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纳斯·索尔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Jonas Edward Salk
Dr Jonas Edward Salk (cropped).jpg
喬納斯·索爾克在哥本哈根機場(1959年5月)
出生 1914年10月28日(1914-10-28)
纽约
逝世 1995年6月23日(80歲)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拉霍亚
居住地 New York, New York
Pittsburgh, Pennsylvania
La Jolla, California
国籍 美国
研究領域 医学研究
病毒学流行病学
任职於 匹兹堡大学
索尔克研究所
母校 纽约市立学院
纽约大学
博士導師 小托马斯·弗朗西斯
著名成就 首例脊髓灰质炎疫苗
獲獎 拉斯克奖 (1956)
配偶 Donna Lindsay(1939年-1968年結婚), Françoise Gilot(1970年-1995年結婚)
签名

乔纳斯·爱德华·索尔克英语Jonas Edward Salk,又譯為約納斯·沙克,1914年10月28日-1995年6月23日),美国实验医学家、病毒学家,主要以发现和制造出首例安全有效的脊髓灰质炎疫苗而知名。他出生在纽约的一个俄裔德系犹太移民家庭。虽然他的父母没有受过多少正式教育,但他们决心让儿子获得成功。索尔克在纽约大学医学院时就十分成功,但后来他选择做实验医学家,而不是当一名医生。

1955年索尔克疫苗发明前,脊髓灰质炎是战后美国对公共健康威胁最大的疾病之一。每年流行的情况都越来越严重。1952年的大流行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爆发。那年报道的病例有58000人,3145人死亡, 21269人残疾,多数牺牲者是小孩。

早年[编辑]

索尔克于1914年10月28日生于纽约市。他的父母,丹尼尔和多拉·索尔克是来自俄裔犹太人移民家庭,没有接受过多少正式教育。根据历史学家戴维·奥辛斯基,索尔克在纽约的犹太移民文化中长大。他有两个弟弟,赫尔曼和李,后者是一名儿童心理学家。[1][2]他们家从东哈莱姆搬到布朗克斯,并在皇后区呆了一些时间。

教育[编辑]

中学[编辑]

13岁时,索尔克进入了汤森德·哈里斯中学,这所公共中学是为智力上有天分的学生开办的。这所学校以纽约市立学院的创办者命名,据奥辛斯基所说,是“缺钱、地位不高的移民家庭的聪明孩子的起跑线,让他们能够上一流的私立中学”。据一位同学说,在中学里索尔克被视作完美主义者,他阅读任何能够拿到的书籍。[3]学生们要用三年完成四年的课程量。结果很多人退学或被开除,尽管学校的校训是“学习、学习、再学习”。而得以毕业的学生多能以高分进入市立学院,那所大学以高度的竞争性而知名。[4]:96

大学[编辑]

索尔克考入市立学院,在那儿他于1934年获得理学士学位。奥辛斯基写道“对于工人阶级移民家庭来说,市立学院代表着公共高等教育的顶点。入学是困难的,但课程是免费的。竞争是激烈的,但规则是公平的。没有人因生得好而出色。”[4]

由于母亲的愿望,他放弃了成为律师的志向,转而把精力集中在那些进入医学院必须的课程上。图书馆的藏书不多。教师中没有几个著名学者。“让这个地方特别的”,他写道,“是努力奋斗才进来的学生们……被他们的父母所鞭策……这些人显示出智力上的天分,囊括了8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比其他任何公立学院都多的博士学位获得者(除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索尔克15岁进入学院,跳了好几级。[4]:98

索尔克小时候对医学和其他的自然科学并没有兴趣。在成就学院的采访时他说,[5]"孩提时我对科学没兴趣,我只对有人性的东西、大自然人性化的一面感兴趣,如果你愿意,而且我仍然对那感兴趣。”

医学院[编辑]

根据奥辛斯基,纽约大学的名声主要来自杰出校友沃尔特·里德,他帮助征服了黄热病。这儿学费较低,不歧视犹太人,而周围的医学院如康奈尔、哥大、宾州大学和耶鲁,对犹太人的名额有限制。[4]:98

在纽约大学医学院的日子里,他在同学中显得很突出,据Bookchin说,不仅因为他在学术上表现的很勇敢,还因为他不想实习医术。他专心于研究,甚至花了一年学习生物化学。之后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细菌学的研究上。他说他的愿望是帮助整个人类,而不是单个的病人。[3]奥辛斯基认为,是实验室的工作给了他人生新的方向。[4]

索尔克说:“我的志向是进入医学院,然后成为医学家。我没打算临床实践,虽然在医学院,以及在我的医学实习期间,我做了所有让我在这方面合格的事情。我曾经有机会用这种方法放弃学习而投身科学。在我进医学院头一年的某个时刻,我得到了一个花一年研究及教授生物化学的机会,我抓住了那个机会。那年末尾,我被告知我可以——如果我愿意的话——转而获取生物化学的博士学位,但我更喜欢医学专业。而且,我相信这全部与我最初的梦想相关,我想为全人类做一点儿事情,而不仅仅是一对一的模式。”[6]

研究生涯[编辑]

在纽约大学学习的最后一年,索尔克开始寻求谋得一个永久的研究职位。但他发现许多他想要的职位都由于犹太人配额限制而得不到。他也不能申请西奈山的职位,因为他们的政策不允许雇佣自己的住院实习医生。最后他不得不向弗朗西斯教授求助,但弗朗西斯一年前已离开纽大复密歇根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任教。

不过,弗朗西斯没有失信于它,他前为索尔克落实了额外的津贴,给了他一份工作——让他为密歇根的一份军队委托的项目设计流感疫苗。他和弗朗西斯改进了一种疫苗,它很快就被陆军基地广泛运用。在那儿,索尔克发现和分离了一种流感病毒毒株,该毒株被用于最终的疫苗成品中。[3]:26

1947年,索尔克决定找一家研究所,在那儿它可以指导自己的实验室。三家研究所拒绝了他,直到匹兹堡大学医学院院长William McEllroy接纳了他,许诺给他一个自己的实验室。于是那年秋天他离开了密歇根,前往宾州。但这个承诺与他期望的有一定差距。索尔克到达匹兹堡后,发现得到的只是个拥挤、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在老市医院的地下室。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从梅隆家族得到津贴,并能够建立一个正常的病毒学实验室,在那儿他继续研制流感疫苗。[3]

索尔克在流感病毒方面的工作惹上了道德争议。Associated Press曾报道索尔克署名了一片论文,描述了1942年一项联邦政府支持的研究。索尔克用为伊普西兰蒂的州立精神病院的病人注射了实验性的流感疫苗,然后将他们暴露在流感病毒中以检查疫苗的效果。这些病人是否理解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发生都是个疑问[7]

国家小儿麻痹基金会的研究主任之后找到了他,问他是否愿意参与小儿麻痹研究计划,该基金会早先又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创立。他很快答应了,并表示乐意为如此重要的项目效劳。[3]

1956年,《智慧》杂志用封面故事介绍了索尔克,介绍了他意欲参加此项工作的原因:

“有两种医学专家。一些人日以继夜的与疾病作战,在人感到绝望痛苦的时候帮助他,对关系生死的可怕事件负责任。另一些工作在安静的实验室,他们的名字不为公众所知,但他们的研究却有重要意义。”[8]

参考资料[编辑]

  1. ^ Dr. Lee Salk, Child Psychologist And Popular Author, Dies at 65 -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2011-08-15.
  2. ^ Lee Salk; Child Psychologist, Author - Seattle Times obituary. Retrieved 2011-08-15.
  3. ^ 3.0 3.1 3.2 3.3 3.4 Bookchin, Debbie, and Schumacher, Jim. The Virus and the Vaccine, Macmillan (2004) ISBN 0-312-34272-1
  4. ^ 4.0 4.1 4.2 4.3 4.4 Oshinsky, David M. Polio: An American Story, Oxford Univ. Press (2006)
  5. ^ Jonas Salk interview interview with Academy of Achievement
  6. ^ Biography and Video Interview of Jonas Salk at Academy of Achievement
  7. ^ AP IMPACT: Past medical testing on humans revealed, Associated Press, published in on-line Yahoo News page, February 27, 2011, retrieved February 27, 2011
  8. ^ Wisdom magazine, August, 1956 pp. 6-1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