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畜共通傳染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人畜共通病指任何可以經由動物傳染給人類或由人類傳染給動物的傳染病,透過人畜之間直接傳播,或是藉由病媒傳播(例如蚊子),將病原體帶入另外一個生物體上,而這些病原體包括真菌細菌病毒原生動物。使用拉丁字母的語言中,該詞彙多來自希臘文,由表示動物的「zoon」加上代表疾病的「nosos」,兩詞融合為一,這一類傳染病當中有許多會造成患者嚴重的生理變化。保護醫學(conservation medicine)則是一門,整合醫學獸醫學環境科學的跨領域學科,與此類疾病之研究息息相關。

歷史[编辑]

多數人類史前史都經歷採集漁獵(hunter-gatherers)的過程,這些部落個體數少,也少和其他聚落接觸,因此建基於缺乏相對應免疫力流行病大流行病,就會在部落交流或戰爭發生時造成悲劇。就生物學的觀點,為了延續後代生存,生物性的病原必須演化成慢性感染症,與宿主共存較長的時間,或是在自然界有人類以外的儲存宿主(reservoir)以利其他動物經過時藉機傳播開來,但事實上有些疾病對人類而言只是偶然不幸,而人類在某些情況下僅是終端宿主(dead-end host),亦即病原體進入人體後,或可完成繁衍,或無法走過完整的生活史而存於體內,卻無法再傳染給其他個體,這類情況發生在如狂犬病炭疽兔熱症西尼羅河病毒等等疾病,因此可推論,有些疾病僅在人類與動物之間共通,卻不成為流行病

許多疾病,甚至包括流行病,都起於人畜共通的特性,要分別哪些疾病從動物傳演化成可以感染人類並不簡單,但有證據顯示麻疹天花流行性感冒白喉等皆是如此。而愛滋病感冒結核也都來自人類以外的物種。今日人畜通病已在國際間引起密切關注,因為它們通常是過去未被發現的疾病,或是毒力在演化過程中增強,或偶然傳入不具對抗該疾病之免疫力的族群或物種,主要產生感染物種範圍變化的因素為人與野生物種的接觸。

1918年,流行性感冒病毒的一支,因遺傳物質不穩定的特性不斷變異、重組基因,終於引發全球西班牙流行性感冒,造成大量人口死亡。

1999年,西尼羅河病毒非洲傳入美國紐約市,在3年內散布到全美國內。

1999年,馬來半島爆發立百病毒[1],乃是起於豬圈受到野生蝙蝠攜帶的病毒影響,並在豬隻體內繼續變化,由於豬隻在遺傳學中的地位與人類更接近,終於感染了當地農民,並造成105人死亡。[2]

2002年,中國廣東爆發非典型肺炎,今日稱SARS,乃是由蝙蝠傳入人類物種。

21世紀初許多科學家更擔心禽流感會透過變異影響人類,卻因人類族群多無相對應的抵禦能力,而可能成為人類的浩劫。由於禽流感可以感染豬隻和鳥類,若目前已存在之人豬共通流感病毒和禽流感病毒同時感染一隻豬,並且交換病毒組成,將有機會使原本不具感染人類能力的病毒,成為人類的威脅。

必須特別注意的是,有些疾病如瘧疾血吸蟲病、河盲症象皮病,雖能透過昆蟲或利用中間宿主作為載體傳給人類,卻「不是」人畜共通病,因為它們要必須仰賴人類才能完成生活史中的一部分,這些情況多發生在某些寄生蟲病

部份共通病列表[编辑]

這份列表並未網羅所有人畜共通病,僅供重要或常見之人畜共通病的概觀參考用途。

病毒[编辑]

立克次體[编辑]

螺旋體[编辑]

細菌[编辑]

寄生蟲[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Daszak, P., Cunningham, A.A., Hyatt, A.D. Anthropogenic environmental change and the emergence of infectious diseases in wildlife. Acta Trop. 2001年, 78 (2): 103–116. 
  2. ^ Field, H., Young, P., Yob, J. M., Mills, J., Hall, L., Mackenzie, J. The natural history of Hendra and Nipah viruses. Microbes and Infection. 2001年, 3: 307–314. 
  • H. Krauss, A. Weber, M. Appel, B. Enders, A. v. Graevenitz, H. D. Isenberg, H. G. Schiefer, W. Slenczka, H. Zahner. Zoonoses. Infectious Diseases Transmissible from Animals to Humans 3rd Edition. Washington DC, USA: ASM Press. American Society for Microbiology. 2003年. ISBN 1-55581-236-8.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