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于凤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于鳳至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于凤至
于凤至.jpg
于凤至早期照片
凤至
姓名 于凤至
翔舟
出生 1897年6月7日(1897-06-07)
 大清帝國吉林公主岭南崴子乡大泉眼村
婚年 1916年
逝世 1990年3月20日(92歲)
 美國洛杉矶
親屬
父親 于文斗
张学良
夫之父 张作霖
夫之母 赵春桂
张闾珣张闾玗张闾琪
张闾瑛

于凤至(1897年6月7日-1990年3月20日),字翔舟,富商于文斗之女,少帅张学良的原配妻子。在张学良的坎坷人生之中,一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早年生活[编辑]

于凤至祖籍山东海阳司马庄,现乳山市乳山寨镇司马庄村。祖辈因灾荒落户郑家屯(现吉林省双辽市)。其父靠经商致富,为避风险,将家眷安置于怀德县大泉眼村(现公主岭市南崴子镇大泉眼村)。

1897年于凤至在大泉眼村出生,五岁入私塾,九岁到郑家屯。

十一岁时由父母订下婚约,对方是小她三岁的张学良。

1913年考入并最终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奉天女子师范学校

新婚受宠[编辑]

1916年4月,于凤至与张学良在郑家屯举行婚礼结为夫妇。婚后来到沈阳,住在“大帅府”。

虽然起初张学良对于父母的包办婚姻表示反对,但后来,于凤至赢得了张学良的爱慕和敬重。两人兴趣相投、相敬如宾,感情日益融洽。

公公张作霖也对这个儿媳妇喜爱有加。

由于她处事得体、有主见、待人真诚,在复杂的大帅府中也逐渐获得了普遍的欢迎和威望。

感情波折[编辑]

1929年,赵一荻来到沈阳,于凤至大为不悦,拒不接受。后来,经约法三章勉强应允[1]

赵四小姐对外没有夫人名份。对外国人称是你的秘书;对中国人称为侍从。

不过,于凤至逐渐发现赵一荻对张学良的爱的确出于真诚,并且才智过人、精通英文、善于交际。自己需要打理帅府内外,不能常伴丈夫左右,如今他身边有这样一个体贴聪明的女人倒也不错,遂慢慢对她有了好感。加之赵一荻对她也颇为尊重,两人感情日甚,亲如姐妹。

相夫持家[编辑]

于凤至初到张府,即由于张作霖的爱护和自己的能力树立了威望,并逐渐接管帅府内务。另一方面,张学良一直称她为“大姐”,遇有难事常与她讨论,征求她的意见,特别是在苦闷之时常得她的巧妙安慰。

1928年,张作霖被日军炸死,致皇姑屯事件爆发。于凤至率张作霖众妾等秘不发丧,巧与日本特务周旋,張學良扶持靈柩返回奉天,卻假言張作霖只受了点轻伤。聽聞張作霖仍在,各方势力不敢妄动,从而使张学良得以顺利继承父亲在东北军政方面的大权。

1929年1月,张学良为了稳固军权,欲处置守旧派代表杨宇霆常荫槐。起初打算将其二人禁錮起来,但他与于凤至商量时,于说[1]

你能关得住他吗,张作相等人为他求情你是放还是不放?

张遂决定處決之。张后来回忆时说[1]

真是‘一言兴邦,一言丧邦’。

1930年,辽西大水,于凤至在沈阳组织“水灾协赈会”救灾。之后,赶往南京,与正在参加蒋张首次会晤的丈夫相会,首次会见蒋介石宋美龄。后下上海,曾拜宋老夫人(倪桂珍宋氏三姐妹之母)为干娘,与宋美龄等结下姐妹情意。

1933年,张学良被迫下野,4月11日于凤至随夫出访意大利,途中曾填词一首安慰沮丧中的丈夫[2]

越大洋乘风破浪,等闲千堵冰障。人言英雄志无量,空余豪气万丈。将门子,百将战骁勇何惧敌囚旺。一马平荡。叹成命难违,请缨无路,长啸叹沦丧。道甚么,外交可攘顽敌,国人急呼良将。问君此去何惆怅,蓄得青山树千丈。述衷肠,实难忘,永志塞外耻辱帐。慢动悲怆戕。青史无虚谎,黑白分明,笑对世人谤。

在意大利时会见了墨索里尼等,并辗转参访欧美诸国。之后,于凤至留在意大利,安排和照顾正在罗马读书的孩子。

1936年11月,意大利支持日本宣布承认满洲国成立,张家与时任意大利外交部長的加莱亚佐·齐亚诺私交破裂,于凤至携子女来到英国伦敦

回国救夫[编辑]

1937年,刚到英国的于凤至得到丈夫西安事变后被蒋介石扣押的消息,带病回国救夫。然而,多方奔走却毫无效果。她要求与丈夫一同承受牢狱之灾,从此经受了三年被特务严密看守的幽禁岁月。

起初,张常有自杀的念头,欲以此控诉蒋介石对他的囚禁,但于凤至劝之[3]

在军事法庭上,你光明正大地说明“西安事变”的兵谏,是为国家存亡的革命行为;是为了改正错误的政策而兵谏,并不承认有罪,这从得到蒋先生的允诺采纳我们的主张可以证明。既然我们认为不仅无罪而且行为正确,今天受到非法的囚禁,那就要学文天祥等仁人志士为人才是,我们心有正义,历史会有裁判,怎么能丧失信心?何况你对东北军几十万将士有责任,对西北军官兵有责任,对儿女有责任,你要战死在前线的心愿未遂,蒋帮如此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的报应未见;所以,不但不能自杀,反而要千方百计保住自己的生命才对得起人,对得起大帅在天之灵。

张遂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1940年,于凤至在贵州被查出患有乳癌,医院告知国内无法医治。且他们有一个儿子于伦敦轰炸中脑部受损,需亲人照顾。经张学良劝导、蒋介石同意,于3月去,同时将子女接至美国照顾。

起初,于凤至不愿去美国,她说[4]

汉卿,知情的当然会知道我去美国治病是你的主意,可是不知情的人又会怎么看我于凤至呢?现在你也许被人当成了千古罪人,我想若干年后你也许就是千古英雄。到那时,世事剧变,物是人非,也许我们那时都不在人世了。我于凤至会不会被史学家们当成痛骂的对象?

张安慰她说,他自己被囚,于只要照顾好在外的三个孩子,就是对张家最大的功劳。并且病好了也永远不要进蒋统区,要帮他完成揭开“西安事变”真相的心愿。岂料,这一去竟是他们夫妻的永别。

终老海外[编辑]

1964年,为断绝张學良远走美国这一退路,蒋介石借张皈依基督教,按一夫一妻制的教义,一名男子不能同时与两名女子保持夫妻关系,逼迫张和于凤至离婚。[3]

我和汉卿电话中说此事,他说:“我们永远是我们,这事由你决定如何应付,我还是每天唱《四郎探母》。”为了保护汉卿的安全,我给这个独裁者签字,但我也要向世人说明,我不承认强加给我的、非法的所谓离婚、结婚。汉卿的话“我们永远是我们”,够了,我们两人不承认它。宋美龄每年和我都互寄圣诞、新年贺卡。这年,她信封上仍然是写张夫人收。以后每年都如此。赵四不顾当年的誓言,说永远感激我对她的恩德,说一辈子做汉卿的秘书,决不要任何名分等,今天如此,我不怪她。但是,她明知这是堵塞了汉卿可以得到自由的路,这是无可原谅的。
说明:这个 中间的内容是不会显示的,因为没有写好。

欢迎补充,把写好的内容,放在 div 的外面就会显示出来。

股票房地产 古董 1961年写信 1963年秋,美国洛杉矶 乳腺癌手术 长子、次子 多年来,远隔重洋思念幽禁的丈夫 闾瑛 鹏飞

汉卿是他们笼子里的一只鸟,他们随时会把他掐死的。几十年来,我为汉卿死都不怕,还怕在离婚书上签个字吗? 1964年3月离婚

评价[编辑]

張學良:「我這麼地亂七八槽的,都是我太太(于鳳至)把我放縱的。」[5]:110

她曾出资为其出生地——大泉眼村兴建小学,使得方圆10余里地的贫困子弟有机会接受教育; 诗中透出女儿少有的豪情、气魄和胸怀。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王书君著,《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济南:山东友谊出版社,2002年,ISBN 7-80642-427-X
  2. ^ 走近于凤至
  3. ^ 3.0 3.1 张学良结发夫人于凤至回忆录
  4. ^ 窦应泰 著. 《张学良结发夫人于凤至旅美五十年》. 北京: 东方出版社. 2001年. ISBN 7-50601-522-6. 
  5. ^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