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爾·丹尼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Daniel Clement Dennett
西方哲學家
20世纪
出生 1942年03月28日1942-03-28(72歲)
波士頓马萨诸塞州
學派 分析哲學
主要領域 精神哲學
生物學哲學
科學哲學
認知科學
著名思想 他者現象學(Heterophenomenology)
意向立場(Intentional stance)
直覺幫浦(Intuition pump)
Multiple Drafts Model
Greedy reductionism

丹尼爾·丹尼特Daniel Clement Dennett,1942年3月28日[1][2],是一名美國哲學家作家認知科學家。其研究集中於科學哲學生物學哲學,特別是與演化生物學認知科學有關的課題。[3]目前是塔夫斯大學(Tufts University)的哲學系教授、Austin B. Fletcher講座哲學教授及認知研究中心的共同主任。丹尼特是一名堅實的無神論世俗論者美國世俗聯盟(Secular Coalition for America)諮詢委員會成員,[4]明智思想運動(Brights movement)一名突出的支持者。有媒體將丹尼特、理查德·道金斯山姆·哈里斯克里斯托弗·希欽斯稱作新無神論(New Atheism)的四騎士。[5]

早期生活與教育[编辑]

生於马萨诸塞州波士頓,丹尼特亦在黎巴嫩渡過了其部分童年。這是因他的父親在二戰期間,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以美國大使館文化專員的身份,秘密擔任戰略情報局的反間諜特務工作。[6]在丹尼特五歲之齡時,他的父親因不明的飛機意外過世,其母便將他帶回马萨诸塞州繼續撫養。[7]他有一名擔任調查報道專員的妹妹夏洛特·丹尼特。[6] 中學階段就讀於著名的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1963年,在哈佛大學取得其文學士學位前在衞斯理大學渡過了一年的時光。於哈佛大學期間師承科學哲學大師威拉德·冯·奥曼·蒯因。後於牛津大學師承於吉伯特·賴爾(Gilbert Ryle),為赫特福德學院(Hertford College)的成員,並於1965年取得其在哲學的哲學博士

學術生涯[编辑]

2008年時的丹尼特

由2009年4月起,丹尼特是塔夫斯大學的哲學系教授、Austin B. Fletcher講座哲學教授及認知研究中心的共同主任(另一名主任為瑞·杰肯道夫(Ray Jackendoff))。[8] 丹尼特形容自己為「自主學習者,或更準確點說,透過非正式的學習途徑,從世界上不同範疇中最出色的科學家中得益。」[9]

他是福布莱特獎學金、兩次古根海姆基金獎(Guggenheim Fellowships)及行為科學進階研究中心獎學金的得獎者。[10] 目前為懷疑性探究委員會(Committee for Skeptical Inquiry)委員,國際人文主義學院(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Humanism)的人文學人。[11]於2004年他被美國人道主義協會(American Humanist Association)選為年度人道主義者。[12]2010年2月他入選為擺脫宗教基金會(Freedom From Religion Foundation)名譽榜的傑出成就者。[13]

演化辯論中的角色[编辑]

丹尼特將以自然選擇為基礎的演化過程看成是一個算法過程(雖然他所指的漫長算法過程中也包含了一定的隨機性)。[14]這一想法與另一演化哲學家兼古生物學家史蒂芬·古爾德的想法有所衝突,當中古爾德較傾向認同演化的過程當中包含很多關鍵性因素,而自然選擇只是其一。 丹尼特在演化的觀點上是一名強烈的適應主義者(Adaptationism),付合由他所提出的意向立場理論(Intentional stance)及另一生物學家理查德·道金斯的演化觀。在《達爾文的危險想法》一書中,丹尼特較理查德·道金斯更強烈地捍衛適應主義的看法,並用了一整個章節去批判古爾德的觀點。 這源於一場由古爾德與艾德華·威爾森及其他演化生物學家,就有關社會生物學及其衍生的演化心理學的漫長辯論。當中古爾德及理查德·路溫頓(Richard Lewontin)一直持反對意見,但丹尼特、道金斯及史迪芬·平克則提倡的。 古爾德及其支持者一直對丹尼特反覆說明他的論調有點過敏,而且認為他誤解了古爾德對他的反對言論是包含了指責他為「達爾文原教旨主義」的成份。[15] 丹尼特的理論對另一演化心理學家傑佛瑞·米勒(Geoffrey Miller)有顯著的影響。他發表了支持模因學(Memetics)在哲學上為一實用工具的專著,包括一套於2009年由哈佛大學有關「心智/大腦/行為」講座系列,以「大腦、電腦及心智」為題的演講作品。

個人生活[编辑]

丹尼特1984年在大溪地

丹尼特與其妻居於麻省的北安德沃(North Andover),育有一子一女及三名孫子。[16]此外他是一名沉迷航海的水手。 2006年10月,丹尼特因急性病主動脈夾層而被送院。經過9小時的手術後,它甚至更換了一個新的主動脈。在一個網站上他分享了这次經過的第一手資料,包括他的感受,及對所有醫護人員及過去的科學家的欣賞及感謝。在有關的分享中完全沒有「臨終遺言」的味道,反而是對所有工作人員的努力的感謝。根據他的描述,當他被告知其親友曾一度為他禱告後,他忍住了衝口而出的一個提問:「那你們有否為我獻上一頭公羊?」[17][18]

重要著作[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Autobiography
  2. ^ About the Author
  3. ^ Beardsley, T. (1996) Profile: Daniel C. Dennett – Dennett's Dangerous Idea, Scientific American 274(2), 34-35.
  4. ^ Secular Coalition for America Advisory Board Biography
  5. ^ Alice Gribbin. Preview: The Four Horsemen of New Atheism reunited. New Statesman. [2012-01-24]. 
  6. ^ 6.0 6.1 Feuer, Alan, A Dead Spy, a Daughter’s Questions and the C.I.A., New York Times, 2007-10-23 [2008-09-16] 
  7. ^ Brown, Andrew. The semantic engineer. The Guardian. 2004-04-17 [2010-02-01]. 
  8. ^ Center for Cognitive Studies
  9. ^ Dennett, Daniel C., What I Want to Be When I Grow Up, (编) John Brockman, Curious Minds: How a Child Becomes a Scientist, New York: Vintage Books, 2005-09-13 [2004], ISBN 1-4000-7686-2 
  10. ^ American Scientist
  11. ^ Secular Humanism Laureate
  12. ^ Humanist of the Year
  13. ^ Honorary FFRF Board Announced. [2008-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17). 
  14. ^ p. 52-60, Darwin's Dangerous Idea: Evolution and the Meanings of Life (Simon & Schuster; reprint edition 1996) (ISBN 0-684-82471-X)
  15. ^ 'Evolution: The pleasures of Pluralism' — Stephen Jay Gould's review of Darwin's Dangerous Idea, June 26, 1997
  16. ^ Daniel C. Dennett's Home Page
  17. ^ Richard Dawkins: 'The Genius of Charles Darwin' (2008.).
  18. ^ 'Thank Goodness!', edge 195, Nov. 3, 200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