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人權觀察
Human Rights Watch
Hrw logo.svg
人權觀察組織標誌
简称 HRW
创立时间 1978年
性质 非政府組織
总部  美國紐約市帝國大廈 34樓
网站 hrw.org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简称HRW)是一个非政府的国际组织,总部设在美国纽约,以调查、促进人权问题为主旨。

简介[编辑]

人权观察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等广为接受的人权标准,撰写国际人权违反状况的研究报告。通过国际社会对暴行的关注,进而促进政府和国际组织的改革。研究者针对可疑的境况进行取证调查,并在本地和国际媒体上刊登报道。人权观察的报告中,凸现的问题包括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刑讯逼供童兵,政治腐败,以及司法公正问题。人权观察记录和报告对战争法和国际人权准则的违反情况。

该组织于1978年成立,当时名为赫尔辛基观察,为了监视前苏联赫尔辛基协定的执行情况。日益壮大后,该组织又以“观察委员会”的名义涉及到世界上的其他地区。1998年,所有委员会在人权观察的旗帜下统一起来。Robert L. Bernstein是该组织的创建者之一,并担任主席。

1998年,人权观察作为六个国际非政府组织之一,参与创建了制止使用童军联盟。该组织还是国际反地雷组织的联合主席,正是由于这个国际小组联盟的成功游说,促成了渥太华协定的诞生,该协定明文禁止杀伤性地雷。

每年,人权观察对世界各地的那些需要财政援助,并且受迫害的作家提供补助金。这项援助由剧作家丽莲·海尔曼的遗产进行拨款,以海尔曼(Hellman)及其长期伴侣、小说家达许·汉密特(Hammett)的名字命名(Hellman/Hammett)。除了财政支持,海尔曼/汉密特援助还试图提升公众对审查制度的关注。[1]

根据世界人权宣言,人权观察反对基本人权的侵犯,包括死刑、歧视同性恋。人权观察鼓励将自由与基本的人权相联系,比如宗教自由新闻自由

人权观察是国际言论自由交流会(International Freedom of Expression eXchange, IFEX)的创始成员,IFEX是一个非政府组织构成的一个全球网络,主要对世界范围内的检查制度进行监督。

人权观察有233名雇员,年预算为2600万美元。[2]

1993年以来,Kenneth Roth一直担任人权观察的执行董事。Roth毕业于耶鲁法学院以及布朗大学。他的父亲于1938年逃离纳粹德国。1981年,波兰颁布戒严令后,Roth开始从事人权工作,而后又忙于海地问题。[3]

问题与运动[编辑]

近况[编辑]

人权观察批评约旦政府逮捕当选官员,仅因为这些官员在纪念伊拉克基地组织领导人阿布·穆萨布·扎卡维死亡的仪式上对其表示赞扬。人权观察还高调抗议在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统治时期发生的屠杀以及政府导致的饥荒[4]

2007年7月26日,人权观察通报在西班牙加那利群岛,有数百名移民儿童,状况拥挤肮脏,有可能遭管理者及其他儿童虐待。管理这些机构的加那利群岛政府发表回应声明称[5],该报告不够严谨,内部调查未能证实人权观察的发现。

出版[编辑]

人权观察对数个主题发布报告,[6]并编译成年度报告,以展现世界各地的人权状况。

人权观察还对1994年的卢旺达大屠杀[7]以及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冲突[8]作了深度报告。

与国际特赦組織的比较[编辑]

人权观察和国际特赦組織是仅有的两个全球范围的人权组织,反对压迫与虐待。尽管两者角色相近,但却有互相补充的作用,主要不同在于组织结构以及改进措施。

国际特赦組織拥有大量成员,该组织的主要行动通过动员成员来实施。人权观察的主要贡献是其針對人權危机的研究以及長篇报告。国际特赦組織除了進行遊說和發表詳細的個案报告外,主要通过大量會員以寫信的方式,要求釋放“良心犯”。人权观察则鼓励其他政府对侵犯人权者采取行动,包括公布涉嫌者名单,或对某国采取制裁措施,最近人权观察号召对苏丹总统进行惩罚,因为其涉及达尔富尔冲突的人道灾难。

人权观察的文档,通常包括当地冲突地区的政治、历史背景分析,有些甚至发表在学术期刊上。而国际特赦組織的报告分析较少,直接关注于侵犯人权的个案。

批评[编辑]

部分人士批评人权观察政治性的反西方、反华或反伊斯兰,而还有一部分人士则批评人权观察支持西方、支持伊斯兰。一份埃及出版物的报告中提到,“政府经常指责人权组织(包括人权观察)引入西方日程表,从而冒犯了当地的宗教、文化价值观。”[9]

中国认为该组织在介绍中国事务时过于偏颇以至于有某种"政治偏见"例如其曾发表对西藏的言论[10]批评称政府劝诱藏民从「贫穷而稳定」的生活转向」现代经济条件下的不稳定生活,称政府诱使西藏人进入水泥房"居住,虽然有些人得到了好处,但还是得到人权组织(包括人权观察)的强烈抨击。这种批评带有明显的政治偏见[11],甚至有人讽刺该组织应该劝诱美国人搬出水泥房,放弃资本主义不稳定的生活方式,回到300年前「贫穷而稳定」的生活方式,或者跟印第安人一样住进保护区。许多批评人士认为该评论完全是政治行为,有失公允。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