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洛·斯韋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斯韋沃

伊塔洛·斯韋沃(Italo Svevo),埃托雷·施米茨Ettore Schmitz,1861年12月9日─1928年9月13日)的筆名,意大利猶太商人兼小說家。大器晚成,60歲後才寫出成為名之作《季諾的意識》(La Coscienza di Zeno),被譽為20世紀最出色小說家之一。

生平[编辑]

生於現在屬意大利、當時屬奧地利第里雅斯特,父親為德國猶太玻璃商人,母親為意大利猶太人。斯韋沃的真名和筆名都反映了他的雙重身分。Ettore是意大利文赫克托耳,Schmitz則是常見的德國姓氏;Italo指「意大利的」,Svevo指中世紀時的施瓦本(Schwaben)公國(現在德國巴伐利亞也有名為施瓦本的行政區)。

家境殷實,另有七兄弟姊妹。為了學好德語,11歲時跟弟弟一同被送到巴伐利亞一所商業學校唸書,成績不錯,但私下以文學為主要興趣,愛讀歌德席勒海涅叔本華莎士比亞(德譯本)等名家的作品。

17歲時回到家鄉,偶然到當地一家商業學院聽課,同時開始認真寫作,主要為戲劇。19歲時在《獨立報》(L'Indipendente)發表第一篇文章,名為《夏洛克》(Shylock)(莎劇《威尼斯商人》裡的猶太商人)。因為父親生意失敗,被迫放棄紈絝子弟的生活,到當地維也納聯合銀行(Banca Union di Vienna)的分行工作,負責德文、法文的的書信往來,在那裡一待就是20年,工作不太愉快。

邊工作邊寫作,並開始進入第里雅斯特的藝術家圈子。1892年,他自資出版第一部小說《一生》(Una vita),書評不錯,但未能為他帶來文名,同年父親過身。1895年10月,母親也離世,同年12月不顧對方家長反對,跟比他年輕得多的表妹利維亞(Livia Veneziani)結婚,出於信仰問題,二人未能在教堂行禮。兩年後利維亞有孕,為他生下一女,但產後病重,他因此接受洗禮,成為天主教徒。利維亞康復後,二人補行婚禮。

1898年,再自資出版第二本小說《老年》(Senilità),但依舊未能為他贏得文名。翌年到岳父母的油漆廠工作,工廠生產用來保護船身的防水油漆,行銷歐洲。工廠在意大利、英國設有分行,他的工作表現出色,常被派到英國出差,為了改善英文,他請人補習──當時旅居第里雅斯特的喬伊斯當上他的補習老師。1906年,二人正式交往。

當時喬伊斯正構想他的鉅著《尤利西斯》,常向斯韋沃請教猶太信仰、習俗,並對他的小說表示讚賞。有說《尤利西斯》的主角利奥波德·布卢姆(Leopold Bloom),就是參考了斯韋沃來塑造。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喬伊斯離開第里雅斯特,但跟斯韋沃保持書信往來。大戰其間,斯韋沃的生活不好過,奧地利當局關閉他的工廠,迫他交出油漆的秘密配方,他一度被迫逃至維也納

1923年,他自資出版《季諾的意識》。他把書寄給當時身在巴黎的喬伊斯,喬伊斯大表讚賞,為他在巴黎的文藝圈子廣為宣傳。斯韋沃的名字一時傳遍巴黎的沙龍,他的名聲由巴黎傳回意大利。終於,斯韋沃在耳順之年獲得了他夢寐以求的文名。他成為文壇名人,他的少作得以重印,還被邀到處講學。

1928年的夏天,他跟家人到山區渡假,他在騎電單車時發生意外,送院後一晚不治。1950年,利維亞出版了她的《先夫行狀》(Vita di mio marito)。

《季諾的意識》[编辑]

《季諾的意識》開意大利心理小說的先河,批評家也常將斯韋沃跟喬伊斯、普魯斯特相提並論。跟他同時代的許多人一樣,斯韋沃愛讀佛洛伊德,對精神分析很感興趣。在《季諾的意識》中,主角季諾接受精神分析治療,醫生建議他記下自己的回憶,以便分析,但不久他決定終止治療,醫生為了「報復」而出版了病人的回憶錄。全書充滿自嘲,講述季諾戒的第一章尤其有名。

斯韋沃的母語為第里雅斯特的當地方言(Triestino),一種威尼托語言,第二語言則是德語。因此,他的意大利文被部分批評家評為不純正、不地道。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