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蒙古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蒙古關係

中華民國

蒙古国

中華民國-蒙古關係探討的是中華民國蒙古國之間的關係。由於近代蒙古國獨立牽涉到許多政治、法理與意識型態問題,中華民國方面對於蒙古國承認與否曾經是一敏感政治議題。

政治[编辑]

1946年以前中華民國政府並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地位,將外蒙古視為中華民國領土一部分,後基於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外蒙古獨立公民投票結果後,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於1946年1月正式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不再將其視為領土之一部分。

蒙古國方面,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隨即給予外交承認並於同年10月16日建立正式外交關係,蒙古人民共和國即對中華民國不存在外交上官方承認。详见:两岸关系

1953年由於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控告蘇聯違約案成立,中華民國政府廢止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之效力,並「取消」對蒙古人民共和國獨立承認,重新將其視為「中華民國蒙古地方」。藉以再度宣稱「中華民國疆域仍包含外蒙古,狀似秋海棠葉」,並長期在台灣的地理和歷史教育上灌輸此一觀念。此一觀點曾經深刻影響台灣民間的世界觀。然而當時國民大會並未依憲法通過領土變更案,同時此舉違反國際法上「對國家承認是無條件且不得撤銷」之慣例。並無效力,不影響外蒙古獨立合法性。

1961年10月,為阻止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美國壓力下,中華民國停止否決蒙古人民共和國的申請,使其進入聯合國。

1971年以蘇聯為首76國(地圖上標綠色)投贊成票通過《聯合國2758號決議》,其中包含蒙古人民共和國

1971年10月,在《聯合國2758號決議》表決時,身為共產陣營成員與蘇聯衛星國的蒙古人民共和國理所當然的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入會,排除中華民國的會籍。

往後幾十年間中華民國政府一直拒絕承認蒙古為一獨立政體,直至1990年代台灣民主化、中華民國政府事實上放棄反攻大陸後,此一立場開始受到挑戰。1993年民進黨籍立委向司法院就領土定義聲請釋憲,認為中華民國對外蒙古的主權聲索無視於國際法中「對國家承認是無條件且不得撤銷」之慣例。此說法不過是「囈人夢語」,實不足採。[1]而司法院作出的回覆則為領土問題為政治議題,非司法院所能解釋。

1997年台北市與蒙古首都烏蘭巴托締結為姐妹市。1999年卸任台北市長後的陳水扁展開「學習之旅」,於該年以個人身分造訪蒙古。2000年在當選總統後便決定改變態度,積極推動正式承認蒙古獨立。2002年中華民國外交部宣布,中華民國承認蒙古護照,蒙古公民亦可透過該國護照並申請簽證入境中華民國。[2]同年7月,雙方於臺北以及烏蘭巴托互設大使館性質之代表處。中華民國內政部宣佈,自2002年10月3日起,官方地圖中去除蒙古地區為中華民國之領土,並不再發行「中華民國全圖」[3][4]。同日,中華民國外交部亦宣佈中華民國重新承認蒙古國為一獨立國家。[5][6]2005年10月3日,又棄用法理上各省(市)縣(市)行政區域代碼。[7]中華民國年鑑》也於同年起不再將大陸地區列於「土地」一章之中。[8]此後政府文獻中僅列出實際統治區(即台澎金馬)之行政區域。

2007年,蒙古人民共和國的末代總統彭薩勒瑪·奧其爾巴特來台訪問參加全球新興民主論壇,並與陳水扁總統會晤、參觀故宮博物院。[9]

2012年5月21日,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發表新聞稿表示「民國35年我國憲法制定公布時,蒙古(俗稱外蒙古)獨立已為我政府所承認,因此,當時蒙古已非我國憲法第4條所稱的『固有之疆域』。」正式否定外蒙古為中華民國領土。[10][11]

目前台灣民間已普遍認同蒙古為主權國家,教科書亦然。

經濟[编辑]

2005年中華民國蒙古雙邊貿易額為2,348,000美元,其中中華民國對蒙古出口2,1408,000美元。中華民國出口至蒙古以紡織品醫療運動器材電腦及相關周邊設備為主。而蒙古出口至中華民國無固定項目且金額微小。中華民國對蒙古的商務投資約1,000萬美元、有30餘家廠商,主要以紡織包裝機械電腦資訊電信出版印刷餐飲健康休閒旅遊房地產電子娛樂為主,未來發展領域包括:黃金開採焦炭提煉木材加工皮革加工畜肉食品加工農業種植飼養業等產業。蒙古方面則經常向中華民國廠商採購:包裝機械設備印刷設備、果汁生產整廠輸出設備、食品加工設備汽車零配件電腦電子類產品建築材料等技術性機械與原料。[12]

2014年2月17日,雙方簽署「台蒙再生能源與能源管理領域合作瞭解備忘錄」。

文化[编辑]

2012年11月,應蒙古國家博物館之邀請,国立故宮博物院副院長何傳馨前往蒙古國參加紀念成吉思汗誕辰850週年活動,並提供院藏成吉思汗、元代帝后畫像及元世祖忽必烈出獵圖等24件文物複製品於該館展出。[13]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鏈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