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羅傑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亨利·羅傑斯

亨利·赫特爾斯頓·羅傑斯Henry Huttleston Rogers,1840年1月29日~1909年5月19日)是美國資本家商人實業家金融家慈善家,1840年1月29日生於麻薩諸塞州,1909年5月19日死於紐約市

童年和接受教育[编辑]

1840年1月29日,亨利·羅傑斯在麻薩諸塞州馬特波伊西特(Mattapoisett)的一個勞動階級家庭中出生。他是羅蘭·羅傑斯(Rowland Rogers)和瑪麗·艾傑奇·赫特爾斯頓·羅傑斯(Mary Eldredge Huttleston Rogers)之子,而父親羅蘭·羅傑斯曾是船長、書籍收藏家和食品雜貨商,而他雙親的祖先均是17世紀乘「五月花號」到美國的英國清教徒。由於羅傑斯母親家族的族名從前是「赫道斯頓」(Huddleston),後來才改為「赫特爾斯頓」(Huttleston),因此羅傑斯的名字中的「赫特爾斯頓」常常被誤寫為「赫道斯頓」。

往後,羅傑斯一家遷到了附近的費爾赫文(Fairhaven)居住。費爾赫文是麻薩諸塞州南岸近海的一個小漁村,與著名的獵新伯福只是一橋之隔。其西邊是亞卡治尼特河(Acushnet River),南邊是巴澤茲灣(Buzzards Bay)。鳳凰堡(Fort Phoenix)就是位於費爾赫文。在美國革命期間,不列顛的軍隊曾猛烈的攻擊此區,後來在1775年5月14日,美國革命開始以來的第一場海戰就是在鳳凰堡附近的海域進行的。

在1850年代中期,新英格蘭的捕鯨業已日漸衰微,而在後半個19世紀,石油和之後天然氣的出現令捕鯨的活動劇減,這兩種燃料取代了鯨油以供照明。

當時有很多人--包括亨利·羅傑斯的父親在內--放棄了出海賺錢,改以其他方式糊口。身為一個青年,亨利·羅傑斯到了父親的食品雜貨店幫忙用貨車運送貨物。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於1857年在一所當地的高中畢業。稍後羅傑斯仍與父母同居,並在費爾赫文鐵路分局(Fairhaven Branch Railroad)找到了一份工作,成為一名煞車手和捷運工人,他這份工作維持了3至4年,並努力把薪資儲起來。

晚年的友誼[编辑]

羅傑斯在晚年的時候與開發兩名著名的美國人了產生了親密的友誼:馬克吐溫布克·華盛頓

馬克吐溫[编辑]

幽默大師馬克·吐溫
1908年馬克·吐溫與亨利·羅傑斯合照

1893年,羅傑斯的朋友把幽默作家馬克·吐溫介紹給羅傑斯。羅傑斯為吐溫解決了纏結的財務問題,直到羅傑斯去世之前,兩人一直是親密的朋友。

由1890年代開始,吐溫的財產不斷減少;吐溫晚年時變得非常懊喪。在1910年逝世之前,他三個兒女中有兩個死去了,而他的愛妻歐莉維雅·朗頓(Olivia Langdon)亦先他而去。

吐溫在財務上亦曾度過一段艱難的時刻。他的出版公司因破產而關門大吉,他亦因過度投資一部終未完成的排字機發明而損失了好幾千美元,他的作品更曾被抄襲並搶先出版,令他損失了大量版權費。在1893年遇上羅傑斯之前,他的財務狀況非常嚴峻。

羅傑斯和吐溫這場互利的友誼延續了長達16年之久。吐溫把羅傑斯的家庭視為自己的第二個家庭,他亦是羅傑斯在紐約市房子的常客。羅傑斯和吐溫均是撲克、撞球、戲劇、惡作劇、人性嘲弄的愛好者。他們的友誼是建基於共同的興趣和對彼此的需要。[1]

在他們兩人的晚年時有大量書信來往,其中公開了的信件亦可證明兩人的友誼是互惠互利的。他們來往的信件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甚至被編錄成《馬克·吐溫與亨利·羅傑斯的書信,1893-1909》(Mark Twain's Correspondence with Henry Huttleston Rogers, 1893-1909)。

在兩人的書信來往中,有很多令人愉快的例子,可以看到羅傑斯對玩笑的感知和吐溫有名的幽默感。

在這些信件中,經常可以看到一個玩笑,吐溫常常提到自己每當以客人身分在羅傑斯的家中過夜時,都會有偷他的東西的念頭。

在一封吐溫寄給羅傑斯太太的信件中,吐溫指出每一次的探訪離開前他收拾東西時,他發現他取了

一些在地上的物品……兩本書、羅傑斯先生的棕色便鞋和一塊火腿。我以為那些東西是我的。它看似是我從前擁有的那個,不過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你不用擔心。如果有些東西我不應取而取了的話,我會把它們送回來的。S.L.C.[2]

在1906年10月31日,亨利·羅傑斯給吐溫寫了一封回信,內容如下:

在我忘記之前,先讓我提醒一下你,我想要回上次你從我這裡取走的皮箱,越快越好。我發現你取的並不是舊東西,而是最好的東西。羅傑斯太太在白山,這個下午我也要去費爾赫文了,我希望你不在那裡。順便提一提,我在山上時用了你的手套,它們並不是那裡吸引。[3]

往後吐溫和羅傑斯一家亦曾一起出外旅行,如參加博覽會等等。

在1909年5月20日,羅傑斯因中風突然離世時,吐溫正坐在前往拜見羅傑斯的列車上。在那一個早晨,當吐溫在大中央車站見到羅傑斯的女兒,並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他的反應非常悲傷和激烈。羅傑斯的葬體稍後在同一星期於紐約舉行,雖然吐溫在葬禮中是榮譽護柩者之一,但他仍拒絕乘坐葬禮的列車隨隊前往費爾赫文。他不能忍受重踏這段他熟悉的路,卻沒有了一向跟他傾談的那個人。[4]

不足一年之後吐溫亦逝世了。在1909年時,他寫道:「我在1835年跟哈雷彗星一起來,來年它又要來了,我希望能跟它一起離開。」而他的確這樣做了。

註釋及參考資料[编辑]

  1. ^ [1]
  2. ^ "some articles that was laying around .......two books, Mr. Rogers' brown slippers, and a ham. I thought it was one of ourn. It looked like one we used to have, but it shan't occur again, and don't you worry. He will temper the wind to the shorn lamb, and I will send some of the things back if there is some that won't keep. Yores in Jesus, S.L.C."
  3. ^ "Before I forget it, let me remind you that I shall want the trunk and the things you took away from my house as soon as possible. I learn that instead of taking old things, you took my best. Mrs. Rogers is at the White Mountains. I am going to Fairhaven this afternoon. I hope you will not be there. By the way, I have been using a pair of your gloves in the Mountains, and they don't seem to be much of an attraction."
  4. ^ Albert Bigelow Paine, Mark Twain: A Biography
  • The Wealthy 100: From Benjamin Franklin to Bill Gates - A Ranking of the Richest Americans, Past and Present. Michael Klepper and Robert Gunther (contributor). Seacaucus, New Jersey: Carol Publishing Group, 1996.
  • Borden Alanson 1899, Our County and Its People: A Descriptive and Biographical Record of Bristol County, Massachusetts. New Bedford, Mass: The Boston History Company.

延伸閱讀[编辑]

  • Elbert Hubbard, 1909, Little Journeys to the Homes
  • Tarbell, Ida M. The History of Standard Oil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