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蘭科維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亞歷山大·蘭科維奇
南斯拉夫內務部部長
任期
1946年1月-1966年7月
總統 約瑟普·布羅茲·狄托
前任 職位創建
OZNA部長
任期
1944年5月13日-1946年3月
塞爾維亞社會主義共和國人民議會副會長
任期
1944年11月-1946年1月
个人资料
出生 1909年11月28日(1909-11-28)
塞爾維亞王國奧布雷諾瓦茨德拉斯福克
逝世 1983年08月20日(73歲)
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克羅埃西亞杜布羅夫尼克
安葬地點 塞爾維亞貝爾格勒
國籍 塞爾維亞人
政黨 南斯拉夫共產黨
配偶 安達·蘭科維奇(Anđa Ranković)
職業 政治家、士兵、工人
軍事背景
別名 馬爾科、雷卡
效忠  南斯拉夫
服役 南斯拉夫游擊隊
服役时間 1941-1945
军衔 一級上將
參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
獲獎 南斯拉夫人民英雄
勞工社會主義者英雄勳章
人民解放勳章

亞歷山大·「雷卡」·蘭科維奇塞尔维亚語Александар Ранковић Лека,1909年11月28日–1983年8月20日)是一位塞爾維亞裔南斯拉夫共產主義政治領袖,被認為是僅次於約瑟普·布羅茲·狄托愛德華·卡達爾兩人的南國第三號人物[1]。蘭科維奇是提倡南國強化中央集權,反對將權力分散至地方政府,他將此視作對塞爾維亞統一利益的挑戰[2]。蘭科維奇也主張保護科索沃境內塞爾維亞人的安危,並給予他們特權[2]。蘭科維奇支持以強硬手段對付科索沃境內的阿爾巴尼亞人,後者常有組織活動來煽動群眾的嫌疑[3]

蘭科維奇在塞爾維亞擁有相當高的威望,該人於1983年去世後,大批塞爾維亞群眾前來弔唁,多人將其視為塞爾維亞的民族領袖[4]。蘭科維奇的政治觀點也影響了後來的塞爾維亞民族主義南斯拉夫內戰時的塞國領袖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即為其政治思想之後繼[4]

早年[编辑]

蘭科維奇出生於塞爾維亞王國奧布雷諾瓦茨附近的德拉斯福克(Draževac),家境窮困,蘭科維奇在幼年時即喪父。蘭科維奇於家鄉完成高中學業後,同當時的貧困子弟,為求得工作而前往貝爾格勒。窮困的生活影響了蘭科維奇,他參加了工人運動,並受同事影響,後者為蘭科維奇帶來了共產主義思想,在共產黨受取締時還是帶來大量的文宣供其閱讀。蘭科維奇於15歲時加入工會,1927年時遇見了他未來的妻子安達(Anđa),不久,他加入了南斯拉夫共產黨,很快地,蘭科維奇被任命為貝爾格勒區的南斯拉夫共產主義青年聯盟(下稱「南共青」)秘書長。

戰前活動[编辑]

1928年,蘭科維奇被任命為塞爾維亞區的南共青區域委員會秘書。「1月6日事件」後,南國國王亞歷山大一世開始行完全的專制權力,大力鎮壓共產黨,但這並未影響到蘭科維奇的活動,他繼續行其區域委員會秘書的職務,於貝爾格勒和澤蒙一帶散佈共產主義的傳單。在此期間,蘭科維奇的一位同夥被逮捕,警察也因此很快就找上了蘭科維奇,後來他就於貝爾格勒的一間違建公寓中被抓獲。

蘭科維奇是亞歷山大獨裁開始後的第一個案子,他被宣判有期徒刑6年,並於斯雷姆斯卡米特罗维察萊波格拉瓦兩地服刑。監禁期間,他向年輕的獄囚宣導共產主義思想,還曾組織政治犯對守衛攻擊。

蘭科維奇於1935年初獲釋,接著即被徵召服役。服完兵役後,他繼續參與貝爾格勒的工人運動。藉由工會,蘭科維奇讓南國共產黨再度復甦。1936年,蘭科維奇成為塞爾維亞區域委員會的一員,1937年時加入了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1939年1月,蘭科維奇開始進行非法行動,化名「馬爾科」(Marko)。1939年5月,蘭科維奇參加了南共於德拉瓦河省舉行的會議,日後他又參與了南共在萨格勒布舉辦的第五次會議。

後期生涯[编辑]

蘭科維奇於貝爾格勒的墓碑。

1940年起,蘭科維奇成為政治局的一員。1941年,德軍入侵南斯拉夫後,蘭科維奇被蓋世太保所抓獲,到後來南斯拉夫游擊隊以一次大膽的突襲作戰救出了他。蘭科維奇在戰時服務於游擊隊的最高參謀部,並因此被授予「人民英雄」的榮譽。

戰後,蘭科維奇成為南國內務部長和軍事情報局OZNA與秘密警察UDBA的首領。1966年,蘭科維奇失勢下台,政府對外理由宣稱是該人濫用職權、在约瑟普·布罗兹·铁托總統的寢室裡裝設竊聽器之故,同年,蘭科維奇也被南國共產黨開除。

蘭科維奇的失勢象徵南共中央集權派的失敗,分離主義和地方分權份子獲得了勝利,最終導致「克羅埃西亞之春」事件,也促使了南國憲法的改革,中央集權的1971版憲法被大幅修改,新憲法於1974頒布[5]

蘭科維奇爾後於杜布羅夫尼克度過餘生,並在1983年逝世。儘管蘭科維奇的死訊受南國媒體把持而不宣揚,但仍有超過3萬名的塞爾維亞人自發性地前來弔唁,蘭科維奇之後被埋葬於貝爾格勒。蘭科維奇死後,被視為塞爾維亞人在南國聯邦裡政治和民族利益被削弱的象徵,日後狄托去世,大塞爾維亞主義即復活,塞國領袖斯洛博丹·米洛舍維奇即蘭科維奇政治思想之後繼。

相關條目[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Aleksandar Rankovic - Political Profile of A Yugoslav "Stalinist"
  2. ^ 2.0 2.1 Melissa Katherine Bokovoy, Jill A. Irvine, Carol S. Lilly. State-society relations in Yugoslavia, 1945-1992. Scranton, Pennsylvania, USA: Palgrave Macmillan, 1997. Pp. 295.
  3. ^ Independent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Kosovo. The Kosovo report: conflict, international response, lessons learned. New York, New York, US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p. 35.
  4. ^ 4.0 4.1 Lenard J. Cohen. Serpent in the bosom: the rise and fall of Slobodan Milošević. Boulder, Colorado, USA: Westview Press, 2002. Pp. 98.
  5. ^ Yugoslavia: The Specter of Separatism

參考書目[编辑]

  • Doder, Duško; Branson, Louise. Milosevic: Portrait of a Tyrant. Free Press. 1999. ISBN 0684843080. 
  • Miller, Nick. The Nonconformists: Culture, Politics, and Nationalism in a Serbian Intellectual Circle, 1944-1991. 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978-963732693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