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亨利·莫頓·史丹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Sir Henry Morton Stanley
亨利·莫顿·史丹利爵士
Henry Morton Stanley 1.jpg
出生 约翰·罗兰兹
1841年01月28日(1841-01-28)
威尔士登比郡
逝世 1904年05月10日(63歲)
英格兰伦敦
职业 记者、探险家
签名 Appletons' Stanley Henry Morton signature.png

亨利·莫顿·史丹利爵士,GCB(Sir Henry Morton Stanley,原名约翰·罗兰兹[1]外号破岩者[2]1841年1月28日-1904年5月10日),英裔美国记者,探险家。他曾远征中非,寻找英国传教士戴维·利文斯通。此外,他也曾探索、开发过刚果地区。

早期生涯[编辑]

史丹利生于威尔士登比郡登比角(Denbigh)。他的母亲是19岁的伊丽莎白·派瑞(Elizabeth Parry),而他的父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他一直都不知道父亲的名字。[3][4]他的父母在他出生的时候并没有婚姻关系,所以,政府在出生證明書中称他为野种(Bastard)。非婚生子女的身份,是他终身的社会污点(Social stigma)。

史丹利起初使用父亲的姓氏。他在五岁前都一直由祖父照顾,他的祖父去世之后,他和堂兄堂妹住了一段时间。最终,史丹利被人送往圣阿萨夫联合救济院(St. Asaph Union Workhouse)。救济院不但十分拥挤,而且缺乏人手监管儿童,导致他经常被比他年长的男童欺凌。史丹利十岁时,他的母亲和两个兄弟姊妹一起到救济院探访他,在院长告诉他他们的身份之前,他一直都认不出他们。[5]十五岁时,他离开了救济院。接受了基础教育后,他到国民学校(National School)做了一段时间助理教师。

移民美国[编辑]

史丹利在波斯波利斯留下的涂鸦。

1858年12月,他到美国邮轮温德米尔号(Windermere)上面,充当服务员。后来,史丹利才发现这份工作名不副实,要在甲板上面工作。邮轮抵达新奥尔良的时候,他逃了下船。然后,他意外地被人收为养子,过程据他本人说是这样:他在找工作的时候,见到未来的养父,史丹利坐在自己的杂物店外的椅子上,他就上前去问,“Do you want a boy, Sir?”(你请人吗?),但是,无子无女的史丹利却误以为,他在请求自己收养他。史丹利不但给了他工作,还收了他为养子。约翰·罗兰兹从此改名为亨利·莫顿·史丹利。[6]小史丹利声称养父在两年之后就去世了,但是,这是错误的,老史丹利实际上到了1878年才离开人世。[7]小史丹利移民美国后,开始融入当地社会,改用当地口音。

史丹利在迫于无奈之下,卷入了美国内战,在1862年,以联盟士兵的身份,参加了夏伊洛战役(Battle of Shiloh)。[8][9]战败被俘后,他在1862年6月4日于伊利诺伊州道格拉斯战俘营(Camp Douglas)加入联邦陆军。此时,他突然病倒,休养了18日,因此没有真正服役。[10]康复后,史丹利曾先后在几艘商船上工作。1864年7月,他加入联邦海军,到明尼苏达(Minnesota)当记录员, 开始向新闻业迈进。1865年2月10日,史丹利和同袍为了寻找刺激,在新罕布什尔州下船。史丹利可能是唯一一个曾先后加入联盟陆军、联邦陆军和联邦海军的人。[11]

纽约先驱报的创办人老詹姆斯·戈登·贝内特。

内战结束后,史丹利开始从事新闻业。他组织了一次队伍,到奥斯曼帝国采访。行程最终以史丹利被囚结束。不过,他后来获得了自由,也得到了损失器材的赔偿。[12]

1867年,印第安和平委员会(Indian Peace Commission)的成员塞缪尔·F·塔潘(Samuel F. Tappan)雇佣了史丹利,要求他在多份报纸中,专门报道委员会的成果。纽约先驱报(New York Herald)的创办人老詹姆斯·戈登·贝内特(James Gordon Bennett, Sr.)非常欣赏他,觉得他的经历与众不同,文笔也是直截了当。贝内特因此聘请了史丹利,让他出任报社的独家记者。史丹利在自己的作品“我早年在美洲和亚洲的行程和探险经历”(My Early Travels and Adventures in America and Asia)中记载了这一时期的所见所闻。他成为先驱报的记者后,获派到非洲寻找失踪许久的英国传教士、探险家大卫·利文斯通。史丹利当时问贝内特的儿子,小詹姆斯·戈登·贝内特(James Gordon Bennett, Jr.),他有多少经费,得到了如此的回复:“现在先取1,000英镑,用完了之后,再取多1,000英镑,当这笔钱也用完了之后,再拿1,000英镑,等到这笔钱也同样用完了之后,再拿取1,000英镑,如此类推,不过要找到利文斯通!”在此之前,史丹利游说了雇主几年,派他进行这个有可能名利相收的任务。

寻找利文斯通[编辑]

“我想你就是利文斯通博士?”

1871年3月,史丹利一行人抵达了桑给巴尔。探险队的装备齐全精良,把装备搬下船就用了200人。穿越热带雨林的行程长达700英里(1100公里),充满危险。他的良马很快就因为受到萃萃蝇(Tsetse fly)叮咬,而染病致死。很多脚夫都中途逃走,而留在队中的则备受热带疾病困扰。据说史丹利在行程中运用了严苛的手段,来维持队伍的纪律。最近有一些学者认为,他对脚夫的对待,确立了他残酷无情的形象。[13]这和当时的记载并不相同,比如说,理查德·弗朗西斯·伯顿爵士就曾经声称过,“史丹利开枪射击逃走的黑人”。[14][15]

1871年11月10日,史丹利终于在坦噶尼喀湖附近的烏吉吉找到利文斯通。两人见面的时候,史丹利说了一句相当著名的话,“我想你就是利文斯通博士?”。不过,这句话也有可能是事后编造的。史丹利的日记中,记载了当时的情形的几页,也被他本人撕去了。[16]但是,纽约时报在1872年7月2日刊登的史丹利书信节录,的确有这句说话。[17]传记作家蒂姆·琼(Tim Jeal)在他写的史丹利传记中声称,史丹利之所以要编造出这么一句说话来,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背景感到不安”。 [18]而先驱报自己的的报道,则在1872年7月4日刊登,“我想你就是利文斯通博士?”一句也有出现。[19][20]

史丹利和利文斯通一起探索了周边地区,确定了坦噶尼喀湖和尼罗河是没有联系的。返国后,他写了一本书,题为我如何找到利文斯通;在中非的行程、探险、探索(How I Found Livingstone; travels, adventures, and discoveries in Central Africa)。[21]

探索刚果河[编辑]

史丹利与埃明·帕夏救援队前锋的军官在开罗合照。

1874年,史丹利在先驱报和每日电讯报的金援之下,开始了另一次探险历程。他的其中一个任务是,寻找刚果河的出海口。史丹利一路上不断运用舟桥来通过分割了各个区域的大瀑布。经过999日的行程之后,史丹利终于在1877年8月9日抵达了位于刚果河出海口的葡萄牙哨站。探险队出发时一共有356人,结束时只剩下了114人。事后,他写了一本书,通过黑暗大陆(Through the Dark Continent)来记载他的行程。[22]

建立刚果自由邦[编辑]

1891年3月19日,史丹利与随行者在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雷合照。

雄心勃勃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开始接触史丹利,声称自己想把文明和信仰带进非洲,但没有提到他扩张领土的意图。利奥波德在此之前,成立了国际非洲协会(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e africaine)。协会表面上是一个国际科学和慈善组织,实际上是一间私人控股公司。

利奥波德在晚年遭受到了猛烈的批评。他为自己强行传播文明的举措辩护时声称史丹利“只需要为六百至七百个黑人的死负责...而这些黑人被杀,都是因为他们企图袭击史丹利。”[23]此外,史丹利进行货物运输,也引起了非洲昏睡病大规模传播。[24]

1886年,史丹利带领埃明·帕夏救援队(Emin Pasha Relief Expedition)到苏丹南部的赤道(Equatoria)营救埃明·帕夏。利奥波德要求史丹利选用较长的路线,经过刚果河,为他在刚果,甚至是赤道取得更多领土。经历各种困难,承受了众多人命损失之后,史丹利终于在1888年见到了埃明。此后,他勘测了鲁文佐里山脉爱德华湖,并在19世纪90年代末,和埃明一起离开内陆。但是,史丹利的名声被同袍玷污了。救援队传出了各种丑闻:一个脚夫开枪射了一个极其残忍的陆军少校;一个富家子弟买了一个11岁的女童,并把她送给食人族,把女童被食的过程,详细地用文字和素描记录下来。[25]史丹利在后者发热病逝之前,都并不知情。

威尔士画家史丹利爵士夫人。

回到英国后,史丹利娶了威尔士画家多萝西·坦南特(Dorothy Tennant)为妻,并收了登齐尔(Denzil)为养子。同时间,他向比利时皇家中非博物馆(Musée royal de l'Afrique central)捐献了300多件物件。[26]1895年,史丹利以自由统一党(Liberal Unionist)人身份,代表北兰贝斯(Lambeth North)加入国会。1899年,他获英女皇颁发巴斯爵级大十字勋章(GCB),成为爵士。

史丹利在1904年5月10日逝世,葬于萨里郡毕尔布赖特(Pirbright)圣米迦勒教堂墓园,墓碑是一块花岗岩,刻有“亨利·莫顿·史丹利,破岩者,1841年-1904年,非洲”的字样。破岩者的原文是刚果语Bula Matari,意为“破岩者”或“破岩”,是史丹利在刚果的名字。他之所以得到这个名字,可能是因为他在刚果的时候,曾经和普通工人在刚果河边,一起破岩筑路。亚当·霍克希尔德(Adam Hochschild)则认为,刚果人给他这个名字,其实是在暗中嘲笑他。他在刚果的所在所为,可能激发了约瑟夫·康拉德写下黑暗之心这本书。[27]

大众文化[编辑]

史丹利的墓碑。
  • 史丹利是1939年的电影史丹利和利文斯通(Stanley and Livingstone)中的其中一个角色。
  • 史丹利是1978年的戏剧后卫(The Rear Column)中的角色之一。
  • 史丹利是1992年的FC游戏史丹利:寻找利文斯通博士(Stanley: The Search for Dr. Livingston)中的角色。[28]
  • 史丹利是1997年的电视电影禁地:史丹利寻找利文斯通的历程(Forbidden Territory: Stanley's Search for Livingstone)中的其中一个角色。
  • 史丹利是一间日本电力公司的名称。[29]
  • 史丹利是威尔士北部圣阿萨夫的一间医院的名称。
  • 史丹利是纪录片寻找尼罗河(Search for the Nile)中的角色。[30]
  • 2009年,一群探险家在纪录片探索非洲(Expedition Africa)中,重复了史丹利当年探索非洲的路线。

以史丹利为名的物种[编辑]

以史丹利为名的物种包括:

  • Gabbiella stanleyi
  • Stanleya neritinoides

注释[编辑]

  1. ^ 英语:John Rowlands
  2. ^ 刚果语:Bula Matari
  3. ^ Henry M. Stanley, The Autobiography of Henry M. Stanley,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New York, 1909.
  4. ^ The National Library of Wales :: Dictionary of Welsh Biography
  5. ^ Jeal, Tim. Explorers of the Nile. London: Faber and Faber. 2011: 258. ISBN 978-0-571-24976-3. 
  6. ^ "The Making of an American Lion", American Heritage, Vol. 25, No. 2, February, 1974.
  7. ^ Edgerton, Robert T. The Troubled Heart of Africa.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2002: 35. ISBN 0-312-30486-2. 
  8. ^ Gallop, p. 50.
  9. ^ Arnold, James. Shiloh 1862. Osprey Publishing. 1998. ISBN 978-1-85532-606-4. 
  10. ^ Gallop, p. 61.
  11. ^ Dee Brown, The Galvanized Yankees,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Urbana, Illinois, 1963.
  12. ^ Gallop, pp. 71 - 73.
  13. ^ John Carey. A good man in Africa?. The Sunday Times (London). 18 March 2007 [200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17 May 2011). 
  14. ^ Lefort, Rebecca. Row over statue of 'cruel' explorer Henry Morton Stanley.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5 July 2010. 
  15. ^ Hochschild, Adam. King Leopold's Ghost: A Story of Greed, Terror, and Heroism in Colonial Africa.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1998. ISBN 0-395-75924-2. 
  16. ^ Jeal, Tim. Stanley: The Impossible Life of Africa's Greatest Explorer. Faber and Faber. 2007. ISBN 0-571-22102-5. 
  17. ^ THE SEARCH FOR LIVINGSTON. Progress of the Englishman Stanley – Fierce Encounter with Arabs – Arrival at the Coast – The Great Explorer Remains Two Years More in Africa
  18. ^ Jeal, Tim. Stanley: The Impossible Life of Africa's Greatest Explorer. Faber and Faber. 2007. ISBN 0-571-22102-5. 
  19. ^ David Livingstone letter deciphered at last. Four-page missive composed at the lowest point in his professional life. Associated Press. 2 July 2010 [2 July 2010]. 
  20. ^ Livingstone Spectral Imaging Project
  21. ^ Stanley, Henry M. How I Found Livingstone; travels, adventures, and discoveres in Central Africa. Dover Publications. 19 February 2002. ISBN 0-486-41953-3. 
  22. ^ Stanley, Henry M. Through the Dark Continent. Dover Publications. 1988: 432 pages. ISBN 0-486-25667-7. 
  23. ^ William Thomas Stead. The Review of reviews, Vol. 30, 1904.
  24. ^ Alastair Compston. Editorial. Brain. 2008, 131 (5): 1163–1164. doi:10.1093/brain/awn070. PMID 18450785. 
  25. ^ Tim Jeal, Stanley: the impossible life of Africa's greatest explorer,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7.
  26. ^ Inventory of the Henry M. Stanley Archives Revised Edition - 2005
  27. ^ Sherry, Norman. Conrad's Western Worl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0: 340. ISBN 0-521-29808-3. ISBN 978-0-521-29808-7. 
  28. ^ Stanley: The Search for Dr. Livingston
  29. ^ The origin of the company name | STANLEY ELECTRIC CO., LTD.
  30. ^ The Search for the Nile: Find Livingstone. Film & TV Database. British Film Institute. [26 December 2011]. 

参考[编辑]

  • Alan Gallop, Mr Stanley, I presume – the life and explorations of Henry Morton Stanley, Sutton, 2004.
  • Richard Hall, Stanley. An Adventurer Explored, London, 1974.
  • Henry M. Stanley, The Autobiography of Henry M. Stanley, New York, 1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