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宁事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伊宁事变又称三区革命三區暴動三区叛乱,是1944年在中华民国新疆省北部的伊犁塔城阿勒泰“三区”爆发的維吾爾人哈萨克人回族人、柯尔克孜人分离暴动,分离运动得到了中国共产党苏联的资助,并建立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背景[编辑]

東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國势力范围(红色部分)

1930年代和1940年代,苏联多次试图吞并新疆地区,将其改为“东突厥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为此扶植了很多新疆民族主义共产主义团体,并积极寻找在新疆的代理人。

1934年,由于盛世才奉行亲苏政策,在他当选新疆省主席后,借助苏联的力量驱逐南疆张培元、北疆马仲英,成为名副其实的“新疆王”。

1942年,盛世才怀疑苏联企图推翻新疆省政府,分裂中国以建立苏维埃政权,便与苏联决裂,转向国民党靠拢。1943年1月,盛世才奉国民政府之令,要求苏联撤出新疆驻军及其机关,遭苏方指为“非法且仇视的行为”。

1944年,蒋介石將統治新疆達十年的盛世才調離新疆,赴重慶任農林部長,改派吴忠信任新疆省长。盛世才離疆後,新疆出现权力真空,盛時期新疆民族问题以及与苏联关系的恶化由之而曝露,新疆境內的少數民族開始爆發暴亂。

过程[编辑]

暴动[编辑]

東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國国旗

1944年4月,在苏联驻伊宁领事馆的支持和帮助下,“伊宁解放组织”成立,主席为苏联籍乌兹别克人艾力汗·吐烈

1944年8月,苏联韃靼族侨民帕提赫·莫里斯莫夫组织巩哈游击队,发起“巩哈暴动”。

10月7日,游击队攻占巩哈县城,伊宁驻军主力1600人调往巩哈平乱。苏联侨民铁伊·伊凡诺维奇·列斯肯果子沟组织游击队,形成战略呼应。

11月6日,在得到苏联驻伊宁领事馆的帮助下,苏联军官阿列克山德洛夫率军从霍尔果斯潜入伊宁,同“伊宁解放组织”组成军事指挥部。同日,列斯肯占领芦草沟,切断迪伊公路

11月7日,伊宁事变爆发,外有巩哈游击队进攻,内有苏军和武装人员呼应,驻军中少数民族士兵哗变。

11月9日,伊宁驻军负责人曹日灵电告朱绍良内有:“名为剿匪,实为国际战争”、“市区土匪全为归化人塔塔尔族,以其领事馆作根据地,所获武器系苏联制造”。

11月10日,伊宁全城被攻占,守军残部及汉族官员、平民约8000人撤至城郊机场及艾林巴克、鬼王庙两处高地,等待救援。

11月12日,“伊宁解放组织”召开大会,宣布成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临时政府,主席为艾力汗·吐烈,副主席有包尔汉等。[來源請求]

1945年1月5日,艾力汗·吐烈宣布“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脱离中华民国而独立。

1945年2月1日,在苏军的帮助下,民族军攻占艾林巴克。7月31日,攻占塔城

伊宁事变爆发后,大批极端民族主义者以“杀回灭汉”为口号,四处残杀汉族和回族人,东北籍汉人几乎被杀绝。张治中曾记述道:“三区汉人被杀的很多,有些地方只剩了老弱妇孺数十人,在伊宁残留的汉人中,也是老弱妇孺占大多数,青壮年都被杀光了”。关于伊宁事变中被害的汉回平民数量至今没有准确的统计。[1]

平乱[编辑]

1944年9月,盛世才被调离新疆后,蒋介石改派吴忠信就任新疆省长,并把下属各厅厅长都换成国民党员。蒋介石命令马步芳派一个军的骑兵驻扎在新疆各地,平定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国军调集大批部队,“死守大迪化”。国军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参谋长郭寄嶠奉命抵达迪化,将第46师部署在绥来并成立前线指挥部。民族军和国军在玛纳斯河沿岸对峙,第46师师长徐汝诚担任指挥官,以玛纳斯河为第一道防线。谢义锋的新2军军部由绥来迁移到景化(今呼图壁),为第二道防线。从青海赶来的马呈祥的整编骑兵第1师接替原暂编第3师的防地,进驻迪化、景化一带;暂3师调往焉耆。第43军杨德亮加强伊吾哈密的防守,徐达率领新45师一部防守在七角井

然而形式仍然较为危急,国军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担心省会不保,曾在八小时内给蒋介石连发三份急电:“……内乏可用之兵,外无一旅之援……迪化危在旦夕,卑职惟有以身殉职,与国土共存亡,上报党国……恳请钧座速筹良策”。蒋于是试图通过和谈,采取外交斡旋的办法解决新疆问题。

谈判[编辑]

中苏谈判[编辑]

1945年期间,国民政府屡次与支持叛乱的苏联政府交涉。1945年7月5日,蒋介石在一次中苏会谈上提出:“苏联政府如果能保证中国对东北和新疆的领土和行政主权,对中共和新疆变乱不再作任何支援,中国政府才考虑苏联有关外蒙的要求”。会后宋子文继续与苏联谈判。斯大林表示,无论延安新疆均服从蒋委员长的领导,苏联只支持国民政府,可以根据中国政府的要求发表声明,并答应宋子文关于制止从苏联往新疆偷运武器的要求。

其后,《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签订。紧接着在1945年9月,苏方代表莫洛托夫与中方代表王世杰伦敦就“新疆伊犁事件”磋商时表示这个事件是临时现象,不久就可以平息。在得到苏联的保证后,蒋介石开始在公开场合表示“愿意和平地解决新疆问题”。

府乱谈判[编辑]

1945年10月,双方同意派代表赴迪化进行谈判。南京方面派出了张治中,三区派出了热黑木江(团长)、阿不都哈依尔·吐烈阿合买提江·哈斯木赛福鼎·艾则孜等人组成的代表团。苏联亦派出一位代表。经过半年的谈判后,最终在1946年4月制定了十一条和平条款,取消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名称,恢复伊犁、塔城、阿山三个专区的建制,后成立新疆省民主联合政府。三区临时政府高层中的一部分封建势力、宗教人士和泛突厥人士被清除出领导层,原东突政府主席艾力汗·吐烈被苏联驻伊犁领事扣押并送回苏联。联合政府的核心改由从親蘇派组成,领导人为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与阿合买提江。

尾声[编辑]

此后苏联仍试图控制新疆地区,国军与三区军队隔玛纳斯河而武装对峙。東突副主席包尔汉称,“……以后尽管国民党不断破坏和平条款,企图派国民党占领三区,但是由于苏联的支持和各族人民的坚决斗争,这一企图始终没有得逞,直到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整个新疆才完全统一,三区军队改编成中国人民解放军”。

1949年,阿合买提江·哈斯木、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伊斯哈克伯克·穆努诺夫达列力汗·苏古尔巴也夫罗志五人組成的「新疆民主同盟」先到阿拉木图,而后前往北平參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8月27日左右飞机在伊尔库茨克附近失事,五人全部死亡。阿合買提江等五人遇難後,新疆方面改派赛福鼎·艾则孜出席政協會議。

三区民族军于1949年12月20日正式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军,於1954年10月7日大部分成為新組建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一部分。[2]

195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拨出专款于伊宁市人民公园深处建立伊犁三区革命烈士陵园

争议[编辑]

对于此次事件的评定,看法普遍不同。

中華民國政府和众多民众对此次事件虽无明确定性,但从用语上可判断普遍认定该事件为民族主义者叛乱。

中国共产党对此次事件高度评价,誉其为“三区革命”。毛泽东的评价为:“三区革命是全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一部分”,“在新疆牵制了近十万国民党军队”,[3]“伊犁、塔城、阿山三区人民的奋斗,对于全新疆的解放和全中国的解放,是一个重要的贡献”[4]

参考文献[编辑]

  1. ^ 王欣登. 抗战时期苏联对新疆的扩张渗透与“三区革命”. 伊利教育学院学报2003年6月第16卷第2期. 
  2. ^ 国务院批准新疆设立县级双河市 为兵团第7座城市. 2014-02-24. 
  3. ^ 赛福鼎·艾则孜同志生平. 新华网. 2003-11-26 [2014-03-07]. 
  4. ^ 毛泽东主席致艾斯海提·伊斯哈科夫电. 新疆党建网(昆仑网). 2010-06-29 [2014-03-07].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