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與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否認有任何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目前並沒有直接證據顯示中華民國政府擁有任何核武器

核武器[编辑]

研究方面[编辑]

核子武器研究計畫在臺灣的發展一直是個爭議問題,因為中華民國曾經向加拿大進口了一台4000萬瓦特重水反應爐中山科學研究院使用。為了提煉出高純度的濃縮鈾,中華民國首先以供核電站使用為由,從國外進口作為發電原料的濃縮鈾。由於核電站使用的濃縮鈾純度一般是50%至60%之間,而生產原子彈至少要達到純度80%以上,必須設法進口原料以提煉出核彈需要的更高純度的濃縮鈾,為此中華民國于1971年12月宣佈退出國際原子能委員會。1957年美國曾將“鬥牛士”戰術導彈和核彈頭運進台灣。但堅持壟斷核武的一貫思想(然而美國和許多高度發展國家仍依然在發展核武),強烈反對台灣發展核武器,因此雙方的核技術合作也只限于核電站研究等民用項目。

自70年代後,美國對中華民國的舉動有了警覺,對其核計劃的限制也日益加緊。1972年1月台灣核能研究所的重水反應堆首次達到臨界點,9月燃料原件廠完工,都引起美國注意,尼克森曾威脅要派人去臺拆除核處理設施。中華民國在美國的壓力下,被迫由蔣經國出面,公開承諾不從事核武器研究發展。雖遭受挫折,但中華民國仍在加緊核武研製步伐。直到1976年,國際原子能機構按核計劃對台灣的核設施進行檢查,發現500多克不翼而飛。同時檢查人員還發現中華民國的钚燃料化學試驗室竟然也能生產鈽金屬,並且用的是美國提供的來運作。考慮到事態非常嚴重,美國務院台灣事務科科長李文(Surlon Levin)以國務卿基辛格的名義訓令安克志大使向臺駐美大使沈劍虹交涉抗議,安克志再度表示美方對中華民國信守承諾不從事核武器研究發展的懷疑。在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強大壓力下,台灣首次秘密發展核武器才迫不得已而告終。

70年代後期,在蔣經國執政後啟動了第二次發展核武計劃。這一次中華民國汲取教訓,在高度保密的情況下開始研製核武器,核武研製計劃進展得頗為順利。台灣在1979年至1980年短短兩年內,先後興建了磷酸提鈾先導工廠、壓水式反應器燃料束先導工廠、磷酸提鈾工廠、氧化鈾提純轉化實驗工廠、動力用反應器燃料先導廠、伽馬射線照射廠,並完成了600兆肯都型重水壓水式反應器的概念設計。1985年成功製造了氧化鈾及燃料丸。到1987年底內部估計只差一兩年時間就可以製造出原子彈。

1988年1月9日中科院研究核能的張憲義棄職赴美,並向美國政府提供了台灣研製核武器的資料,美方立即向台灣施壓,要求終止其核武器發展計劃。1月13日,蔣經國在獲知此事後的當天下午,因心臟病逝世。即使早已在美國的掌握之中,但美方仍以違反過去的承諾為由質問台灣。剛上任的李登輝再度承諾不發展核武器,然而美國會同國際原子能總署到中科院核研所突擊檢查拆卸反應爐設施,把價值18.5億美元的重水反應爐改裝成只能用於試驗的輕水反應爐,並將中科院核研究所的重要資料帶走[1],搬回台灣核反應堆裡的重水,清點核燃料棒數量并全部裝船運走[2],此後美國每年都會到核研所來檢查三次。美國聲稱強制執行是要讓中華民國遵守《核不擴散條約》,避免加劇臺灣海峽的緊張局勢。然而此舉導致日後兩岸軍事上的不平衡。

實際情況[编辑]

目前無直接證據顯示臺灣擁有任何核武器,但有学者認為臺灣保留了继续發展核武的技術與能力,台灣核武研究中斷後仍流傳台灣擁有核武計劃藍圖及數據。[3]

美國佈署[编辑]

奉美國艾森豪總統命令,在1952年至1961年間,美軍曾在台南空軍基地布署12枚核子彈。為因應台灣海峽緊張情勢,1957年,美國將屠牛士飛彈運抵台灣。1958年八二三砲戰發生後,美軍將屠牛士飛彈裝上核子彈頭,並派駐EC─121空中預警機,加上基地旁的美國空軍契約維修中心亞洲航空公司,使得台南成為國共對抗中的美國核子嚇阻基地,及越戰期間美軍重要的後勤支援基地。1960年至1974年間,美軍在台灣又布署了可吊掛在戰機上的戰術型核彈[4]

化學武器[编辑]

研製生化武器[编辑]

  • 1933年,國軍部隊在河南鞏縣建立了第23化學兵工廠負責化學戰劑及化學裝備的研製。國共內戰後遷至四川瀘州。該廠與1934年成立於南京的應用化學研究所共同負責化學戰劑及化學裝備的研製,當時能夠生產的化學戰劑有光氣雙光氣芥子氣路易氏氣等毒劑,具有月產毒劑120噸的能力。1936年,國民政府曾生產了一萬顆毒氣炸彈用於抗日備戰,每顆毛重15千克。1945年日本投降後,國民黨政府接收了台灣北部一個日軍遺留的大型化學武器生產廠。1948年,國民政府將其應用化學所和第23兵工廠遷往台灣。由此奠定了台灣現行化學武器的發展基礎。
  •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潰退至台灣後,美國在台灣成立了美國海軍第二醫學研究所(U. S. Naval Medical Research Unit No.2),內設核生化實驗室,該單位實際上是美國協助台灣進行核生化作戰研究的機構。1978年12月,中美斷交,駐台美軍奉令撤離。NAMRU-2也遣散了中國籍研究人員,遷往菲律賓。1979年3月底,NAMRU-2在台總部正式關閉。
  • 20世紀70年代初,台灣與西德南非以色列等國秘密往來,謀求獲取核生化武器技術,並在生物戰劑的研究方面有過合作。
  • 20世紀80年代末,中華民國政府宣稱考慮到台島自身地少人多,生物、化學戰劑又易於失控,因此宣佈終止生化武器的發展研製,但實際情況是,進入20世紀80年代之後,隨著台灣科技發展工程的實施,台灣的軍事科技發展進入了新的階段。在此期間,台灣加速了其生化武器的發展進程。1988年被迫終止核武器研究計劃後,台灣更是加速了化學武器研究並開始從國外大量採購「非摧毀性核生化武器」。1989年,美國國會獲悉,台灣已經擁有了製造進攻性化學武器的能力。台灣化學武器以自主研製為主、國外採購為輔。主要從事化學武器研究的單位有:中山科學院化學研究所、中正理工學院應用化學組和國防醫學院生化研究室。

中山科學院是台灣最高軍工科研機構,位於桃園龍潭,成立於1962年,設有4個研究所和若干研發中心。其中第四所即中山科學院化學所,負責化學技術的研究開發。中正理工學院是台灣培養陸海空三軍高,中初級科技人才的院校,位幹桃園,隸屬於參謀本部,成立於1968年。化學所是其下屬單位,主要從事化學武器技術和防護裝備的研究。國防醫學院是台灣培養陸海空三軍高、中、初級醫務人才的學院,位於台北,前身是北洋軍醫學堂,隸屬於參謀本部生化研究所是其下屬單位,主要從事生物化學藥理學的研究。[來源請求]

  • 20世紀90年代後更加大了其研製進度,其主要研製部門便是被媒體曝光的「國防預醫所」[5]。該所成立已有30多年時間,雖然隸屬於台灣國防大學國防醫學院,但在該院的公開編制單位中卻從未出現,一直屬於高度機密的軍事科研單位。據了解,該所分為流行病學細菌學免疫學生化學產程學以及病毒學6個科研小組,同時擁有第四級(最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主要負責微生物生產以及疫苗的培養等生化防護工作。它的成立使臺軍具備了對鼠疫炭疽熱以及天花等生物武器的製造和偵測能力。
  • 1991年11月由國防部批准成立的國防部國防醫學院生命科學研究所也是一所主要負責開發生物武器和相關疫苗的科研單位。該所公開設有分子生物細胞生物系統生物社會生物4個學科小組。自成立之日起便委派國防醫學院歷屆院長兼任該所所長。
  • 1958年國防部在桃園成立了陸軍化學兵學校,隨後其化學兵的建設逐步走向正規。特別是在1988年其化學兵編制擴大之後,加強了針對性訓練。1989年開始,政府各科研機構研製的一些先進化學武器開始正式服役之後,軍營一級的部隊已可配備可用火箭發射器發射的化學彈藥,一些飛機和導彈也具有化學戰攻擊能力。台灣陸軍化學兵按其機構與職能可分為專業機構化學兵和部隊化學兵。其化學兵建制體制十分複雜。專業化學兵機構隸屬於陸軍總司令部防區司令部,主要是一些指導性機構,但也有一些部隊。化學兵部隊屬戰鬥支援部隊,採用化學兵群、化學兵營和化學兵分隊(連)級組織建制,共計兵力3000餘人。另外,預備役步兵部隊也設有化學分隊。1985年,在金門澎湖等防衛部隊設立了核生化訓練中心。
  • 1972年2月10日 ,參謀總長賴名湯指示,中科院研發的芥子氣應轉由軍方儲存,並依現有生產設施和技術狀況,進行105公釐 或155公釐 化學砲彈的試製,儲存備用。3月10日聯勤總部提出「肅寇一號」(芥子氣彈)案研製工作計畫概要。化學砲彈的研製由聯勤61兵工廠負責,而聯勤44兵工廠則試行灌裝155公釐砲彈。「肅寇一號」案自奉令研究試裝芥子氣砲彈,至試爆完成,其間經過灌裝設備設計,模擬彈灌裝及試射,正式試爆場地勘選,前後歷時一年半。靜止試爆終於在1973年4月24日 於屏東縣枋寮大橋西側士文溪河床進行。4月22日按預定程序舉行模擬試爆3發砲彈,情形良好。4月24日 上午9點正式試爆,共試爆3發M110式155公釐 砲彈,各灌裝芥子氣戰劑9.7磅(4.4公斤),以電發火遙控引爆,同時引爆3發相距15公尺 排成正三角形,彈頭以55度角朝下的芥子氣砲彈。

實戰經驗[编辑]

國民政府軍隊曾在抗日戰爭國共內戰期間對日軍和人民解放軍使用過化學武器,並取得了一定的化學戰實戰經驗。陸軍骨幹作戰部隊的前身,特別是原國軍第117、158、226、333、234、292、319常備步兵師和第249機步師,參加過抗日戰爭中的對日作戰。其中幾支常備步兵師還分別參加過日軍單方使用或威脅使用化學武器的淞滬會戰湘西會戰長沙會戰武漢會戰以及古北口防禦作戰滇緬公路作戰。其中,在淞滬會戰長沙會戰等較大規模的對日會戰中,曾組織過一定程度的化學防護保障。通過與日軍的化學戰較量,國軍取得了一定的化學防禦經驗。國共內戰期间,而國軍多次對解放軍使用化學武器。如,1947年的四平戰役中曾使用催淚毒氣彈;淮海戰役期間曾多次空投毒劑炸彈;太原戰役期間曾發射催淚性和噴嚏性毒氣炮彈。[原創研究?]

目前情況[编辑]

台灣化學武器生產基本受聯合後勤司令部領導,負責生產的廠家有204廠26廠青山廠基地廠四家。其中,第26廠成立於國民黨撤退台灣之初,由美國協助建立並提供全套設備,位於高雄;青山廠則位於中山科學研究院所內。據稱,台灣已能夠生產糜爛性毒劑窒息性毒劑刺激性毒劑,能少量生產神經性毒劑,並由過去的單一式化學戰劑發展到“復臺”(二元)式化學戰劑。另外,台灣可能還從駐臺美軍手中得到過少量神經性毒劑。日前,台灣已生產並儲備了一批數量不小的化學戰劑,並將部分毒劑裝填成炮彈、炸彈、地雷和手榴彈等。有消息稱,台灣甚至在高雄縣旗山鎮新竹縣關西鎮貯存了沙林毒氣美國中央情報局也估計,台灣已儲存了近百噸芥子氣沙林毒氣[來源請求]

有些研究則認為中華民國目前可能還存有少量沙林毒氣,然而中華民國政府表示任何此類化學材料只用于防禦及研究目的,並不會使其成為正式武器。

參見[编辑]

參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