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名穆斯林在朝覲過程當中在麥加進行祈禱。

伊斯蘭教[1]阿拉伯语الإسلام, al-’islām阿拉伯語發音: /ʔislæːm/  (Speaker Icon.svg 聆聽)[2])或回教,舊稱“清真教”、“回回教”、“天方教”、“大食法”、“大食教度”,是以古蘭經聖訓為教導的一神論宗教,也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古蘭經被伊斯蘭教信徒視為創世主安拉命天使給其使者逐字逐句的啟示,而聖訓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行錄(由同伴們轉述收集)。伊斯蘭这一名称來自閃语字根S-L-M,意為「順從(真主)」;实际上穆斯林(伊斯兰教徒)的名字也來自這個字根,意為「順從者」。穆斯林信仰獨一且無與倫比的真主,名曰安拉;人生的唯一目的是崇拜真主;真主派遣了多位先知給人類,包括易卜拉欣亞伯拉罕)、穆薩摩西)、爾撒耶穌)等,但最終訊息是傳達給最後先知穆罕默德,並載於古兰经

伊斯蘭教的宗教習俗包括五功,是為「」,五功是穆斯林需要奉行的五個義務[3]。伊斯兰教还拥有自己的一套宗教法律,该法律實際觸及生活及社會的每一個層面,由飲食金融戰事以及福利等各方面[4]。絕大多數的穆斯林屬於遜尼派(粗略佔穆斯林的85%)或什叶派(粗略佔穆斯林的15%)两大派别,另外两派中均有人同时信仰伊斯兰神秘主义[5]。伊斯蘭教是中東非洲的大部分及亚洲主要部分的主流宗教[6]。在中国俄罗斯加勒比地區都可找到龐大的穆斯林社群。有最多穆斯林的國家印度尼西亚,佔全球穆斯林總數的15%[7][8]。30%的穆斯林都位於南亚,20%的穆斯林在阿拉伯國家[9]。改信伊斯蘭教的人及穆斯林移民幾乎可在世界的每個角落都可找到。至2011年為止,全球約有13億9300萬穆斯林,人數上伊斯蘭教是世界第二大宗教[6],被認為是世上增長得最快的宗教[10]

語源及字義[编辑]

「伊斯蘭」是一個動名詞,出自三字母的字根「s-l-m」,源自阿拉伯語動詞「Aslama」,意指「接納、服從、順從」[11]。伊斯蘭的意思是接納和順從真主的命令或意志,信仰者的實踐方式要以禮拜祂、行善和遵從祂的指示來證明。《古蘭經》給出了許多伊斯蘭的字義。在一些經文裡,堅定的信念常被強調為穆斯林的高尚品德:「真主欲使誰遵循正道,就使誰的心胸為伊斯蘭而敞開;...(古蘭經第6章第125節)」[12]一些經文將伊斯蘭及宗教連在一起:「今天,我已為你們成全你們的宗教,我已完成我所賜你們的恩典,我已選擇伊斯蘭作為你們的宗教。(古蘭經第5章第3節)」[13]另一些經文則形容伊斯蘭是回饋真主的動作,不僅是口頭上的信仰認可。伊斯蘭思想裡的另一個專門解釋則是作為伊斯蘭、伊瑪尼(信念)及伊赫桑(善行)的一部分,伊斯蘭在這裡的意思是禮拜(伊巴達特)及伊斯蘭法律(沙里亞[14]

信條[编辑]

古蘭經說明所有穆斯林必須相信真主、祂的啟示、祂的天使、祂的先知末日審判和前定[15]。教派之間的信條有所不同,遜尼派的宿命論稱為真主旨意[16],什葉派稱為神聖審判。什葉派伊瑪目及其政治及宗教領導是什葉派獨有的信條[17]

穆斯林相信真主透過天使吉卜利里加百列啟示傳示給先知穆罕默德(時間大概在基督信仰中的耶穌升天後的六百年,而天使加百列就是那位在聖經四福音出現過,並迎接新生耶穌基督的那位天使),藉此傳達給人類[18]。穆罕默德是真主的最後使者,而古蘭經則是穆罕默德在超過二十年的時間裡接受啟示所得的神聖之書[19]。據古蘭經記載,有些先知能藉真主而作了一些神跡,因先知是真主選而成為使者的人,故穆斯林相信先知是人,而不是神。伊斯蘭教先知被認為是所有人類裡最接近完美的凡人,他們是神授啓示的唯一接收者,真主直接或通過使者將啓示傳達給先知[20]。古蘭經裡提及過許多被視為伊斯蘭教先知的人物,包括阿丹(亞當)、努哈(挪亞)、伊布拉欣(亞伯拉罕)、穆撒(摩西)、爾薩(耶穌)等[21]。伊斯蘭教神學認為,自亞當在宣揚伊斯蘭教的訊息開始,往後所有真主的使者都在宣揚同一訊息,古蘭經裡描述伊斯蘭教為:「那是阿拉賦予人類的天性。阿拉在造化上沒有改變,這就是正確的宗教,但是大多數人不知道。」[22]古蘭經又說道,穆斯林這個名字是安拉賦予的[23]

伊斯蘭教發源於七世紀早期的阿拉伯地區[24]。古蘭經提到,猶太教及基督教都是亞伯拉罕教義承襲下來的繼後者,古蘭經稱猶太人基督徒為「有經者[25],以區別這些宗教與多神教。穆斯林認為部分的啟示經文討拉特(Tawrat,即摩西五經)及引支勒(Injil,即四福音書)在原文或釋義上,甚至兩者都被歪曲了[26]

真主[编辑]

伊斯蘭教的基本神學觀念是認主學,即是伊斯蘭教的一神論。真主在阿拉伯語裡稱作安拉,大部分學者都相信那是「al-ʾilāh」(神)的簡化字,又有人將之追溯至阿拉姆語「Alāhā」[27]。五功之一的認主學在清真言裡有述,宣稱除了真主以外再也沒有其他的主宰,穆罕默德則是真主的使者。在傳統伊斯蘭神學裡,真主是不可理解的[28]。穆斯林不會將真主形像化,而只會作為一名順從者崇拜、愛慕及敬畏祂。在伊斯蘭神學裡,耶穌只是一位凡人,而不是上帝的兒子;古蘭經裡描述真主為:「他是真主,是獨一的主;真主是萬物所仰賴的;他沒有生產,也沒有被生產……」[29]、「除真主外,假若天地間還有許多神明,那麼,天地必定破壞了。……」[30],因此穆斯林只認為耶穌是一位先知,他們不認同基督教三位一體的教義。

古蘭經[编辑]

穆斯林認為古蘭經是真主的原话,是伊斯蘭教最重要的經籍[31][32]。穆斯林相信,古蘭經的經文是在610年至632年6月8日穆罕默德逝世前經由天使加百利傳達給穆罕默德。因穆罕默德本人是一文盲,所以他命弟子(薩哈巴)在他在生時把古蘭經抄寫下來,然而當時主要的傳播方式都是口耳相傳。在第一任哈里發阿布·伯克爾在位時,古蘭經被匯編成文[33],到第三任哈里發奧斯曼時將之標準化[34]伊斯蘭研究學者從經文裡尋根究底,發現當今的古蘭經在經過這麼多年後仍沒有變化[35]

古蘭經分為114個蘇勒(章節),共有6236節阿亞(經文)[36]。年代較早(麥加時期)的一些蘇勒主要論及倫理及宗教話題,較後期(麥地那時期)的蘇勒則主要討論與穆斯林社會相關的社會及道德事項[37]。古蘭經較為注意道德指引多於法律教學,被視為「伊斯蘭教原則及價值的原始資料」[38]。伊斯蘭法學家會查閱聖訓或穆罕默德的生平紀錄以補足古蘭經及輔助解釋古蘭經的經文。對古蘭經的註釋被稱為塔夫希爾(Tafsir)[39]

「古蘭」一詞解作朗讀[37],穆斯林狹意所指的古蘭經,是指阿拉伯語的原版,而不是它的複印品及譯本。對於穆斯林來說,阿拉伯語原文的古蘭經才是完美的,譯文會因語言不同及誤譯而造成缺失,也不可能保存原本的式樣文體。譯本只會被視為註釋,不是本意的古蘭經[40]

天使[编辑]

對天使的看法在伊斯蘭宗教裡至關重要,天使的阿拉伯語「malak」意指使者,與對應的希伯來語「malakh」及希臘語「angelos」相等。據古蘭經所說,天使沒有自由意志,有別於人類,他們是完全服從真主的[41]。天使的職責包括轉達真主的啓示、讚美真主、記下每個人的行為以及在人們去世時取去他們的魂魄。天使不能為人類求情,除非真主意欲。古蘭經裡是這樣描述天使的:「(真主是)兩翼、三翼或四翼的天使們的造化者。他(真主)隨意增加造化……」[42]

穆罕默德[编辑]

穆罕默德是伊斯蘭教的先知,他是創立伊斯蘭教的宗教、政治及軍事領袖。但穆斯林不視他為新宗教的創立者,而是亞當、亞伯拉罕、摩西、耶穌等一神論信仰的復興者。在伊斯蘭傳統裡,穆罕默德是最後一位及最偉大的先知,又是最接近完美的凡人,集所有美德於一身。在穆罕默德40歲以後人生最後的23年裡,穆罕默德發佈真主的啓示,這些啓示的內容被他的同伴記錄下來,成為古蘭經。

穆罕默德向麥加的群眾講道,懇求他們摒棄多神教信仰。部分人改信伊斯蘭教,但穆罕默德及他的同伴被麥加當權者迫害。在經過13年的講道後,穆罕默德及穆斯林在622年進行希吉拉(遷移),前往麥地那。穆罕默德在麥地那與麥地那的皈依者及麥加的追隨者[輔士]建立了新政體(神權統治)。在此後的幾年內,他們與麥加的軍隊爆發了兩次戰爭:624年的白德爾戰役(Battle of Badr),穆斯林在是役取得勝利;625年非決定性的伍侯德戰役(Battle of Uhud)。與反對穆斯林的麥地那猶太人的衝突導致猶太人被放逐、奴役或死亡,猶太人的飛地海拜爾亦被征服。與此同時,穆罕默德控制了鄰近的沙漠部族,切斷了麥加的貿易路線。629年,穆罕默德兵不血刃地降服麥加,在632年他逝世的時候,他統治著阿拉伯半島

在伊斯蘭教裡,穆罕默德規範化的生活例子被稱為聖行,被記錄在聖訓裡,聖訓敍述了他的言行及個性[43]。古典穆斯林法學家穆罕默德·伊本·伊德里斯·沙斐儀(Muhammad ibn Idris ash-Shafi`i)強調聖訓在伊斯蘭法律裡的重要性。穆斯林被鼓勵在日常生活裡去效法穆罕默德的言行。聖行對輔助解說古蘭經至關重要[44]

復活與審判[编辑]

穆斯林對復活日(又稱為審判日)的看法亦相當重要。他們認為真主已經預定了審判日的時間,是人類不能預知的。審判日的審判及大災難也在古蘭經及聖訓裡被描述出來,伊斯蘭學者的註釋也提及過。與前伊斯蘭阿拉伯國家時期人們對死亡的認知不同,古蘭經強調了死者復活,說明人類被聚集起來之後,亡者便會復活,以真主的審判作終[45]

古蘭經列出一些會使一個人被打下地獄的罪行,如至死不信、高利盤剝及犯姦淫等。穆斯林視天園(堅奈)為信士的最後歸宿,古蘭經的相關資料亦提及到天園的特點[46]

宿命與自由意志[编辑]

根據遜尼派伊斯蘭教對宿命的想法,真主能得悉及控制所有事物。古蘭經的經文也有說明,如:「我們只遇到真主所註定的勝敗,他是我們的保佑者……」[47]穆斯林認為世上發生的所有善或惡的事物都是早已預定的,真主不容許的事物便不會發生。據穆斯林神學家所述,事物雖然早已預定,但人類擁有自由意志,有能力在對與錯之間作出抉擇,所以他們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據伊斯蘭傳說所述,真主裁定的事物都會寫在牌匾上[48]

什葉派所認知的自由意志稱為「天理」,這一信條是由穆爾台學派(Mu'tazila)發展出來的,強調人們須為他們的行為負責。與此相對,遜尼派不太強調自由意志的角色,因真主對所有事物皆有先見之明[49]

責任及教規[编辑]

穆斯林進行禮拜
朝覲儀式,包括圍住麥加的克爾白步行七圈。

五功[编辑]

伊斯蘭教的五功是遜尼派的五個必要儀式[50]。什葉派穆斯林奉行著他們的一套,但大體上與五功重叠。五功是指:

  • 清真言:伊斯蘭教的基本信經及教義:「我作證,萬物非主,唯有真主;我作證,穆罕默德,是主使者。」[51]這是伊斯蘭教所有信念及儀式的基礎。穆斯林須在禮拜時誦讀清真言,一些非穆斯林要改信伊斯蘭教也要吟誦清真言[52]
  • 薩拉赫:即禮拜,穆斯林每天必須禮拜五次,每次禮拜都面向麥加克爾白進行。薩拉赫的意義是要專心致志予真主,被視為與真主的私人溝通,以表達感謝及崇拜之意。薩拉赫是必須履行的,但可視乎情況而彈性處理,如老人、病人、軍人、旅宿者、孕婦、殘障人士等,可以減免禮拜次數。在許多穆斯林國家,當地的清真寺會在適時公開播音喚禮。禱文以阿拉伯語誦讀,由古蘭經的經文組成[52]
  • 天課:即施捨,這是施捨累積財富的行為,是所有財政狀況許可的穆斯林的義務。他們有義務將積蓄的固定部分捐獻出來,幫助窮人及用於傳播伊斯蘭教。天課被視為宗教義務,富人的財富是「真主恩惠的信託財產」,故富人有欠於窮人。古蘭經及聖訓都認為穆斯林應自願捐獻更多的財富[52]
  • 齋戒:穆斯林在赖买丹月的黎明至黃昏期間不吃不喝,並反省過錯(除了孕婦、病人、旅行者或身處戰場的士兵外)。齋戒是要追求靠近真主的感覺,穆斯林在賴買丹月須對真主懷著感恩及依靠之心,以彌補他們過去所犯的過失,關注窮人。對於一些會造成過度負擔的人來說,齋戒不是必須的,也容許根據情況作彈性的處理,未能恪守齋戒的人須盡快彌補。一些穆斯林如不在賴買丹月齋戒,他們會分開不同的時間進行齋戒[52]
  • 朝覲:即伊斯蘭曆都爾黑哲月麥加的朝覲。任何體格健全的穆斯林在一生裡至少須到麥加朝覲一次。當朝覲者進入麥加十公里範圍內時,朝覲者必須穿著受戒服裝,由兩件無縫的被單構成。朝覲儀式包括圍繞克爾白步行七圈、觸摸黑石、在薩法山與麥爾臥山之間來回奔走七次及象徵性地在米納(Mina)向魔鬼投石。朝覲者在他們的社區裡備受尊重,伊斯蘭教師認為朝覲是對真主虔誠的表達,不是獲取社會地位的手法[52]

法律[编辑]

沙里亞法規(字面解作「前往溫泉勝地的道路」)是由傳統伊斯蘭學術界所建立的伊斯蘭法律,大部分的穆斯林都堅守沙里亞法規。沙里亞法規是真主意志的言詞,「構成一種責任體制,憑藉穆斯林的宗教信仰,他們必須履行」[53]

伊斯蘭法律廣泛包羅每個細節,從國家大事如政府治理、外交到日常生活的事宜。古蘭經指出,侯杜德(Hudud)用以懲罰五種罪行:偷盜、酗酒、私通、誣陷私通、搶劫。古蘭經及聖行裡亦包括了繼承法婚姻法以眼還眼等法律,還有齋戒施捨禮拜的律例。由於這些義務禁止事項眾多,在實際應用時會有所不同[54]伊斯蘭學者根據這些律例及他們的詮釋詳細地構建了法律制度。

費格赫(Fiqh)被界定為宗教的實際規則[55]。伊斯蘭法學家以此衍生出教法淵源學(Usul al-fiqh,「法學理論」、「法理準則」)[56]。根據伊斯蘭的法理,法律根源有四,以優先次序排列為:古蘭經、聖行(穆罕默德的言行)、穆斯林法學家的共識(伊制馬)及類比論證(格雅斯[57]。對早期的伊斯蘭法學家來說,法理不如法律的實際應用來得重要。在九世紀,法學家沙斐儀將法律原則(包括四個來源)編成法典,為伊斯蘭法律提供了理論性的基礎[58]

宗教與國家[编辑]

主流的伊斯蘭法律並沒有將「宗教事務」及「國家事務」分開,阿訇既是法學家,也是神學家。事實上,伊斯蘭統治者經常利用平行的申訴法院來繞開沙里亞法院(伊斯蘭教法院),使之在他們的單獨管轄之下。

穆斯林世界在接觸到西方的世俗理想後,穆斯林社會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回應。土耳其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图爾克的改革後成為了世俗國家。與此相反,1979年的伊朗伊斯蘭革命使伊朗的世俗政權被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領導的神权国家伊斯蘭共和國取代[59]

禮儀與飲食[编辑]

艾達卜(Adab)是指伊斯蘭教的禮儀。這些禮儀包括以色蘭(祝您平安)來問候他人、餐前誦太斯米(奉至仁至慈真主之名)、只用右手進食和吃喝[60][61][62]。伊斯蘭教的衛生習慣屬於個人衛生及健康的範疇,如割禮伊斯蘭葬禮裡對受到清潔及遮蔽後的屍體行殯禮並埋葬。

穆斯林和猶太人一樣在飲食上受到規限,豬肉腐肉等都被禁止進食。所有肉類都必須是由穆斯林、猶太人或基督徒以主之名屠宰的草食性動物,除了是親自獵殺或捕殺享用。穆斯林可以食用的食物被稱為哈拉勒[63]

殯葬[编辑]

伊斯蘭教認為應儘快舉行簡單的土葬,有「亡人奔土如奔金」之說,不等待奔喪。一般在死亡三天內舉行。由死者親人或其他穆斯林用水清洗屍體後以白布包裹。為死者行站禮祈禱。之後運往墓地土葬,屍體面朝聖地麥加天房(克爾白)方向,無棺材或陪葬品。整個葬禮過程中要求參與者節哀沉默(可哭泣但不可哭墳)。

聖戰[编辑]

聖戰是指「奮鬥、努力」的意思,聖戰被少數遜尼派穆斯林視為六功之一[64]。聖戰的廣義被界定為「運用最大限度的力量、氣力、努力及能力對付不被認可的事物」。不被認可的事物可指敵人、魔鬼及私慾,故可劃分為不同種類的聖戰[65]。聖戰一詞如果不是用作修飾詞,一般被理解為軍事層面上的意思。聖戰又可指一人對追求宗教及道德完善的鬥爭[66]。特別是什葉派及蘇非主義的穆斯林權威人士將聖戰分為「大聖戰」及「小聖戰」,「大聖戰」是指精神上的自我完善,「小聖戰」則指戰事[67]

伊斯蘭法學裡,軍事上聖戰常指對非穆斯林採取的軍事行動,以保衛捍衛伊斯蘭為目的,視為被壓迫下的最後選擇,但戰爭方式則受許多道德條件的約束。聖戰是伊斯蘭法律裡唯一容許使用的戰爭詞形,穆斯林可對叛教者、叛徒、路霸、暴力團體及攻擊伊斯蘭教的非穆斯林領袖及國家等發動聖戰。現今大部分的穆斯林只會把聖戰理解為防衛聖戰[68]。但聖戰不包括使非穆斯林皈依伊斯蘭,因伊斯蘭主張信仰無強迫,絕不能以武力迫令別人入教。

在大部分的情況及對大部分的穆斯林來說,聖戰是集體的責任,只要部分人履行了這一責任,其他人便可得到豁免。只有一些擁有既定權力的人,如君主(伊瑪目)可使聖戰成為個人的責任。其他民眾只會在動員的情況下才會被牽涉入聖戰[69]。對一些什葉派穆斯林來說,進攻聖戰可由穆斯林社區的領導發動,但自868年馬赫迪隱匿後,因神授領袖不在位而中止了[70]

歷史[编辑]

根據伊斯蘭教傳統認為,從先知穆罕默德至四大哈里發時期屬正統的伊斯蘭歷史,除穆罕默德以外,不能根據任一穆斯林的行為代表伊斯蘭,而穆罕默德之後的只會視作為「穆斯林(行為)的歷史」。

由於西方文化在全球的普級性,華語世界普遍透過西方的觀點來認識伊斯蘭教歷史,其內容多集中於西方世界與穆斯林世界在政治及軍事上的衝突,例如穆斯林如何用武力擴張(阿拉伯帝國的崛起、十字軍東征君士坦丁堡之圍、維也納之圍)或兩者在宗教和文化上的差異等。

伊斯蘭教的歷史進程對這個世界帶來了深遠的政治、經濟、文化及軍事影響。在穆罕默德首次誦讀古蘭經的一個世紀內,伊斯蘭帝國的版圖由西面的大西洋伸延至東面的中亞[71]。這個新的政體很快便陷入內戰,繼承人相互攻伐,又要應付外來的威脅。雖然如此,伊斯蘭教仍繼續散播至非洲印度次大陸東南亞。在中世紀,伊斯蘭文明是世上最先進的文明之一[72],但到近代,西方經濟及軍事上的增長使歐洲超越了伊斯蘭世界。在十八至十九世紀,奧斯曼帝國蒙兀兒帝國等穆斯林王朝被置於歐洲列強的陰影之下。二十世紀新一輪的宗教及政治運動及伊斯蘭世界裡新發現的財富導致了伊斯蘭世界的再復興及衝突。

632年-750年:哈里發帝國的崛起及穆斯林內戰[编辑]

先知穆罕默德在遷移麥地那之前一直在麥加宏揚伊斯蘭教,他在麥加將阿拉伯部落統合為單一的穆斯林宗教政體[73]。先知穆罕默德在632年逝世,誰應該繼承穆罕默德的領袖地位成為了穆斯林的問題並觸發了分歧。先知穆罕默德著名的同伴歐麥爾·本·赫塔卜提名穆罕默德的密友阿布·伯克爾為穆罕默德的繼承人,隨後得到大多數人的同意,阿布·伯克爾遂成為第一任哈里發。但同時,先知穆罕默德的另一些伙伴對此提出質疑,他們認為穆罕默德的女婿阿里·本·阿比·塔利卜更適合為繼承人,因而埋下了日後導致穆斯林內部分裂的種子。但阿布·伯克爾當前的任務是要回擊拜占庭帝國,並必須先平定阿拉伯部落的叛亂,因而引發了里達戰爭[74]

750年哈里發的版圖。

阿布·伯克爾在634年逝世,由歐麥爾奧斯曼·本·阿凡阿里相繼繼位,這四位被統稱為四大哈里發,在他們的管治下,穆斯林的領土擴張至原波斯人拜占庭人的地區。

歐麥爾在644年被一波斯人刺殺,奧斯曼當選為哈里發後受到親阿里派一方的更強烈反對。656年,奧斯曼亦遇刺,阿里成為哈里發。在與敵對勢力爆發了第一次穆斯林內戰後,阿里在661年被哈瓦立及派刺殺。此後,穆阿威葉一世統治累范特地區,創建倭馬亞王朝,力排眾議,自居為四大哈里發繼承人[75]

對宗教及政治領導權的爭議引起了穆斯林社會的分裂。多數穆斯林都認為阿里和之前的三位哈里發也是正統的統治者,他們就是遜尼派。少數穆斯林不認同這一觀點,他們認為阿里是唯一的正統統治者,這類穆斯林被稱為什葉派[76]。穆阿威葉一世在680年逝世後,繼承問題的爭論再度引發內戰,是為第二次穆斯林內戰[77][78]。此後,倭馬亞王朝屹立了七十年之久,向西征服了馬格里布安達盧斯伊比利亞半島)、納爾榜南西斯高盧(Narbonnese Gaul),將穆斯林領土擴張到信德中亞邊緣。正當穆斯林阿拉伯人正忙於征戰時,苦修主義的穆斯林開始反思在塵世間沉溺於信仰的意義,他們更為強調於捨棄肉體慾望,以貧苦、謙卑及避免犯罪的方式來修行。當中較虔誠的穆斯林修道者如哈桑·巴士里(Hasan al-Basri)啓發了最終演變為蘇非主義的運動[79]

對於倭馬亞王朝的統治階級來說,伊斯蘭教只是阿拉伯人的宗教。倭馬亞王朝的經濟以大多數的非穆斯林向少數的穆斯林阿拉伯人支付稅項為本。所以任何想要皈依伊斯蘭教的非阿拉伯人先要成為阿拉伯部落的成員。就算在皈依伊斯蘭教後,這些新穆斯林的經濟及社會地位都無法與阿拉伯人看齊[80]。被認為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叔伯阿巴斯·伊本·阿布杜·穆塔里布(‘Abbas ibn ‘Abd al-Muttalib)的後裔聯合一些麥瓦利(Mawali,非阿拉伯人血統的穆斯林)、貧困的阿拉伯人及反倭馬亞的什葉派穆斯林在阿布·穆斯林的協助下推翻了倭馬亞王朝,在750年開創阿拔斯王朝[81][82]。在阿拔斯王朝的統治下,伊斯蘭文明步入了茂盛的伊斯蘭黃金時代[83],其首都設在世界性的城市巴格達[84]

750年-1258年:黃金時代[编辑]

踏入九世紀後期,多個地區的自治程度提高,阿拔斯王朝開始分裂。本屬阿拔斯王朝省份的北非、波斯及中亞諸酋長國脫離王朝的統治。一個宗教上與阿拔斯王朝同質的什葉派法蒂瑪王朝競逐哈里發的宗教管轄權。近1055年,新入主西亞的塞爾柱土耳其人消滅了阿拔斯王朝的軍事力量,但他們依然尊重哈里發名義上的當權地位[85]。在這個時期,穆斯林透過和平性質的宣教來持續擴張,穆斯林的貿易路線亦擴展至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西非中亞伏爾加保加利亞馬來群島

黃金時代造就了法律、哲學及宗教的新發展。 主要的聖訓典籍被整理編纂,四個現代的教法學派也在這個時期被創立。 九世紀初的法學家沙斐儀的成就使伊斯蘭法律得到大幅度的改進,他所編成的方法有助於確保聖訓的可靠性, 聖訓的可靠性是伊斯蘭學者在此前長久爭論的話題。 哲學家伊本·西那法拉比設法將希臘的哲學理論併入伊斯蘭神學, 至十一世紀時神學家安薩利等人極力反對他們的觀點, 最終成功竭止了他們[86]。九世紀時的蘇非主義及什葉派亦經歷重大的轉變。 蘇非主義成為了一個成熟的運動,傾向於神秘主義,擺脫其以往植根於苦行的方向,什葉派因伊瑪目的繼承爭端而分裂[87]

鑑於大量新穆斯林皈信伊斯蘭教並限制了基督教在歐洲以外地區的發展,伊斯蘭教的擴張引起了中世紀基督教會領導人們的敵視,並視之為競敵。這導致了基督教世界中一些挑起衝突的著作出現,這些著作主要描述伊斯蘭教是反基督的宗教,穆斯林都是好色、野蠻、行巫術或只是次等人之類非理性的觀點,此影響遺留至今,西方國家普遍對穆斯林持負面印象[88]。中世紀的一些哲學家如叙利亚的麥阿里對穆斯林社会弊端持批判的態度[89]。猶太哲學家邁蒙尼德詳細比較了伊斯蘭教及猶太教對道德的觀點[90]

十字軍東征、收復失地運動及蒙古人入侵[编辑]

1187年哈丁戰役的藝術描繪,阿尤布王朝在是役收復耶路撒冷。

九世紀初,穆斯林西征的勢頭開始被逆轉過來。對穆斯林公國收復失地運動伊比利亞半島展開[91],穆斯林在意大利的領地諾曼人佔領[92]。始自十一世紀,歐洲的基督教王國聯盟發動了一系列被稱為十字軍東征的戰爭,回擊穆斯林對拜占庭帝國東部,尤其是聖地的征服。歐洲聯盟在初時取得成功,建立了十字軍國家,但他們的成果卻被後來的穆斯林領袖薩拉丁再度征服,薩拉丁在1187年收復了耶路撒冷[93]。在東面,蒙古人早在1187年便侵攻穆斯林的領土,蒙古帝國在1258年的巴格達之戰滅亡了阿拔斯王朝[94]。在埃及馬木留克的奴隸兵在1250年的一次政變中掌權,他們與金帳汗國結盟在阿音札魯特戰役遏止了蒙古軍隊的擴張並保住非洲穆斯林領土不被蒙古軍入侵[95]。雖然如此,蒙古人仍掌控著亞洲幾乎所有的穆斯林土地,其帝國領土內佛教暫時取代了伊斯蘭教成為這地區的官方宗教。在下一個世紀,自蒙古可汗國皈依伊斯蘭教後,宗教及文化同化迎來了蒙古伊斯蘭文明綜合體的新時代,使伊斯蘭教得以進一步傳播到中亞、東歐及印度次大陸克里米亞汗國東歐其中一個強大的穆斯林勢力,直至十七世紀末。

十四世紀中,黑死病橫掃大部分伊斯蘭世界[96]。蒙古帝國內的臣民及商旅可能利用了蒙古和平(Pax Mongolica)自由通行的機會不經意地把疫病由中亞帶到中東及歐洲[97]。直至十九世紀,疫病一直在伊斯蘭世界流行[98]

1030年-1918年:土耳其、伊朗及印度帝國[编辑]

塞爾柱土耳其人統治了阿拔斯王朝,保持了伊斯蘭教,利用哈里發的名義成為政治上實際的統治者。他們在曼齊克特戰役(Battle of Manzikert)擊敗拜占庭帝國,佔領並逐步侵蝕其在安那托利亞的領地[99],因而促使了西歐發動十字軍東征的借口。塞爾柱人在十二世紀末迅速衰落,多個半自治的土耳其王朝軍閥勢力被建立起來。在十三世紀及十四世紀,奧斯曼帝國在一連串的征服活動,包括對巴爾幹半島、部分希臘安那托利亞西部的征服以後確立了其地位。1453年,穆罕默德二世領導奧斯曼人圍攻拜占庭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堡很快就被奧斯曼帝國數量遠為龐大的軍隊及大炮攻陷[100]

十三世紀初,蘇非主義經歷轉變,這主要是由於安薩利重組了蘇非主義運動。他發展出蘇非主義教義的模式-性靈導師及學生的社團[101]瑪斯納維的創作對蘇非派來說相當重要,瑪斯納維是波斯著名詩人魯米的密契詩作品,對蘇非宗教思想的發展造成深遠的影響。許多蘇非主義都視之為重要性僅次於古蘭經的經籍[102]

位於印度阿格拉泰姬陵,在蒙兀兒帝國時期興建。

十六世紀初,什葉派薩非王朝取得波斯的控制權,將什葉派伊斯蘭教定為官方宗教[103]。縱使也會遭受週期性的倒退,薩非王朝依然繁衍了兩個世紀。1517年,馬木留克控制的埃及落入奧斯曼人手中[104],奧斯曼帝國又發動對歐洲的戰爭,甚至把戰火蔓延至維也納[105]。擁有蒙古突厥血統的帖木兒帝國領袖跛子帖木兒入侵波斯,在1258年又洗劫巴格達以後,德里成為穆斯林最重要的文化中心[106]。十二世紀伊始,許多的穆斯林王朝都曾統治過印度次大陸的部分地區,較為顯著的包括德里蘇丹國蒙兀兒帝國。這些國家對於伊斯蘭教在南亞的傳播有所貢獻。十八世紀初,馬拉地帝國成為印度北部一個強大的勢力。大英帝國在十八世紀中從形式上消滅了蒙兀兒帝國,又在十八世紀末推翻了由穆斯林統治的邁索爾王國(Kingdom of Mysore)。瓦哈比派運動在十八世紀的沙特阿拉伯植根,該運動由穆罕默德·伊本·阿布多·瓦哈布發起[107],瓦哈比派是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的派別,這派別指責蘇非主義的行徑,又認為聖人崇拜不合符伊斯蘭教義[108]

到十七及十八世紀,落後但龐大的奧斯曼帝國因感受到歐洲經濟及軍事優勢所造成的威脅而開始現代化。十九世紀,民族主義興起使希臘在1829年成功爭取到獨立[109]。一些巴爾幹地區亦在俄土戰爭奧斯曼帝國被擊敗後獨立。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也標誌著奧斯曼時代的終結,傳統以來哈里發制度亦在1924年被廢[110]

沙拉菲德奧班德巴雷爾維等伊斯蘭運動在十九世紀發起。

1918年至今:現代[编辑]

近二十世紀初,奧斯曼帝國以外的穆斯林世界已融入非穆斯林的歐洲勢力裡,淪為殖民或半殖民地。奧斯曼帝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後,近乎全部的國土都被分為多個歐洲的保護國勢力範圍。在二十世紀期間,這些被歐洲統治的地區大多數已獨立,一些新的議題諸如石油財富及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的問題開始突顯出來[111][112]。同時,許多的穆斯林以合約傭工的身分由印度、印度尼西亞移居到加勒比地區,形成了美洲最大穆斯林人口比例的地區[113][114]。此外,都市化及在非洲的貿易增加使穆斯林在新的地區定居,又在這些地區傳播伊斯蘭教,結果使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的穆斯林在1869年至1914年倍增[115]伊斯蘭國家組成的伊斯蘭會議組織耶路撒冷阿克薩清真寺被縱火後的1971年5月正式成立[116]

一些穆斯林男孩在印度賈瑪清真寺上午的禮拜結束後反思。

二十世紀初出現了許多伊斯蘭復興運動,一些團體諸如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及巴基斯坦伊斯蘭促進會(Jamaat-e-Islami)提倡以極權、神權政治來替代世俗政治主義[117],他們這種意識形態有時被稱為伊斯蘭主義。他們認為西方文化價值是一種威脅,推動將伊斯蘭教作為所有重要私人及公眾問題的全面解決辦法。阿富汗(塔利班)及伊朗的革命運動將世俗政權推翻,建立了較極端的伊斯蘭政權。一些跨國的極端組織如奧薩瑪·賓·拉登基地組織恐怖主義來推動他們的目的。與此相對,自由派伊斯蘭嘗試調和宗教傳統與世俗統治的現代基準及人權的衝突。自由派伊斯蘭的擁護者認為解讀宗教經典的方法有多種,又強調有需要「在宗教事務上留有獨立思考」的空間[118]

現代對伊斯蘭教的批評包括指責伊斯蘭教不能容忍批評,又指伊斯蘭法律嚴苛對待叛教者。筆名為伊本·瓦拉克(Ibn Warraq)的批評者質疑古蘭經的道德準則,認為穆斯林神學者利用古蘭經的內容為苛待婦女及鼓動反猶太主義的行為開脫[119]。這類的論點受到穆斯林作家法茲勒·拉赫曼·馬利克(Fazlur Rahman Malik)[120]賽義德·阿米爾·阿里(Syed Ameer Ali)[121]艾哈邁德·迪達特(Ahmed Deedat)[122]優素福·埃斯蒂斯(Yusuf Estes)[123]的反駁。美國作家丹尼爾·派普斯(Daniel Pipes)、馬丁·克雷默(Martin Kramer)等人則集中批評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的散播,他們認為這是受人忽略的危害[124]。學者威廉·蒙哥馬·利瓦特(William Montgomery Watt)、諾曼·丹尼爾(Norman Daniel)則認為對伊斯蘭教的種種批評許多都沒有事實根據,只不過想挑起爭論[125][126]。學者卡爾·恩斯特(Carl Ernst) 認為,隨著伊斯蘭恐懼症的滋長,導致西方普遍對伊斯蘭教及穆斯林持有更負面的觀點[127]

作家帕斯卡爾·布呂克內(Pascal Bruckner)及保羅·伯曼(Paul Berman)參與了「歐洲伊斯蘭教」辯論,保羅·伯曼將一些理想化伊斯蘭教的西方學者視為「理想人類社會的反動主義」代表者[128]

社群[编辑]

人口分佈[编辑]

世界穆斯林人口分佈地圖

2009年一個調查232個國家及地區的人口統計發現,全球人口的23%,即15.7億的人口都是穆斯林[129],當中的89%-90%是遜尼派,10%-13%是什葉派,還有少數屬於其他派系[130]。約有50個穆斯林為多數的國家[131],在穆斯林當中,阿拉伯人佔大約20%。全球穆斯林裡的約62%都住在亞洲,超過6.83億人分佈在孟加拉印度印尼巴基斯坦[132]。根據美國政府的數據,中國在2006年有二千萬穆斯林[133]中東不屬於阿拉伯的土耳其伊朗是最大的穆斯林佔多數的國家。非洲的埃及尼日利亞擁有人口最密集的穆斯林社群[134]。在許多歐洲國家,伊斯蘭教是第二大宗教,僅次於基督教[135]。但另一方面中南美洲大洋洲和東亞的日本朝鮮半島蒙古國台灣等地區穆斯林人口仍舊非常稀少。

清真寺[编辑]

清真寺是穆斯林的禮拜場所,穆斯林常以阿拉伯語「masjid」來稱呼清真寺。汉语清真寺一词泛指所有伊斯蘭教用作禮拜的建築,然而在阿拉伯語词汇裡則區分了小型、私人擁有的清真寺與集體使用的清真寺。雖然清真寺的主要用途是用作禮拜場所,但亦是穆斯林社群會面及學習的地方[136]。現代的清真寺與七世紀時的清真寺設計差異很大,一些外围的建築構造如叫拜樓都被视作清真寺的一部分。

家庭[编辑]

伊斯蘭社會的基本單位是家庭,伊斯蘭教界定了家庭各個成員的義務和法定權利。父親負責家庭的財政,有義務向他的家庭成員提供福利。財產繼承的劃分在古蘭經裡亦有說明,古蘭經提到大部分遺產都會由直系親屬繼承,一部分會用作支付債務及遺贈之用。婦女一般可繼承的財產是擁有繼承權男子的一半[137]伊斯蘭教婚姻是民事合同的一種,是婚姻雙方在兩名見證人在場的要約和承諾[138]。合同裡規定新郎將聘禮(馬爾,Mahr)送給新娘[139]

穆斯林男子可以擁有多达四個妻子,只要他自己觉得能够平等地對待每一位妻子。相反,穆斯林女子只可以有一名丈夫。在許多穆斯林國家,伊斯蘭教裡的離婚又稱為塔拉克,丈夫須讀出「離婚」來開始離婚的進程[140]。學者對於聖典在傳統的伊斯蘭習俗如面紗隔離的根據存在分歧。二十世紀伊始,穆斯林社會改革者反對這些諸如一夫多妻制的習俗,成效各異。同時,穆斯林婦女嘗試以積極的生活方式和對外莊重的結合來順應現代的潮流。一些伊斯蘭組織如塔利班則力圖繼續實行適用於婦女的傳統法律[141]

曆法[编辑]

伊斯蘭曆以月相為基礎。

穆斯林時代在公元622年的希吉拉(遷移)正式開始[142],那是穆罕默德重要的轉捩點。哈里發歐麥爾將那一年定為伊斯蘭曆1年。伊斯蘭曆是陰曆,在三十年的週期裡,十九年為平年(354天),十一年為閏年(355天)。在轉換成公元時不能只在伊斯蘭曆上加上622年,因為西來吉曆的一個紀元只對應基督教曆的97年。

伊斯蘭曆的1428年幾乎與公元2007年完全一致。

伊斯蘭穆斯林節日固定在陰曆之上,因此這些節日會在公曆不同年份的不同季節上出現。伊斯蘭教最重要的两个節日一个是都爾黑哲月第十天的宰牲節(古尔邦节),是麥加朝覲的日子。另一个是閃瓦魯月第一天的開齋節(肉孜節),標誌著賴買丹月斋月)的結束。[143]

伊斯兰教历法最重要的问题是确定斋月的开始,因为伊斯兰教历法根据观测月亮合朔情况来判断,但是观测情况又受到地球自转、人为和天气影响的制约多有争议。

與其他宗教的關係[编辑]

耶路撒冷聖殿山眺望圓頂清真寺,圓頂清真寺同時是伊斯蘭教及猶太教的聖地,導致了兩個宗教爭論不休。
穆斯林相信穆罕默德在阿克薩清真寺附近升天。

根據伊斯蘭教教義所說,伊斯蘭教是人類的原始宗教,受阿丹亞當)所信奉[144]。到了某些時候,宗教出現分裂,真主遂讓先知散佈他的啓示予人民[145]易卜拉欣亞伯拉罕)、穆薩摩西)、希伯來先知爾薩耶穌)都是伊斯蘭教先知,但是他們所傳遞的訊息、討拉特摩西五經)及四福音書的內文都被猶太人基督徒扭曲。一些非穆斯林家庭的兒童出生便自然是穆斯林,但卻受父母影響而改信其他宗教[146]。伊斯蘭教至高無上的理念可以以「伊斯蘭教地位崇高,沒有東西比它更為高尚」這信條來概括[147]。依照這個原則,穆斯林婦女不能嫁给非穆斯林的男子,中傷及誹謗伊斯蘭教是被禁止的。[147][148]

伊斯蘭法律根據非穆斯林與伊斯蘭國家的關係將他們分門別類。在伊斯蘭國家統治下的基督徒及猶太人被稱為齊米(Dhimmi,「順民」)。他們的個人安全和財產受到保障,但他們須向伊斯蘭國家繳付吉茲亞稅,並承認穆斯林的最高地位。在歷史上,他們在他們的宗教領袖之下享有自治權,但受到法律、社會及宗教方面的限制,以彰顯他們的地位不如穆斯林。祆教徒及印度教等其他宗教族群在後來都得到相同的待遇,但不包括無神論者不可知論者。在非穆斯林領土居住的人被稱為哈爾比(harbis),與穆斯林國家組成聯盟的國民被稱為阿爾阿赫德(ahl al-ahd),暫住在穆斯林領土而又得到保障的人被稱為阿爾阿曼(ahl al-amān)。他們的法律地位與順民相約,但是他們不用繳交吉茲亞稅。阿爾赫德納(ahl al-hudna)是指那些在穆斯林領土以外,但同意與穆斯林停戰的人民[149]阿拉维派(Alawite)、阿列维派(Alevi)、德魯茲派(Druze)、阿赫迈底亚教派(Ahmadiyya)、巴布教巴哈伊教等教派或脫離了伊斯蘭教,或與伊斯蘭教享有共同的信仰。一些人認為他們已與伊斯蘭教分道揚鑣,也有人認為縱使他們在一些看法上與主流的穆斯林存有分歧,他們仍屬於伊斯蘭教的派系。十五世紀末拿那克旁遮普地區創立了錫克教,錫克教揉合了伊斯蘭教及印度教的觀點[150]

不信者[编辑]

卡菲勒是穆斯林对不信回教的非穆斯林人士的通称。对于基督教犹太教信徒,穆斯林则用有经者一词来称呼。因为这些信徒有着共同的先知,如摩西亚伯拉罕。在伊斯兰国家内有经者被称为齐米

教派[编辑]

和各大宗教一樣,伊斯蘭教亦充斥著大量的教派,這些宗派在宗教信仰的本質上相同,但在神學和法律上卻存在著明顯的差異。遜尼派什葉派是最基本的劃分,蘇非派被認為是伊斯蘭教一種神秘主義,而不是一個宗派。許多資料都顯示,全球穆斯林當中约85%是遜尼派穆斯林,另外的約15%是什葉派穆斯林,還有少量其他教派的穆斯林[151]

在中东一些国家中存在着激烈的教派斗争,如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等国内部的教派冲突;同时,国与国之间也存在着较量,如海湾国家中,以逊尼派为主的的沙特阿拉伯同以什叶派占主体的伊朗之间一直在暗中角力。中东地区长期的教派斗争成为21世纪早期世界和平的一大主要威胁[152]

遜尼派[编辑]

遜尼派是伊斯蘭教最大的宗派,在阿拉伯語裡,「遜尼」有「原則」、「路線」的意思。古蘭經裡的聖行(Sunnah,穆罕默德的生活例證)及聖訓是遜尼派教義的核心。遜尼派穆斯林認為首四任哈里發都是穆罕默德的正統繼任人,真主沒有指明任何繼承人,因此哈里發是被選舉出來的。遜尼派認可四個主要的教法:哈納菲(Hanafi)、馬利基(Maliki)、沙菲耶(Shafi`i)及罕百里(Hanbali)。這四個學派都承認其他的學派,穆斯林可在這些學派裡選擇他們認為最合適的,但其他宗派的革新被多數人視之為偏離了伊斯蘭教。沙拉菲教派自視為復辟者,稱其教義是來自伊斯蘭教的原始來源[153]

什葉派[编辑]

什葉派是伊斯蘭教第二大的宗派[154],什葉派穆斯林信任阿里·本·阿比·塔利卜後嗣的伊瑪目的政治及宗教領導地位,阿里被多數什葉派穆斯林認為是免罪性(Ismah),絕無錯誤的[155]。他們認為,作為穆罕默德親屬及女婿的阿里是正統的繼承者,又稱阿里為第一代伊瑪目,拒絕承認阿里之前的穆斯林哈里發的合法地位。對大多數的什葉派穆斯林來說,伊瑪目具有神聖的統治權力,並且在穆斯林當中具有「絕對的宗教權力」[156],對教義及啓示有最終發言權。什葉派伊斯蘭教又分成多個分支,最大的一支是十二伊瑪目派[157]。十二伊瑪目派與遜尼派都持有很多相同的習俗慣例,但兩派對於匯集聖訓的重要性及有效性存有爭議。十二伊瑪目派遵隨賈法里法派[158]。其他較小的派別有伊斯瑪儀派德鲁兹派宰德派(Zaidiyyah),這些派別在伊瑪目繼承人及神學宗教信仰上與十二伊瑪目派不一。

蘇非派[编辑]

土耳其蘇非派的旋轉狂舞。

蘇非派在嚴格來說並非一個宗派,而是伊斯蘭教神秘苦行的形式。蘇非派注重於宗教的精神層面,蘇非派穆斯林利用思想及情感官能力求得到真主的體驗[159]。蘇非主義與伊斯蘭法律常被視為伊斯蘭教的補充[160],但一些穆斯林卻批評蘇非主義是不必要的創新[161]。大多數的蘇非教團都可被分為遜尼派及什葉派。

其他派別[编辑]

哈瓦立及派(Kharijites)的歷史可追溯至伊斯蘭教早期。現在僅存的哈瓦立及派分支是易巴迪派(Ibadism),這個派別與大部分的哈瓦立及派不同,哈瓦立及派不會把有罪的穆斯林視為無信仰者。伊瑪目是易巴迪派法律文獻裡的主要論題,指出伊瑪目應單憑其知識及虔誠而被選舉出來,行為不當的伊瑪目應被廢黜。現今大部分的易巴迪派穆斯林都居住在阿曼[162]

為了逃避歷史上某些時期的迫害,易巴迪派穆斯林逃到阿爾及利亞南部的姆扎卜(M'zab)、利比亞西部的納夫薩山脈(Nafusa Mountains)及突尼西亞的傑爾巴島(Djerba),因此當地有易巴迪派穆斯林的社區[163]。另一支較大的派系是阿赫邁底亞教派。還有瓦哈比派,及一些唯獨古蘭經的派別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參照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下發的《關於伊斯蘭教名稱的通知》。
  2. ^ 伊斯蘭教在英語裡有十種讀音,區別在於第一及第二音節的重音、[z/]或/s/的讀音、將a讀成/ɑː/及將/ə/讀成a。最普遍的讀法是/ˈɪzləm、ˈɪsləm、ɪzˈlɑːm、ɪsˈlɑːm/(牛津英語字典)及/ˈɪzlɑːm, ˈɪslɑːm/(美國傳世字典)
  3. ^ Beverley Milton-Edwards. Islam and politics in the contemporary world. Wiley-Blackwell. 2004年: 第12頁. ISBN 0-7456-2712-9 (英文). 
  4. ^ Walter Taminang. Perspectives on Mankind's Search for Meaning. Lulu.com. 2008年: 第52頁. ISBN 0-615-21981-0 (英文). 
  5. ^ Vincent J. Cornell. Voices of Islam: Voices of tradition.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7年: 第186頁. ISBN 0-275-98733-7 (英文). 
  6. ^ 6.0 6.1 Howard Handelman. The challenge of Third World development. Prentice Hall. 2000年: 第25頁. ISBN 0-13-083757-1 (英文). 
  7. ^ Martyn Thomas、Adly A. Youssef. Copts in Egypt: a Christian minority under siege : papers presented at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Coptic Symposium, Zürich, September 23-25, 2004. Vandenhoeck & Ruprecht. 2006年: 第85頁. ISBN 3-85710-040-0 (英文). 
  8. ^ Number of Muslim (most recent) by country. Nationmaster. [27-09-2009] (英文). 
  9. ^ John Esposito. Islam: The Straight Path (3rd Rev Upd 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年: 第2、43頁. ISBN 978-0-19-518266-8 (英文). 
  10. ^ I. A. Ibrahim. A brief illustrated guide to understanding Islam. Darussalam. 1997年: 第40頁. ISBN 9960-34-011-2 (英文). 
  11. ^ Andrew Rippin. The Qurản, style and contents. Ashgate. 2001年: 第85頁. ISBN 0-86078-700-1 (英文). 
  12. ^ Arthur John Arberry. The Koran: interpret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8年: 第136頁. ISBN 0-19-283501-7 (英文). 
  13. ^ Sachiko Murata、William C. Chittick. The vision of Islam. I.B.Tauris. 2006年: 第xxxi頁. ISBN 1-84511-320-9 (英文). 
  14. ^ Mashhad Al-ʻAllāf. Mirror of realization: God is a percept, the universe is a concept. M. Al-Allaf. 2003年: 第194頁. ISBN 0-9722722-2-4 (英文). 
  15. ^ 古兰经2:4古兰经2:285古蘭經4:136
  16. ^ 穆斯林聖訓集1:1
  17. ^ Ziba Mir-Hosseini. Islam and gender: the religious debate in contemporary Iran. I.B.Tauris. 2000年: 第xiii頁. ISBN 1-85043-269-4 (英文). 
  18. ^ Shepard Krech、John Robert McNeill、Carolyn Merchant. Islam//Encyclopedia of World Environmental History: F-N. Routledge. 2004年: 第710頁. ISBN 0-415-93734-5 (英文). 
  19. ^ Abdullah Yusuf Ali、Osman Taha. The Qur'an. TTQ, INC. 2007年: 第37頁. ISBN 1-879402-57-2 (英文). 
  20. ^ Walter Taminang. Perspectives on Mankind's Search for Meaning. Lulu.com. 2008年: 第53頁. ISBN 0-615-21981-0 (英文). 
  21. ^ John Alden Williams. The Word of Islam.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1994年: 第184頁. ISBN 0-292-79076-7 (英文). 
  22. ^ 古蘭經 30:30
  23. ^ 古蘭經 22:78
  24. ^ Peter Haggett. Encyclopedia of World Geography. Marshall Cavendish. 2001年: 第2129頁. ISBN 0-7614-7289-4 (英文). 
  25. ^ Oliver Leaman. The Qur'an: an encyclopedia. Taylor & Francis. 2006年: 第17頁. ISBN 0-415-32639-7 (英文). 
  26. ^ John L. Esposito.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Isla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2004年: 第42頁. ISBN 0-19-512559-2 (英文). 
  27. ^ Neil Douglas-Klotz. Blessings of the Cosmos: Benedictions from the Aramaic Words of Jesus. Sounds True. 2006年: 第21頁. ISBN 1-59179-417-X (英文). 
  28. ^ The Qur'an: an encyclopedia第651頁
  29. ^ 古蘭經http://islam.org.hk/cqse/ 112:1-2]
  30. ^ [古蘭經http://islam.org.hk/cqse/ 21:22]
  31. ^ The Qur'an: an encyclopedia第81頁
  32. ^ Lawrence S. Cunningham、John J. Reich. Culture and Values: A Survey of the Humanities. Cengage Learning. 2005年: 第264頁. ISBN 0-534-58228-1 (英文). 
  33. ^ Frances O'Connor. History of Islam. The Rosen Publishing Group. 2009年: 第29頁. ISBN 1-4358-5064-5 (英文). 
  34. ^ Fred N. Grayson. CliffsAP World History. John Wiley and Sons. 2006年: 第58頁. ISBN 0-7645-9631-4 (英文). 
  35. ^ Ultimate Truth第112頁
  36. ^ Julie Scott Meisami、Paul Starkey. Koran//Encyclopedia of Arabic Literature. Taylor & Francis. 1998年: 第453頁. ISBN 0-415-18572-6 (英文). 
  37. ^ 37.0 37.1 George Anastaplo. But not philosophy: seven introductions to non-Western thought. Lexington Books. 2002年: 第176頁. ISBN 0-7391-0290-7 (英文). 
  38. ^ Islam: The Straight Path (3rd Rev Upd ed.),第79頁
  39. ^ Muẓaffar Iqbāl. Science and Islam.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7年: 第151頁. ISBN 0-313-33576-1 (英文). 
  40. ^ The Qur'an: an encyclopedia,第50頁
  41. ^ 古蘭經 21:19-20;古蘭經 35:1
  42. ^ 古蘭經 35:1
  43. ^ Walter Taminang. Perspectives on Mankind's Search for Meaning. Lulu.com. 2008年: 第53–54頁. ISBN 0-615-21981-0 (英文). 
  44. ^ G. H. A. Juynboll. Studies on the origins and uses of Islamic Ḥadīth. Variorum. 1996年: 第98頁. ISBN 0-86078-604-8 (英文). 
  45. ^ Timothy G. Reagan. Non-Western educational traditions: indigenous approaches to educational thought and practice. Routledge. 2004年: 第227頁. ISBN 0-8058-4857-6 (英文). 
  46. ^ Claas Jouco Bleeker、Geo Widengren. Historia Religionum: Religions of the present. BRILL. 1971年: 第187頁. ISBN 90-04-02598-7 (英文). 
  47. ^ 古蘭經 9:51
  48. ^ Duncan B. MacDonald. Development of Muslim Theology, Jurisprudence and Constitutional Theory. READ BOOKS. 2008年: 第335頁. ISBN 1-4437-3003-3 (英文). 
  49. ^ Edward Craig. Mu'tazila//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Taylor & Francis. 1998年: 第27頁. ISBN 0-415-07310-3 (英文). 
  50. ^ Perspectives on Mankind's Search for Meaning,第54頁
  51. ^ Jim McCrudden. Islam FAQ. Islam FAQ. 2008年: 第20頁. ISBN 1-4363-2194-8 (英文). 
  52. ^ 52.0 52.1 52.2 52.3 52.4 Ultimate Truth第112頁
  53. ^ Dale Hoiberg、Indu Ramchandani. Students' Britannica India. Popular Prakashan. 2000年: 第382頁 (英文). 
  54. ^ Perspectives on Mankind's Search for Meaning第55-56頁
  55. ^ Reuben Levy. The Social Structure of Islam. Taylor & Francis. 2000年: 第150頁. ISBN 0-415-20910-2 (英文). 
  56. ^ Hisham M. Ramadan. Understanding Islamic law: from classical to contemporary. Rowman Altamira. 2006年: 第14頁. ISBN 0-7591-0991-5 (英文). 
  57. ^ Bernard G. Weiss. Studies in Islamic legal theory. BRILL. 2000年: 第27頁. ISBN 90-04-12066-1 (英文). 
  58. ^ Gustave Edmund Von Grunebaum. Classical Islam: a history, 600 A.D. to 1258 A.D.. Aldine Transaction. 2005年: 第83頁. ISBN 0-202-30767-0 (英文). 
  59. ^ Perspectives on Mankind's Search for Meaning第56頁
  60. ^ Bruce Lawrence. The Qur'an: A Biography. Atlantic Monthly Press. 2007年: 第3頁. ISBN 0-87113-951-0 (英文). 
  61. ^ Abdul Aziz bin Abdullah bin Baz. Explanation of Important lessons for every Muslim. Darussalam. 2002年: 第307頁. ISBN 9960-892-07-7 (英文). 
  62. ^ M.S. Asimov. History of Civilizations of Central Asia. Motilal Banarsidass Publ. 1999年: 第385頁. ISBN 81-208-1595-5 (英文). 
  63. ^ Yudit Kornberg Greenberg. Encyclopedia of love in world religions. ABC-CLIO. 2008年: 第226頁. ISBN 1-85109-980-8 (英文). 
  64. ^ John L. Esposito. What everyone needs to know about Isla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2002年: 第117頁. ISBN 0-19-515713-3 (英文). 
  65. ^ Gabriel Palmer-Fernández. The encyclopedia of religion and war. Taylor & Francis. 2004年: 第234頁. ISBN 0-415-94246-2 (英文). 
  66. ^ Barry M. Rubin. Political Islam: Strategies and tactics : Islamism among Arabs. Routledge. 2007年: 第13頁. ISBN 0-415-42133-0 (英文). 
  67. ^ Ekaterina Stepanova. Terrorism in asymmetrical conflict: ideological and structural aspects. : 第85頁. ISBN 0-19-953355-5 (英文). 
  68. ^ Laura Duhan Kaplan. From the eye of the storm: regional conflicts and the philosophy of peace. Rodopi. 1995年: 第194頁. ISBN 90-5183-847-6 (英文). 
  69. ^ Rudolph Peters. Jihad in classical and modern Islam: a reader. Markus Wiener Publishers. 2005年: 第55頁. ISBN 1-55876-359-7 (英文). 
  70. ^ John Kelsay. Islam and war: a study in comparative ethics.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93年: 第38頁. ISBN 0-664-25302-4 (英文). 
  71. ^ Eli Maor. The Pythagorean theorem: a 4,000-year histor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7年: 第68頁. ISBN 0-691-12526-0 (英文). 
  72. ^ Annie Laurie Gaylor. Women without superstition: "no gods--no masters" :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women freethinkers of the nineteenth and twentieth centuries. Freedom From Religion Foundation. 1997年: 第616頁. ISBN 1-877733-09-1 (英文). 
  73. ^ John L. Esposito. Islam and politics.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1998年: 第6頁. ISBN 0-8156-2774-2 (英文). 
  74. ^ Matthew Gordon. The rise of Islam.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5年: 第24頁. ISBN 0-313-32522-7 (英文). 
  75. ^ Philip Khuri Hitti. Islam, a Way of Life. U of Minnesota Press. 1970年: 第79頁. ISBN 0-8166-0569-6 (英文). 
  76. ^ David Waines. An Introduction to Isla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年: 第43頁. ISBN 0-521-53906-4 (英文). 
  77. ^ Wayne H. Bowen. The history of Saudi Arabia.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8年: 第45頁. ISBN 0-313-34012-9 (英文). 
  78. ^ Icon Group International, Inc. Personalizing: Webster's Quotations, Facts and Phrases. ICON Group International, Inc. 2008年: 第381頁. ISBN 0-546-71796-9 (英文). 
  79. ^ Ira Lapidus. A History of Islamic Societies (2nd e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年: 第90–91頁. ISBN 978-0-521-77933-3 (英文). 
  80. ^ Bernard Lewis. The Arabs in histo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年: 第72頁. ISBN 0-19-280310-7 (英文). 
  81. ^ Julie Scott Meisami、Paul Starkey. Encyclopedia of Arabic Literature. Taylor & Francis. 1998年: 第4頁. ISBN 0-415-18571-8 (英文). 
  82. ^ Ira Marvin Lapidus. A history of Islamic societi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年: 第53頁. ISBN 0-521-77933-2 (英文). 
  83. ^ Linda S. George. The golden age of Islam. Marshall Cavendish. 1998年: 第7頁. ISBN 0-7614-0273-X (英文). 
  84. ^ A history of Islamic societies第56頁
  85. ^ William J. Duiker、Jackson J. Spielvogel. [World History: To 1800 World History: To 1800]. Cengage Learning. 2006年: 第195頁. ISBN 0-495-05053-9 (英文). 
  86. ^ Edward Craig. 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Taylor & Francis. 1998年: 第13–14頁. ISBN 0-415-07310-3 (英文). 
  87. ^ Islam: The Straight Path (3rd Rev Upd ed.),第44-45頁
  88. ^ John Victor Tolan. Saracens: Islam in the medieval European imagination.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2年: 第xv、xvi、41頁. ISBN 0-231-12333-7 (英文). 
  89. ^ Sarah Stroumsa. Freethinkers of medieval Islam: Ibn al-Rawāndī, Abū Bakr al-Rāzī and their impact on Islamic thought. BRILL. 1999年: 第11頁. ISBN 90-04-11374-6 (英文). 
  90. ^ Seyyed Hossein Nasr、Oliver Leaman. History of Islamic philosophy. Routledge. 1996年: 第736頁. ISBN 0-415-13159-6 (英文). 
  91. ^ Peter Gottschalk、Gabriel Greenberg. Islamophobia: making Muslims the enemy. Rowman & Littlefield. 2008年: 第25頁. ISBN 0-7425-5286-1 (英文). 
  92. ^ P. J. A. N. Rietbergen. Europe: a cultural history. Routledge. 1998年: 第103頁. ISBN 0-415-17230-6 (英文). 
  93. ^ Mitchell Geoffrey Bard. The Complete Idiot's Guide to Middle East Conflict. Alpha Books. 2005年: 第58頁. ISBN 1-59257-410-6 (英文). 
  94. ^ Josef W. Meri. Medieval Islamic Civilization: An Encyclopedia. Routledge. 2005年: 第131頁. ISBN 0-415-96690-6 (英文). 
  95. ^ Morris Rossabi. Khubilai Khan: his life and tim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8年: 第55頁. ISBN 0-520-06740-1 (英文). 
  96. ^ Part III: Diseases of the Middle Ages. Sfusd.edu. [08-10-2009] (英文). 
  97. ^ Black Death. ABC Science. 13-07-2007 [08-10-2009] (英文). 
  98. ^ The Islamic World to 1600. The University of Calgary. [08-10-2009] (英文). 
  99. ^ The Kingfisher History Encyclopedi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年: 第134頁. ISBN 0-7534-5784-9 (英文). 
  100. ^ Jackson J. Spielvogel. Western Civilization: To 1500. Cengage Learning. 2008年: 第367頁. ISBN 0-495-50288-X (英文). 
  101. ^ Islam: The Straight Path (3rd Rev Upd ed.),第104-105頁
  102. ^ Solomon Alexander Nigosian. Islam: its history, teaching, and practices.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2004年: 第57頁. ISBN 0-253-21627-3 (英文). 
  103. ^ Kenneth W. Morgan. Islam, the straight path: Islam interpreted by Muslims. Motilal Banarsidass Publ. 1987年: 第205頁. ISBN 81-208-0403-1 (英文). 
  104. ^ Cherine Badawi. Footprint Egypt. Footprint Travel Guides. 2004年: 第492頁. ISBN 1-903471-77-X (英文). 
  105. ^ Ezel Kural Shaw.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Modern Turke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年: 第93頁. ISBN 0-521-29163-1 (英文). 
  106. ^ Yashodhara Agrawal. Silk brocades. Roli Books. 2003年: 第42頁. ISBN 81-7436-258-4 (英文). 
  107. ^ Ewan W. Anderson、William Bayne Fisher. The Middle East: geography and geopolitics. Routledge. 2000年: 第142頁. ISBN 0-415-07667-6 (英文). 
  108. ^ Jacob Neusner. God's rule: the politics of world religions. 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 2003年: 第163頁. ISBN 0-87840-910-6 (英文). 
  109. ^ Ongsotto、Et Al. Asian History Module-based Learning Ii' 2002 Ed.. Rex Bookstore, Inc. : 第154頁. ISBN 971-23-3124-5 (英文). 
  110. ^ Khondakar G. Mowla. The Election of Caliph/Khalifah and World Peace. Universal-Publishers. 1998年: 第123頁. ISBN 1-58112-877-0 (英文). 
  111. ^ John Ashley Soames Grenville. A history of the world from the 20th to the 21st century. Routledge. 2005年: 第438頁. ISBN 0-415-28955-6 (英文). 
  112. ^ Marshall Cavendish Corporation、Marshall Cavendish. Peoples of Western Asia. Marshall Cavendish. 2007年: 第1415–416頁. ISBN 0-7614-7677-6 (英文). 
  113. ^ John L. Esposito、Abdulaziz Abdulhussein Sachedina. The Islamic World: Past and Presen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年: 第90頁. ISBN 0-19-517593-X (英文). 
  114. ^ Richard C. Martin. Encyclopedia of Islam and the Muslim World: A-L. Macmillan Reference USA. 2003年: 第46頁. ISBN 0-02-865604-0 (英文). 
  115. ^ Richard Bulliet、Pamela Crossley、Daniel Headrick、Steven Hirsch、Lyman Johnson. The Earth and Its Peoples: A Global History. Cengage Learning. 2008年: 第668頁. ISBN 0-618-99221-9 (英文). 
  116. ^ Eur.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2003. Routledge. 2003年: 第1314頁. ISBN 1-85743-132-4 (英文). 
  117. ^ Donald Lee Berry. Pictures of Islam. Mercer University Press. 2007年: 第132頁. ISBN 0-88146-086-9 (英文). 
  118. ^ A history of Islamic societies,第823頁
  119. ^ Timothy Garton Ash. Islam in Europe.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10-05-2006 [10-10-2009] (英文). 
  120. ^ Fazlur Rahman. Major Themes of the Qur'an: Second Editio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9年. ISBN 0-226-70286-3 (英文). 
  121. ^ Syed Ameer Ali. The spirit of Islam: a history of the evolution and ideals of Islam with a life of the Prophet. Methuen. 1967年 (英文). 
  122. ^ David Westerlund. Sufism in Europe and North America. Routledge. 2004年. ISBN 0-415-32591-9 (英文). 
  123. ^ Elizabeth Omara-Otunnu. Ramadan Awareness Event Designed To Debunk Negative Images. Advance, 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 17-11-2003 [10-10-2009] (英文). 
  124. ^ Richard Bernstein. Experts on Islam Pointing Fingers At One Another. The New York Times. 03-11-2001 [10-10-2009] (英文). 
  125. ^ Robert F. Seibert. Review: Islam and the West: The Making of an Image (Norman Daniel). Review of Religious Research. 1994, 36 (1): 88–89. 10.2307/3511655 (英文). 
  126. ^ W. Montgomery Watt. Muhammad: Prophet and Statesman (New 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4年: 第231頁. ISBN 0-19-881078-4 (英文). 
  127. ^ Carl Ernst. Following Muhammad: Rethinking Islam in the Contemporary World.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04年: 第11頁. ISBN 0-8078-5577-4 (英文). 
  128. ^ Paul Berman. Who's Afraid of Tariq Ramadan?. New Republic. 13-06-2007 [10-10-2009] (英文). 
  129. ^ Mapping the Global Muslim Population: A Report on the Size and Distribution of the World’s Muslim Population,第4頁
  130. ^ Mapping the Global Muslim Population: A Report on the Size and Distribution of the World’s Muslim Population,第4、11頁
  131. ^ Mapping the Global Muslim Population: A Report on the Size and Distribution of the World’s Muslim Population,第11頁
  132. ^ Mapping the Global Muslim Population: A Report on the Size and Distribution of the World’s Muslim Population,第15、17頁
  133. ^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 2006—China (includes Tibet, Hong Kong, and Macau). U.S. department of State, Bureau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 2006年 [10-10-2009] (英文). 
  134. ^ Number of Muslim by country. nationmaster.com. [10-10-2009] (英文). 
  135. ^ Robert Jackson. Religion and education in Europe: developments, contexts and debates. Waxmann Verlag. 2007年: 第67頁. ISBN 3-8309-1765-1 (英文). 
  136. ^ Charles Douglas Greer. Religions of Man: Facts, Fibs, Fears and Fables. AuthorHouse. 2008年: 第165頁. ISBN 1-4389-0831-8 (英文). 
  137. ^ Uri M. Kupferschmidt. The Supreme Muslim Council: Islam under the British mandate for Palestine. BRILL. 1987年: 第466頁. ISBN 90-04-07929-7 (英文). 
  138. ^ Colin Turner. Islam: the basics. Routledge. 2006年: 第135頁. ISBN 0-415-34106-X (英文). 
  139. ^ John R. Bowen. Can Islam Be French?: Pluralism and Pragmatism in a Secularist State.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9年: 第157頁. ISBN 0-691-13283-6 (英文). 
  140. ^ Arskal Salim、Azyumardi Azra. Shari'a and politics in modern Indonesia.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3年: 第107頁. ISBN 981-230-187-9 (英文). 
  141. ^ Islam: The Straight Path (3rd Rev Upd ed.),第95-96、235-241頁
  142. ^ Nahid Mozaffari、Ahmad Karimi-Hakkak. Strange times, my dear: the PEN anthology of contemporary Iranian literature. Arcade Publishing. 2005年: 第189頁. ISBN 1-55970-765-8 (英文). 
  143. ^ Javed Ahmad Ghamidi. Customs and Behavioral Laws. [10-10-2009] (英文). 
  144. ^ Yohanan Friedmann. Tolerance and coercion in Islam: interfaith relations in the Muslim tradi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年: 第14–16頁. ISBN 0-521-82703-5 (英文). 
  145. ^ Tolerance and coercion in Islam: interfaith relations in the Muslim tradition,第18-19頁
  146. ^ Tolerance and coercion in Islam: interfaith relations in the Muslim tradition,第19頁
  147. ^ 147.0 147.1 Tolerance and coercion in Islam: interfaith relations in the Muslim tradition,第35頁
  148. ^ Bernard Lewis. The Jews of Islam. Routledge & Kegan Paul. 1984年: 第39頁. ISBN 0-691-00807-8 (英文). 
  149. ^ Tolerance and coercion in Islam: interfaith relations in the Muslim tradition,第55頁
  150. ^ Hamid Naseem Rafiabadi、Hamid Naseem. World Religions and Islam. Sarup & Sons. 2003年: 第xv頁. ISBN 81-7625-414-2 (英文). 
  151. ^ Sunni and Shia Islam. Country Studies. U.S. Library of Congress. [12-10-2009] (英文). 
  152. ^ 《纽约时报》文章: 中东教派斗争是世界和平主要威胁. 纽约时报. 2013年08月31日. 
  153. ^ Michael Mandaville. Citizen-Soldier Handbook: 101 Ways Every American Can Fight Terrorism. Dog Ear Publishing. 2009年: 第40頁. ISBN 1-59858-671-8 (英文). 
  154. ^ Mark Sauter、James Jay Carafano. Homeland security: a complete guide to understanding, preventing, and surviving terrorism. McGraw-Hill Professional. 2005年: 第88頁. ISBN 0-07-144064-X (英文). 
  155. ^ Ḥasan Amīn. Islamic shi'ite encyclopaedia. S. n. 1968年: 第13頁. 
  156. ^ Avner Falk. A psychoanalytic history of the Jews. Fairleigh Dickinson Univ Press. 1996年: 第378頁. ISBN 0-8386-3660-8 (英文). 
  157. ^ Eugene Webb. Worldview and Mind: Religious Thought and Psychological Development.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2009年: 第141頁. ISBN 0-8262-1833-4 (英文). 
  158. ^ David E. Long. Culture and customs of Saudi Arabia.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5年: 第20頁. ISBN 0-313-32021-7 (英文). 
  159. ^ John White. Everything You Want to Know about TM -- Including How to Do It. Cosimo, Inc. 2004年: 第180頁. ISBN 1-931044-85-6 (英文). 
  160. ^ Peter N. Stearns、William Leonard Langer. The Encyclopedia of world history: ancient, medieval, and modern, chronologically arranged.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2001年: 第117頁. ISBN 0-395-65237-5 (英文). 
  161. ^ Michaelle Browers、Charles Kurzman. An Islamic reformation?. Lexington Books. 2004年: 第132頁. ISBN 0-7391-0554-X (英文). 
  162. ^ Citizen-Soldier Handbook: 101 Ways Every American Can Fight Terrorism,第41頁
  163. ^ Valerie J. Hoffman. Ibadi Islam: An Introduction. uga.edu. [12-10-2009] (英文). 

书籍[编辑]

  • Oliver Leaman. The Qur'an: an encyclopedia. New York: Taylor & Francis. 2006年. ISBN 0-415-32639-7 (英文). 
  • Peter C. Rogers、Ph.d. Ultimate Truth. Bloomington: AuthorHouse. 2009年. ISBN 1-4389-7968-1 (英文). 
  • Walter Taminang. Perspectives on Mankind's Search for Meaning. Lulu.com. 2008年. ISBN 0-615-21981-0 (英文). 
  • Ira Marvin Lapidus. A history of Islamic societie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年. ISBN 0-521-77933-2 (英文). 
  • Yohanan Friedmann. Tolerance and coercion in Islam: interfaith relations in the Muslim tradi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年. ISBN 0-521-82703-5 (英文). 
  • Michael Mandaville. Citizen-Soldier Handbook: 101 Ways Every American Can Fight Terrorism. Dog Ear Publishing. 2009年. ISBN 1-59858-671-8 (英文). 

网页[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