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以色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以色列國
מדינת ישראל(希伯來語)
通稱:以色列
Flag of Israel.svg Emblem of Israel.svg
以色列國旗 以色列國徽

國歌:《希望曲》(הַתִּקְוָה‎)

Israel in its region (pre 1967 territory).svg
自然地理(實際管轄區)

面積


首都 耶路撒冷(主张)
特拉維夫(国际承认)
最大城市 耶路撒冷
時區 UTC+2
(夏時制:UTC+3
人民生活
人口

以下資訊是以2013年估計


官方語言 希伯來語阿拉伯語
主要節日 贖罪日猶太新年住棚節踰越節
道路通行方向 靠右行駛

政治文化
政治體制 議會民主制

國家領袖


經濟實力

國內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 以下資訊是以2011年估計

  • 總計:2,369.94億美元(第50名)
  • 人均:31,467美元[2](第26名)

國內生產總值(國際匯率) 以下資訊是以2011年估計


人類發展指數 以下資訊是以2014年估計

  • 0.888[3](第19名)-極高

中央銀行 以色列银行
貨幣單位 新謝克爾
基尼系数 0.392
其他資料

立國歷史


國家代碼 ISR
國際域名縮寫 .il
國際電話區號 +972

以色列希伯來語: יִשְׂרָאֵל‎‎)全名「以色列國」(希伯來語: מְדִינַת יִשְׂרָאֵל‎‎,羅馬化Medīnat Yisrā'el关于这个音频文件發音阿拉伯语دولة إِسرائيل,羅馬化:Dawlat Isrāʼīl阿拉米語ܐܬܪܐ ܕܐܝܣܪܐܝܠ),位於地中海的東南岸,北靠黎巴嫩,東臨敘利亞約旦,西南邊境與埃及接壤,是地處西亞黎凡特地區的一個中東國家[4]

以色列在1948年宣布獨立建國,2014年1月人口已超過813萬,主要來自猶太人族群,犹太人611万人,也是世界上唯一以猶太人為主體的國家[5][6]

现设五个行政区:特拉维夫区海法区中央区北部区南部区。另外,阿拉伯人居住地被划分为猶太-撒马利亚加沙地带区(面积6,242 km²),现交予巴勒斯坦國政府管理。

名字由來[编辑]

“以色列”一词为希伯来语,意为“与神角力者”,是以撒的次子雅各天使摔跤後,被神賜名為以色列,為以色列十二支派始祖。記載在《創世紀33章:18-20節》。

首都爭議[编辑]

1980年,以色列總理梅納赫姆·貝京不顧聯合國安理會476號決議國際法約束,一方面堅持以色列軍隊佔有東耶路撒冷,另一方面在以色列國會上通過「耶路撒冷法」,宣佈(包含西耶路撒冷之下的)聯合的耶路撒冷整體為「永恆的首都」,而此舉則引發了周遭阿拉伯世界的強烈反對。

在隨後進行的联合国安理会478号决议中,聯合國通過裁決(14對0,美國棄權),認爲該法律條文爲空白無效,並於同期聯合國大會中通過表態(143對1,以色列反對,包括美國在内的4票棄權),指責以色列政府東耶路撒冷佔領行為。

由於世界各國大使館代表處大多設立於特拉維夫,所以阿拉伯國家僅承認「特拉維夫」為以色列首都,而國際上的普遍認知以及新聞處理也傾向於此。然而,亦有部份國家地區選擇認定其首都為「耶路撒冷」的情況,如(臺灣)等[7]

歷史[编辑]

歷史根源[编辑]

以色列最初是指一个民族而非地名,可查最早的记载出现在西元前1211年。[8]在过去3000年的历史中,犹太人视以色列地为自己的民族和精神生活的核心,称之为“圣地”或“应许之地”。以色列在犹太教中具有特别的含义,包括圣殿遗迹和相关的宗教礼仪,都是現代猶太教傳統的重要基礎。[9]从西元前1050年开始,一系列的犹太人王朝在这一地区存在了414年[10][11]

经历过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拜占廷等古国的统治,犹太人在这一地区逐渐衰落并遭驱逐。尤其是在132年的一次大规模起义失败后,罗马帝国将犹太人驱逐出这一地区,将地名改为“叙利亚-巴勒斯坦”。[12]雖然如此,千年來小部分猶太人一直留在巴勒斯坦,但主要的猶太人口從以色列南部移至了北部、或其他大陸。猶太教最重要的兩本經籍《密西拿》和《塔木德》經也是在這段時期寫成。西元638年穆斯林从拜占廷帝国夺取了该地区的控制权,之后數千年数个穆斯林国家统治过这个地区;包括了烏邁耶王朝阿拔斯王朝,以及花剌子模蒙古,在1260年至1516年間由馬木魯克統治,接著在1517年成為奥斯曼帝国一個省份。

锡安主义和犹太人回归[编辑]

數個世紀以來,諸多流亡海外的猶太人一直試圖返回以色列。18世紀便有數波小型的回歸潮,從數百到上千人不等。在1878年,佩塔提克瓦出現了第一個大型的猶太人農場殖民區。第一次大規模的回归浪潮則始于1881年,散居在世界其他地区的犹太人來到巴勒斯坦。犹太人从奥斯曼帝国和阿拉伯人手中购买土地并且定居。随着犹太居民的增多,他们与阿拉伯人之间的關係也日趋紧张。

1896年,基於猶太人在東歐受種種迫害,維也納記者和劇作家西奥多·赫茨尔发起锡安主义运动(又称“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号召全世界犹太人回归故土,恢复本民族的生活方式。1897年8月29日瑞士巴塞尔,他召集了第一届“世界锡安主义大会”,大会决议建立“一个得到公众承认的、有法律保障的家园(或国家)”。“犹太国民基金”和“巴勒斯坦土地开发公司”等相应机构成立,帮助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移民。

锡安主义运动的发展推动了第二次回归浪潮(1904-1914年),约有四万名犹太人返回定居。1917年,英国外长贝尔福发表《贝尔福宣言》:“英王陛下政府赞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人的民族家园(Jewish national home),并将尽最大努力促其实现”。1920年,国际联盟委托英国管辖巴勒斯坦。1922年英国将托管地划分为两部分:东部(现约旦)为阿拉伯人居住地,西部为犹太居民区。

1945年6月15日,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的倖存者抵達海法時遭到英國托管政府逮捕。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犹太人掀起了第三和第四次回归浪潮,也就導致與當地的阿拉伯人爆發衝突。泛阿拉伯主義者,如阿敏‧阿‧侯賽因(Haj Amin al-Husseini),在1920年鼓吹一場巴勒斯坦暴動,接著在1936年1939年又有數場暴動發生。對此英國在1939年頒布了一份白皮書,規定39年后的5年內猶太人可再移民75,000人,此后不再接受猶太移民。這份白皮書被許多猶太人和錫安主義者視為是對猶太人的背叛,並且認為那違背了贝尔福宣言。阿拉伯人也並沒有就此平息,他們希望完全停止猶太人的移民。

1933年纳粹党在德国执政,掀起第五次犹太人回归浪潮。1940年,犹太人已占当地居民总数的30%。后来在欧洲发生的猶太人最終解決方案,进一步推动了犹太人回归。1944至1948年之间,約20万犹太人通过各种途径辗转来到巴勒斯坦地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巴勒斯坦地区已经有60万犹太居民[13]

复国[编辑]

1947年,鑑於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暴力冲突不断升级,批評聲浪增加,英国政府决定从巴勒斯坦托管者的身分切割[14]。猶太人的移民數量自從19世紀末以來一直穩定增長,受到二戰中的猶太人大屠殺影響,猶太人復國的理念也獲得越來越多的國際支持。联合国成立了“巴勒斯坦专门委员会”,1947年11月联合国大会表决了《1947年联合国分治方案》,33国赞成(包括美国苏联),13国反对,10国弃权,通过决议:由西方列強領導将巴勒斯坦地区再分为两个国家(上巴勒斯坦領區77%給予阿拉伯人,成為今天的約旦),猶太人與阿拉伯人分別擁有大約55%和45%的領土,耶路撒冷被置于联合国的管理之下,以期避免冲突。分治方案在已开发领土上大致采取照顾传统聚居点、按人口比例均分的原则,但考虑到未来大量犹太难民的迁入,将南部人烟稀少的內蓋夫(Negev)沙漠划入犹太国,故犹太人以相对少的人口佔據了较多的领土。

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通过分治方案的当日,大卫·本-古理安接受了该方案,但阿拉伯国家联盟不接受,於是阿盟委員會高層對以色列展開為期三天的軍事行動,緊接著猶太人組織的地下民兵部隊展開還擊,這些戰鬥很快便蔓延为大规模的冲突,继而引发了1948年的第一次中東戰爭[15]

1948年5月14日,在英国的託管期结束前一天的子夜,以色列国正式宣布成立。以色列在1949年5月11日被承認為聯合國的成員國

1948年戰爭[编辑]

在以色列建國之後,埃及伊拉克約旦敘利亞、以及黎巴嫩向以色列宣戰,開始了第一次中東戰爭。北邊的敘利亞黎巴嫩伊拉克軍隊都在接近邊界的地方被阻擋下來,來自東面的約旦軍隊則攻下耶路撒冷的東部,並且對城市的西部展開攻擊。不過藉由美國軍事援助猶太人民兵部隊阻擋了約旦軍隊,而地下的國民軍組織部隊(Irgun)也阻止了來自南方的埃及軍隊。從6月開始,聯合國宣佈了一個月的停火令,在這段期間裡以色列國防軍正式成立。在數個月的戰鬥後,雙方在1949年達成一則停火協議並劃清暫時的邊界,這條邊界線被稱為「綠線」(Green Line)。以色列在約旦河的西方侵占了額外的23.5%的管轄領域[16]外約旦則佔有東耶路撒冷、以色列南部一塊山地區域和撒馬利亞,後來那裡被稱為西岸地區。埃及在沿海地區佔有一小塊的土地,後來被稱為加薩走廊

大量的阿拉伯人口在衝突中逃離即將成立的猶太國家,阿拉伯人將此次流亡稱為「大災難」(النكبة‎),估計有400,000至900,000名阿拉伯人流亡,後來稱為巴勒斯坦難民,聯合國估計有711,000人[17],獨立戰爭結束後,以色列不許這些巴勒斯坦難民重返千年來的家園,但承認留守的阿拉伯人擁有以色列國籍。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的軍事衝突、以及巴勒斯坦難民的問題一直持續至今。隨著1948年的戰爭,西岸地區和加薩走廊的猶太人口開始遷入以色列,大量來自阿拉伯國家的猶太難民使得以色列的人口遽增了兩倍。在接下來幾年裡將近850,000名瑟法底猶太人移民,其中約有600,000人遷移至以色列,其他的人則移民至歐洲和美國。

1950年代和1960年代[编辑]

在1954年至1955年間,擔任以色列總理的摩西·夏里特(Moshe Sharett)試圖轟炸埃及未遂而爆發醜聞,造成以色列在政治上蒙羞。埃及在1956年國有化了蘇伊士運河英國法國對此相當不滿。以色列在遭到一連串阿拉伯地下民兵部隊的襲擊後,秘密地與英法兩國結盟,並且對埃及宣戰。在蘇伊士運河危機後,三個國家遭到聯合國的譴責,以色列被迫從西奈半島撤軍。

在1955年,大衛·本-古理安再次成為以色列總理,直到1963年才辭職。在古理安辭職後,列維·艾希科爾(Levi Eshkol)繼任總理。

在1961年,納粹的領導人阿道夫·艾希曼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遭到以色列情報特務局(俗稱摩薩德,Mossad)情報局人員綁架並送回以色列,被接受審判。艾希曼成為以色列歷史上唯一遭到法庭判處死刑的罪犯。

在政治舞台上,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係在1967年5月再趨緊張。敘利亞、約旦、和埃及透露了開戰的意圖[18],埃及隨即驅逐了在加薩走廊的聯合國維和部隊。埃及違反了之前订立的條約、並且封鎖了以色列戰略要地[堤藍海峽],接著又在接壤以色列的邊界部署大量戰車和戰機。以色列於是以埃及挑釁為由,在6月5日對埃及展開軍事攻擊。在這場六日戰爭中,以色列擊敗了所有阿拉伯鄰國的軍隊。以色列一口氣掠奪了整個西岸地區、加薩走廊西奈半島、和戈蘭高地,1949年劃定的綠線則成以色列管轄國內領土和佔領區域的行政分界線。在簽訂大衛營和約後,以色列才將西奈半島還給了埃及。

而在戰爭中,以色列空軍誤炸了一艘美軍的情報船[自由號](USS Liberty),造成34名美軍死亡。因彼此的軍事利益交換,美國和以色列認定是一場誤擊意外,因自由號辨識困難而造成。

1969年,以色列的第一位女總理梅厄夫人當選。

1970年代[编辑]

1968年至1972年這段期間被稱為消耗戰爭(War of Attrition),以色列和敘利亞、埃及間的邊界頻繁爆發許多小規模的衝突。除此之外,在1970年代早期,巴勒斯坦武裝部隊對以色列和各國的猶太人展開了規模空前的恐怖攻擊,在1972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中爆發了慕尼黑慘案,巴勒斯坦的武裝民兵挾持以色列的代表團成員作為人質,最後所有人質皆遭殺害。以色列對此展開了報復性的「天譴行動」(Operation Wrath of God),由一批以色列情報特務局(俗稱摩薩德)的特工在世界各地行刺那些籌劃慕尼黑慘案的幕後兇手。

最後,在1973年10月6日,正值猶太教贖罪節那天,埃及和敘利亞對以色列發起了突襲攻勢。儘管阿拉伯國家在戰爭初期成功打擊了準備不足的以色列軍隊,埃及和敘利亞最終仍被以色列擊退。戰後的幾年局勢變的較為平靜,以色列和埃及終於得以達成和平協議。

1974年伊扎克·拉賓繼承梅厄夫人成為第五任總理。1977年的國會選舉成為以色列政治歷史上的主要轉捩點,從1948年來一直支配以色列政壇的工黨聯盟(המערך)遭到梅納赫姆·貝京領導的聯合黨擊敗,這次選舉在以色列還被稱為是一場「革命」。

接著,在當年的11月,埃及的總統沙達特史無前例的拜訪了以色列,在以色列國會演講,這是以色列建國以來第一次獲得阿拉伯國家的承認。以色列軍隊的後備軍官也組成和平運動以支持這次談和。在沙達特拜訪之後,兩國和平談判後簽下了大衛營和約。在1979年3月,貝京和沙達特在美國華盛頓特區達成以色列-埃及和平條約。隨著條約的簽訂,以色列從西奈半島撤軍,並且撤離了自從1970年代開始在那裡建立的移民區。以色列也同意依據1949年劃定的綠線讓巴勒斯坦暫時獲得自治權。

1980年代[编辑]

參與巴比倫行動的飛行員伊蘭·拉蒙後來成為以色列的第一名太空人。死於哥倫比亞號太空梭事故。

1981年6月7日以色列空軍轟炸伊拉克在奧西拉克(Osirak)建立的核子反應爐,阻止伊拉克製造核武器的企圖,這次任務又被稱為巴比倫行動

在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發動攻勢,捲入1975年開始的黎巴嫩內戰。以色列的開戰理由為保護以色列在北方的殖民區。在建立四十公里的障礙區後,以色列國防軍繼續前進,攻下首都貝魯特。之後在以色列國防軍的默許下,黎巴嫩長槍黨策劃貝魯特難民營大屠殺,在數日內殺害千名以上的伊斯蘭教徒,亦拍成電影與巴席爾跳華爾滋。以色列軍隊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逐出了黎巴嫩,迫使巴解轉移基地至突尼斯。由於無法承擔戰爭帶來的壓力,總理貝京在1983年辭職,由伊扎克·沙米爾(Yitzhak Shamir)繼任。以色列最後在1986年撤出大部分在黎巴嫩的軍隊,邊界的緩衝地帶則一直被維持著,直到2000年以色列撤軍完畢。

在1980年代裡,原本由伊扎克·沙米爾領導的右派政府被左派的希蒙·佩雷斯取代。佩雷斯從1984年開始擔任总理,但在1986年又被沙米爾取代,沙米爾達成一個政黨聯盟的協議。在1987年爆發的巴勒斯坦大起義引燃佔領區域的一連串行動,事後沙米爾再次於1988年的選舉中連任總理職位。

1990年代[编辑]

1993年9月13日,在比爾·柯林頓主導下,伊扎克·拉賓與亞西爾·阿拉法特達成奧斯陸協議。

波斯灣戰爭中,雖然以色列不是反伊拉克的聯盟國之一、也沒有實際參與伊拉克戰事,以色列仍遭到39枚飛毛腿飛彈擊中。

在1990年代早期,蘇聯的大量猶太人開始移民至以色列,依據以色列的回歸法,這些人在抵達以色列時便能取得以色列公民權。大約有380,000人在1990-1991年抵達以色列。雖然以色列大眾最初相當支持回歸法,新移民造成的許多問題被工黨作為選戰中的把柄,批評執政的聯合黨沒有解決他們的工作和住房問題。結果在1992年的選舉中,新移民們大量投票給工黨,使得左派再次抬頭。1992年,以色列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

在選舉之後,伊扎克·拉賓成為了總理。在選舉中工黨曾經承諾將會大力改善以色列的國內治安和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到了1993年底,以色列政府拋棄了1991年的馬德里協議框架,改與巴解簽訂奧斯陸協議。在1994年,約旦成為繼埃及之後第二個承諾與以色列和平共處的阿拉伯國家。

位於耶路撒冷的哭牆是猶太教最重要的宗教聖地。

最初以色列大眾廣泛支持奧斯陸協議,然而在協議簽訂之後以色列仍然持續遭到哈馬斯武裝團體的頻繁攻擊,協議受到的支持也開始大量減少。在1995年11月4日,拉賓遭到一名極端的以色列民族主義者刺殺。

由於拉賓的遇刺,大眾對於奧斯陸協議的觀感也稍有好轉,大為提升了希蒙·佩雷斯的支持度,使他贏得了1996年的大選。不過,新的一波自殺炸彈攻勢加上阿拉法特讚美炸彈客的聲明,使得公眾輿論再次扭轉,並且在1996年5月輸給了聯合黨的本雅明·內塔尼亞胡

雖然內塔尼亞胡被視為是奧斯陸協議的堅定反對者,他仍然決定從希伯崙(Hebron)撤軍,並且簽下了懷伊備忘錄(Wye River Memorandum),給予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更大的自治權力。在內塔尼亞胡任內巴勒斯坦團體對以色列平民的襲擊活動大為減少,然而他的聯合政府仍然在1999年垮台。在1999年選舉中工黨的埃胡德·巴拉克以大幅票數差距擊敗內塔尼亞胡而繼任總理。

2000年代[编辑]

巴拉克在2000年決定單邊從黎巴嫩撤軍,這次撤軍也是為了阻撓真主黨對以色列的攻擊,迫使他們不得不跨越以色列邊界才能發動攻擊。巴拉克和亞西爾·阿拉法特曾在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的斡旋下於2000年在大衛營協商,然而協商最後失敗了,亞西爾·阿拉法特提出的條件是一個由73%西岸地區和100%加薩走廊組成的巴勒斯坦國家,並且在10至25年時間內將西岸地區的巴勒斯坦領域擴展至90%(排除耶路撒冷郊區則是94%),但巴拉克拒絕這個提議。

2003年6月4日,在喬治·沃克·布希主持下,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和以色列前總理阿里埃勒·沙龙約旦相會。

在談判破裂後,巴勒斯坦開始了第二次的暴動,被稱為阿克薩群眾起義,開始的時間就發生在以色列反對派領袖阿里埃勒·沙龙訪問耶路撒冷聖殿山(Temple Mount)之後不久。協商的失敗以及新戰爭的爆發使得許多以色列人對巴拉克政府感到失望,並且也使和平協議的支持度大減。

在一場總理的特別選舉後,沙龙在2001年3月成為了新總理,稍後又在2003年的選舉中成功連任。然而,鷹派的沙龙政府開始從加薩走廊單邊撤軍,這次撤軍在2005年8月至9月間實行完成,沙龙的決定遭到黨內的強烈不滿,他其後退出利庫德集團,另組前進黨,並提前大選。內塔尼亞胡其後重奪黨的領導權。

以色列也在西岸地區建立了圍牆,表面的目的是為了保護以色列免遭武裝巴勒斯坦團體的攻擊。事實上長達681公里的圍牆及其緩衝地區侵占9.5%的西岸地區面積,使得巴勒斯坦居民的經濟狀況遭遇困難[19]。圍牆的建立遭致國際間的許多批評,也遭到一些以色列極左派的批評,不過,圍牆的確減少了對以色列的恐怖攻擊事件,也順便壓迫了巴勒斯坦的土地與平民。[20]

在夏隆嚴重中風之後,總理權力轉移給了艾胡德·奧爾默特。在2006年4月14日,在前進黨贏得了大選後,奧爾默特當選為以色列總理。奧爾默特的前進黨也在2006年的選舉中贏得了第一大黨席位。

2006年6月28日,哈马斯的民兵部隊從加薩走廊挖地道潛入以色列境內攻擊以色列國防軍的據點,俘虜了一名以色列士兵并且殺害了其他兩名。以色列以此為藉口展開了報復性的夏雨行動,大量轟炸黎巴嫩唯一的國際機場貝魯特-拉菲克·哈里里國際機場以及其他橋樑、道路、以及發電站等民用設施,以色列也派軍佔領此地區。並且辯稱此行動與伊斯蘭份子無關。

2006年6月13日爆發的以黎衝突發生在以色列北部和黎巴嫩地區,主要是介於真主黨和以色列之間的衝突。衝突始於真主黨之前在一次跨越邊界的軍事行動中殺害了八名以色列士兵並且俘虜其他兩名,以色列以此認為黎巴嫩政府必須對這次攻擊負起責任,因此從海上和空中對黎巴嫩展開轟炸,並且進軍黎巴嫩南部。真主黨繼續使用火箭攻擊以色列北部,並且以游擊隊的打帶跑戰術襲擊以色列軍隊。最後以色列在2006年8月14日達成一則停火令。這場衝突以色列殺害了一千名黎巴嫩平民[21]、440名真主黨民兵、以及119名以色列士兵[22],也對黎巴嫩城市的基礎建設造成了龐大損害[23]

2008年12月19日,哈馬斯與以色列簽署的停火協議到期,哈馬斯向以色列境內發射大約百枚火箭彈和迫擊彈,以色列藉此發動反擊,從12月27日開始對加薩走廊實行空中軍事攻擊,造成至少228人死亡和約780人受傷,加薩战争爆发。2009年1月3日,以軍開始從地面侵略。此外,以軍在攻擊中使用了被聯合國禁止的白磷彈,并因此遭到各方相當的抗議,以軍才在2010年2月1日承認曾使用白磷彈。经过连续20多天对加沙的进攻后,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17日晚宣布,以军将于当地时间18日凌晨2时(北京时间18日8时)开始在加沙地带实施单边停火。据悉,以国防军已经得到命令,在实施单边停火期间,将仅对针对以方城镇的火箭弹袭击和针对以军的攻击火力进行还击。以军强调说,将对敌方任何攻击行为予以强力回应。哈马斯一名发言人当晚表示,哈马斯将继续抵抗,直到以军撤出加沙。他说,以色列应该“停止侵略并完全撤出加沙,开放口岸,解除封锁”。

以色列自向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侵略以来,已造成超过913名巴勒斯坦人死亡,超过5300人受伤。相較下,以色列方面只有13人死亡,120受傷。埃及方面一直努力调解以色列和哈马斯实现停火,并提出三点停火倡议,包括巴以双方立刻实现一定期限的停火,然后开始长期停火条件谈判。

2009年以色列國會選舉,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及其他右翼宗教政黨取得多數,組建聯合政府,內塔尼亞胡再次出任總理。

2010年代[编辑]

2012年11月14日以色列擊斃策划2007年加薩之戰、綁架以色列士兵吉拉德等事件的加薩地區哈瑪斯軍事首領艾哈邁德·賈巴里,同時召集7萬5千名後備軍人展開雲柱行動,直到11月21日停止行動。[24][25]

2013年以色列國會選舉,內塔尼亞胡成功連任總理,成為以色列建國以來任期第二長的總理。

2014年6月,以色列3名青年疑遭伊斯蘭組織「哈馬斯」綁架殺害,事隔不到1天,1名巴勒斯坦青年遭人拖入車中殺害棄屍,巴勒斯坦懷疑是以色列的報復行動。這場「青年之死」成了引爆以色列與哈馬斯衝突的導火線。7月8日,以色列國防部隊發動了保護邊緣行動,導致加薩地區的巴勒斯坦平民死傷慘重,引發國際關注。[26]

地理[编辑]

以色列的地形圖。

位置[编辑]

以色列北靠黎巴嫩、東瀕敘利亞約旦、西南邊則是埃及。以色列西邊有著與地中海相連的海岸線、在南邊則有埃拉特海灣(又被稱為亞喀巴灣)。

版图[编辑]

巴勒斯坦地区1947年分治前面积为27090km²,1967年战争前以色列面积为20770km²,现实际管辖面积为22072km²,包括戈兰高地、约旦河部分地区。现巴勒斯坦国自治面积2500km²,为加沙地带和约旦河部分地区。

1967年六日戰爭中,以色列攻克了約旦王國的約旦河西岸地區、敘利亞的戈蘭高地、和埃及的加薩走廊(當時被埃及佔領)與西奈半島。以色列在1982年從西奈半島撤出了所有的駐軍和殖民地,並在2005年9月12日完全撤出了加薩走廊,不過西岸地區和加薩走廊的歸屬問題目前仍未解決。自從1967年以來耶路撒冷東部一直在以色列司法、行政管轄範圍之內[27],戈蘭高地自從1981年以來也屬以色列管轄,雖然它們都不屬以色列的正式領土。

以色列國的控制範圍,若去除所有以色列在1967年掠奪的領土,總計為20,777平方公里(1%水面積)。而若加上以色列民法管轄範圍內的領域,包括耶路撒冷東部和戈蘭高地在內,則是22,145平方公里,水面積不到1%。而全部由以色列控制的領土,包括軍事佔領和巴勒斯坦政府自治的西岸地區,則是28,023平方公里。

地形[编辑]

以色列可以分為四個不同的區域:海岸平原、中部丘陵、約旦河谷英语Jordan Valley (Middle East)(即大裂谷延伸部份[28])、以及內蓋夫沙漠。地中海沿岸的海岸平原從北部的黎巴嫩邊界一直延伸至南部的加薩,該地區土壤肥沃而潮濕,是農業和水果栽種的重要地帶。海岸平原的東部是中央的高原地帶,高原地帶的北邊是加利利山脈的山丘,更南邊的地區是由許多小型而肥沃的溪谷地區所組成的撒馬利亞山脈;再往南則是荒蕪的猶太山地Judea)。中央高原地帶的東部是約旦大裂谷,屬於長達6,500公里的東非大裂谷的一部份。在以色列境內的裂谷是由約旦河、加利利海、以及死海所構成。內蓋夫沙漠由大約12,000平方公里的沙漠組成,佔據了以色列的一半土地面積,在地理上內蓋夫沙漠是屬於西奈半島的延伸。

氣候[编辑]

海法市的港灣。

以色列主要為地中海型氣候,特徵為漫長而又炎熱、少雨的夏季,以及相對較為短暫而又涼爽、多雨的冬季。以色列的氣候是由鄰近的亞熱帶撒哈拉和阿拉伯沙漠地帶、與地中海東部沿岸的亞熱帶溼熱空氣所共同影響的,空間差異較大,會因為各地高度、緯度、以及與地中海的距離而變化。

一月是最冷的月份,平均的氣溫從6 °C至15 °C(43 °F至59 °F)不等,七月和八月則是最熱的月份,平均氣溫從22 °C至33 °C(72 °F至91 °F)不等。地中海沿岸地區在夏季時相當潮濕,但在中部的高原地區則相當乾燥。在埃拉特市等沙漠都市,夏季白天的氣溫通常是全以色列最高的,從44 °C至46 °C(111 °F至115°)不等。超過70%的以色列降雨量是在11月至3月之間降下,6月至9月通常是無雨季節。降雨量在全國分配不均,愈南部的地區降雨量愈低,尤其是在內蓋夫沙漠地區。龐大的降雨量通常是伴隨著強大的暴風雨,有時會造成水土流失洪災。有時中部地區在冬季時會遇到降雪,包括耶路撒冷在內。赫爾蒙山(Mount Hermon)的三個最高的頂峰在每年的冬季和春季都會有季節性的降雪出現。以色列國內最具農業耕種價值的土地便是那些每年獲得超過300毫米降雨量的地區,這樣的地區大約只佔了全國面積的三分之一。

雷雨冰雹雨季也相當常見,海龙卷有時也會襲捲地中海沿岸,但通常只會造成些微的損失。不過,在2006年4月4日襲捲加利利西部的一次F2級颶風相當嚴重,對當地造成了極大的損害,並造成75人受傷。

行政区划[编辑]

行政区划图

以色列现有五个行政区(括号内为首府):

主要城市[编辑]

以色列人口最多的十大城市:

# 名称 人口
1 耶路撒冷 801,200
2 特拉维夫-雅法 404,500
3 海法 269,300
4 里雄莱锡安 231,700
5 阿什杜德 211,400
6 佩塔提克瓦 210,800
7 貝爾謝巴 195,800
8 內坦亞 188,200
9 霍隆 182,000
10 伯尼布萊克 161,100

政治[编辑]

以色列是一個实行議會制民主国家,有實行選舉權。

法律[编辑]

以色列未有一部明文寫成的憲法。因此以色列政府是依據國會頒布的法規運作,包括了一系列的「以色列基本法」(Basic Laws),目前為止總計有14條基本法。這些基本法被計畫用作未來憲法頒布的基礎。在2003年中旬,國會的憲法、法律、和司法委員會開始起草一份正式的憲法[29],直到2007年初為止憲法仍在起草[30]

以色列的法律系統混合了英美普通法系歐陸法系猶太法典的影響,另外也受到以色列建國宣言的影響。

如同英美的法系,以色列的法律體制建立在先前判例的原則上。以色列的法庭採取抗辯制度,而不是審訊制度,當事人(原告和被告)必須自行將證據帶到法庭上,法庭並不會作任何獨立的調查。

如同歐陸法系,以色列不設陪審團制度,案件是由專業的法官判決。許多主要的以色列法規(例如契約法)也都受到歐陸法系的影響,是根基於民法的原則上。以色列的法規並不是由法典組成,而是由單獨的法規構成。不過,一套民法的法典在最近完成了,並且預估將會被正式採用。

宗教法庭(猶太教伊斯蘭教逊尼派、基督教以及德鲁兹派)則在婚姻的離婚判決上擁有獨佔的法律權利。

立法[编辑]

位於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國會大廈。

以色列的立法機構一院制,稱為「Knesset」(כנסת‎、كنيست إسرائيلي‎),由120名議員組成。國會裡的議席分配是由各政黨在大選裡的得票比例決定的,透過比例代表制的投票制度。國會的選舉通常是四年舉行一次,但國會可以在選舉前經由表決決定自行解散,這種表決又稱為不信任投票。目前國會裡有12個擁有至少1個議席的政黨。作為以色列的立法機構,國會負責頒布法律、監督政府行為,並且有權選出或免職以色列總統。

國會議員的選舉制度繼承了英國管轄時期留下的傳統,使得任何政黨都很難在國會裡獲得一個有效的多數派地位,也因此政府通常是由政黨聯盟組成。總理是由國會裡的議員選出,因此都是由最有能力組成聯合政府並爭取最多議員支持的人出任。在總統的選舉之後,總理有45天的時間可以組成一個聯合政府,聯合政府的內閣也必須要由國會集體批准。

在1996年5月的選舉中以色列曾試圖改革選舉制度,由普選直接選出總理,不過在那次之後便沒有再實行,又繼續沿用議會制度至今。

行政[编辑]

以色列總統是名義上的國家元首,主要只是擔任禮儀上的象徵。另外總統必須指派國會裡的多數黨或多數派聯盟領袖作為總理,總理擔任政府首腦以及內閣的領導人。目前的以色列總統是魯文·里夫林,總理則是本雅明·内塔尼亞胡

司法[编辑]

以色列最高法院

以色列的司法部門是由三層架構的法庭組成。在最低層次的是地方法院,分布於大多數的都市。第二層則是地區法院,同時負起上訴法院和地方法院的功能,分布於五座城市:耶路撒冷、特拉維夫、海法、貝爾謝巴、以及拿撒勒

最上層的法院則是以色列最高法院,位於耶路撒冷,目前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是Dorit Beinisch。最高法院是最高的上訴法院,也身兼高等法院(HCQJ)的功能,高等法院主要是負責解決個別公民對於法院提出的請願,這些請願通常由政府部門回覆(包括以色列國防軍)。這樣的請願可能使得高等法院作出決定,指導政府部門改正行政的方式。

一般的法官是由國會組成的委員會、最高法院的法官、以及以色列律師行會的會員聯合選出的。法律規定要求法官在70歲時退休。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由司法部長所批准,負責指派所有法庭的常務官員。

以色列並不是國際刑事法院的成員,因為擔心若加入成員將會導致以色列在有爭議的領地的殖民者會遭到起訴。

政党[编辑]

以色列工党利库德集團一直是以色列的兩大政党,兩大黨在過去65年大部分時間擁有主導聯合政府的權力。工黨在2000年後支持度大幅下降,利库德集團遂主導聯合政府。

外交[编辑]

以色列外交部長齊皮·利夫尼白宮與美國副總統迪克·錢尼會面。
深紫色为从未承认过以色列的国家,浅紫色为曾经承认过以色列而现在不承认的国家。
以色列受国际承认的情况。国家上标注的年份为外交关系中止或断交的日期。

以色列於1949年5月11日加入聯合國。直至現今,以色列已與161個國家保持正式的外交關係[31];另外仍然有数十个國家拒絕承認以色列,主要是阿拉伯國家和一些本身政策反美的國家。

1948年獨立以來,以色列在外交際遇上屢次遭遇各方困難。1948年,以色列遭到其鄰國的集體抵制,為了解決這種困境,以色列開始走出中東地區、轉往同世界其它國家發展外交關係以色列政府也特別注重與美國的外交關係,甚至得以左右或控制美國的外交政策,進而也有涉及一些非洲亞洲的新生國家。在1967年之前,除阿拉伯國家和一些穆斯林國家之外,以色列都與世界上大部份國家保持外交關係。在1991年馬德里會議英语Madrid Conference of 1991之後,由於和平協議的簽訂,以色列又與其他68個國家建立或恢復了正式的外交關係。1992年,以色列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

以色列也加入了許多國際組織和區域性機構,並且是「地中海對話」協約英语Mediterranean Dialogue的成員國之一,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保持合作關係。

軍事[编辑]

以色列空軍的F-15I戰鬥機。

以色列的軍隊由一支統一的以色列國防軍(IDF)組成,在歷史上還沒有其他的軍事部門獨立出現過,海軍空軍都是由陸軍管轄。也有其他一些準軍事的部門負責不同層面的以色列國家安全(例如邊界警察和內部安全局)。以色列國防軍的前身是在英國管轄時期組織的地下軍隊(Haganah)。

以色列國防軍是中東地區國防預算最高的軍隊之一,並且也被列為世界上訓練最為精良的軍隊之一,在建國半個世紀以來參與了五場主要的大型戰爭和其他無數的小型衝突。在人員上,以色列國防軍的主要優勢是其人員訓練的精良品質以及完善的制度,而不是人員的數量多寡。以色列國防軍也大量依賴於高科技的武器系統,以色列國內也有一些專門替國防軍生產和開發武器科技的機構或企業,其他的則進口自國外(大多來自美國)。

大多數以色列人(無論男女)都在18歲時被徵召從軍[32]。有些移民也會自願的加入以色列國防軍。不過阿拉伯裔的公民則是例外,大多數阿拉伯公民都沒有被徵召,以避免在與其他阿拉伯國家開戰時可能爆發的利益衝突。其他不需當兵的還包括殘障人士、已婚婦女、或者出於宗教原因者(極端正統派猶太教)。男性的義務役是三年、女性則是兩年。以色列國防軍裡也有貝都因人等少數族群參與。自從1956年來,德魯茲族群也和猶太人一樣被以色列國防軍徵召從軍。在宗教機構就學的人可以獲得延緩徵召。多数犹太正教人士会不停地延迟服役,直到超出法定服役年龄,这种做法在以色列引起相当大的争议。

雖然阿拉伯裔的公民不在徵兵範圍內,他們也可以自願從軍。同樣的政策也套用在貝多因人和許多非猶太裔的公民上。

服过义务兵役后,以色列男子转入国防军预备役部队,每年从事几个星期的服务,直到40岁为止。

核武能力[编辑]

以色列海岸部隊的薩爾級飛彈快艇。

以色列是全世界唯一擁有核武但拒絕核電的國家。

許多人推測以色列具有使用核武器的能力,還有預估認為以色列的軍火庫可能儲藏了高達40枚的核武器[33]。自從20世紀中旬以來,以色列一直有一座內蓋夫核能研究中心負責此領域的研究,並且有能力生產被歸類為核武器的材料。這座研究中心從來沒有被國際原子能機構檢查過,國際原子能機構宣稱他們相信以色列「是個擁有核子武器的國家」,然而以色列政府對此不置可否。由於以色列不是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簽署國,雖然以色列核子武器軍火庫的詳細數量一直有待爭議,一般相信以色列擁有至少一百枚核子武器裝置。

有關以色列核武器投射能力的資料比詳細的核武器研究計畫資料還要容易取得。以色列是中東地區研發中程彈道飛彈最為領先的國家之一,名為「耶利哥」(Jericho)的彈道飛彈系列早在1970年代便已開始部署,目前已有三個系列:耶利哥一型、二型和三型。耶利哥二型飛彈從1980年代中旬開始服役,預估射程有至少1,500公里,而最新的耶利哥三型飛彈則預估至少有4,500公里射程[34],其他的估計則認為耶利哥三型的射程高達7,800公里[35]

除了彈道飛彈科技以外,以色列保有一系列的海豚級(Dolphin class)傳統動力潛艦,一般廣泛推測海豚級潛艦搭載有以色列自製的中程巡弋飛彈(射程可達1450公里),有能力攜帶核子彈頭[36]

經濟[编辑]

特拉維夫的商業區,主要的證券交易所也是位於此地。

以色列是中東地區最為工業化、經濟發展程度最高的國家。以色列有著發展成熟的市場經濟,但政府也作一定的管理。以色列在化石燃料石油天然氣煤炭)、糧食牛肉、原料、以及軍事配備上都依賴進口。儘管受到自然資源的限制,以色列還是發展出了非常成熟而密集的農業和工業。除了牛肉及穀物以外,以色列在糧食上可以自給自足。鑽石、高科技、軍事配備、電腦軟體、藥物、高級化學原料、以及農業產品(水果、蔬菜、和花卉)都是以色列的主要出口貨物。以色列在經常帳戶上時常保持龐大的赤字,這些赤字主要來源於與國外的資金往來以及外國借債,雖然一些經濟學家也認為這些赤字是表現出了以色列的成熟市場經濟特徵。以色列有著廣泛的煉油鑽石開採半導體製造產業。依據世界銀行的資料,以色列有著中東地區管理最良善、對財產權利保護最佳的經濟體制。

大約有一半的以色列政府外部借債是由美國所有,通常是來自經濟和軍事的支援。另外還有一大部分是由個別的投資者所擁有,通常是經由以色列公債計畫。美國購買的債款加上個別投資者購買的公債,使以色列政府獲得借款,有時候還能獲得低於市場利率的利息。

在1989年-1999年間來自蘇聯的大量猶太人移民有750,000人,總計來自蘇聯的移民浪潮則高達一百萬人,等於以色列總人口的六分之一,之中許多人都是受過高等教育、擁有科學和專業技能的人才,這對以色列經濟是一大利多。加上在冷戰結束後新市場的出現,有效刺激了以色列的經濟,在1990年代早期得以快速的發展。不過,經濟的發展在1996年開始減緩,政府施加了更嚴格的財政和金融政策,移民帶來的經濟成長開始減緩。這些政策有效的減低了以色列的通貨膨脹,在1999年通貨膨脹到達了新低的紀錄。

24%的以色列勞動人口擁有大學學歷,這使以色列成為工業國家裡學歷程度第三高的國家,僅次於美國荷蘭。12%的人口擁有大學以上的學歷[37]

近年來,在以色列相當重要的鑽石產業也受到了工業環境改變以及來自遠東地區的競爭增加的影響。

宏观经济[编辑]

以色列是中东地区唯一的发达国家。以色列的人口在世界195个国家中排百名左右,但国内生产总值却雄踞世界前50名。2011年国内生产总值达2400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达3万美元,居世界前30名。2014年人类发展指数高居世界第19名。以色列的高新技术产业举世闻名,其在军事科技、电子、通讯、计算机软件、医疗器械、生物技术工程、农业、航空等领域具有先进的技术水平。其电子监控系统和无人飞机十分先进,在世界范围内拥有很高的口碑。以色列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逾80家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居世界第三位。其中包括全球最大非专利药制药企业——TEVA、以色列最大企业——全球网络保全产品巨头Check Point软体科技公司和著名国防承包商Elbit系统。以色列被视为中东世界里经济发达、商业自由、新闻自由和整体人类发展程度最高的国家。

擁有14位諾貝爾獎得主的以色列,免疫學學者茹絲.雅農(Ruth Arnon)與科學家共同發明免疫系統藥物Copaxone,照顧全球25萬多發性硬化病患[38]

科技[编辑]

哈伊姆·魏茨曼創建的魏茨曼科學研究所。

以色列對於科學科技的發展貢獻相當重大。自從建國以來,以色列一直致力於科學和工程學的技術研發,以色列的科學家在遺傳學電腦科學光學工程學、以及其他技術產業上的貢獻都相當傑出。以色列的研發產業中最知名的是其軍事科技產業,在農業、物理學和醫學上的研發也相當知名。

總計有十名以色列人和以色列裔人曾獲得諾貝爾獎。包括共同獲得2004年諾貝爾化學獎的生物學家阿龙·切哈诺沃阿夫拉姆·赫什科,共同獲得2009年諾貝爾化學獎的晶體學家阿达·约纳特,獲得2011年諾貝爾化學獎的材料學家丹·舍特曼;共同獲得1978年諾貝爾和平獎的政治家梅纳赫姆·贝京,共同獲得1994年諾貝爾和平獎的政治家伊扎克·拉宾希蒙·佩雷斯;共同獲得1966年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薩繆爾·約瑟夫·阿格農;共同獲得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以色列裔美國心理學家丹尼尔·卡内曼,共同獲得200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以美雙重國籍經濟學家羅伯特·約翰·奧曼

高科技產業在以色列經濟中舉足輕重,尤其是在過去十年中。以色列有限的自然資源以及對於教育的強烈重視使得高科技產業扮演的角色越來越大,以色列在軟體開發、通信、和生命科學上都是世界頂尖的國家之一,以色列還經常被稱為是第二個矽谷[39][40]

直到2004年,以色列獲得的風險資本投資總額高過了任何歐洲的國家[41],並且有著世界最高的VC(投資資本)/GDP比率。除了美國與加拿大以外,以色列有著全世界最多的納斯達克上市公司[42]

以色列出產的學術論文數量就人口來算也是全世界最高的,平均10,000人裡有109篇[43]。以色列的專利權申請檔案數量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國家之一。

在研究和開發(R&D)花費指數上,以色列是第三高的國家,在科技準備(產業界在R&D上的花費、科研社群的創造力、個人電腦和網路覆蓋率)上則是第八,在科技創新上是第十一,高科技出口總額上是第十六。

农业[编辑]

以色列是当今世界少数实现科学灌溉的国家。其特有的滴灌技术,充分利用水资源,并将大片沙漠变成绿洲。这使得农业人口不足总人口5%的以色列不仅解决了自身粮食问题,同时还向其它国家大量出口优质水果、蔬菜、花卉和棉花等。

旅游[编辑]

特拉維夫的度假海灘。

以色列另外一個重要的產業是觀光業,其優勢在於以色列國內大量而又珍貴的歷史和宗教遺跡,從猶太教、基督宗教(包括天主教、東正教及其他独立教派)、伊斯蘭教、到巴哈伊教等都有。另外以色列的溫暖氣候和豐富的水利資源也是優勢之一。以色列的觀光業包括了圍繞於聖地的各種歷史和宗教景點,也包括了現代的度假海灘,以及各種考古學觀光、古蹟觀光、以及生態旅遊

以色列國的美食烹飪可以追溯到西元三千年前,受到歐洲,中東,北非,拉丁美洲和亞洲的深遠影響,不同的烹飪藝術和迥異的飲食習慣彙集在一起,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形成自身的特點——熔爐風格。以色列人對於食品原料的特殊宗教要求,是其他民族和國家所不及的,那是因為猶太教有個“考舍爾”(希伯来语כָּשֵׁר英语Kashrut)教規,規定了許多不能吃的食物。

以色列的飯店

人口[编辑]

1949至2008年間以色列主要宗教群體的百分比變化
在加利利地區與阿拉伯平民聊天的以色列士兵,1978年。

2013年中期,以色列大約有8,051,200人,其中6,045,900 是猶太人[44]以色列的阿拉伯公民約占該國總人口數的20.7%。[45]過去十年,許多來自羅馬尼亞、泰國、中國、非洲、南美洲的工人在以色列定居。具體人數未知,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非法居住在該國,[46]但據估計有203,000人。[47]直至2012年六月,約有60,000名非洲人進入以色列。[48] 大約92%的以色列人住在城市。[49]

以色列人口自1948年起就保持穩定,而其他國家卻有大量移民。[50]人口統計學者認為由以色列移民到其他國家(主要是美國和加拿大)是比較合理的,[51]然而以色列政府卻稱這是以色列未來的主要威脅。[52][53]

2006年,以色列人口統計處列出以下三個大都會地區:特拉維夫(3,040,400人)、海法(996,000人)、以及貝爾謝巴(Beersheba,531,600人)。首都耶路撒冷則有人口719,900人。

2013年,超過三十五萬以色列人居住在西岸地區的定居點[54](如馬阿勒阿杜明阿里埃勒),和在以色列成立之前就已建立、但在六日戰爭之後重建的社區(如希伯侖古什埃齊翁)裡。兩萬以色列人住在戈蘭高地的定居點。[55]2011年,二十五萬猶太人住在東耶路撒冷[56]住在以色列定居點的以色列人的總數超過五十萬,即以色列人口的6.5%。2005年之前,大約七千八百個以色列人住在加沙走廊,後來被以色列政府撤離。[57]

以色列為了猶太人而建國,而且常被認為是猶太國家。該國的《回歸法》(Law of Return)保障所有猶太人及有猶太血統的人有權取得以色列國籍。[58]75.5%的以色列人都是具有猶太血統的人。大約4%的以色列人(三十萬)被認為是「其他」民族的人,他們是具有猶太血統的俄羅斯人。根據拉比的法律,他們不是猶太人,但根據《回歸法》,可具有以色列公民權。[59][60]以色列猶太人中大約有73%在以色列出生,18.4%是歐洲和美洲的移民,8.6%是亞洲和非洲(包括阿拉伯世界)的移民。[61][62]來自歐洲及前蘇聯的猶太人及其後裔(也叫阿什肯納茲猶太人)占以色列猶太人的50%。而剩下的大多是來自阿拉伯地區及其他回教國家的猶太人(也叫米茲拉希猶太人塞法迪猶太人[63])。[64][65][66]各猶太分支之間的通婚率在35%左右。最新的研究表明,同時具有塞法迪血統及阿什肯納茲血統的以色列人每年增長0.5%,而現在已有超過25%的學齡兒童同時具有兩種血統。[67]

語言[编辑]

希伯來語阿拉伯語英語寫的路牌

以色列有兩種官方語言——希伯來語阿拉伯語[68]希伯來語是主要的也是最優先的國家語言,並且被大多數人口所使用。阿拉伯語則是由阿拉伯族群與阿拉伯猶太人使用。很多以色列人能很好地用英語與人交流,因為有很多電視節目用英語廣播,而且從小學低年級就有教授英語。以色列有大量移民,因此在街上能聽到很多種語言。以色列有大量來自蘇聯埃塞俄比亞的移民(大約13萬埃塞俄比亞猶太人住在以色列),[69][70]因此有很多人講俄語阿姆哈拉語[71]1990年至1994年間,以色列的俄羅斯移民增加了12%。[72]1990年至2004年,有一百萬個以上講俄語的人從前蘇聯國家移民至以色列。[73]大約有70萬以色列人講法語[74]其中大多數人來自法國北非(見馬格里布猶太人)。其他被使用的語言還包括了意第緒語拉迪諾語羅馬尼亞語波蘭語義大利語荷蘭語德語波斯語阿拉米語。來自美國和歐洲的流行電視節目也在以色列廣泛播放,也可以找到全世界各種語言的報紙。

教育[编辑]

以色列理工學院(Technion IIT)的電腦科學大樓。

以色列有著中東地區以及西亞最高的平均受教育年數,與日本並列為整個亞洲平均受教育年數最高的國家,而在全世界上則排名22名[75]。根據聯合國的數據,以色列也有中東地區最高的識字率[76]

以色列的教育制度,在中等教育的層次可以分為三個階段:初等教育(1-6年級)、初級中學(7-9年級)、接著是高級中學(10-12年級),義務教育則是從1年級至11年級。中等教育通常包括了協助準備以色列大學的入學考試(תעודת בגרות‎)。大學入學考試是由數個題材組成,一些是必考的(希伯來語、英語、數學、聖經教育、公民學、以及文學),有一些則是選考的(如化學音樂法語)。在2003年,有56.4%的12年級以色列學生獲得大學入學許可:希伯來語學生有57.4%、而阿拉伯語學生有50.7%[77]

獲得大學入學許可的以色列學生都可以就讀高等教育。不同的大學通常會要求一定的入學分數,同時也會考量到心理測驗的分數(類似美國的SAT)。由於所有大學(以及諸多學院)都是由政府所補助,學生負擔的學費只佔了一部分的教學成本。

以色列有八所大學、以及數十所學院。依據Webometrics在2006年的調查,中東地區最好的10所大學裡,有7所位於以色列,其中前四名都是以色列大學[78]。不過到了2007年1月,Webometrics已經將以色列(以及土耳其)大學與歐洲大學並列計算。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是中東地區唯一一所在Webometrics統計裡排名前200的大學,以色列也是中東地區唯一一個有大學名列SJTU前100名大學排名的國家(希伯來大學第60名)[79]。另外,在所有中東和西亞國家中,以色列也擁有最多的耶鲁大学校友[80]

宗教[编辑]

耶路撒冷最大的猶太教堂。

依據以色列人口統計處的調查,有76.1%的以色列人信仰猶太教、16.2%为伊斯蘭教、2.1%为基督教、1.6%为独立的德魯茲教派、3.9%未分類[81]

猶太教有猶太教改革派猶太教保守派等等。大約12%的以色列猶太人屬於哈拉迪教派(严格的正統派猶太教徒),有9%則是「有宗教信仰」,而35%則自認為是「傳統派」,43%自認為是「現世派」(被稱為hiloni)。而在現世派中,有53%的人相信上帝。不過,有78%的以色列人都有過逾越節的習慣[82]

在阿拉伯裔以色列人中,有82.6%是伊斯兰教遜尼派穆斯林,8.8%是基督徒,而有8.4%是德魯茲派穆斯林。另外也有一些属于伊斯蘭教什叶派支派伊斯瑪儀派的穆斯林和一些属于艾哈迈迪亚教派(Ahmadiyya)的穆斯林[83]。以色列的基督徒大多属于东正教或东方礼的天主教,教会语言多使用希腊语阿拉米语亚美尼亚语和阿拉伯语。

以色列境內也有14種不同的佛教群體,有混合了猶太教與佛教的猶佛教(Jubus),也有为数不多的從越南逃難來到以色列而獲得公民權的大乘佛教徒[84]。以色列也有一些印度教團體,包括了毗濕奴派(Vaishnavism)的信徒[85]。以色列还有一些錫克教徒(Sikh)。同时以色列也是巴哈伊教的世界中心,巴哈伊教的「國際正義院」座落於海法,每年都吸引了大量來自全球各地的巴哈伊教徒朝圣[86]

总之,虽然犹太教在以色列占主体,但以色列绝不是单一宗教的国家,而是宗教多元化的国家。任何教派都能在以色列找到一席之地,另外以色列还有大量世俗化的人口。各种宗教的信徒以及世俗化的以色列人都能互相包容和共存。

種族[编辑]

现代以色列形同「非單一民族國家」,而是「民族大熔爐」。因族人分散超過千年,經過通婚、混血,導致各地猶太人長相差別極大:有金髮碧眼的俄羅斯歐美混血,與阿拉伯人長相相近的中東北非混血,與非洲黑人衣索比亞混血等。以色列官員承認:「沒法憑外在判斷誰是猶太人。」

儘管受盡「種族歧視」的苦痛教訓,不同的猶太人族群仍存在歧視他人的排斥行為,社經地位差異與血液歧視,某些學校拒收衣索匹亞混血的猶太幼童,衛生單位甚至以防範愛滋病為由,血庫不接受這些人的捐血。[87]以色列政府甚至曾在未告知的情况下长期为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妇女秘密注射绝育针以控制其人口繁衍。[88][89]

文化[编辑]

猶太人在過逾越節時的傳統家宴。

以色列文化是由猶太教和猶太人數千年以來的歷史經驗所交織構成的。具有來自全世界六大洲上百個國家的各式移民,以色列社會相當的豐富而多元,也極具藝術創造力。以色列政府鼓勵並且也會資助藝術的活動,特拉維夫、海法、和耶路撒冷等城市都建有完善的美術博物館,許多城鎮農場也都有類似的博物館或古蹟景點。位於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館藏有古老的死海古卷,以及其他大量有關猶太教和猶太人藝術的廣泛珍藏品。位於特拉維夫大學校區的大流散博物館(בית התפוצות‎)也相當知名。以色列的許多城鎮還建有藝術村


文學[编辑]

以色列文學絕大多數都是以希伯來文寫成,以色列文學的歷史也是見證了希伯來語在現代復興作為主要語言的過程。

自從19世紀以來,希伯來語被越來越多人使用作為書寫和溝通的語言,文學上的創作從散文、詩歌、和戲劇都包括在內。在以色列,每年有數千本希伯來文的新書被出版,之中大多數都是以希伯來文原創撰寫的。

以色列作家薩繆爾·約瑟夫·阿格農1966年贏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音樂[编辑]

小提琴手伊扎克·帕爾曼

以色列的音樂是混合了西方音樂與東方音樂的綜合體,也因此以色列音樂通常採取折衷主義,並且吸收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流散猶太人所帶來的影響。以色列音樂也吸收了現代文化的成分。從猶太教歌曲、亞洲歌曲、阿拉伯流行歌曲—尤其是葉門歌手,乃至於嘻哈音樂重金屬音樂都是構成現代以色列音樂的成分。

以色列傳統的民間音樂通常是與錫安主義的理想和願景有關,例如描繪年輕的猶太子弟建構並防衛一個美好家園的題材。類似的題材通常被稱為שירי ארץ ישראל‎(「以色列之歌」)。

以色列的古典音樂管弦樂團以及目前由祖賓·梅塔領導的以色列愛樂管絃樂團Israel Philharmonic Orchestra)也在國際間赫赫有名。Dudu Fisher、伊扎克·帕爾曼、Pinchas Zukerman等人都是來自以色列的知名古典音樂演奏者。

在以色列廣受歡迎的音樂型式包括了流行音樂、搖滾樂、重金屬、嘻哈音樂、以及各種族群的音樂。

運動[编辑]

運動在以色列就如同其他國家一樣,是非常重要的全國性休閒活動。以色列的運動文化較為類似歐洲的國家。以色列的體育發展可以追溯至以色列建國時期。雖然足球籃球被視為是以色列最受歡迎的運動,但以色列在許多其他的運動如手球田徑上也有非常傑出的表現,並且也積極投入各種體育項目的發展和推廣。

在以色列,運動的文化傳統上是注重於參與,而非產生精英的運動員。原因之一是因為義務兵役制度的實施使幾乎所有年滿18歲的以色列公民都必須加入軍隊訓練,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猶太人的傳統精神,強調培養健康的身體和心靈的重要性,但卻不太會支持追求競爭性的體育形式。這種傳統也是出自歷史上馬加比家族(以及再獻聖殿節)抵制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想法。也因此,許多以色列人喜歡一些非競爭性的運動,例如游泳、遠足、以及在沙灘上玩Matkot(一種類似網球的以色列運動)。

不過,許多現代的以色列人在支持足球和籃球隊的熱情上幾乎不下於其他歐洲人。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中,以色列在柔道皮划艇滑浪風帆上都曾贏過獎牌。

2007年成立的以色列棒球聯盟為世界上首個球季比賽只打七局的職業棒球聯盟,若比賽出現平手,將以全壘打決定勝負,彷彿足球的PK大戰。2007年球季末,因經費不足而解散。

以色列在大型国际综合运动会的成绩:

  • 夏季奥运会:1金1银5铜7枚奖牌(第80多)
  • 夏季大运会:1金3银1铜5枚奖牌(第68)
  • 亚运会:18金14银14铜46枚奖牌(第20)
  • 世界运动会:1铜1枚奖牌(第76)
  • 冬季大运会:1金1枚奖牌(第33)
  • 夏季青年奥运会:3金2银5枚奖牌(第15)
  • 世界武搏运动会:1银1枚奖牌(第58)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Population, by Population Group. Monthly Bulletin of Statistics. Israel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7 February 2012 [17 February 2012]. 
  2. ^ 2.0 2.1 2.2 "Report for Selected Countries and Subjects". World Economic Outlook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17 April 2013. Retrieved 19 April 2013.
  3. ^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4. UNDP. 160页. 2014-07-24 [2014-11-29] (英文). 
  4. ^ THE LAND. ISRAEL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2011-11-05] (英文). 
  5. ^ Map of Freedom in the World-Israel(2010). 自由之家. [2010-08-05]. 
  6. ^ [1]PDF (130 Kibibyte) , Israeli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accessed October 2, 2006.
  7. ^ 國家與地區/亞西地區/以色列. 中華民國外交部. 
  8. ^ The Stones Speak: The Merneptah Stele. [2006-04-08]. 
  9. ^ The Land of Israel. [2006-04-08]. 
  10. ^ Maps of war shows Jewish rule
  11. ^ The Jewish kingdoms were only one of many periods in ancient Palestine
  12. ^ Lehmann, Clayton Miles. Palestine: History: 135-337: Syria Palaestina and the Tetrarchy. The On-line Encyclopedia of the Roman Provinces. University of South Dakota. 1998-Summer [2006-07-19]. 
  13. ^ [2]
  14. ^ British Rule(see "The Termination of the British Mandate"). Jewish Agency for Israel. [2006-10-02]. 
  15. ^ Myth & Facts - The War of 1948
  16. ^ The incredible shrinking Palestine. The Los Angeles Times. 
  17. ^ General Progress Report and Supplementary Report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nciliation Commission for Palestine, Covering the Period from 11 December 1949 to 23 October 1950
  18. ^ Michael B. Oren, Six Days of War: June 1967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Middle East
  19. ^ B'Tselem
  20. ^ http://www.washingtoninstitute.org/media/makovsky/makovsky020504.pdf(PDF)[1.p56.](英文)
  21. ^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to Lebanon. 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Disaster Assistance. 1 September 2006 [2006-09-03]. 
  22. ^ Israel-Hizbullah conflict: Victims of rocket attacks and IDF casualties. Israel,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23. ^ Assessing the Environmental Costs of the War in the North - Summer 2006. Ministry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2006-08-30 [2006-09-14]. 
  24. ^ 11月23日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在美國埃及調停下,暫時達成停火協定 以巴戰爭一觸即發 以色列「橙色警戒」
  25. ^ 以色列內閣通過 動員7萬5,000名後備部隊
  26. ^ 加薩以色列戰火 3分鐘看懂(懶人包),中央社,2014年7月26日
  27. ^ Israel effectively annexes East Jerusalem
  28. ^ 聖光神學院聖經地理資訊網——約旦
  29. ^ Steven Mazie, Israel's Higher Law: Religion and Liberal Democracy in the Jewish State(Lexington Books, 2006),chapter 2.
  30. ^ Constitution for Israel. [2006-04-08]. 
  31. ^ Israel's Diplomatic Missions Abroad (Israeli MFA).
  32. ^ The Israel Defense Forces. Israeli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2006-10-21]. 
  33. ^ [3]
  34. ^ [4]
  35. ^ http://www.nuclearfiles.org/menu/key-issues/nuclear-weapons/basics/nuclear-stockpiles.htm
  36. ^ http://www.fas.org/news/israel/e20000619israelmakes.htm
  37. ^ Top Ten Reasons to Invest in Israel. Israel Consulate in New York. [2006-11-19]. 
  38. ^ [林讓均,《同為小國,以色列憑什麼成為研發大國》,《遠見雜誌》331期,2014年11月號]
  39. ^ Israel keen on IT tie-ups. The Hindu Business Line. 2001-01-11. 
  40. ^ Israel: Punching above its weight. The Economist. 2005-11-14. 
  41. ^ Venture capital invests in Israeli techs Recovering from recession, country ranks behind only Boston, Silicon Valley in attracting cash for startups.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2004-04-02. 
  42. ^ NASDAQ Appoints Asaf Homossany as New Director for Israel. NASDAQ. 2005-02-06. 
  43. ^ BOYCOTT ISRAEL? DO IT PROPERLY... Mideast Outpost. 2004-12-31. 
  44. ^ Monthly Bulletin of Statistics for Population. Israel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7 August 2013 [24 August 2013]. 
  45.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population_stat的引用提供文字
  46. ^ ISRAEL: Crackdown on illegal migrants and visa violators. IRIN. 14 July 2009. 
  47. ^ Adriana Kemp, "Labour migration and racialisation: labour market mechanisms and labour migration control policies in Israel", Social Identities 10:2, 267–292, 2004
  48. ^ Israel rounds up African migrants for deportation. Reuters. 11 June 2012. 
  49. ^ THE LAND: Urban Life. Israel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50. ^ DellaPergola, Sergio. Still Moving: Recent Jewish Migration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Daniel J. Elazar and Morton Weinfeld eds., 编. 'The Global Context of Migration to Israel'. New Brunswick, New Jersey: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00: 13–60 [2000]. ISBN 1-56000-428-2. 
  51. ^ Herman, Pini. The Myth of the Israeli Expatriate. Moment Magazine. 1 September 1983, 8 (8): 62–63. 
  52. ^ Gould, Eric D.; Moav, Omer. Israel's Brain Drain. Israel Economic Review (Bank of Israel). 2007, 5 (1): 1–22 [25 March 2013]. 
  53. ^ Rettig Gur, Haviv. Officials to US to bring Israelis home. The Jerusalem Post. 6 April 2008 [20 March 2012]. 
  54. ^ Settlements in the West Bank. Settlement Information. Foundation for Middle East Peace. [20 March 2012]. 
  55.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bbc_golan_profile的引用提供文字
  56. ^ President Obama’s hostility to Israel continues. The Jerusalem Post. [20 March 2012]. 
  57. ^ Settlements in the Gaza Strip. Settlement Information (Foundation for Middle East Peace). [12 December 2007]. 
  58. ^ The Law of Return. Knesset. [14 August 2007]. 
  59. ^ DellaPergola, Sergio. Jewish Demographic Policies. The Jewish People Policy Institute. 2011. 
  60. ^ Israel (people). Encyclopedia.com. 2007. 
  61. ^ Jews, by Continent of Origin, Continent of Birth and Period of Immigration. Statistical Abstract of Israel. Israel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11 September 2012 [8 April 2013]. 
  62. ^ Aharoni, Ada. The Forced Migration of Jews From Arab Countries and Peace. Historical Society of Jews From Egypt. [29 March 2012]. 
  63. ^ From Sephardi to Mizrahi and Back Again: Changing Meanings of "Sephardi" in Its Social Environments. 
  64. ^ The myth of the Mizrahim. The Guardian. 3 April 2009. 
  65. ^ Shields, Jacqueline. Jewish Refugees from Arab Countries. Jewish Virtual Library. [26 April 2012]. 
  66. ^ Missing Mizrahim. 
  67. ^ Okun, Barbara S.; Khait-Marelly, Orna. Socioeconomic Status and Demographic Behavior of Adult Multiethnics: Jews in Israel.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 2006 [26 May 2013]. 
  68.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cia的引用提供文字
  69. ^ Israel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The Ethiopian Community in Israel
  70. ^ Israel may admit 3,000 Ethiopia migrants if Jews. Reuters. 16 July 2009. 
  71. ^ Meyer, Bill. Israel's welcome for Ethiopian Jews wears thin. The Plain Dealer. 17 August 2008 [1 October 2012]. 
  72. ^ Friedberg, Rachel M. The Impact of Mass Migration on the Israeli Labor Market.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2001-11, 116 (4): 1373. doi:10.1162/003355301753265606. 
  73. ^ Study: Soviet immigrants outperform Israeli students. Haaretz. 10 February 2008. 
  74. ^ French radio station RFI makes aliyah. Ynetnews. 5 December 2011. 
  75. ^ NationMaster - Statistics > School life expectancy
  76. ^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Report 2005
  77. ^ http://www1.cbs.gov.il/shnaton56/st08_21.pdf
  78. ^ http://www.webometrics.info/top100_continent.asp?cont=meast
  79. ^ http://ed.sjtu.edu.cn/rank/2006/ARWU2006_Top100.htm
  80. ^ http://world.yale.edu/graduates/mideast_map.html
  81. ^ Israel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Government of Israel. Population, by religion and population group. [2007-02-26]. 
  82. ^ Religion in Israel: A Consensus for Jewish Tradition by Daniel J. Elazar (JCPA).
  83. ^ Ahmadis in Israel. 1999-06-05. 
  84. ^ BuddhaNet Middle East Directory. BuddhaNet. [2006-11-24]. 
  85. ^ Srila Danurdhara Swami's Waves of Devotion. Srila Danurdhara Swami. [2007-03-24]. 
  86. ^ http://info.bahai.org/article-1-6-0-5.html
  87. ^ 誰是猶太人?不要黑白猜http://betablog.udn.com/dk1858camry/5280288
  88. ^ https://tw.news.yahoo.com/%E5%BC%B7%E5%88%B6%E9%81%BF%E5%AD%95-%E4%BB%A5%E5%9C%8B%E8%BF%AB%E5%AE%B3%E9%9D%9E%E8%A3%94%E7%8C%B6%E5%A4%AA%E7%A7%BB%E6%B0%91-083600828.html
  89. ^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middle-east/israel-gave-birth-control-to-ethiopian-jews-without-their-consent-8468800.html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