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途岛海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途島海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的一部分
SBDs and Mikuma.jpg
正準備對三隈號進行第三波攻擊的無畏式俯衝轟炸機
日期: 1942年6月4日-6月7日
地点: 中途島附近海域
結果: 美军決定性勝利
參戰方
US flag 48 stars.svg 美國
第16特混编队
第17特混编队
Flag of Japan.svg 日本
聯合艦隊
指揮官和领导者
US flag 48 stars.svg 切斯特·尼米兹
US flag 48 stars.svg 傑克·弗萊徹
US flag 48 stars.svg 雷蒙德·阿姆斯·斯普魯恩斯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山本五十六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南云忠一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山口多闻
兵力
3艘航空母舰
约克镇号
企业号
大黄蜂号
約25艘支援艦船
233架艦載機
172架陸基飛機
4艘航空母舰
苍龙号
飞龙号
赤城号
加贺号
7艘战舰
約15艘支援艦船
264架飛機
伤亡与损失
航空母舰「約克镇」號、
驱逐舰哈曼号沉沒
98架軍機
307人阵亡,其中172名飞行人员
4艘航空母舰、
重巡洋舰三隈号沉沒
332架軍機(包括备用机)
3,057人阵亡,其中110名飞行人员

中途岛海战於1942年6月4日展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场重要战役。珍珠港事件之后,日本相继占领南洋诸岛,美国则于4月袭击东京。日本意识到了中太平洋的威胁,从而试图占领中途岛,并围歼美国舰队。

但是由于美国成功破译日本密码,从而以逸待劳,在中途岛附近伏击了日本机动舰队。最终以沉没一艘航空母舰约克鎮号为代价,取得了一举击沉日本主力航空母舰四艘、巡洋舰一艘的决定性胜利,从而彻底挫败了日本在中太平洋的攻势。从此中太平洋地区的战役主动权易手。

中途岛海战是太平洋战争的决定性战役,是最著名的航空母舰之间的交战,它在根本上扭转了自珍珠港事件之后盟军节节败退的局面,為下一步的反攻奠定了基础。

简介[编辑]

美国海军不仅在此战役中成功地击退了日本海军中途島环礁的攻击,还因此得到了太平洋战区的主动权,所以这场仗可说是太平洋战区的转捩点。

4月上旬,山本五十六面對軍令部的反對意見,強硬地推出了自己的MI作戰方案,日本海軍想借此機會將美國太平洋艦隊殘余的軍艦引到中途島一舉殲滅。這還能打開夏威夷群島的大門,並防止美軍從夏威夷出動攻擊日本。美國空襲東京之後,日本海軍開始以全力實行該方案,日本海軍幾乎傾巢而出,投入大半兵力,艦隊規模甚至超越後來史上最大海戰雷伊泰灣海戰時的聯合艦隊,是日本海軍在二戰中最大的戰略進攻。然而由於珊瑚海海戰的牽制,使聯合艦隊少派遣兩艘航空母艦,對作戰造成極嚴重的影響。

若日本海军达到所定下的目标,則美国西岸就会直接遭到日本海军的威胁。由于美国其余的海军军舰已部署到北大西洋,美国在短期内就没有能力在太平洋对日本海军做出有效地反击。日本深知美国的军事潜力。美国巨大的工业生产能力一旦完全纳入战争轨道,日本就很少有获胜的希望。所以日本希望在这种情形出现之前就逼迫美国坐到谈判桌前,迅速结束与美国的战争。

交鋒之前[编辑]

為了擴充已經佔據的東南亞領地,日本把注意力放在攻佔薩摩亞群島斐濟以及澳大利亞上。然而,中途島是當時最靠近日本本島的美國軍事基地,又位處夏威夷和日本本土距離的一半左右,是美太平洋艦隊西進的重要補給基地。如果中途島告急,美國太平洋艦隊必會全力救援,因此中途島可成為一個消滅美國太平洋艦隊的陷阱。

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將的作戰計畫秉承了日本帝國海軍所注重的戰略教義:大膽、富有創意。這次行動的目的就是想把美國太平洋艦隊引進一個絕地,給與他們致命的一擊。原本日軍內部還在為是否攻擊中途島爭論不休,但在4月18日美軍空襲東京的行動之後,此爭論即畫上句點。雖然美國的空襲東京行動並沒有造成巨大的傷害,但是足以證明美軍已有能力空襲日本本島,因此必需將日本海軍的力量向東推進到中途島。也因為日軍急於攻擊中途島,致使行動並沒有經過詳細地策劃,而埋下失敗的種子。

日軍的準備[编辑]

山本的總體計畫是在攻擊日前24小時,以細萱戊子郎中將率領的北方部隊向阿留申群島進行佯攻任務,登陸阿圖島基斯卡島,摧毀荷蘭港,以迷惑美軍。攻擊日的黎明,則由南雲忠一中將率領的第一機動艦隊(由四艘航空母艦加上若干護衛艦組成)在西北轟炸中途島,並試圖引誘出太平洋艦隊。接著由山本親自率領的主力艦隊(由三艘主力戰艦加上若干護衛艦組成)在其後三百海浬處,支援第一機動艦隊與美軍艦隊進行決戰。然後攻擊日的黃昏則將由近藤信竹中將率領的攻略部隊從西南登陸中途島。

美国的準備[编辑]

美国海军情报局在与英国以及荷兰相关单位紧密的合作下,开始成功地解读日本海军主要通讯系统JN-25的部分密码。1942年1月20日,日本海军伊124号潜艇在达尔文港外被美澳船舰围攻后沉没,美军在残骸中发现JN-25B。到了五月上旬,联军在破解JN-25上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也因此得到了窥探日本海军计划的能力。JN-25让联军得悉「AF方位」将会是日本海军的下一个攻击目标,然而联军就偏偏破解不到「AF方位」的位置。一些美军的高层将领认为「AF方位」便是中途岛,另外一些则认为是阿留申群岛。然而任凭联军解码科技多么的先进,也仍然无法破解「AF方位」的正确位置。正当美军高层在伤脑筋的同时,夏威夷情报站站长约瑟夫·罗彻福特却想到了一个能够确认「AF方位」是不是中途岛的妙计。他要求中途岛海军基地的司令官以无线电向珍珠港求救,说中途岛上的淡水供应站出现了问题,导致整个中途岛面临缺水的危机。不久后,美国海军情报局便截夺到一则JN-25信息,内容果然提到了「AF方位」出现缺水问题。结果「AF方位」便证实为中途岛,也就是日本海军的下一个攻击目标。有一些学者认为AF暗号说是美国为了掩盖真正的情报手段---间谍网而散布的,如半藤一利提到飞龙号被俘的军人相宗邦造曾在美军那看到刚服役的航母隼鹰的照片而仰天长叹[1],而出发前当地居民都在谈论中途岛[2],再如《日本帝国的衰亡》中提到海军军官在出发前收到在中国的陆军友人寄来的信说祝M作战成功。

由于要从JN-25得到情报非常费时,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上将切斯特·威廉·尼米兹到了最后一刻才掌握了能够用来埋伏日本舰队的可靠情报。他立即召回了在太平洋西南方的航空母舰企业号大黄蜂号。另外在珊瑚海海战中被重創正在珍珠港进行大修的约克镇号也在尼米茲上将不惜一切地违反许多海军条例下進行趕工維修,他要求珍珠港海軍船塢工廠將所有維修資源投入以72小時不眠不休的趕工進行應急修理,作戰前夕約克鎮號的飞行甲板已重新铺平,内部也装上新的钢条支撑架,尼米茲更从珍珠港的空防机队中选出可进行埋伏任务的舰载机种,组成新的舰载机队,雖然約克鎮號的鍋爐尚未維修完成只能以24節航速進行運作,但仍然在預定時間內投入作戰序列。

除了實體戰力的籌組,人員上尼米茲任命了雷蒙德·阿姆斯·斯普魯恩斯少将代替當時因病而無法作戰的威廉·海爾賽中将指挥第16特遣艦队。尼米兹以手頭中可用的所有航空母舰为主力,再加上约五十艘支援舰艇,在中途岛东北方向等候伏擊前往中途岛的日本舰队。中途島上則有海軍陸戰隊第六守備營約兩千一百多人,以及海軍航空站裡含飛行員與輔助兵力在內約一千五百人。

由於日軍錯誤低估了美軍奇蹟般的維修能力,日本海軍自始至終都以为美军只有企業號及大黄蜂号兩艘航艦能投入戰鬥中。

战爭经过[编辑]

6月4日4時30分,日本第一波攻击机群开始从4艘航空母舰上起飞,由36架赤城加贺的九九式艦上轟炸機、36架两龙的九七式艦上攻擊機及36架護衛的零式戰鬥機組成的108架機群,在飛龍號航空母艦的空對地攻擊指揮官友永丈市大尉的帶領下出发攻击中途岛[3]。而此时美国舰载机飞行员已经吃过早饭整装待发。[4]

5時30分,中途岛派出的一架PBY卡特琳娜发现了日軍航空母艦赤城號

6時03分,接到PBY飞机的关于机动部队的位置报告后,特混舰队总司令官弗莱彻将自己的约克城号作为后备力量,而命令斯普鲁恩斯的两条航母全力出击。他的命令是通过驻在陆上的尼米兹司令部转发给斯普鲁恩斯的。[5]

6時30分,友永的机群向中途岛发动了猛烈的轟炸,驻紮在中途岛的美军战斗机也全部升空迎击,但是他們根本不是日軍的對手。島上美军的轰炸机,包括了5架B-17轰炸机及5架復仇者式魚雷轟炸機,也起飛向日本舰队发动还击。日军声称其确认击落美军軍战斗机41架以及不确定9架,而日军损失艦攻5架、艦爆1架、零戰2架,以及舰攻16架、艦爆4架、戰鬥機12架受伤,除2架外后来均得以修复。 美军实际损失水牛式13架加野猫2架,剩下的飞机大多中弹,最终只有两架战斗机还能起飞。[6]

7时整,友永大尉的第一攻击波机群准备开始返航,并向南云中将发出了需要进行第二波轟炸的电报。

7时06分,斯普鲁恩斯少将命令所屬的第16特混编队航艦大黄蜂号企業號派出戰機全力攻擊200海里外的南云舰队。此波攻擊總共包括了9架魚雷轟炸機、67架俯衝轟炸機及20架護航的戰鬥機

企業號上的TBD蹂躏者式魚雷轟炸機準備起飛.

7时10分,首批从中途岛起飞的10架美军轰炸机出现在南云舰队的上空。在日军战斗机的攔截和日舰猛烈的防空炮火下,很快就击落了其中7架。此次美机的攻击以及友永的报告使得南云相信中途岛的防御力量还很强。

7时15分,南云派出去的偵察機沒有任何美军舰队的消息,于是决定把原来准备用于对付美舰的飞机改为对中途岛进行第二次轰炸,以徹底消滅該島的空軍戰力。下令第一航空战队的赤城号加贺号将在甲板上已经掛上鱼雷的97式雷击机送下机库,换装对地攻击的高爆炸弹以腾出甲板。而对两龙则命令将它们的99式仍旧空着等待命令。

7时28分利根号巡洋舰推迟半小时起飞的一架侦察机发来电报称距中途岛约240海里的海面发现10艘美国军舰(比实际位置偏北了160公里)此电报在十分钟后被南云接收到[7] 。南云命该侦察机继续查明敌人舰队是否拥有航空母舰,同时于45分命令暂停换弹。就在南云等待侦察机的侦察结果时,空中再次响起了警报。16架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和15架B-17轰炸机先後从中途岛起飞扑向南云的舰队。由于美军的轰炸机没有战斗机护航,很快的就被南云派出的零式战斗机击退。

8时20分,南云接到了侦察机传来的报告(8:10时拍发),称为巡洋舰十艘加驱逐舰十艘[8] ,但是十分钟后又报告“美军舰队里看来有一条航母的存在。方位中途岛起8度,240海里(上午5点20分发)”[9]当时草鹿感到“虽然也算在预料之中,但不禁一愕”。此时飞龙苍飞号上正为第二次攻击中途岛而提升250KG陆用炸弹。[10]南云立刻下令苍龙装载的两架十三式试作侦察机出发去作更一步侦察。[11]

8时30分,空袭中途岛的第一攻击波机群返航飞抵日本舰队的上空,南云下令各舰停止装炸弹,南云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第二批飞机还没有完成换装鱼雷;而且如果马上发动进攻,也没有战斗机可以护航。同時舰上的跑道若被起飞的飞机占用,那么第一攻击波机群會因為燃油耗盡而掉进海里。此时山口多闻经野分号转发信号提出马上让能飞的飞机都去攻击美国航母。据渊田和源田的说法此时赤加上堆满了97式,而两龙上堆满了99式[12]但是实际根据帕西尔和塔利的研究,之前B-17拍下的飞龙甲板是空空的[13]此外关于第二次更换武器,虽然渊田说到发现美国航母时已经基本换完了炸弹[14],实际上用于换弹的时间只有07:15-07:45暂停为止的半个小时,中间还加上机动时的船身摇晃,绝大部分的鱼雷都未换下,换掉的只有赤城6架,加贺9架。[15]战前的试验证明,飞龙号上如果要将18架97式的鱼雷都换成炸弹要1.5-2个小时。[16]因此南云决定把攻击时间推迟,首先收回返航的飞机,然后重新组织部队以进攻美军特混舰队。对此大部分的幕僚都是赞同的,源田实说“如果此时出击,等于谋杀降落在水面上的飞行员,我们应当优先收回有经验的机员”[17]

闪避B-17的飞龙号,摄于08:00–08:30.可以看到甲板上只有用于空中巡逻的一个小队零式。[18]

8时40分,弗莱彻少将率领的第17特遣艦队的约克镇号航空母艦上起飞了35架战机。

8时45分,利根4号机又报告进一步发现两条巡洋舰(发报时间15分钟前)之后请求返航。阿部少将的第八战队(筑摩,利根)一边起飞换班的侦察机,一边命令4号机继续侦察[19]这是因为从常理来说它的燃料还很足够。南云在54分时为了进行无线测定方位命令4号机打开长波台,但是55分时4号机报告“有10架飞机向你方飞去”却没打开长波。[20]

9时18分,南云命令舰队以30节的航速向北航行,以避开來襲的美机,全力进攻美军舰队。

此时大和号上的山本司令部虽然也为敌情而紧张,但据宇垣缠的描述更多的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敌人,马上先将敌航母消灭再收拾剩下的敌人”的盲目乐观。[21]山本问黑岛龟人首席参谋是否应向南云舰队指示消灭敌航母,回答是“南云的一半飞机都为敌人航母留着,没有那个必要”于是什么命令也没下达。[22]

9时20分,掩护日本舰队的战斗机开始起飞。

在攻擊日本航空母艦加賀號之後返航的無畏式轟炸機,圖中可見機身上受創的彈孔
中途岛海战加賀號被擊沉重現圖

9时25分,一队由大黄蜂号起飞的15架TBD蹂躏者式魚雷轟炸機編队发现了正在為甲板上掛彈及加油的日軍航艦舰队,在脫離战斗机的護航之下便直接進行攻擊。在幾乎等於自杀的攻击中,該編隊全數被零式战斗机和高射炮火击落,30名飞行员及炮手除1人生还外全部陣亡,生還者蓋伊少尉用一個橡膠筏子漂流一天后獲救。

9时30分,从企业号约克镇号起飞的共41架美军魚雷轟炸机陆续尾随而来,向苍龙号飞龙号展开攻击。然而此波攻擊幾乎也是自殺性,只有7架返航,而所投鱼雷竟无一命中。

9时37分接到利根4号机于30分时发送的电报“燃料不足我要返航”阿部少将命令它再留在原地时它说“我办不到”于是允许它返航。[23]

10时,苍龙的十三试侦察机按利根4号机报告的错误方位,没能找到美国航母。[24]

10时10分,兰斯马塞少校的约克城第3俯冲轰炸机中队开始攻击飞龙号,掩护他的6架F4F的指挥官琼-萨奇少校第一次以他的“萨奇剪”战术面对15架零战,尽管战果可观(损失1架击落5架零战),但是12架TBD中有10架被击落,剩下的最后也都在海上迫降了。射向飞龙号的5条鱼雷无一命中。

10时20分,一批又一批各式的美軍戰機都被驅趕或擊落,而护航的零式也因此都降到了低空。渊田美津雄的“命运五分钟说”称此时日军舰载机攻击队已準備就序,此时,日軍航母甲板上到处是鱼雷、炸弹及刚加好油的飞机。但是,近年史学家已经引用参战飞行员的回忆证明基本上此时日本航母上只有一些换班的战斗机。[25] 据赤城的雷击机电报员松田宪雄回忆,当时刚发令“第二次攻击队整列”,搭乘员们都在喝茶或抓紧休息。[26] 而从飞龙号在珍珠港的起飞时间-第一波18架97与9架零战用了15分钟来看,五分钟也是远不够攻击编队起飞的。

马克拉斯基少校率领的轰炸机队是跟随着驱赶攻击雾岛号不得手的鹦鹉螺号潜艇的岚号驱逐舰盯上日本舰队的,他先前不顾燃料缺乏决定继续搜索之举被尼米兹形容为“挽救了特混舰队和整个中途岛的军队命运”[27]当一架日本零式飞离飞行甲板时。企业号的VB-6和VS-6 33架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分成2部分别攻击赤城号加贺号,10:22时马克拉斯基对加贺取得近失弹,第四发加拉弗中尉命中了后部甲板[28] 接踵而来的是17架从约克镇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在雷兹利少校(他本人在内数机先前因事故掉下了炸弹,但是仍然带队冲锋)带领下攻击苍龙号,第2架冲下的霍姆贝格命中了它的前升降机亲眼看到“一架零式正在起飞,被弹进了海里”,他们主张取得了命中5发近失弹3发,实际只有3发。[29]对美军来说幸运的是贝斯特率领的4架约克城飞机因为失去联系而未跟随大队,反而得以盯上赤城不让她漏网。[30]赤城号被命中的则有一发或两发之说,渊田中佐被气浪震得双脚骨折。[31]此时3艘航空母舰分别中了加贺3发,赤城1-2发,苍龙3发,同時因為波及堆放在机库中的飞机、燃料和弹药而引發连锁的大爆炸,5分钟內日軍3艘航空母舰即遭到美軍重創而喪失作戰能力。

美军航空母舰约克镇号被鱼雷击中

10时50分,接替南雲指挥的阿部弘毅第八戦隊司令官向山本通报了受重创的消息同时命令第二航空战队的山口多闻少將立刻发动反击。[32]11时由18架九九式俯冲轰炸机和6架零式战斗机组成的攻击编队在小林道雄大尉指挥下从飞龙号起飞。他们装的炸弹12颗是普通弹,6颗是陆用炸弹。在几乎与此同时发现了美国舰队正确位置的筑摩5号机引导下开始反击。[33]苍龙的十三试发现了返航的敌机队开始发报,40分钟后被收到。 在接到坏消息时,黑岛龟人首席参谋流着泪敲打桌子,山本五十六和渡边下着将棋时听到“赤城,严重被炸,全员退舰”的报告时一边下子,一边说“又被干掉了啊”、“南云会(活着)回来的吧。”[34]

11点20分,飞龙的机群找到了约克镇号并予以攻击。多架飞机被击落,只有8架99舰爆进入俯冲,有3架被击落,5机投弹,3颗炸弹命中约克镇号[35] 。虽然遭到重創,但是在船员的极力抢修下,约克镇号又恢复了航行功能,並能繼續給機上的戰鬥機加油。日军的代价是连同小林道雄在内被击落3架零战和13架99,只有一架零战和五架99成功返回飞龙号。[36]而这当中经修理能使用的只有1架零战和2架99。[37]

11点30分,南云中将及其幕僚转移到了长良号巡洋舰,开始集合残余的舰队。十三试又发现了美国航母并发报返航,但是由于电报机故障该报没被收到。[38]赤城的7架零战,加贺的9架零战,苍龙的4架零战与一架97舰攻降落在飞龙号上。[39]

12点20分,山本五十六命令登陆部队暂时后撤,并令角田觉治少将指挥的两艘用于攻击阿留申的两条轻型航母马上南下。

13点23分,弗莱彻将旗帜从约克城号上转到阿里托里亚号上。将指挥权移交给斯普鲁恩斯少将。

13时40分,友永又率領10架日军九七式鱼雷攻击机和6架零式战斗机从飞龙号起飞,他的飞机被打坏了一个副油箱,部下提出对换飞机,他一笑置之“敌人只在90海里外”。友永的机队对约克镇号進行了第二次攻击。友永座機被高射炮火擊中,据日本说法最後撞上约克镇号而喪命。隨後约克镇号被两枚鱼雷击中左舷中段,炸开了两个大洞,而卡住舰舵。

13时45分,十三试回到飞龙号上,日方的战斗详报对该机的行动给予了高度评价,尽管它由于发报机故障而延误了发现三艘航母的情报。此时山口已经从对美军OSMU少尉的审问中得知敌方除了利根4号,筑摩5号发现的外还有企业级一艘和大黄蜂级一艘。[40]

14时45分,美军侦察机发现日军飞龙号航空母舰,斯普鲁恩斯立即命令企业号大黄蜂号航空母舰的30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起飞,去攻击飞龙号

15时00分,美军约克镇号舰长巴克马斯特被迫下令弃舰,然而該艦并未沉没;于是美军又回到该舰上试图用拖船拖向珍珠港。

16时45分,美军企业号航空母舰的俯冲轰炸机成功地攻击了日军剩下的飞龙号航空母艦。飞龙号在這輪攻擊中遭到4枚炸彈擊中並引發火災。

19时13分苍龙号加贺号先後沉没。

20时30分,山本五十六命令伊168号潜艇于2300时开始对AF的机场炮击,并通知说之后会有第七战队(栗田)加入炮击。[41]

22时50分,南云报告“敌人还有空母4艘,我方空母全灭。”[42]

6月5日2时55分,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下令:“取消中途岛的占领行动。”

3时50分,南云收到山本击沉‘赤城号’的命令

5时00分搶救失敗的赤城号航空母舰被日军驱逐舰发射的鱼雷击沉。

5时10分,无法挽救的飞龙号航空母舰被日军驱逐舰发射的鱼雷击沉,第二航空战队司令山口多闻和舰长加来止男選擇與艦共沉,部分被大火困於船艙底部的船員自魚雷擊穿的洞口逃生獲救。

此日美軍派出多波戰機追擊日軍軍艦,但均未發現山本的主力艦隊。

6月6日3時45分,日军两艘重巡洋舰最上号三隈号在浓雾中转向时互撞,最上号重创,三偎号及另兩艘驅逐艦留下護航。

6月6日8時5分,中途島起飛的12架陸戰隊轟炸機追擊三隈号最上号三偎号遭到擊沉,而重伤的最上号則最後逃過美軍轟炸返回特鲁克島基地。美軍接著試圖追擊早在數小時前沉沒的飛龍號,不過只找到了谷風號驅逐艦,但是雙方並無任何戰果。

6月7日13时00分,日军伊168号潜艇发现了约克镇号,随即发射4枚鱼雷。其中1枚命中护航的哈曼号驱逐舰,該艦隨即沉没。另有2枚擊中已經奄奄一息的约克镇号,該艦隨後被放棄,一直飄浮到第二天中午才沉入海底。被攻擊同時美軍其它6艘驅逐艦曾試圖反擊伊168号,但仍被其潛逃。

美军航空母舰 约克镇号哈曼号驱逐舰被鱼雷击中

到了夜間,由於美軍艦隊逐漸接近天候惡劣的海域,加上亦接近威克島上日軍飛機的作戰半徑,因此決定停止追擊。中途岛之战终于宣告结束。

战后结果[编辑]

赤城號航空母艦是日本在中途岛海战中重要的损失

美国著名海军历史学家塞缪尔·E·莫里森把美国海军在中途岛海战中的胜利称之为“情报的胜利”。美国海军提前发觉日本海军的计划,是日本海军失利的唯一最主要的原因。但许多军事家认为:日本海军坚持以战列舰作为海战决战的决定性力量,把航空母舰当做辅助性力量使用,忽略了航空兵力的作用是导致失败的最终结果。而如果给南云舰队配备战列舰,是否就能扭转战局?答案似乎不能轻易得出,但是从中途岛海战日军高炮没有阻止一架轰炸机投弹,以及马里亚纳海战中高炮仅造成了数架美机的损失来看,不宜对战列舰编入航母编队在防空中发挥的作用过高期待,公平地说,美国人的舰载高炮在换装威力巨大的博福斯40毫米及配备近炸引信前也不理想。而且日本和美国战前都在进行战列舰建造竞赛。


日本海军计划最明显的失误是分散部署兵力,联合舰队各部队在相隔很远的距离上单独作战,而美国海军最大限度的集中部署兵力。联合舰队的优势被削弱了。但是也有意见认为1940年英军的多股并进的MB8作战成功了,而且把战列舰编入后并不能增强实质防空能力而徒增加操作难度。日军计划另一个失误是,进攻中途岛本来是诱使敌舰队决战,可却给航空母舰套上支援占领中途岛的任务,并一相情愿的认为在中途岛受到攻击以前,敌舰队不会离开其基地。日军侦察搜索计划同样不利。最后导致南云遇到进退维谷的难题和来回换装鱼雷、炸弹的尴尬局面。最关键的是临敌侦察方面,如果临时侦察够充分南云就有可能胜利,对此制订侦察计划的吉冈忠一战后反省说当初不应当为了节约攻击机而压缩侦察兵力的。[43]草鹿龙之介源田实和渊田也在后来反省说应当及早采用二段侦察法。[44]。在中途岛时的侦察方案是日本海军长年的标准做法,可见病根在于整个日本海军自身。

日本海军损失了四艘航空母舰,此后再也没有能力在太平洋战场发动大规模进攻,把战争的主动权交到了美国手里。在偷袭珍珠港仅仅六个月后,日本海军在中途岛遭受前所未有的大败。山本五十六曾对首相近卫文麿说:“凭日本的工业,根本不能与美国为敌,同其抗衡。如果(日美)非打不可,在开始的当年或一年中可以奋战一番,并有信心争取打胜。但战争如果持续下去,以至拖到二年三年,那就毫无把握了。”他的预言果然应验了。

一些军事学者也认为,如果日本海军威胁甚至攻击到美国西岸的话,便会迫使美国把急需送往欧洲前线的军事配备转移到美国西岸,如此不但会造成欧洲战区出现军需短缺的现象,甚至可能使欧洲战区再次失守,不能搶先在蘇聯反攻納粹德國時解放歐洲,讓整個歐洲成為共产主義的势力范围。

影视作品[编辑]

於戰役期間,美国新聞攝影師約翰·福特正停留在中途島上,他親歷了日軍對該島的空襲行動,並以彩色膠卷拍下了當時的情況,為該役留下了獨一無二的珍貴影相記錄。

有许多部电影以中途岛战役为题材。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在1976年由捷克·史迈特导演的中途岛(电影)英语Midway (film)。这部电影详细及准确地道出了整个战役的经过。然而日美雙方所有的航空母艦都是由美國艾塞克斯級航空母艦列辛頓號」(CV-16)扮演,由於其已經過戰後現代化改裝,頗有時代倒錯之感。

考古发现[编辑]

1998年5月19日,罗伯特·巴勒与一组科学家以及曾参与中途岛海战的老兵(也包括日本老兵)成功的寻获及拍摄到在海底沉睡多年的约克镇号。对于一艘在1942年沉没的战船而言,约克镇号的船身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船上的配备依然相当的完整,就连船漆也清晰可见。

參看條目[编辑]

参考[编辑]

  • Lord, Walter. Incredible Victory. Burford: New Jersey. ISBN 1-58080-059-9.
  • Prange, Gordon William. Miracle at Midway. Penguin: New York. ISBN 0-14-006814-7.
  • Ballard, Robert D. and Archbold, Rick. Return to Midway: The quest to find Yorktown and the other lost ships from the pivotal battle of the Pacific War. Madison Press Books: Toronto ISBN 0-7922-7500-4

注释[编辑]

  1. ^ #飛龍生涯308-309頁、#海軍艦隊勤務205頁
  2. ^ 別冊歴史読本『日本海軍軍艦総覧 戦記シリーズ37』(新人物往来社、1997)21頁
  3. ^ 亀井戦記223頁、「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2)」p.6
  4. ^ ヨークタウン170頁
  5. ^ 这里体现了尼米兹相比山本对情报的重视,他认为没必要呆在舰上,而是呆在有最大功率的电信设施的司令部里http://www.cv6.org/1942/midway/default.htm
  6. ^ #プランゲ上255-256頁
  7. ^ 对此报告的时间草鹿在回忆录里说是8点,与战报相矛盾,看来战报更加正确 「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1)」p.32、「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2)」p.10
  8. ^ #澤地記録249頁、「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2)」p.13
  9. ^ #澤地記録251頁、「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1)」p.32 、「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2)」p.14
  10. ^ 澤地記録252頁
  11. ^ 亀井戦記298頁、「蒼龍飛行機隊戦闘行動調書(3)」p.54、「MI海戦 戦時日誌戦闘詳報(2)」p.66
  12. ^ 海軍功罪123頁(源田実「心を鬼にした理由」)、#淵田自叙伝206頁
  13. ^ 教条的问题——日本人在中途岛为什么会战败
  14. ^ 淵田自叙伝203頁
  15. ^ #淵田自叙伝206頁 亀井戦記296-297頁 プランゲ下30-31頁
  16. ^ 飛龍生涯347頁
  17. ^ 海軍功罪123頁
  18. ^ Parshall and Tully Shattered Sword p.182
  19. ^ 澤地記録257頁、#亀井戦記298頁
  20. ^ プランゲ下37頁、「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2)」p.16
  21. ^ 戦藻録(九版)138頁、#海軍驕り361頁
  22. ^ 勝つ戦略負ける戦略132頁、#海軍驕り362頁
  23. ^ #澤地記録264頁、「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2)」pp.20、21
  24. ^ #澤地記録266頁、「MI海戦 戦時日誌戦闘詳報(2)」p.66「午前7時8分:索敵線上敵を見ず帰途につく」、「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2)」p.22「午前7時(機動部隊受信午前7時15分):タナ1、敵を見ず。我れ(蒼竜偵察機)ミッドウェー島よりの方位20度距離290浬(午前7時)」
  25. ^ #澤地記録28-29頁、#橋本信号員138頁
  26. ^ 電信員遺稿123-124頁
  27. ^ http://www.cv6.org/company/accounts/wmcclusky/
  28. ^ BIG E上126-127頁
  29. ^ プランゲ下77頁
  30. ^ 電信員遺稿123頁
  31. ^ 電信員遺稿124頁、#淵田自叙伝207頁
  32. ^ #澤地記録275-276頁、「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2)」p.29
  33. ^ 澤地記録275頁、「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2)」p.30
  34. ^ 勝つ戦略負ける戦略133-135頁、#従兵長109頁,111頁
  35. ^ ヨークタウン216頁
  36. ^ 「MI海戦 戦時日誌戦闘詳報(3)」pp.2-3、#亀井戦記393頁
  37. ^ 「MI海戦 戦時日誌戦闘詳報(3)」p.21
  38. ^ 「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1)」p.34
  39. ^ 「MI海戦 戦時日誌戦闘詳報(2)」pp.45、59、「MI海戦 戦時日誌戦闘詳報(3)」pp.36-37
  40. ^ 亀井戦記406頁、「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1)」p.34、「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2)」p.45
  41. ^ 「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3)」p.7、#プランゲ下124頁
  42. ^ 「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1)」p.51、#澤地記録158頁、「第1航空艦隊戦闘詳報(3)」p.9
  43. ^ 戦史叢書43 ミッドウェー p.425-426
  44. ^ 草鹿龍之介『連合艦隊参謀長の回想』光和堂p134-13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