視之;而鄭國本爲諸夏,如行爲不合義禮,亦視爲夷狄。若夷狄嚮慕中國,能行禮義,則褒揚而進之。

遗民吕留良著书道:“华夷之分大于君臣之伦,华之与夷,乃人与物之分界,此乃域中第一义。”,清朝皇帝雍正帝著《大义觉迷录》,驳斥吕留良的华夷之分。另光緒時期革命黨人翻印此書,斥雍正虜首巧言令色,令人捧腹笑爾。

辨別夷夏[编辑]

辨別夷夏的标准包括周礼、中華文物以及汉服制度。华夷之辨的宗旨植根于《春秋》以及《仪礼》、《周礼》、《礼记》、《尚书》,以文化礼义作标准。就字面上而言,華夷之辨主要以文化禮儀的有無爲標準。中華世界重衣冠禮儀,《春秋左傳正義·定公十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华夏”的“华”是指的汉服,有汉服之美为之“华”,“夏”是指礼仪。礼仪包括吉、凶、宾、军、嘉五礼。《周易·繫辭下》記載“黃帝垂衣裳而天下治”。周公周禮而治天下,被儒家尊爲聖人。衣冠、禮儀往往用來代指文明。程颐认为:“礼一失则为夷狄,再失则为禽兽。圣人恐人之入夷狄也,故《春秋》之法极谨严,所以谨严者,华夷之辨尤切切也。”

汉族官服婚礼 
韩国官服婚礼 
日本官服婚礼 

汉服为以中原汉民为基础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服饰。有所谓:黄帝制衣,交领右衽。右衽成为华夷之别的标准之一,中原汉服领子都是右衽的,左边那片包住右边那片。这是汉人服装的特性。[2]上古时代,上衣多为交领斜襟,中原人崇尚右,习惯上衣襟右掩,称为右衽;而北方诸族崇尚左,衣襟左掩,是为左衽。除了上衣左衽以外,胡服的下衣和足衣也与中原服饰明显有别。右衽是汉族服装始终保留的特点,成为汉族的象征符号。[3]孔子说过:“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把“披发”看成的蛮夷、落后的特征。[4]

汉服交领右衽 
韩服交领右衽 
和服交领右衽 

由于华夏儒教王道文化的传播,漢服對周邊地區服飾的影響深远,周边地區的民族、包括许多其他儒家文化圈(汉文化圈)国家通过效仿华夏礼仪制度,用于吉凶宾军嘉五礼。汉服制度是辨别夷夏的重要标准之一,也是华夏礼仪的必要组成。[5][6]

小中華思想[编辑]

華夏文明對周邊地區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周邊國家接受中華思想,又常自稱“華夏”、“中國”,這被称为小中華思想。中國和這些周邊國家和地區合稱爲中華世界。由於中華世界爲儒家社會,儒家文化是社會的主流文化,因此這些地區又稱儒家文化圈,又因使用漢字而稱爲漢字文化圈。出生在女真族统治之下的郝经为论述蒙元政权的合法性而发明的“今日能用士,而能行中国之道,则中国之主也”。[7]郝经打破了作为“中国之主”的种族界限,认为中国在晋朝以后已经亡国。[8]“能行中国之道,则中国之主也”的主张遭到王夫之傅山的坚决反对。[9]

日本敬礼 
日本问候礼 
妇见舅姑 
韓國幣帛儀式 

辨別夷夏這種思想在日本朝鮮大為發展,日本在7世紀時就視己為華夏,視百濟高句麗新羅等朝鮮為「夷人」,在13世紀視自己為天下神州,說中國在崖山南宋滅亡)後再無中國。山鹿素行将日本称为“中朝”或“中华”,主张日本天皇“可至万世而为君”,“神神相生、圣皇连绵”,“与天地无穷”以便维护万世一系的“国体”。同樣,朝鮮人視日本為「禽獸之國」,稱自己為小中華,对中原王朝实行事大主义越南也自称「中夏」,多次出兵攻打不朝貢越南之老挝柬埔寨内藤湖南在《新支那论》一书中强调“文化中心移动说”,即“日本是东洋文化的中心”,“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势力”。内藤湖南在《日本的天职与学者》中暗示文明的中心最终将由中国转移到日本。

歷史[编辑]

理论性地说明了中华和区别的文献,目前能確認的最早文献始於春秋戰國,或為孔子所提出。孔子主张将初的礼乐制度化,并排除夷狄起源的文化要素。新朝皇帝王莽一改西汉將夷狄册封的习惯,改变华夷秩序的观点,将匈奴和高句丽的「王」降格为「」,導致這些國家的疏離。

唐朝西域拥有主导权,重视异国文化,外国人被唐朝政府起用的例子并不少见。宋朝儒学則較强调华夷秩序。明朝被异民族的清朝所灭亡,一些明朝遗臣不愿为清朝效力,并采取抵抗清朝或流亡他国(如日本、朝鲜、越南等)的方式。朱舜水则是一位流亡日本的明朝遗臣,據其著作記載,他认为被夷狄治理的中国已非中华,而流亡地日本则更有资格被称为中华,並成为日本的小中华思想的先驱。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对儒學持强烈否定态度,中華中心思想在當時的政治背景下曖昧化。由于列宁斯大林主义认为民族主义会在工人中间起极大的腐蚀作用,因此支持民族自决民族自治[10][11]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共产党反对大汉族主义,把过去中国境内的蛮夷为少数民族给予优惠政策。毛泽东认为中国是第三世界的一员,但特别的是「中华民族」的概念時常被利用在国内政策中的情况。杨树达则认为:"《春秋》之义,夷狄进于中国,则中国之。中国而为夷狄,则夷狄之"(杨氏是据《公羊传》,上引《大义觉迷录》也提到,谓出韩愈),"盖孔子于夷夏之界,不以血统种族及地理与其他条件为准,而以行为为准,其生在二千数百年以前,恍若豫知数千年后有希特勒东条英机等败类将持其民族优越论以祸天下而豫为之防者,此等见解何等卓越!此等智慧何等深远!《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有'反对大民族主义'之语,乃真能体现孔子此种伟大之精神者也。而释《论语》者,乃或谓夷狄虽有君,不如诸夏之亡君,以褊狭之见,读孔子之书,谬矣"。

影響[编辑]

東亞地區,由於許多國家受到中國文化的影響,因此部份東亞國家也發展出對應的小中華思想其中又以朝鮮半島地區為代表。持有這種思想當中較激進者會出現跟中國民族主義中國中心主義混淆的情況,常對與中國文化有淵源的國家或地區產生向源式情緒以及大一統思想,激進者易出現排外情緒[12]或凡事以中國為優先的「中國優先論」[13] [原創研究?]

時至今日,中國國內的政治文化依然有凸出中西方差異的比較[14]

  • 對中國文化的高度認同和參與,自覺對中華文化的承繼與發揚負有責任感。
  • 通常帶有屬人主義的特徵,希望擁有華人血統者認同該思想,如現今中國大陸即常以此作為反對台灣獨立的理由。[15]
  • 有時會與政治上的中國概念混合,而呈現對中國的傾慕,不論持有該思想者是否為中國籍[16]

注釋[编辑]

  1. ^ 《五百家注昌黎文集》卷一一《原道》
  2. ^ 华夏服饰的文化精神
  3. ^ 右衽华夏左衽蛮夷 《三国志12》中的服装看点
  4. ^ 中国人发型背后的文化心理
  5. ^ 崔益鉉,勉菴先生文集卷之四《請討逆復衣制疏》:“夫衣服者。先王所以辨別夷夏。表章貴賤者也。我國衣制。雖非盡合於古。然是中華文物之所寓。東方風俗之攸觀。先王先正。嘗講明而遵守之矣。天下萬國。嘗仰慕而欽歎之矣。此而棄之。則堯舜文武相傳之華夏一脉。無地可尋。而殷師及我祖宗用夏變夷之盛德大功。亦無以發明於天下後世矣。
  6. ^ 《装束要领抄》:“如宋景濂误曰:“千来犹效,汉衣冠元是”。本邦之古传也岂效汉唐之制而已乎。故夫圣世始为衣冠而美风俗,以正上下礼仪,人无礼仪则何为人?岂非当务之急乎?””
  7. ^ 卷三七《与宋国两淮制置使书》
  8. ^ 郝经,卷一九《传国玺论》:"二汉之亡,天地无正气,天下无全才,及于晋氏,……致夷狄兵争,而汉之遗泽尽矣,中国遂亡也"."中国而既亡矣,岂必中国之人而后善治哉?圣人有云:‘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苟有善者,与之可也,从之可也,何有于中国于夷?”
  9. ^ 《读通鉴论·卷二十八·五代上》: "又况许衡、虞集以圣人之道为沐猴之冠,而道丧于天下,尤可哀也夫!"
  10. ^ 列宁:关于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
  11. ^ 斯大林:马克思主义和民族问题
  12. ^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liveNews/news.php?no=472867&type=%E6%94%BF%E6%B2%BB 黃昭順助理冷血談日震災 網友撻伐(日本正是與中國文化淵源頗深之國家,以此新聞為例說明這是「中華思想」導致的排外情緒顯然前後矛盾)
  13. ^ 中國大陸網友對台灣的日震募款晚會金額高達7億台幣亦表不滿评论:台湾“相信希望”赈灾晚会筹款7.78亿元新台币(以新聞個案舉隅只能做為現象的描述,不能完全替代論理之說明注釋)
  14. ^ “六一”将至,记者调查发现“洋”科普书一枝独秀 人民日報 2011年05月27日
  15. ^ 陳雲林:兩岸和平統一牽扯到十三億中國人的民族感情
  16. ^ 在日籍記者山本秀也所著《你認識真正的中國嗎》序文中即提及一名新加坡華人婦女對中國的傾慕現象,中國作家余秋雨亦曾在《山居筆記》中提到老一輩的新加坡華人仍稱中國為「國內」。

相关条目[编辑]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