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格那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安提阿的聖依纳爵

聖依格那修殉道圖
使徒後教父,安提阿主教,殉道者
出生 約67年
敘利亞 (羅馬行省)羅馬帝國
逝世 約110年
羅馬羅馬帝國
敬奉 正教會
東方正統教會
東方亞述教會
羅馬公教會
聖公會
信義會
列聖 pre-congregation使徒約翰(said in later writings.)
朝聖地英语Shrine 拉特朗聖格肋孟聖殿羅馬義大利
慶節 12月20日(此為儒略曆算法,公曆則算為1月2日。正教會科普特正教會印度正教會
10月17日(西方基督教敘利亞基督教
聖人象徵英语Saint symbolism 受獅子或鎖鏈包圍的主教
主保 地中海東部教會、北非眾教會

安提阿的聖依格那修Saint Ignatius of Antioch,或譯為伊內修伊格那丟依格那丟以革那提,也稱作Theophorus,即「神的使役」,67年-110年[1]),為使徒後時期(Post-Apostolic Age)的基督教會領袖之一,相傳曾接受使徒傳福音者約翰直接的教導,是第三位安条克牧首(前兩位分別是聖彼得埃伏第烏斯Evodius)。最终被罗马帝国皇帝投入野獸的籠中而殉道,死前深感能為主殉道為榮[2]。他在在被押往羅馬殉教途中寫了七封書信給小亞細亞和羅馬的教會,四封寫於士每拿,三封寫於特羅亞。透過這七封信,我們可以看見當時教會的情形,是現今瞭解2世紀初基督教會的著名重要資料[3]

他極力主張主教獨裁,因為這樣能避免教會分裂,基於當時諾斯底主義孟他努主義兩種思想興起於教會中間。而他自己既是安提阿教會的獨裁監督,所以他設法提高以弗所、馬內夏、他拉勒、羅馬、非拉鐵非、士每拿教會監督的權位。因此透過監督專權可以讓教會更有向心力並且防止教會免於異端的滲透。他曾在士每拿書信中寫到『要免除分裂,因分裂是萬惡之源。你們都要順服監督(主教)正如耶穌基督順服上帝,正如長老順服使徒,又要尊敬執事。』

生平[编辑]

伊格那丟與坡旅甲同為使徒約翰的門徒,為圖拉真在位時期最有權威的教父,担任敘利亞安提阿教會的主教有40年之久。他的個性與對於信仰有極高的熱誠,並且具有使徒的品格。因此具有極高的聲譽 。[4]。他的言論和主張,主要為對於晚餐(主餐)、浸禮及教會組織都有清楚的主張,對後世有極大的影響。 在107年這位基督的精兵因基督徒的罪名,被帶到他雅努前在解押他到羅馬城路上,既使用十多個兵丁跟著他,經過了小亞細亞,受盡折磨,但是他在路上,仍然惦記著他的朋友和幾個教會,並寫信給他們。每到一個地方,各教會都待他很好。可見他對於各教會合一的注重及他個人的評價 。[5]。 在110-117年(也有人稱107年,或110年)時被帶到當時的皇帝他雅努。[6]。他在他雅努面前,當面指責皇帝所信的是魔鬼。並稱自己為胸中有基督的人,[7]更是對基督清楚的詮釋「其實只有一位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神,只有一位耶穌基督,祂是神的獨生子,祂的國是我所熱切渴望的」。「指的就是在十字架上,擔當我們的罪,並且使凡接待祂在心中者,都能把撒但的欺騙和惡意踐踏在脚下的那一位」。[8]最後他激怒了他雅努,被扔給飢餓兇猛野獸吃。那些獅子老虎瞬間就將他撕裂吞吃。雖然大批的異教徒在歡呼,但却有成群的天使發出更大的歡呼,來迎接這忠心的基督徒。

哲學與思想[编辑]

雖然伊格那丟自認為自己靈性的理解與使徒約翰有相當的差距,但他認為他有聖靈所賜的“先知” 的思賜。在押解途中,到了坡旅甲那裡。伊格那丟將一些的屬靈的恩賜分賜給坡旅甲,並請坡旅甲為他禱告,希望「使即將離世的他,能顯現在基督的面前」,因比在亞細亞地區各地的監督、長老、執事都來見他,希望能聽伊格那丟的教訓及禱告,並希望他能分賜屬靈恩賜。他雖然喜歡發表較為偏激的主張,但他主張教會的合一,並且也主張每個會眾由一個主教來主持,為了防止教會的分裂,也確保信仰的正统 [9]。所以伊氏認為自己是安提阿教會的獨裁監督,因此他也極力提升以弗所、馬內夏、他拉勒、非拉鐵非、及士每拿各教會監督的職權。因為他認為分裂乃是萬惡之根,所以要「順服監督,正如耶穌順服上帝一樣」。雖然獨裁的監督制度,和現在的主教區不一樣,但已有一此的雛型制度。雖然當時還沒有所謂使徒统緒,但伊格那丟在維護信仰的純正上相當注重[10]

教會中開始稱為聖潔大公教會(Holy Catholic Church),就是從伊氏開始[11]。伊氏宣稱「基督在那裡,大公教會也在那裡」。在整個教會中,不論是天主教、更正教或者東正教,這句話都非常重要。但各教會中亦有不同詮釋 [12]

在晚餐(聖餐)的主張中,基本上,他認為「是長生不死的藥,叫我們領受了可得不死,而且永遠活者」[13] ,並且認為可以藉此晚餐團結教會,並且可以令大家重視耶穌的道成肉身。

浸禮在110至117年時,伊格那丟主張「除主教以外,別人的施浸或舉行的愛筵,都是不合法的」,主要是為了教會的合一為出發點。[14]

基督論,在伊格那丟的書信中,已有很深的表達,對基督的捨己犧牲不啻是流「上帝的血」。他向羅馬教會問安時,他已經用,奉「我們的上帝耶穌基督」,但並沒有將耶穌基督完全與上帝看為同一,因「按著肉體說,他真是屬乎大衛的後裔;但就屬神的意志與能力言,他是上帝的兒子。」。所以他是反對幻影派(Docetist)的。在於創作思想中最偉大的是,「上帝藉著人身顯現於世,為要啟示出一種新的人類」。在基督以前,世界是掌握在魔鬼和陰間死亡的權柄之下,但因著基督的降世,絡我們人類帶來了一個永遠的生命 [15]。 從約翰與伊格那丟的著述了解,得救就得著生命,也就是說,從有罪,有死的生命中,變為永遠快樂不死的生命,這種思想是來自於保羅的教導。這種得救的概念,後來由敘利亞及小亞細亞學派介紹,在當時的希臘語教會 [16]

主要作品[编辑]

伊格那丟,在押解途中,寫了七封遺書,其中一封為個人信件,是給當時的士每拿主教坡旅甲外,其他六封是給教會的,有以弗所、馬內夏(Magnesia)、他拉勒(Tralles)、羅馬、非拉鐵非、與士每拿各教會,一直保留到現在,其中最有名的為[17] :「請你們替我禱告上帝,使我身體和靈魂有能力實踐我以前的志願,免致言不顧行。」又說:「我寫給各處教會的信,告訴他們,我甘心為上帝死,但願你們不阻攔我。我勸你們總不要用惡意愛我;讓我變為野獸的食物。藉野獸的口,得到上帝面前。我是上帝的麥子,野獸的牙齒要磨我的身體,為要使我做成基督清潔的麵包。不但如此,我更要激動野獸,使野獸的腹可作我身體的墳墓;不要稍留一分,來勞別人埋葬。」[18]

参考文献[编辑]

  1. ^ 根據一般的文獻估計大約在50年附近出生,在98年至117年之間過世,英文維基百科引用The Westminster Dictionary of Church History, ed. Jerald Brauer (Philadelphia:Westminster, 1971)與David Hugh Farmer, "Ignatius of Antioch" in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the Saints (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7)的資料,判斷為35年-107年。
  2. ^ 郝伯爾,《歷史的軌跡-二千年教會史》,李林靜芝譯(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3),11-18。
  3. ^ http://140.128.159.78/yldict/word.asp?w=Ignatius
  4. ^ John S. C. Abbott約翰 賈德納『Momentous Events form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基督教歷史上的重大事件』,Edited by Gordon P. Gardiner 歌登 賈德納,譯者:劉秀慧,(錫安堂出版社,1993,10月),P21-30
  5. ^ Sten Bugge穆斯新著,『Liker a Mustard Seed-Church History,像一粒芥菜種-教會史略』(道聲出版社,2001,第三版),P12
  6.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60
  7. ^ John S. C. Abbott約翰 賈德納『Momentous Events form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基督教歷史上的重大事件』,Edited by Gordon P. Gardiner 歌登 賈德納,譯者:劉秀慧,(錫安堂出版社,1993,10月),P25
  8. ^ John S. C. Abbott約翰 賈德納『Momentous Events form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基督教歷史上的重大事件』,Edited by Gordon P. Gardiner 歌登 賈德納,譯者:劉秀慧,(錫安堂出版社,1993,10月),P26-27
  9.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73-74
  10.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73-74
  11. ^ Sten Bugge穆斯新著,『Liker a Mustard Seed-Church History,像一粒芥菜種-教會史略』(道聲出版社,2001,第三版),P12
  12. ^ Alister E. McGrath麥格夫著,趙崇明譯『Historical Theology: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Chistian Thought,歷史神學』(天道書樓有限公司,2004年10月第二次印刷)p.388~392
  13.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158
  14.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154
  15.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61
  16.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62
  17. ^ 陶理博士主編,李伯明、林牧野合譯『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基督教二千年史』(海天書樓有限公司,2004,11月,普及版首印),P83
  18. ^ Sten Bugge穆斯新著,『Liker a Mustard Seed-Church History,像一粒芥菜種-教會史略』(道聲出版社,2001,第三版),P1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