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尼古拉耶維奇·斯克里亞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斯克里亚宾
全名 Алекса́ндр Никола́евич Скря́бин
出生 1872年1月6日
莫斯科
逝世 1915年4月27日
莫斯科
所屬時期/樂派 浪漫主义,20世纪
擅长类型 钢琴独奏曲,交响曲
代表作 5部交响曲(包括《神圣之诗》《狂喜之诗》和《普罗米修斯,火之诗》),10部钢琴奏鸣曲
師從 塔涅耶夫阿连斯基

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斯克里亚宾俄语Алекса́ндр Никола́евич Скря́бин,1872年1月6日-1915年4月27日),俄國作曲家鋼琴家。既是神秘主義者,也是無調性音乐的先驅。

生平[编辑]

斯克里亚宾出生在莫斯科的一个贵族家庭。他的母亲在他1岁的时候患肺结核不幸去世。他的父亲因公远赴土耳其,把尚在襁褓之中的斯克里亚宾留给了他的祖母和他父亲的姑妈。他很早就跟随尼古拉·兹维列夫(Nikolay Zverev)学习钢琴的课,当时拉赫玛尼诺夫也是兹维列夫的学生。后进入莫斯科音乐学院,随瓦西里·伊里奇·萨夫诺夫(Vasily Ilyich Safonov)学习钢琴,随安东·阿连斯基(Anton Arensky)以及谢尔盖·塔涅耶夫(Sergei Taneyev)学习作曲乐理(这两位也曾教过拉赫玛尼诺夫)。

斯克里亚宾的手很小,刚刚能够到一个八度(也因为这一点,后来他的手在练习要求跨度更大的曲子时受伤),但那时他还是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钢琴家。早期的斯克里亚宾对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的超人理论很感兴趣,后期又转向通神论,他的音乐作品和音乐观念深受这两者的影响。1909年-1910年,斯克里亚宾定居布塞塞尔期间,开始关注代尔维尔(Delville)的神智学者运动,并研读了他所作的关于海伦娜·博拉瓦茨基的书籍(Samson 1977)。身为神智学者同时也是作曲家戴恩·鲁迪雅(Dane Rudhyar)写斯克里亚宾是:“复兴的西方文化新音乐的伟大先驱,未来后辈音乐家之父”(鲁迪雅 1926b,899页),也是给“拉丁反对分子和他们的门徒,斯特拉文斯基勋伯格那一伙人的教条音乐”(同上 900-901页)的一剂解药。

忧郁症困扰了斯克里亚宾一生,最终他在莫斯科去世,死因是割破嘴唇的伤口导致了败血病。他在去世前一直在策划一个多媒体作品,并准备在喜马拉雅山上表演,他认为这样可以开启世界末日,“这种宗教意义上所有艺术形式的辉煌大融合,将宣告新世界的诞生。”(AMG [1])。最终这个作品和这项神秘活动(Mysterium)都未能实现。

斯克里亚宾可能是瓦切斯拉夫·莫洛托夫(Vyacheslav Molotov,俄国政治家莫洛托夫鸡尾酒即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舅舅。莫洛托夫的本姓是斯克里亚宾。西蒙·蒙特费奥雷(Simon Montefiore)所著的斯大林传中说莫洛托夫和作曲家除了姓氏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擅长演绎斯克里亚宾的钢琴家包括弗拉基米尔·索夫罗尼茨基(Vladimir Sofronitsky),弗拉基米尔·霍洛维茨(Vladimir Horowitz)和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Sviatoslav Richter)。

根据出版资料显示,斯克里亚宾早夭的儿子朱利安·斯克里亚宾也是一位天赋很强的作曲家。

作品表與簡介[编辑]

交響曲[编辑]

交響曲第1號 Op.26(1900),6樂章,終樂章有合唱。詞:史克里亞賓。旋律優美,充滿華格納式的配器與和聲,標準後期浪漫派的曲子,終曲的賦格式合唱很可能是他畢生唯一對外發表的此類作品。

交響曲第2號 Op.29(1897~1901),5樂章。第三樂章的官能美、鳥鳴般的木管樂極具特色,終樂章的第一主題非常壯觀宏偉,而且曲式明確,是他的旋律中較少見的。這個樂章具有很強的慶典性格。結尾用第三樂章的小結尾主題來導入,造成全曲高潮與達到統一性。

交響曲第3號 Op.43「神聖之詩(Le divin poeme)」(1902~04),3樂章。具有非常刺激性的旋律、配器及和聲,不過在當時不能算是很前進的作品。第一樂章曲式即興,非常冗長。第二樂章充滿興奮的官能感,終樂章則是用第二樂章的主題來造成高潮,最後全曲在第一樂章的第一主題的高鳴聲中結束。

交響曲第4號 Op.54「狂喜之詩(Le poeme de l'extase)」(1905~08),單一樂章。這是類似交響詩的單樂章作品,是他的管弦樂作品中最著名的,原名「高潮詩」,是為了描寫性高潮而寫的。由此就可以了解本曲有多麼的標新立異了,在初演後也令人異論紛紛。不過這首曲子中創新的管弦樂法,大膽揮灑的技巧,華麗壯偉的音色,使它到現在已成為經典了。

交響曲第5番Op.60「火之詩(Promethee - Le poeme de feu)」(1909~10),單一樂章,附鋼琴與合唱(無詞)。類似鋼琴協奏曲,不過曲式比較複雜、曖昧不明,時而出現無調的段落。全篇有一種不可思議的神秘意味,結尾的無詞合唱更是如此。

其他的管弦樂[编辑]

交響詩d小調(1896~97),未完成,但已有補筆完成版。無作品編號。此曲錄音可參考NAXOS編號8.553581的唱片,約長15分鐘,雖主題不斷重覆,但卻充滿甜美的香氣,管弦樂法也恰到好處。

交響樂章 Op.24「夢(Reverie*)」(1898),極為短小但充滿華麗慵懶的世紀末氣氛。

弦楽的行版(Andante)(1899),無作品編號,錄音也找不到。

天啟秘境(Preparation for the Final Mystery,或Mysterium, Prefatory Act),直譯為「為最終神秘的準備工作」或「神秘,序幕」,包括管風琴、兩架鋼琴、一位女高音、雙合唱團和管弦樂團的作品;作者並未完成,由Alexander Nemtin整理補足而得以演出,分為三部份(Part),長約80分鐘;其中Part I-Universe在前蘇聯時期已有基里爾·孔德拉辛(Kirill Kondrashin)指揮的錄音,完整的錄音目前則僅有阿胥肯納吉(Vladimir Ashkenazy)的。Alexander Nemtin還曾改編14首史克里亞賓的晚期鋼琴曲,成為一套名「Nuances」的管弦樂芭蕾舞音樂。

協奏曲[编辑]

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s),升F小調Op.20(1896~97),3楽章。美的令人心醉的不世出名作。管弦樂法雖然比較簡單,但絕不呆板,鋼琴部份效果驚人,聽來非常舒服的曲子。

A小調幻想曲(Fantasy for piano and orchestra in A minor),無作品編號(1889),為鋼琴與管弦樂所作,長約9分鐘。

室內樂[编辑]

為法國號和鋼琴的浪漫曲(Romance),C大調(1897),無作品編號,錄音也找不到。

歌曲[编辑]

詠嘆調(Aria,1891),似乎來自他未完成的歌劇,無作品編號,錄音也找不到。

浪漫曲(Romance,1894),無作品編號,錄音也找不到。

鋼琴奏鳴曲[编辑]

幻想奏鳴曲(Sonate-fantaisie,1886),二樂章。無作品編號,很晚才發現的年輕時代作品,現已被各個奏鳴曲全集收入,要聽到不難。

鋼琴奏鳴曲降e小調(1889),未完成。

鋼琴奏鳴曲第1號,Op.6(1892),4樂章。

鋼琴奏鳴曲第2號「幻想奏鳴曲(Sonata Fantasy)」,Op.19(1892~97),2樂章。

鋼琴奏鳴曲第3號副題「心理状態」,Op.23(1897~98),4樂章。

鋼琴奏鳴曲第4號,Op.30(1903),2樂章。

鋼琴奏鳴曲第5號,Op.53(1907),單一楽章(以下奏鳴曲均是)。

鋼琴奏鳴曲第6號,Op.62(1911)。

鋼琴奏鳴曲第7號「白彌撒(White Mass)」,Op.64(1911~12)。

鋼琴奏鳴曲第8號,Op.66(1912~13),實際是他最後寫作的奏鳴曲。

鋼琴奏鳴曲第9號「黒彌撒(Black Mass)」,Op.68(1911~13)。

鋼琴奏鳴曲第10號,Op.70(1913)。

其他鋼琴曲[编辑]

華爾滋,f小調(Valse),Op.1(1885)

3首小品(3 Pieces),Op.2(1887~89),第一首是霍洛維茲的最愛,是史克里亞賓少年時的獨白,旋律非常哀惋動人。

10首馬厝卡舞曲(10 Mazurkas),Op.3(1889)

快板降e小調(Allegro appassionato),Op.4(1892出版)

2首夜曲(2 Nocturnes),Op.5(1890)

2首馬厝卡風即興曲(Deux impromputus a la mazur),Op.7(1892)

12首練習曲(Douze etudes),Op.8(1894)。第十二首是名曲中的名曲,技術超絕,情感奔放,展現過人的意志。

為左手的兩首小品(2 Pieces pour le main gauche[2 Pieces for left hand]),Op.9(1894)

2首即興曲(2 Impromptus),Op.10(1894)

24首前奏曲(24 Preludes),Op.11(1888~96)。大名曲,聽到機會極多。

2首即興曲(2 Impromptus),Op.12(1895)

6首前奏曲(6 Preludes),Op.13(1895)

2首即興曲(2 Impromptus),Op.14(1895)

5首前奏曲(5 Preludes),Op.15(1895~96)

5首前奏曲(5 Preludes)Op.16(1894~95)

7首前奏曲(7 Preludes),Op.17(1895~96)

演奏會用快板(Allegro de concert),Op.18(1896)

波蘭舞曲(Polonaise),Op.21(1897~98)

4首前奏曲(4 Preludes),Op.22(1897~98)。耳熟能詳的名曲。

9首馬厝卡舞曲(9 Mazurkas),Op.25(1899)

2首前奏曲(2 Preludes),Op.27(1899~1900)

幻想曲b小調(Fantaisie),Op.28(1900),史克里亞賓最長的獨奏曲之一。不論在演奏效果、和聲設計上都堪稱完美,第二主題更可以名列鋼琴曲中最優美的旋律而無愧,是他的最高傑作之一。

4首前奏曲(4 Preludes),Op.31(1903)

2首詩曲(Deux poemes),Op.32(1903)。第一首極有名,有份淡淡的哀愁感。

4首前奏曲(4 Preludes),Op.33(1902~03)

悲劇之詩(Poeme tragique),Op.34(1903)

3首前奏曲(3 Preludes),Op.35(1903)

悪魔之詩(Poeme Satanique),Op.36(1903),可愛而有活力的小曲子。

4首前奏曲(4 Preludes),Op.37(1903)

華爾滋(Valse),Op.38(1903)

4首前奏曲(4 Preludes),Op.39(1903)

2首馬厝卡舞曲(2 Mazurkas)Op.40(1902~03)

詩曲(Poeme),Op.41(1903)

8首練習曲(Huit etudes)Op.42(1902~03)。第三首的震音技巧,和第五首的悲抑感是引人注目之處。

2首詩曲(Deux poemes),Op.44(1905)

3首小品(Trois pieces),Op.45(1904~05)

詼諧曲(Scherzo),Op.46(1905)

用華爾滋風格(Quasi-valse),Op.47(1905)

4首前奏曲(4 Preludes),Op.48(1905)。雖然短小,但每首都極有特色。

3首小品(Trois pieces*)Op.49(1905)

相簿的書頁(Feuille d'album)(1905?),無作品編號。

4首小品(Quatre pieces),Op.51(1906)。第一首的清澄、慵懶非常有特色,甚至還有管弦樂改編版。可參考NAXOS編號8.550818的唱片。

3首小品(Trois pieces),Op.52(1905)。第二首「謎」可能是他最初的無調性作品,第三首的倦怠感獨具特色,也有管弦樂版。可參考DECCA編號446 330-2的唱片。

4首小品(Quatre morceaux[4 Pieces]),Op.56(1907~08)

2首小品(Deux pieces),Op.57(1906~07)

相簿的綴飾(Feuillet d'album[Album-Leaf]),Op.58(1910),無調性的曲子。

2首小品(Deux pieces*[2 Pieces*]),Op.59(1910)

夜詩曲(Poeme-Nocturne),Op.61(1911~12),為他最長的鋼琴曲之一(奏鳴曲除外),亦有管弦樂版。可參考DECCA編號446 330-2的唱片。

2首詩曲(Deux poemes*)Op.63(1911)

3首練習曲(Trois etudes)Op.65(1912)。後期名作,演奏技巧困難。為無調性,分別是右手九度、七度與五度的練習。斯克里亞賓從未在音樂會中演奏過它。

2首前奏曲(2 Preludes)Op.67(1912~13)

2首詩曲(Deux poemes),Op.69(1912~13)。非常古怪、滑稽的曲子。

2首詩曲(Deux poemes),Op.71(1914)

詩曲「朝向火焰」(Poeme "Vers la flamme"),Op.72(1914)。本是為了管弦樂曲而構想,非常有獨創性,力量驚人,雖然幾乎沒有旋律的要素,但其一直向著頂點前進的態勢是驚人的,最後達到炙烈的高潮。

2首舞曲(2 Danses),Op.73(1914)。是為了未完成的「神秘劇」中的場景所作,可由此一窺這部大作的內容。

5首前奏曲(5 Preludes),Op.74(1914)。斯克里亞賓自己解釋“本組作品如同水晶般,可以反射出不同的光和色彩。”

參考資料[编辑]

  • The Da Capo Catalog of Classical Music Compositions(Da Capo '96)
  • DC = The Da Capo Catalog of Classical Music Compositions(1996)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