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奘諾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明治時代畫家小林永濯筆下的伊奘諾尊(右)及伊奘冉尊(左)

伊奘諾尊日本語イザナギ ;《古事記》作伊邪那岐命,《日本書紀》作伊奘諾尊),是日本神話中開天闢地的神祇,他與妹妹伊奘冉尊日本語イザナミ)被視為第七代的兄妹神祇,並且是日本諸島、諸神的創造者。

伊奘諾尊與伊奘冉尊的結合及諸島的形成[编辑]

自天上降臨[编辑]

根據日本神話,伊奘諾尊、伊奘冉尊二神受天神的命令,把漂浮於海上的大地固定下來。二神便站在天上稱為「天浮橋」的地方,用「天之瓊矛」伸入海中攪拌,提起時,矛尖滴下的水凝聚成島,稱「磤馭慮嶋」(此據《日本書紀》;《古事記》作淤能碁呂島),兩位神靈因而「降居彼嶋」。[1][2]

結合[编辑]

二神降臨後,便決定結為夫婦。於是立「國中之柱」,雙方約定,伊奘諾尊從左轉,伊奘冉尊從右轉。約好後,當繞過柱時,伊奘冉尊便唱道:「憙哉,遇可美少男焉。」伊奘諾尊認為自己是男性,應該先唱,否則不祥,便重新繞柱一次,這次由伊奘諾尊先唱道:「憙哉,遇可美少女焉。」然後,伊奘諾尊決定用自己身上的雄元之處,合於伊奘冉尊身上的雌元之處,但「不知其術,時有鶺鴒,飛來搖其首尾。二神見而學之,即得交道」,於是「陰陽始交媾合為夫婦」。[4][2]

  • 學者闡釋:日本文學學者謝六逸認為《古事記》等書對於二神交合的記述方式,反映了古代日本民俗的坦率樸實,因「原始的民族,他們還沒有披上道德、倫理的外衣,所以會大胆的說出來。」[5]武光誠則認為,伊奘冉尊繞過柱是因先唱而被視為不祥,在南半球亦有類似的神話,通常是代表舉行祭典或施行咒術的重要性,而在日本則是「必須以男性為中心經營家庭」的訓示。[6]

生下萬物、諸島及眾神[编辑]

二神結成夫婦後,便生下「八大洲」及多個海島,接著生下與生活上各種事物的神靈,如石頭、泥土、砂子、河、海、水、山、樹、霧、船、食物,日神、月読則較後生下,最後伊奘冉尊生下火神時,卻反被燒死,伊奘諾尊遂憤而斬殺火神。[7][8]

  • 學者闡釋:武光誠對於二神生下萬物諸神的神話,作出分析,例如所謂的「八大洲」,或許是一個概略性的美稱辭彙,意為「由眾多島嶼匯集而成的壯麗之國」。[9]此外,《日本書紀》裡所說自然萬物的神靈出生的次序,是經過刻意安排,先生下山川草木等一般自然事物的神,然後再生「天下之主」,出現神格最高的太陽神[10]而火神是最後誕生,是因為古人知道火一方面可創造文明,另一方面可毁滅一切,不易掌握。當人類智慧進步到對火運用自如時,便期望火神出現,因而把它的誕生放到最後。[11]

伊奘冉尊決裂[编辑]

伊奘諾尊因捨不得妻子伊奘冉尊,追至黃泉,伊奘冉尊便警告他不要看望自己。伊奘諾尊不聽,當看到她時,已經是膿沸蟲流,面貌恐怖,伊奘諾尊大驚而逃。伊奘冉尊感到自己被羞辱,派黃泉醜女追趕,被伊奘諾尊擊退,於是親自去追。伊奘諾尊逃至「黃泉比良坂」時,用巨石堵截對方來路。二神互相對峙,說出「絕妻之誓」。伊奘冉尊便說「愛也吾夫君,言如此者,吾當縊殺汝所治國民日將千頭。」伊奘諾尊不甘示弱,回答說:「愛也吾妹,言如此者,吾則當產日將千五百頭。」又說:「自此莫過」,分隔陰陽兩界,雙方正式訣別。[12][13]

  • 學者闡釋:日本武光誠認為,伊奘諾尊夫婦的生離死別,反映了古代日本人對死亡的觀念。伊奘諾尊堵塞黃泉比良坂,代表生人世界與黃泉是對立的,不可能任意往來。另外,伊奘冉尊說「吾當縊殺汝所治國民日將千頭」,以及伊奘諾尊說「吾則當產日將千五百頭」,是要說明每天都有超過死者數量的新生命誕生,讓人們明白「因為有死亡才能造就人類繁榮昌盛」的觀念。[14]

伊奘諾尊的修禊及繼續產生諸神[编辑]

伊邪那岐(伊奘諾尊)、伊邪那美(伊奘冉尊)後代圖

伊奘諾尊返回地面後,認為自己「親見泉國,此既不祥」,於是在筑紫日向進行一次「禊祓」(袪除污穢的淨化儀式)。在洗濯過程中,從他拋棄的衣物及身上的穢物,生成三位污穢之神,他們是八十枉津日神神直日神大直日神,另外又生海神、船神,以及三位「貴子」天照大神月夜見尊素盞嗚尊等神靈。之後,伊奘諾尊安排天照大神管治「高天原」、月夜見尊「配日而知天事」,又命素盞嗚尊管治「海原國」,素盞嗚尊不從,遭到放逐。到此伊奘諾尊功德圓滿,《日本書紀》說他最後「神功既筆,靈運當遷。是以,構幽宮於淡路之洲,寂然長隱者矣。亦曰,伊奘諾尊,功既至矣。德亦大矣。於是,登天報命。留宅於日之少宮矣。」[15][16]

關於天照大神月夜見尊素盞嗚尊三神的誕生的傳說,在《日本書紀》裡出現兩次,一次是伊奘諾尊與伊奘冉尊所生(《日本書紀》又附有另一說法,是伊奘諾尊「左手持白銅鏡」而化出天照大神、「右手持白銅鏡」而化出月夜見尊、「廻首顧眄之間」而化出素盞嗚尊)。[17],另一則是伊奘諾尊這次修褉的時候所生。

  • 學者闡釋:日本學者武光誠指出,神話中伊奘諾尊生了污穢之神及天照大神等「貴子」,反映了世間上的萬事萬物,被認為存在著「天」與「地」的區別、「潔淨之物」與「污穢之物」的區別、「尊」與「卑」的區別,這亦是日本人思想的基礎,並與天皇皇室作為統治者的依據有關。[18]

注釋[编辑]

  1. ^ 舍人親王等《日本書紀·卷第一·神代上》(第一冊),425頁。
  2. ^ 2.0 2.1 太安萬侶《古事記·卷上》,4頁。
  3. ^ 武光誠《日本神話圖解》,38頁。
  4. ^ 舍人親王等《日本書紀·卷第一·神代上》(第一冊),425-428頁。
  5. ^ 謝六逸《日本文學史·第二章·上古文學》,60頁。
  6. ^ 武光誠《日本神話圖解》,42-43頁。
  7. ^ 舍人親王等《日本書紀·卷第一·神代上》(第一冊),428-430頁。
  8. ^ 太安萬侶《古事記·卷上》,7頁。
  9. ^ 武光誠《日本神話圖解》,44-45頁。
  10. ^ 武光誠《日本神話圖解》,52-53頁。
  11. ^ 武光誠《日本神話圖解》,54-55頁。
  12. ^ 舍人親王等《日本書紀·卷第一·神代上》(第一冊),431-435頁。
  13. ^ 太安萬侶《古事記·卷上》,8-9頁。
  14. ^ 武光誠《日本神話圖解》,61-65頁。
  15. ^ 舍人親王等《日本書紀·卷第一·神代上》(第一冊),432-437頁。
  16. ^ 太安萬侶《古事記·卷上》,9-11頁。
  17. ^ 舍人親王等《日本書紀·卷第一·神代上》(第一冊),428-429頁。
  18. ^ 武光誠《日本神話圖解》,70頁。

參考文獻[编辑]

參見[编辑]

外部鏈結[编辑]

日本神話
先代:
次代:
天照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