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互联网审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无国界记者对互联网审查的评分
  互联网黑洞(最重的网络审查的国家)
  监视
  有部分网络审查
  沒有网络审查

网络审查是一种对网络承载的内容以及网站进行审查,并对部分内容进行过滤、删除、对网站关闭和过滤的行为。审查通常伴随对相关人员与组织的行政处理

这里网络主要指因特网,但没有接入它的独立学术网、企业网等也在政府审查的范围之内。因特网作为一种大众传媒和新兴信息媒介,无需经过传统的出版发行编审就可以直接进入受众之中。鉴于其内容中的可能存在与传统道德观念及现行法律法规相抵触的部分,部分国家和地区的互联网管理机构制定和施行了相关法律,以控制相应内容通过因特网在民众中传播。

这一针对网络内容的审查,并不包括保护国家秘密、企业秘密、研究机构秘密的不受侵入、盗取的信息安全网络安全这些领域,主要是对既有网络内容进行监控,机密资料在网络上的流传则在网络审查的职责之内。

审查的类型[编辑]

根据内容的不同,网络的审查可以分为以下类型:

为了保护国家安全,许多国家的政府都严防有损国家安全的资料在互联网流传。同时,也针对一些团体或个人在网上实行心理战挑战政府合法性的情况。
保护企业、研究机构的机密资料不在互联网流传。保障版权与个人隐私的不被非法传播。
  • 违法网站
在一些国家,例如赌博,是违法的。但是,通过互联网和电子银行,一些设在其他国家的赌博公司进行赌博活动。有的时候,还有其他如洗钱等犯罪行为伴随发生。
  • “不道德”网站
包括针对暴力、色情、违反伦理等的宣扬与唆使。例如在日本,教授人们如何自杀,甚至在互联网上联络集体自杀。

世界各地[编辑]

(注意:由於關於互聯網言論自由的標準有頗多爭議,以下互聯網審查分類結果並不唯一,也有可能不受到廣泛認可)

开放网络促进会英语OpenNet Initiative的分类方案:

最严重的
较严重的
监视

此外,無國界記者於2012年發佈的12個被其描述为“互聯網敵人”(enemies of the Internet)的國家:[1]

互联网敌人:

 

对互联网进行监视的国家:

 

挪威奥斯陆和平研究所的分类方案:

最严厉的管制
非常严厉的管制
严厉的管制
较严厉的管制

案例[编辑]

  • 美国在1996年訂定《通信规范法》(或译通訊品位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限制的對象主要為少年。但由於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y Union)向法院提出違憲訴訟之後並成立而被宣判無效。2000年施行了數字千年版權法(Digital Millenium Copyright Act),有關破解著作權保護技術之議論和散發與相關犯罪被規定於條文中,著作人更易主張自身於線上之著作權被侵害。此法為了檢查包含山達基教在內幾個團體,對著作權保護的訴訟假裝不中意的言論被採用了。[2]
  • 法国曾经要求一些伺服器放在美国的拍卖站点删除纳粹纪念品
  •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數套用於互联网审查系统,通称为防火长城金盾工程。主要用于阻挡中国共产党不愿国民浏览的网站,大部分是港澳台及海外的中文新闻和论坛网站,及国际社交、博客、视频、文件寄存网站等。与其他有网络封锁的国家不同,当在中国访问被封锁网站的时候,不会出现任何政府提示,只会显示与网站的连接出现问题。[來源請求]
    • 地區雖不受防火長城的影響,但當地的網警會協助把關不當內容的網站(一般都會限制傷風敗俗、妨礙風化和侵權的內容),如香港曾發生的艷照門事件。
  • 台湾於2005年藉由財團法人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與國際機構ICRA之協助,於同年10月開始進行網路分級措施,採用未經公開討論之標準,以網頁植入特殊標籤的方式,標示出「限制級」的網站。而中華電信則推出付費使用的「色情守門員」服務在機房直接阻擋、過濾色情網站,由客戶主動申請使用。
  • 新加坡从1996年开始实行互联网分类许可证制度,2005年有两名博客因为发表种族煽动言论而被判刑。[3][4]
  • 2008年初,阿富汗一位网民因为在网上下载了一篇批评伊斯兰国家对待妇女的文章而被法庭以亵渎罪判处死刑[5]
  • 大韩民国封锁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有联系的网站。[6]用户在访问被封锁的网站时被重定向warning.or.kr
  • 朝鲜切斷了大部分的對外網路聯繫,並在國內建立了一個稱作「光明网」的封閉網路系統(僅能撥接上網);但在首都平壤一帶的少數國際觀光飯店有在特定時間開放對外的網路聯繫(如朝鮮國慶、領導人誕辰、朝鮮勞動黨黨慶等特殊節日),以便讓獲得北韓當局批准採訪的外國媒體得以報導北韓遊行與閱兵的情況。朝鲜的對外網路線路大多經自中國。
  • 缅甸自行搞了一套有严格限制的缅甸互联网,并且逮捕违反禁令访问它们的人。2011年10月,当局宣布解除对TwitterFacebook美国之音等大量外国网站的封锁。
  • 古巴,未经允许使用互联网违法。大多数情况下,僅医生能取得上网许可,以至于医生之邻居经常到医生家里给其於国外之亲朋好友发电子邮件,尽管古巴政府一直在禁止这种事情的发生。近年來勞爾·卡斯楚從兄長手中接掌古巴大權之後,開始改善對外關係,而對外的網路連結也進行小幅度的解禁。
  • 突尼西亞封锁了成千上万的站点(例如色情站点,电子邮件翻译服务),点对点,以及文件传输协议(FTP)。技术上说,这些封锁和过滤是通过一个透明的代理服务器实现的,端口23,80,1080,3128和8080都被封锁。
  • 叙利亚禁止访问一些政治站点,并且逮捕违反禁令访问它们的人。
  • 大部分中东国家的因特网访问被一个政府控制的代理服务器群管理,这些代理服务器阻挡对被认为不道德的站点的访问。不道德站点不仅包括直接的色情站点,也包括某些讨论性问题的论坛,有争论的博客站点,有裸体图片站点(甚至卖女性内衣的商业站点),以及政治敏感的站点。

其他[编辑]

网络审查范围正在迅速扩大,目前约有20多个国家進行不同程度的网络审查行为[7]

2012年,实名注册微博在中国开始实施,但是互联网公司都是让用户自愿决定是否进行实名验证。与此相反,在2007年实施网络实名注册之后,韩国已经逐步废除这一政策[8] 。面对侵犯言论自由和遭致黑客攻击等指责,一些互联网公司已经决定不再要求用户提供身分号码。与此同时,韓國廣播通信委員會也计划在2013年前所有网站全面限制收集和使用“居民登陆证”号码实名注册的要求。[9]

2012年,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开始使用社交網絡为其总统竞选造势。但有报导称,他只保留支持他的评论,而将反对声音通通剔除。[10]

此外,一位印度记者起诉GoogleFacebook以及其他网络公司,原因是他们没有删除冒犯性言论[11] 。在跟《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中,这位记者声称,抵制印度教伊斯兰教以及基督教的言论有可能在印度引发全国性骚乱。他还表示,自己的行为是要提醒互联网公司,运营之外也要承担社会责任。[12]

参考文献[编辑]

  1. ^ Internet Enemies,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Paris), 12 March 2012
  2. ^ Church of Scientology Censors Net Access for Members
  3. ^ 张永兴,国外网络管理:新加坡网络管理严格而务实,新华网,2007年01月04日
  4. ^ 欧阳武 译,新加坡广播管理局互联网络管理法规,广播电视信息,2001-8-10
  5. ^ Kim Sengupta. Sentenced to death: Afghan who dared to read about women's rights. independent. 31 January 2008 [2008-02-03]. 
  6. ^ 金融时报. 朝鲜开通Twitter和YouTube作宣传 韩国禁止访问. 搜狐IT. 2010-08-19 [2010-08-19]. 
  7. ^ 英国《金融时报》理查德·沃特斯(Richard Waters),“实施互联网审查的国家增多”,2007年3月15日
  8. ^ Yoon Ja-young. Online ID system faces overhaul. 12-23-2011 [2012-02-09]. 
  9. ^ 韩国将推进限制网上使用“居民登录证”号码的方案. 韩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1-12-29 [2012-07-07]. 
  10. ^ ELENA VLASENKO. Putin censors campaign website as opposition critics debate future. JANUARY 16, 2012 [2012-02-09]. 
  11. ^ RPT-Internet giants oppose Web control in India court. reuters. Jan 16, 2012 [2012-02-09]. 
  12. ^ Meet Vinay Rai, India’s Censorship Crusader. WSJ. JANUARY 16, 2012, [2012-02-09].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