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维拉的德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圣女德肋撒

彼得·保罗·鲁本斯所绘的亚维拉的德兰
教会圣师
出生 1515年3月28日
西班牙王国阿维拉省戈塔伦杜拉
逝世 1582年10月4日(67歲)[1]
西班牙王国萨拉曼卡省阿尔瓦-德托梅斯
敬奉 罗马天主教
路德会[2][3]
圣公会
列福 1614年4月24日,罗马保禄五世
列聖 1622年3月12日,罗马额我略十五世
朝聖地 西班牙阿尔瓦-德托梅斯圣母领报修道院
慶節 10月15日
象徵 赤足加尔默罗会会衣,书和鹅毛笔,箭头刺穿心脏
主保 身体的疾病,头痛,花边工人,父母损失,需要恩典的人;在宗教修会的人;被人们嘲笑虔诚的人;克罗地亚波热加;病人;疾病;西班牙

亚维拉的德兰(St. Teresa of Avila),又称耶稣的圣德兰,(旧译德肋撒圣女德肋撒,台湾地区主教团2000年修改译名,但其他大中华地区仍用旧译名。)洗名德肋撒·桑切斯·西佩达·阿乌马达(1515年3月28日-1582年10月4日)是一位杰出的西班牙神秘主义者、罗马天主教圣人加尔默罗会修女反宗教改革作家,通过默禱过沉思生活的神学家。她是加尔默罗会的改革者,并被认为与十字若望一起创建了赤足加尔默罗会。因與里修的德蘭區分,又被稱為大德蘭

在她死后四十年,于1622年被教宗额我略十五世册封为圣人,1970年,教宗保禄六世敕封其为教会圣师。她的著作,其中包括她的自传,她的著作《内心的堡垒》(El Castillo Interior),是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文学,以及基督教神秘主义的一个组成部分,基督徒默想的做法见于她在她的另一部重要著作《圣德之路》(Camino de Perfección) [4]

早年[编辑]

圣女德肋撒于1515年出生在西班牙阿维拉省的戈塔伦杜拉。她父亲的的祖父胡安·德·托莱多,是一个马拉诺(被迫改信基督教的犹太人改宗基督教的犹太人),被西班牙宗教裁判所谴责回到犹太信仰。她的父亲,阿隆索·桑切斯·西佩达,买了爵位,并成功地同化进了基督教社会。德兰的母亲,Beatriz,尤其热衷于将女儿培养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德兰着迷于圣人的生平事迹,在七岁时和弟弟罗德里戈从家中出走,准备跑到摩尔人那里去殉道。她的叔叔回城时在城墙外发现了他们,将其拦住。

德肋撒十四岁的时候,慈母去世。她非常悲伤,含着泪,对圣母说:“圣母玛利亚,请妳收留我,作我的母亲。”

后来,德肋撒染上了时代少女的流行习惯,爱好时髦,爱好穿鲜美的衣服。父亲见德肋撒的生活方式发生转变,就送她到奥斯定女修院住读。德肋撒在女修院里住了一年半,突然患病,父亲接她回家。她开始考虑应否弃家修道,一时打不定主意,读了圣热罗尼莫的书信,才决定弃俗修道。征求父亲意见,父亲坚决反对。圣女私自离家,入加尔默罗会修院:“那时候,我的内心非常痛苦。一方面,我不忍伤父亲的心,另一方面,为了实现修德成圣的志愿,不能不牺牲父女之爱。”当时德肋撒年仅二十岁。父亲见木已成舟,不再反对。

罗马胜利之后圣母圣殿贝尔尼尼的作品《圣女大德兰的神魂超拔》

修行[编辑]

德肋撒入修院后一年,矢发圣愿。圣女在修院里,常患虐疾,久治不愈。

德肋撒在修院事务很忙,无暇作默祷。她还想:自己是一个多病的人,更不必多作祈祷。德肋撒的听告司铎劝她勤行祈祷,她遵命。有一天,她在耶稣圣像前表示忏悔,觉得圣女玛达肋纳在援助她。从这一天起,她的灵修生活有了显著的改善。

德肋撒的圣德,一天比一天进步。她在祈祷中和天主结合,感到很大的神慰神乐,天主在内心和她倾谈。可是她知道:有时候,这种神慰可能是个人的幻觉或魔鬼的诡计。心里很惶惑不安,就向许多有灵修经验的人请教,征求他们的意见。一位耶稣会神父名叫亚法来,劝德肋撒求天主指导,让她做最能中悦天主圣意的事,每天求天主的时候,念“伏求圣神降临经”,德肋撒遵命办理。有一天,她神魂超拔,心内听见这几句话:“我不要你和凡人谈话,我要你和天神谈话。”从那一天起,圣女就有了这种“心内谈话”的感应,鼓舞她修务圣德,给予她心灵的音乐。

德肋撒神魂超拔的时候,身体常常腾空而起。“天主好像不但要把我灵魂提上去,也要把我的肉身也提上去。”她看到天主的仁慈和圣爱多么伟大,也感到世人为天主工作多么幸福。这一切直觉的态度,奇妙神秘,无法用言语描述。德肋撒渴望享受天国的永福。她说:“过去我很怕死,现在一点也不怕了,因为死亡是升天必经的过程。”

主要事迹[编辑]

德肋撒许愿,在一切事上,愿意按照最中悦天主圣意的方式去做。她的功绩之一是留下了很多著作。她写的书籍中,《纯全的道路》是一本辅导修女神修的书,《基础》是一本鼓励修女的书,《内心的堡垒》是供教会参考的书。

圣女在她的自传中,描述这些神乐的经过情形,历历如绘,使人读了,都感到身历其境。我们必须知道:德肋撒并没有受过高深的教育。写这本书的时候,根本没有参考书,也没有写作经验。她不过是将亲身经历的神景,作忠实的报导。她把一切都请听告解司铎裁断,请教会当局裁断。

另一项功绩是改革了加尔默罗会修会。16世纪的加尔默罗会会规很松弛,德肋撒认为必须予以彻底改革。这计划得到圣伯多禄亚刚德拉、圣路易伯德郎、亚维拉主教的支持,同时获得加尔默罗会省会长额我略神父的批准。当然,这样大刀阔斧的改革,遭到一般人强烈的反对,也在意料之中。

经过罗马教廷颁诏核准设立新制修院。1562年,德肋撒的侄女和其他三位初学修女,在新设立的若瑟修院,领受会衣。亚维拉的市政当局很震动,甚至计划撤销这修院。德肋撒在一连串的打击中,把自己的修院托付给天主,一点也不慌张。新修院的会规非常严厉:修女与外界隔绝,常守静默,生活贫寒,身穿布衣服,终年守小斋。最初,德肋撒规定每座修院的人数,不得超过十三人后来在若干经费充裕的修院,修女可以增至二十一人。德肋撒在若瑟修院住了五年,院里共有十四位修女。她以身作则,给众人树立修德的模范。每年除了祈祷默想以外,纺织,打扫院舍,并做其他杂务。在她的带动下,相似的修院陆续增加。

有一座女修院是一个名叫洛易的亲王捐款建造的,洛易去世,她的妻子想入修院,可是她提出条件,要求保持王妃的名衔,免守院规若干条。德肋撒认为这条件破坏成例,就将院舍退还给她,将全院修士迁往别处。

那时候,教宗圣庇护五世派代表考察各地修院,研究改革方策。负责调查西班牙加尔默罗修院的、是有名的多明找会会士伯多禄弗郎德。弗郎德到了亚维拉,认为当地“降生女修院”需要改革,就召德肋撒来,负责执行,同时,任命她为这座修院的院长。最初,修女们不大肯服从她的改革办法。德肋撒对她们说:“耶稣派我到这里来。我知道自己不能胜任,我是来给你们众人服务的。”德肋撒以她的的圣德博得众修女的钦佩和敬爱,使她的改革计划顺利推行。

德肋撒天性温和,待人诚恳,判断准确,办事敏捷,所以很容易博取众人的爱戴。诗人古拉喜说“德肋撒又像一只老鹰又像一只鸽子。她有老鹰那样的刚强,有鸽子那样的温和。”

德肋撤去世前改革的加尔默罗修院,达十七座之多。

1582年7月德肋撒在布各创建了最后一座修院,到埃布尔去,半路上病重,到了埃布尔,体力衰弱,已不能起身。她对真福亚纳说:“我去世的时候已经到了。”她领了终傅圣事。神父捧圣体到病室,德肋撒在床上坐起来,欢呼道“吾主,现在是我们会面的时候了。”德肋撒于1582年10月4日安逝主怀。第二天,额我略历正式采用,一切日期都延后十天。圣女去世的日子,依新历推算,应为10月15日。

其他神迹[编辑]

圣女的胞姐吉玛夫人,在亚维拉建造了一座修院。有一天,一道墙倒下来,吉玛夫人的儿子在旁边玩耍,当场被压得昏死过去。人们把孩子抬到德肋撒那里,德肋撒念经祈祷,过了几分钟,那孩子完全好了,一些伤也没有。

一五七O年七月,德肋撒在神视中目睹真福依纳爵亚徐味杜和若干耶稣会士(德肋撒的亲戚方济各彼肋巴在内)在海上为主致命。德肋撒将她神视中所见的一切情形告知亚华肋神父。一个月后,亚徐味杜等遇难的消息抵达西班牙。亚华肋发觉和德肋撒的报告完全吻合。

参考文献[编辑]

  1. ^ At some hour of the night between October 4 and October 15, 1582, the night of the transition in Spain from the Julian to the Gregorian Calendar
  2. ^ Notable Lutheran Saints
  3. ^ The Church Calendar. The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ELCA) observes a calendar rich with feast days of saints both old and new, including many figures of questionable background for orthodox Lutherans (e.g. Albert Schweitzer, Pope John XXIII, John Calvin, Chief Seattle, Florence Nightinggale, Dag Hammarskjöld).
  4. ^ Williams, p. vii

书籍[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