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于阗
王国

56年-1006年
于阗位置图
首都 在今和田的西部的约特干[1][2]
常用語言 可能是吐火罗语的早期形式,在1-2世纪古印度语(属婆罗米文)之后。

健驮逻语 3-4世纪.[3] 于阗语(一种变种婆罗米文[4]

主要宗教 佛教
政体 君主制
国王
- 56年 俞林: 建武初期(25年–56年)
- 969年 尉迟僧伽罗摩 (末代)
歷史
 - 成立 56年
 - 传说来到于阗年建立 公元前224[5][6]
 - 莎车入侵并吞并了于阗,于阗王俞林退位,成为骊归王。 56年
 - 吐蕃入侵并占领了于阗 670年
 - 与喀喇汗国战败,吞并,伊斯兰化。 1006年
 - 解體 1006年
River-ili-3.jpg

新疆歷史

于阗(又作于寘),古代西域王国,汉、魏、晋均称为于阗,安西四镇之一。《元史》也称之为斡端[7]。古代居民属塞种,另一说法为藏族印度的混血部族[8][9];于闐語則屬東伊朗語[10]尉遲烏僧波统治下与归义军关系密切,这时期以后于阗开始使用年号,于阗国于公元1006年喀喇汗国所灭,该地遂被伊斯兰化[11]

名称[编辑]

于阗又作于寘,可能为*Godan的对音,其完整形式为go(原意为“”,后用来称呼于阗人)加上伊朗语的后缀-stâna(“斯坦”,土地)组成,意为“牛国”。[12]

于阗在于阗语中的早期形式为Hvatana,晚期发展为Hvamna-/Hvana-/Hvam-的形式,汉文对音为“涣那”,元代则称之为“五端”“兀丹”“斡端”等。[13]

另外在于阗本地的佛教传说中,其民间词源附会为梵语Gostana,意为“地乳”。[14]

領土[编辑]

于阗地处塔里木盆地南沿,[东通且末鄯善,西通莎车疏勒,盛时领地包括今和田皮山墨玉洛浦策勒于田民丰等县市,都西城(今和田约特干遗址)。

歷史[编辑]

汉前即漢代六朝[编辑]

根据汉书记载,于阗在公元前125年至公元25年间,于阗有3300户,1万9千300多人口以及有2400名士兵。[15]

汉朝张骞通西域后,到汉宣帝时属西域都护东汉建武末期,于阗被当时强胜的莎车所吞并。[16]汉明帝永平(公元58-76年)年中期,于阗将士休莫霸称王,并起兵反抗莎车统治。休莫霸死后,其年长的儿子广德继位并继续抗争,汉明帝永平四年(公元61年)打败并兼并了莎车。自此开始于阗走向盛世,[17]使除开同时期也很强大的鄯善(位于罗布泊区域,首都在若羌)外,精绝尼雅遗址)西北远至疏勒喀什)等十三国都向于阗称臣。从此开始,于阗和鄯善是在葱岭(帕米尔高原)以东部整个地区,丝绸之路南道的唯一两个强大国家。[18]十六年(73年),汉军司马班超至于阗,广德杀匈奴使者降汉,班超以此为根据地,北攻姑墨,西破莎车、疏勒,于阗都出兵相助。

随着于阗在地方贸易的发展,以及成为兴起的丝绸之路贸易的一环,于阗得以迅速的发展。根据后汉书记载,于阗此时有三万二千户,8万3千多人以及有三万多的士兵。[19]

南北朝时期,仍向中原王朝进贡。又兼并戎卢扜弥渠勒皮山等国。西晋时,与鄯善、焉耆龟兹、疏勒并为西域大国。北魏年间,曾先后被吐谷浑柔然攻袭,国势渐衰。

唐代[编辑]

唐太宗贞观年间,于阗王尉迟屋密遣子入侍唐廷。唐高宗显庆三年(658年),于阗编为唐安西四镇之一,成为丝绸之路南道最重要的军政中心。

出土于敦煌莫高窟的一幅于阗国王画像。

7世纪中叶,南方的吐蕃势力开始崛起,吐蕃人称于阗为“李域”(藏文ལི་ཡུལ་)或者“江热木布”(藏文ལྕང་ར་སྨུག་པོ་,意思是“红柳林”)。[20]吐蕃与唐朝争夺西域的霸权,蕃军于670年进入塔里木盆地,于阗被吐蕃攻占。上元元年(674年) ,于阗王伏阇雄击走吐蕃,亲自入唐,唐在于阗设毗沙都督府,下辖6城等10羁縻州,任命伏阇雄兼都督。唐玄宗天宝年间,尉迟胜入唐,唐玄宗嫁以宗室之女,并授予右威卫将军、毗沙府都督。安史之乱时,尉迟胜亲自率兵赴援唐廷,乱平后,终老长安。唐肃宗乾元三年(760年),唐授尉迟曜兼四镇节度副使,并管理本国事。他率领当地民众与唐镇守军一起戍守于阗,坚持到唐德宗贞元六年(790年),为吐蕃攻占。

9世纪中叶,吐蕃内乱势衰,于阗获得了独立,仍由尉迟氏统治。9世纪末叶,开始和敦煌沙州归义军政权交往。

宋元明清[编辑]

北宋初,于阗使臣、僧人数次向宋进贡。在10世纪末,喀喇汗国开始入侵于阗,在战争初期,于阗占据优势并在970年占领了喀喇汗国德喀什,获得的战利品除开常见东西外还得到了大象,并向宋朝进贡了一头会跳舞的大象。[21][22]但在1006年,喀喇汗王朝在付出沉重代价后攻陷了和阗城,吞并了于阗,结束了于阗李氏的统治。但于阗的佛教徒持续抵抗了半个多世纪。喀喇汗王朝的皇室作家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用了一首简短的诗来描述这次入侵:

我们的降临就如一场洪水,我们走进他们的城市,我们拆毁他们崇敬的佛像寺庙,我们在佛头上拉屎!We came down on them like a flood, We went out among their cities, We tore down the idol-temples, We shat on the Buddha's head![23][24]

明永乐六年派遣使者进贡。[25]

于阗在喀喇汗国的统治下,语言和人种逐渐回鹘化,并皈依了伊斯兰教。在1271至1275年间,马可波罗曾来过于阗。[26][27]并记载于阗人已全尊崇默罕默德了。[26][28]后经西辽蒙古帝国察合台汗国叶尔羌汗国准噶尔汗国的统治,到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被清军纳入满清治下,清德宗光绪九年(1883年)置和闐直隶州。

經濟[编辑]

于新疆丹丹乌里克出土,绘制于一木板上,描绘了于阗“东国(即指中国)公主传蚕种”的传说故事图:一公主将产丝绸的虫的蛋藏在她的头饰里,从中国偷运到于阗王国。
于阗汉佉二体钱(因钱币上有汉文和佉卢文两种题铭而得名,又因有马的图案,又称为马钱)。
正面:佉卢文, "Maharajasa, rajati najasa, Mahatasa Gugramayasa,意思為:“大王,王中之王,偉大者,矩伽羅摩耶娑。[29]
背面:汉文: "重廿四銖銅餞"。现藏于大英博物馆

于阗以农业、种植业为主,是西域诸国中最早获得中原养蚕技术的国家,是故手工纺织发达。特产以石和丝绸最有名。

宗教[编辑]

于阗出土的残存佛像的佛头。

于阗自前2世纪佛教传入后,逐渐成为大乘佛教的中心,在11世纪,于阗的绝大多数人口都信奉佛教。[30]三国两晋北朝至隋唐,于阗一直是中原佛教的源泉之一。于阗特别崇拜毗沙门天王,并认为他是于阗王族的祖先。于阗人民喜爱音乐戏剧,在绘画方面具有中古印度、中古波斯的混合风格,画家尉迟乙僧于初唐时至长安,绘有许多壁画,与唐人吴道子阎立本齐名。

国王[编辑]

于阗[尉迟氏](446-1006)

于阗国于851年改国号为金国,938年改称大宝于阗国,983年改称金玉国。

在位时间
年号
即位年
秋仁 (25) 丙戌 446
婆罗二世 (6) 辛亥 471
散瞿罗摩三世 (23) 丁巳 477
舍都罗 (30) 庚辰 500
尉迟? (30) 庚戌 530
尉迟? (30) 庚辰 560
卑示练 (30) 庚戌 590
尉迟屋密 (22) 庚辰 620
伏阇信 (23) 壬寅 642
伏阇雄 (26) 乙丑 665
尉迟璥 (33) 辛卯 691
尉迟眺 (1) 甲子 724
伏师战 (11) 乙丑 725
伏阇达 (4) 丙子 736
尉迟珪 (5) 庚辰 740
尉迟胜 (18) 乙酉 745
尉迟曜 (27) 甲辰 764
尉迟诘 (38) 辛未 791
尉迟迟耶 (15) 己酉 829
尉迟南塔 (15) 甲子 844
尉迟佤那 (29) 己卯 859
尉迟毗讫罗摩 (24) 戊申 888
尉迟僧乌波(李圣天) 同庆(38)
天兴(14)
天寿(4)
壬申 912
庚戌 950
癸亥 963
尉迟苏拉(李从德) 天尊(11) 丁卯 967
尉迟达磨 中兴(8) 戊寅 978
尉迟僧伽罗摩 (13) 丙戌 986
尉迟萨格玛依 (7) 己亥 999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Stein, M. Aurel. Ancient Khotan.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07. 
  2. ^ Charles Higham. Encyclopedia of Ancient Asian Civilizations. Facts on File. 2004: 143. ISBN 0-8160-4640-9. 
  3. ^ Archaeological GIS and Oasis Geography in the Tarim Basin. The Silk Road Foundation Newsletter. [2007-07-21]. 
  4. ^ The Sakan Language. The Linguist. [2007-08-02]. 
  5. ^ Mukerjee 1964.
  6. ^ Jan Romgard. Questions of Ancient Human Settlements in Xinjiang and the Early Silk Road Trade, with an Overview of the Silk Road Research Institutions and Scholars in Beijing, Gansu, and Xinjiang. Sino-Platonic Papers. 2008, (185): 40. 
  7. ^ 清徐松 《西域水道记》 65页
  8. ^ 专家称大量壁画人物显示古于阗人乃东、西方“王子”后裔 http://news.ifeng.com/society/news/detail_2011_11/18/10744197_0.shtml]
  9. ^ Mallory, J. P.; Mair, Victor H., The Tarim Mummies: Ancient China and the Mystery of the Earliest Peoples from the West, London: Thames & Hudson, 2000 
  10. ^ 榮新江:《華戎交匯:敦煌民族與中西交通》(蘭州:甘肅教育出版社,2008),頁164。
  11. ^ Stein, Aurel M. 1907. Ancient Khotan: Detailed report of archaeological explorations in Chinese Turkestan, 2 vols., p. 180. Clarendon Press. Oxford. [1]
  12. ^ 荣新江; 朱丽双. 于阗与敦煌. 兰州: 甘肃教育出版社. 2013. ISBN 9787542330543.  ,p.3
  13. ^ Paul Pelliot, Notes on Marco Polo,I, Paris: A Maisonneuve, 1959, pp.408-425.转引自:荣新江; 朱丽双. 于阗与敦煌. 兰州: 甘肃教育出版社. 2013. ISBN 9787542330543. 
  14. ^ 張廣達; 榮新江. 于闐史叢考. 北京: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8. ISBN 9787300097251.  ,p.164
  15. ^ 《汉书·西域传上》:于阗国,王治西城,去长安九千六百七十里。户三千三百,口万九千三百,胜兵二千四百人。
  16. ^ 《后汉书·西域传第七十八》:建武末,莎车王贤强盛,攻并于窴,徙其王俞林为骊归王。
  17. ^ 《后汉书·西域传第七十八》:明帝永平中,于窴将休莫霸反莎车,自立为于窴王。休莫霸死,兄子广德立,后遂灭莎车,其国转盛。
  18. ^ 《后汉书·西域传第七十八》:从精绝西北至疏勒十三国皆服从。而鄯善王亦始强盛。自是南道目葱领以东,唯此二国为大。
  19. ^ 《后汉书·西域传第七十八》:于窴国,居西城,去长史所居五千三百里,去洛阳万一千七百里。领户三万二千,口八万三千,胜兵三万余人。
  20. ^ 西藏王统记》,索南坚赞著,刘立千译注,民族出版社2000年出版,参见第95页,及195页脚注506。
  21. ^ 《宋史》:开宝四年(公元971年),其国(于阗)僧吉祥以其国王书来上,自言破疏勒国得舞象一,欲以为贡,诏许之。
  22. ^ Chapter 7, The Iranian Settlements to the East of the Pamirs. E. Yarshater (编).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04-14: 271. ISBN 978-0521200929. 
  23. ^ Valerie Hansen. The Silk Road: A New Histo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10-11: 227–228. ISBN 978-0-19-515931-8. 
  24. ^ Johan Elverskog. Buddhism and Islam on the Silk Road.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2010: 95. ISBN 978-0-8122-4237-9. 
  25. ^ 严从简殊域周咨录》 496页 中华书局
  26. ^ 26.0 26.1 Latham, Ronald. 马可波罗游记. 1958: 80. 
  27. ^ Stein, Aurel M. 1907. Ancient Khotan: Detailed report of archaeological explorations in Chinese Turkestan, 2 vols., p. 183. Clarendon Press. Oxford. [2]
  28. ^ Wood, Frances. The Silk Road: two thousand years in the heart of Asia. 2002: 18. ISBN 9780520243408. 
  29. ^ 夏鼐. 《夏鼐集<“和阗马钱”考>》.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8年7月1日. ISBN 9787500470472. 
  30. ^ Ehsan Yar-Shater, William Bayne Fisher,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The Seleucid, Parthian and Sasanian period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 page 963.

书籍[编辑]

  • 張廣達、榮新江:《于闐史叢考》(增訂本)(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