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
Alexander Grothendieck.jpg
格罗滕迪克在蒙特利尔,1970年
出生 1928年3月28日 (1928-03-28)(86歲)
德国柏林
居住地 法国
研究領域 数学
母校 蒙彼利埃大学
博士導師 洛朗·施瓦茨
博士學生 皮埃尔·德利涅
吕克·伊吕西
米歇尔·雷诺
让-路易·韦迪耶
獲獎 1966年菲尔兹奖

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法语Alexandre Grothendieck,1928年3月28日)在德国柏林出生,犹太无国籍数学家

經歷[编辑]

父母[编辑]

格羅滕迪克的父親是猶太人,可能名叫亞歷山大·夏皮罗,用過薩沙一名,1890年生於俄羅斯白俄羅斯乌克兰的邊境。他15歲被反政府組織招攬,参與反沙皇鬥争。他後來被捕,起初判處死刑,但因為年輕改為判囚終身。接著十年他在獄中度過,乘局勢混亂逃走,加入烏克蘭的反政府農民軍。他娶猶太女人並誕下一子,但他非常風流,忙於婚外情。一次行動中他失去左臂,得到多個女人和同志協助逃走,以假名亞歷山大·塔納羅夫先後到柏林巴黎。返回柏林後他结識了漢堡出身、信奉新教的已婚婦漢卡·格罗滕迪克,兩人生下亞歷山大·格羅滕迪克,起初名為亞歷山大·拉達茨,拉達茨是漢卡丈夫姓氏。他們和兒子及漢卡的婚生女兒合組家庭。

童年[编辑]

汉卡和萨沙希望成为作家,并与各方激进人士联络。1933年,纳粹党上台,迫使他们离开德国西班牙。1936年他们参与了人民阵线(Frente Popular)发动的内战。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居住在德国一位牧师的家中,这位牧师担任汉堡附近一所学校的校长。

1939年他与父母在法国重聚。他们被拘捕和驱逐。萨沙被囚在法国阿列日省韦尔内集中营,然后转送到奥斯威辛集中营,1942年被害。汉卡和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被带到于法国洛泽尔省里厄克罗集中营

学生时代[编辑]

战争结束后,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和母亲定居于蒙彼利埃附近,靠格罗滕迪克的助学金维持生计。他注册了数学课,但很少去上大课,喜欢自己独自研究体积的概念。(如他在《收获与播种》中所解释的,这是他开始独立研究的标志,也引导他重新发现勒贝格积分。)

1948年,格罗滕迪克决定去巴黎继续深造。他设法获得了法国大学互助会的奖学金,之后被昂利·嘉当接受进入在巴黎高等师范学院École normale supérieure)开办的研究班,并将他推荐到让·迪厄多内的门下。格罗滕迪克在巴黎认识了许多那个时期巴黎数学界的精英们,人们推荐他离开巴黎的环境。格罗滕迪克于是来到了另一个在泛函分析领域的数学圣地南锡,准备在让·迪厄多内洛朗·施瓦茨的指导下开始自己的论文。仅仅几个月后,在20岁的年龄,格罗滕迪克就已经撰写了6篇博士论文作为他学术生涯的开端。

学术生涯[编辑]

1950年到1953年间格罗滕迪克撰写的6篇文章中的一篇"拓扑张量积和核型空间"(Produits tensoriels topologiques et espaces nucléaires)后来被他选来作为他的博士论文。之后在导师洛朗·施瓦茨的推荐之下进入了著名的布尔巴基研究班并在那里待了好几年。

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格罗滕迪克很难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由于他的无国籍身份,他无法成为一名正式的研究员,而获得法国国籍的条件是服兵役,这是格罗滕迪克无法接受的。于是他离开了法国,以一名客座教授的身份,先是在1953到1954年间在巴西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在1955年去了堪萨斯大学芝加哥大学。在美国,他遇见了一位数学系的女学生,并且和她育有一子。就是在那段时间格罗滕迪克转变了他的研究方向。

在他的泛函分析卓越工作后,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转向代数几何。他革命性地改写这学科,与让-皮埃尔·塞尔合作,建立新的基础,引入概形的概念。他们通信极多,虽然风格相反,但两人能互相补充而得到成果。

他在1956年回到巴黎,倾向于拓扑学代数几何的研究。他创造了黎曼-罗赫定理的新版本,揭示代数簇的拓扑和解析性质间的隐藏关连。

1957年他的母亲离世,之后多月他感到抑郁。次年他决定停止未完成的工作,实现一些惊人的突破。他也认识了他的未来妻子,和她生了三个孩子。

为数学和理论物理研究而设立的法国高等科学研究所(Institut des hautes études scientifiques)接待他。他在那里再遇到让·迪厄多内勒内·托姆路易·米歇尔大卫·吕埃勒,并着手建立代数几何理论。

他于1958年应邀在国际数学家大会做1小时报告,报告的内容与其说是对当时该学科已知内容的总结,不如说是对未来10年中他将要做的工作的预告。自1960年到1967年,他和让·迪厄多内合作写了《代数几何基础》(Éléments de géométrie algébrique)的首八卷。他的代数几何讨论班整理出版了7卷SGA

1966年他获得菲尔兹奖,但他拒绝往苏联领奖。1967年往越南旅行,布拉格之春1968年5月事件使他投身反对行列,直到1970年他辞掉法国高等科学研究所的工作,抗议其资助部份来自国防部。

激进生态保护者[编辑]

辞职后他创办生存和生活组织(Survivre et vivre)以推广他的反战和生态保护思想。他被数学界拋弃,他向法兰西学院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求职都被拒绝。他离婚,并与在美国认识的博士生贾斯蒂娜·巴比于巴黎附近建立社区。

1973年他们移居到埃罗省的村庄,实验反正统文化。贾斯蒂娜·巴比生了一个孩子,不久后离开了他。他获蒙彼利埃大学聘为教授,留任到1988年退休。

自1980年到1995年他写了四本书:La longue marche à travers la théorie de Galois, Esquisse d'un programme, À la poursuite des champsLes dérivateurs。但最著名的是他1985年写的自传式书籍《收获与播种》(Récoltes et semailles),约二千页。他写道他一生经历三种情感:女人、数学和默想。[來源請求]

1988年他以下列理由拒绝授与他和皮埃尔·德利涅克拉福德奖

  • 他的教授薪金和退休金足够他的需要;
  • 奖项给予研究者的过高社会地位和声誉;
  • 他自1970年起远离科学界(奖项是表扬他25年前的工作)。
  • 他是一个和平主义者(某些研究直接或间接受到军方资助)

他也拒绝了为祝贺他六十岁生辰而编辑的文集《The Grothendieck Festschrift》(1990年出版),因他相信自己的工作没有被好好理解。

1990年,他遗下他的全部数学写作手稿,定居在比利牛斯山。此后他过着隐居生活,与研究界完全断绝。

学生[编辑]

格罗滕迪克最出名的学生有皮埃尔·德利涅米歇尔·雷诺

参考[编辑]

  • Lettre à l'Académie Royale des Sciences de Suède, Alexandre Grothendieck (Le Monde, 1988年5月4日)
  • Grothendieck : au fond des choses, Alexandre Hobeika (Pour la Science, 2005年8月)
  • Grothendieck Circle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