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继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任继愈
任继愈
//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5/58/Ren_Ji_Yu.gif
哲学家、宗教学
性別
出生 1916年4月15日(1916-04-15)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山东省平原县
逝世 2009年7月11日 (93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卫生部北京医院
國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宗教信仰 无神论
學歷
北京大学哲学系(1934年--1938年)
西南联大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1939年--1941)
經歷
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1964年-1985年
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1987年-2005年
代表作

任继愈(1916年4月15日-2009年7月11日),字又之[1]汉族中國山东省平原县人,中国哲学家、宗教学家、墨学研究专家,曾任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

生平[编辑]

任继愈于1916年4月15日生于山东省平原县的一个世代书香的大家庭。父亲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官至少将,曾参加过抗日战争。任继愈四岁起识字入私塾,名字“继愈”就是入学时老师取的。后来私塾换为小学,在山东济南贡院墙根的省立第一模范小学(现大明湖小学)毕业。中学在北平大学附属中学就读,开始接触胡适梁启超冯友兰等人的著作,接受更深层次的思想启蒙[2]

中学时代的任继愈梦想是当一名医生,但接触到哲学以后,便被哲学深深吸引[3]。1934年,任继愈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西方哲学。

大学三年级时,“七七”事变爆发,北京沦陷,北大决定南迁,任继愈随校南行至长沙,后又报名了学校组织的“湘黔滇旅行团”,旅行至昆明。这次旅行使他亲身体验到中国农村农民的真实情况,对他的人生理想和态度有很大的改变。他认为:“作为一个中国哲学史的研究者,不了解中国的农民,不懂得他们的思想感情,就不能理解中国的社会;不懂得中国的农民、中国的农村,就不可能懂得中国的历史。”1938年,任继愈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1939年考取西南联大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第一批研究生,导师是汤用彤贺麟,专业方向是中国哲学史和佛教史,1941年硕士毕业。毕业后任继愈选择了在北京大学留校任教,直至1964年,先后讲授中国哲学史、宋明理学、中国哲学问题、朱子哲学等课程[4]。1956年起,任继愈兼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培养了第一批副博士研究生。1955至1966年,担任《北京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编辑[5]。1956年,任继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4年,任继愈接受受命组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并任所长,这是1949年后中国的第一个宗教研究机构。然而不久后文革开始,任继愈被下放到河南信阳干校接受“教育”。由于光线昏暗、劳动过度,任继愈的右眼患了严重的眼疾,左眼视力也受到损害。

“文革”结束后,任继愈得以回到北京,世界宗教研究所逐渐恢复原有的建制。1980年开始,任继愈提出了“儒家宗教说”,与当时思想界公认的“中国无宗教”的看法相左。1978年起,任继愈开始招收宗教学硕士生博士生,1985年起与北大合作培养宗教学本科生。1999年,任继愈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曾经担任过的职位有中国宗教学会会长、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中国西藏佛教研究会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社会科学基金宗教组召集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名誉所长。此外他曾当选为第四至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87年起,任继愈开始担任北京图书馆(1999年更名为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直至2005年。2008年后,担任中国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

2009年7月11日凌晨4时30分,任继愈在卫生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93岁。

学术工作[编辑]

任继愈在大学时主修西方哲学史,但是1938年的随校南迁旅行使得任继愈转变了志向,决定要探究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传统哲学,把总结中国古代精神遗产作为自己一生的追求和使命[6]。任继愈致力于用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国古代哲学。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任继愈相继发表多篇研究中国佛教思想哲学的论文,后来以《汉唐佛教思想论集》出版,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用马克思主义研究宗教问题的奠基之作。1962年至1963年始由任继愈主编的《中国哲学史》出版,并成为中国大学哲学系的基本教材。

1964年,在毛泽东批示下,任继愈成立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并担任第一任所长。世界宗教研究所任职期间,任继愈与北京大学联合培养宗教学本科生,培养了大批宗教学研究人才。

1978年底,在中国无神论学会成立大会上,任继愈首先提出儒教宗教的论点。1980年起,任继愈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正式提出“儒教是宗教”的主张。从1980年的《从儒家到儒教》,1982年的《中国哲学与中国宗教》、《儒教的特点及其发展阶段》、《儒家个性与宗教共性》、《儒教是人伦日用的神学》,到1984年的《佛教向儒教靠拢》,1986年的《重视儒教的研究》,再到1988年的《具有中国民族形式的宗教——儒教》,任继愈详细地论述了儒教的发展、演变、历史与现实,透彻地分析了儒家思想在中国的宗教性质。他认为:“儒教作为完整形态的宗教,应当从北宋算起,朱熹把它完善化。多年来人们习惯地称为理学道学的这种体系,我称之为儒教。”[7]任继愈提出儒教的内在本质是禁欲主义敬天法祖、重“忠孝”、尊“三纲”,而其教义则表现为“天地君亲师”,并与王权结合,广泛而深入地影响了之后的中国社会[8]

八十年代以来,任继愈投入大量精力,领导了大规模的传统文化资料整理工作。1982年起,时任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的任继愈开始主持编修《中华大藏经》。《中华大藏经》以1930年代发现的稀世孤本《赵城金藏》为基礎,采用《房山云居寺石经》、《资福藏》、《影宋碛砂藏》、《普宁藏》、《永乐南藏》、《径山藏》、《清藏》及《高丽藏》等八种刻本进行对校。大藏经的编篡由汉文部开始,《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费时13年,前后有160余名学者参与编写,共107册,1.07亿字。而接下来的续编将包括二至三亿字。此外任继愈还是《中国佛教史》、《中国道教史》、《宗教大辞典》、新修《二十四史》、《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以及《中华大典》等浩大文化工程的领导或主编[9]

学界公认任继愈对中国哲学的最大贡献是:他认为儒、释、道三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支柱,对中国社会各阶层有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他认识到中国佛教和道教思想对中国文化的重要性,力图将其纳入中国哲学发展的主流。他始终主张,对中国思想文化的研究要从“多民族统一大国”的中国国情出发[10]

无神论[编辑]

自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继愈成为了一个无神论者。1979年,任继愈成立了中国无神论学会,并担任理事长。

评价[编辑]

  • “凤毛麟角,人才难得”——毛泽东
  • “诚信不欺,有古人风”——熊十力
  • “任继愈也是很早就陷入权力、势力范围之内了。很早就变成毛很喜欢的一个私人顾问,常常让他去讲佛教。他早期也做了一些学问,他写过佛教史的论集,也是跟季羡林一样,都是早期的作品,到后来就没见到有什么新的工作了。这是环境使然。”——余英時

主要作品[编辑]

著作
与人合著
  • 《中国近代思想史讲授提纲》
主编
  • 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
  • 中华大典·哲学典》
  • 《中华大典·宗教典》
  • 中国佛教史
  • 《中国哲学史》(大学教科书)
  • 《中国哲学发展史》、《中国佛教史》
  • 《中国道教史》
  • 《道藏提要》
  • 《宗教词典》
  • 《宗教大辞典》
  • 《佛教大辞典》
  • 《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
  • 《中国历史文化丛书》

参考文献[编辑]

  1. ^ 学者任继愈逝世 毛泽东曾称其“凤毛麟角”. 广州日报. [2009-07-15]. 
  2. ^ 一代宗师任继愈. 
  3. ^ 梅辰. 任继愈:继绝存真 传本扬学. 《北京晚报》. 
  4. ^ 任继愈从1942年到1964年在北大教授的课程有:中国哲学史、宋明理学、中国哲学问题、朱子哲学、华严宗研究、佛教著作选读、隋唐佛教和逻辑学等,并在北京师范大学担任中国哲学史课程
  5. ^ 新华网. 在路上在书中在国图 一代宗师任继愈的人生足迹. [2009-07-13]. 
  6. ^ 由湖南到云南我参加了由学校组织的“湘黔滇旅行团”,……有机会看到农村败落和农民贫困景象。……我深信探究高深学问,不能够离开哺育我的这块灾难深重的中国土地。从此我带着一种沉重的心情来探究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哲学。任继愈. 《任继愈学术论著自选集》,550页. 北京师范学院出版社. 1991年. ISBN 7-81014-302-6. 
  7. ^ 任继愈. 《具有中国民族形式的宗教——儒教》. 1988年. 
  8. ^ 任继愈. 《论儒教的形成》. 1979年. 
  9. ^ 魏梅. 哲学家任继愈先生生平及学术主张. [2009-07-13]. 
  10. ^ 任继愈曾被毛泽东誉为佛教研究的“凤毛麟角”. 南方都市报.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


前任:
刘季平
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
1987年-2005年
繼任:
詹福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