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九鼎据传是在建立夏朝後,用天下九牧所貢之金鑄成九,象徵九州商代時,對表示王室貴族身份的列鼎,曾有嚴格的規定:用一鼎或三鼎,大夫用五鼎,而天子才能用九鼎,[1]祭祀天地祖先時行九鼎大禮。因此,鼎很自然地成為國家擁有政權的象徵,進而成為國家傳國寶器。據說,后第二年即把周王室的九鼎西遷咸陽[2][3]

秦始皇滅六國統一天下,九鼎已不知下落。有人說九鼎沉沒在泗水彭城,秦始皇出巡泗水彭城,曾派人潛水打撈,結果徒勞無功。[4]

来历[编辑]

成功治水后,将天下划分为九州,并收集各州的青铜,铸成九只大[5],各鼎之上刻有各州的地理情况、贡赋定数,以及代表风景等。据传说,每鼎有千钧之重,约合7.5吨。但根据《左传》的记载,九鼎是禹之子建立夏朝之后,收取各州朝贡来的青铜而铸造的[6][7]

名称[编辑]

  • 冀州鼎
  • 兖州鼎
  • 青州鼎
  • 徐州鼎
  • 扬州鼎
  • 荆州鼎
  • 豫州鼎
  • 梁州鼎
  • 雍州鼎

变迁[编辑]

商汤逐走夏桀后,将九鼎迁至其都。盘庚定都于后,九鼎迁移至此。周武王灭商后,曾公开展示九鼎。[8]周成王即位后,周公旦营造雒邑,将九鼎迁至该城,并请成王亲自主持祭礼,将九鼎安放在太庙之中。[9](《墨子·耕注》:夏后氏失之,殷人受之;殷人失之,周人受之。夏后、殷、周之相受也。)

东周开始后,周朝王室衰落,各诸侯开始觊觎王权。周定王时,楚庄王首次“问鼎之轻重”,被周大夫王孙满驳回。[7]楚灵王一度也动心问鼎,因国内发生叛乱,未果。

秦惠王时,张仪制定策略,希望能夺得九鼎以号令诸侯,[10]楚顷襄王齐国国王亦希望争夺宝鼎。周赧王周旋于两国以及魏国韩国之间,令其相互制约,得保九鼎不失。

失落[编辑]

之後,九鼎失去下落,各種典籍對其下落莫衷一是,有幾種說法:[2][3]

  1. 秦昭王將其遷入秦都,途中一鼎落入泗水
  2. 周顯王三十三年(前336年),或四十二年(前327年),「宋太丘社亡,而鼎沒於泗水彭城下」;
  3. 周末戰亂時被熔化鑄錢或兵器。

根據史籍記載,秦始皇[4]漢文帝[11]均在泗水設法打撈過九鼎,均沒有結果。

重铸[编辑]

後世帝王亦曾屢次重鑄九鼎,以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12]宋徽宗崇寧四年兩次[13]最為有名。

崇宁四年(1105年),宋徽宗以铜二十二万斤铸造九鼎,装饰以黄金,并仿明堂,在中太一宫之南建造九成宫,内有九室,陈列九鼎。中央之鼎为帝鼎,东方为苍鼎,南方为彤鼎,北方为宝鼎,东北为牡鼎,东南为冈鼎,西南为阜鼎,西方为晶鼎,西北为魁鼎[14]。政和七年(1112年)又铸造了“神霄九鼎”,分别命名为“太极飞云洞劫之鼎”、“苍梧祀天贮醇之鼎”、“山岳五神之鼎”、“精明洞渊之鼎”、“天地阴阳之鼎”、“混沌之鼎”、“浮光洞天之鼎”、“灵光晃曜炼神之鼎”、“苍龟大蛇虫鱼金轮之鼎”。[15]

2006年,位於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重鑄九鼎,永久放置在館内展出供遊客參觀。[16]

注释[编辑]

  1. ^ 見《春秋公羊傳注疏》桓公卷四(起元年,盡六年)漢何休注:「天子九鼎,諸侯七,卿大夫五,元士三。」
  2. ^ 2.0 2.1 見《史記卷二十八 封禪書 第六,原文:「……其後百二十歲而秦滅周,周之九鼎入于秦。或曰宋太丘社亡,而鼎沒于泗水彭城下。……」及《漢書卷二十五上 郊祀志第五上,原文:「……後百一十歲,周赧王卒,九鼎入於秦。或曰,周顯王之四十二年,宋太丘社亡,而鼎淪沒於泗水彭城下。……」
  3. ^ 3.0 3.1 見東漢王充論衡儒增篇第二十六, 原文:「……傳言:秦滅周,周之九鼎入於秦。案本事,周赧王之時,秦昭王使將軍攻王赧,王赧惶懼奔秦,頓首受罪,盡獻其邑三十六、口三萬。秦受其獻還王 赧。王赧卒,秦王取九鼎寶器矣。若此者,九鼎在秦也。始皇二十八年,此游至琅邪,還過彭城,齊戒禱祠,欲出周鼎,使千人沒泗水之中,求弗能得。案時,昭王 之後三世得始皇帝,秦無危亂之禍,鼎宜不亡,亡時殆在周。傳言王赧奔秦,秦取九鼎,或時誤也。傳又言宋太丘社亡,鼎沒水中彭城下,其後二十九年秦并天下。若此者,鼎未入秦也。其亡,從周去矣,未為神也。春秋之時,五石隕於宋。五石者星也,星之去天,猶鼎之亡於地也。星去天不為神,鼎亡於地何能神?春秋之 時,三山亡,猶太丘社之去宋,五星之去天。三山亡,五石隕,太丘社去,皆自有為。然鼎亡,亡亦有應也。未可以亡之故,乃謂之神。如鼎與秦三山同乎,亡不能 神。如有知欲辟危亂之禍乎,則更桀、紂之時矣。衰亂無道,莫過桀、紂,桀、紂之時,鼎不亡去。周之衰亂,未若桀、紂。留無道之桀、紂,去衰末之周,非止去 之,宜神有知之驗也。或時周亡之時,將軍人眾見鼎盜取,奸人鑄爍以為他器,始皇求不得也,後因言有神名,則空生沒於泗水之語 矣。……」
  4. ^ 4.0 4.1 見《史記卷六 秦始皇本紀 第六,原文:「……始皇還,過彭城,齋戒禱祠,欲出周鼎泗水。使千人沒水求之,弗得。……」
  5. ^ 見《史记卷二十八封禪書第六卷十二孝武本纪第十二,原文:「……黃帝作寶鼎三,象天地人。禹收九牧之金,鑄九鼎。……」
  6. ^ 見《左传宣公三年,原文:「……昔夏之方有德也·遠方圖物·貢金九牧·鑄鼎象物·百物而為之備·使民知神姦……」
  7. ^ 7.0 7.1 見《史記楚世家,原文:「八年,伐陸渾戎,遂至洛,觀兵於周郊。周定王使王孫滿勞楚王。楚王問鼎小大輕重,對曰:「在德不在鼎。」莊王曰:「子無阻九鼎!楚國折鉤之喙,足以為九 鼎。」王孫滿曰:「嗚呼!君王其忘之乎?昔虞夏之盛,遠方皆至,貢金九牧,鑄鼎象物,百物而為之備,使民知神奸。桀有亂德,鼎遷於殷,載祀六百。殷紂暴 虐,鼎遷於周。德之休明,雖小必重;其奸回昏亂,雖大必輕。昔成王定鼎於郟鄏,蔔世三十,蔔年七百,天所命也。周德雖衰,天命未改。鼎之輕重,未可問 也。」楚王乃歸。」
  8. ^ 見《史記卷四 周本紀 第四,原文:「……武王為殷初定未集,乃使其弟管叔鮮、蔡叔度相祿父治殷。已而命召公釋箕子之囚。命畢公釋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閭。命南宮括散鹿台之財,發鉅橋之粟,以振貧弱萌隸。命南宮括、史佚展九鼎保玉。……」
  9. ^ 見《史記卷四 周本紀 第四,原文:「……成王在豐,使召公複營雒邑,如武王之意。周公複卜申視,卒營築,居九鼎焉。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貢道裏均。」作召誥、洛誥。……」
  10. ^ 見《戰國策第三卷司馬錯與張儀爭論於秦惠王前,原文:「司馬錯與張儀爭論於秦惠王前。司馬錯欲伐蜀,張儀曰:「不如伐韓。」王曰:「請聞其說。」對曰:「……周自知不救,九鼎寶器必出。據九鼎,安圖籍,挾天子以令天下,天下莫敢不聽,此王業也。……」」
  11. ^ 見東漢王充論衡儒增篇第二十六,原文:「……孝文皇帝之時,趙人新垣平上言:「周鼎亡在泗水中。今河溢通於泗水,臣望東北,汾陰直有金氣,意周鼎出乎!兆見弗迎則不至。」於是文帝使使治廟汾陰,南臨河,欲祠出周鼎。人有上書告新垣平所言神器事皆詐也,於是下平事於吏。吏治,誅新垣平。夫言鼎在泗水中,猶新垣平詐言鼎有神氣見也。」
  12. ^ 見《資治通鑑卷第二百六,原文:「則天順聖皇后中之下神功元年……夏,四月,鑄九鼎成,徙置通天宮。豫州鼎高丈八尺,受千八百石;余州高丈四尺,受千二百石;各圖山川物產於其上,共用銅五十六萬七百餘斤。太后欲以黃金千兩涂之,姚濤曰:“九鼎神器,貴於天質自然。且臣觀其五采煥炳相雜,不待金色以為炫耀。”太后從之。自玄武門曳入,令宰相、諸王帥南北牙宿衛兵十餘萬人並仗內大牛、白象共曳之。……」
  13. ^ 見《宋史卷六十六 志第十九五行四,原文:「……崇宁四年三月,铸九鼎,用金甚厚,取九州水土内鼎中。既奉安于九成宫,车驾临幸,遍礼焉,至北方之宝鼎,忽漏水溢于外。刘炳谬曰:“正北在燕山,今宝鼎但取水土于雄州境,宜不可用。”其后竟以北方致乱。……」
  14. ^ 《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卷一百三十五;《宋史》卷六十六《五行志》
  15. ^ 《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卷一百二十八;《续资治通鉴长编拾补》卷三十七;《容斋三笔》卷第十三·鼎
  16. ^ 周王室の宝物「九鼎」、復元され国家博物館に登場. 人民網日本語版. 2006年05月19日 (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