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亚欧会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亞歐會議標誌

亚欧会议英文Asia-Europe Meeting,ASEM)是亚洲国家和欧洲联盟国家的政府间论坛

發展背景及歷程[编辑]

该论坛是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在1994年10月在访问法国时提出论坛的初步构想并得到了各有关国家的积极响应。欧洲联盟部长理事会于1995年3月正式通过支持召开亚欧会议的决议。在亚洲的东盟各国及中國日本韩国也对此构想给予积极支持。

1996年3月,第一届亚欧会议在泰國曼谷召开。参加会议的国家有當時欧盟的15个成员国、欧盟委员会和亚洲的「东盟加三」()等10个国家,共26个成員。

成員國於此會議中明確提出了亞歐會議的宗旨、合作領域及指導原則。會議中將政治對話、經濟合作、教育與文化確定為亞歐會議的三大支柱。政治上包括兩年舉行一次的領袖會議以及外交部長會議;經濟上有財經部長會議以及亞歐商業論壇;文化上則有亞歐青年領袖會議以及亞歐文化與文明會議等。此會議中並通過亞歐合作的基本原則,強調「對話應在遵循相互尊重、平等、促進基本權利和根據國際法的規定和義務,互不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干涉內政的原則基礎上進行」,而目的是「在亞、歐兩大洲之間促進新型與全面的夥伴關係,加強相互間的對話、了解與合作,為經濟和社會發展創造有利的條件,維護世界的和平與穩定」。[1]

在亞歐會議的架構下,東亞國家首次以東盟加三的形式出現,與歐盟進行對話與交流,這既彌補了亞、歐間缺乏聯繫渠道的不足,也為東北亞三國和東盟提供了交流的平臺,從而催生了東亞國家「10+3」的區域合作[2]。此後,亞歐會議每兩年輪流在亞洲和歐洲舉行一次首脑會議[3]

1997年2月,亞歐會議的成員國成立了亞歐基金會(Asia Europe Foundation, ASEF),總部設於新加坡,為該會議最重要的常設性組織,旨在加強兩洲各國之間人民與文化的交流,這對於亞歐會議的發展以及亞歐關係的改善有很大的幫助。[4]總幹事為最高領導人,現任總幹事為前中國駐印度大使張炎, 任期至2016年。

為在東亞的經濟整合上取得領先的地位,由歐盟所領導的亞歐會議與美國所領導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在亞洲形成兩股競爭的勢力。而亞歐會議很有可能後來居上,超越亞太經濟合作會議而成爲加速東亞整合的主要力量,對美、歐、亞之間的關係產生衝擊。[5]

歷屆會議行程[编辑]

  • 第一屆亞歐首腦會議:1996年3月1日-2日,泰國曼谷
  • 第二屆亞歐首腦會議:1998年4月3日-4日,英國倫敦
  • 第三屆亞歐首腦會議:2000年10月20日-21日,韓國漢城(今首爾)
  • 第四屆亞歐首腦會議:2002年9月22日-24日,丹麥哥本哈根
  • 第五屆亞歐首腦會議:2004年10月7日1-9日,越南河內
    • 2004年10月7日,在越南河内召开的第五屆亚欧首脑会议正式接纳扩欧盟新增的10个会员国和亚洲的老挝、缅甸、柬埔寨3国为新成员,会员国总数达39个。
  • 第六屆亞歐首腦會議:2006年9月10日-11日,芬蘭赫爾辛基
    • 2006年9月,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的第六屆亞歐首脑會議決定接納保加利亞、羅馬尼亞、蒙古、印度、巴基斯坦和東盟秘書處等6個新成員,使成員總數增至45個。但於2008年在中國北京舉行的第七屆亞歐首脑會議才正式加入。
  • 第七屆亞歐首腦會議:2008年10月24日-25日,中國北京
  • 第八屆亞歐首腦會議:2010年10月4日-5日,比利時布魯塞爾,会议主题是“改善民生,提高公民福利和尊严”。
    • 2010年10月,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的第八屆亞歐首脑會議接受澳洲,新西蘭及俄羅斯加入。成員總數增至48個。
  • 第九屆亞歐首腦會議:2012年11月5日-6日,老撾萬象,会议主题是“和平挚友、繁荣伙伴”。[6]
    • 2012年11月,在寮國萬象舉行的第九屆亞歐首脑會議接受孟加拉,挪威及瑞士加入。成員總數增至51個。
  • 第十屆亞歐首腦會議:2014年10月16-日17日,意大利米蘭,会议主题为“构建负责任伙伴关系,促进可持续增长与安全”。
    • 2014年10月,在意大利米蘭舉行的第九屆亞歐首脑會議接受哈薩克克羅地亞加入。成員總數增至53個。
  • 第十一屆亞歐首腦會議:2016年,蒙古

亞歐各國想法背景[编辑]

新加坡[编辑]

1994年,當時的新加坡總理吳作棟及前總理李光耀世界經濟論壇——歐洲東亞經濟高峰會 所發表的演說中提出,從國際區域間關係來看,亞洲及歐洲缺乏諸如跨大西洋連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跨太平洋連結(亞太經合會)等合作模式。之後他在訪問歐洲各國時,亦提及亞洲應該與歐洲建立一個類似亞太經合會的最高層次對話機制,獲得法國等歐洲國家的迴響。

東協國家[编辑]

東協國家的立場基本上與新加坡是一致的。一方面希望歐盟的介入以平衡此區域內中、美、日的勢力,另一方面希望加強對歐洲的關係。

日本[编辑]

最初日本是採取觀望的態度,尤其是試探美國的看法。但是當日本發現美國並不重視亞歐會議後,轉而積極參與,希望藉由亞歐會議能促進雙邊關係,並且能夠平衡美國的勢力。

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亞歐會議則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認為亞歐會議一方面可以促進中國與歐洲國家之間的交流與認識,另一方面有助於取得歐洲的資金與技術。其出席的代表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总统

歐洲[编辑]

由於亞洲四小龍、東協國家及中國的高經濟成長,使得歐盟執委會於1994年7月所發布的「邁向新亞洲策略」(Towards a New Asia Strategy)中就宣明歐盟對於亞洲,尤其雙邊經貿與政治往來的新策略。另外,不論是亞洲國家或歐洲國家,均不滿意二次大戰後由美國主導的單邊體系,因此均企圖加強亞歐關系以平衡美國。[7]

亚欧会议成员[编辑]

至2014年10月, 有53個成員:

亚洲(21个成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 日本 韩国 新加坡 蒙古国 哈萨克斯坦 泰國 越南 巴基斯坦 印尼 文莱 菲律賓 马来西亚 老挝 緬甸 柬埔寨 印度 孟加拉国澳大利亚 澳大利亞新西蘭 新西蘭 東盟

欧洲(32个成员):

 義大利、欧元  德國、欧元  法国、欧元  荷蘭、欧元  比利時、欧元  卢森堡、欧元  丹麥、克朗 爱尔兰 爱尔兰、欧元  匈牙利 英國、英镑  希臘、欧元  西班牙、欧元  葡萄牙、欧元  奥地利、欧元  芬兰、欧元  瑞典、克朗  克罗地亚 賽普勒斯、欧元  馬爾他、欧元  波蘭 立陶宛、欧元  捷克、克朗  斯洛維尼亞、欧元  瑞士、法郎  俄羅斯、卢布  挪威 爱沙尼亚、欧元  拉脫維亞、欧元  斯洛伐克、欧元  保加利亚 羅馬尼亞欧洲联盟 欧盟


欧盟变化


1957年: 義大利 德國 法国 荷蘭 比利時 卢森堡

1973年: 英國爱尔兰 爱尔兰 丹麥

1981年: 希臘

1986年: 西班牙 葡萄牙

1995年: 奥地利 瑞典 芬兰

2004年: 賽普勒斯 馬爾他 波蘭 立陶宛 捷克 斯洛維尼亞 爱沙尼亚 拉脫維亞 斯洛伐克 匈牙利

2007年: 保加利亚 羅馬尼亞

2013年: 克罗地亚

欧元区变化

1999年: 義大利 德國 法国 荷蘭 比利時 卢森堡爱尔兰 爱尔兰 西班牙 葡萄牙 奥地利 芬兰

2001年: 希臘

2007年: 斯洛維尼亞

2008年: 賽普勒斯 馬爾他

2009年: 斯洛伐克

2011年: 爱沙尼亚

2014年: 拉脫維亞

2015年: 立陶宛

框架内的相关会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Chairman's statement Of the Asia-Europe MeetingPDF, 2 March 1996.(英文)
  2. ^ 郭思楚。亞歐會議進程回顧與展望——寫在第五屆亞歐首腦會議召開之際。人民日報,2004年10月7日,第三版。
  3. ^ 背景资料:历届亚欧首脑会议及主题. 新华网. 2010年10月4日. 
  4. ^ 湯紹成。亞歐基金會與亞歐文化交流。問題與研究,2005年2月44卷1期:45-78頁。
  5. ^ 張子揚。亞太經濟合作會議與亞歐會議之比較:兼論對美歐亞三角戰略關係之影響。歐洲國際評論,2005年7月1期:1-29頁。
  6. ^ 亚欧首脑会议中国角色受关注. 新华网. 2012年11月6日. 
  7. ^ 李政鴻。亞歐會議發展及內涵。台北:東南亞區域研究年度論文研討會。2005年。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