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萨尔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伊萨尔河Isar)是奥地利蒂罗尔州德国巴伐利亚州境内的一条河流,全长295千米,两岸最重要的城市有慕尼黑弗赖辛兰茨胡特。伊萨尔河本来是一条典型的山地和阿尔卑斯山脉前部地区河流,其河床宽阔,不断变道,岸边有很宽的石滩和多条走道。今天它已经只有一条河道了,只在上游还有少数地区保存了它原始的状态。伊萨尔河的平均年流量为175 m³/s,是继多瑙河因河萨尔察赫河之后巴伐利亚第四大河。

慕尼黑以南的伊萨尔河

词源[编辑]

一般认为伊萨尔河这个名字来自凯尔特语中的ys(湍急)和ura(水,河)两个词。另一种见解认为ys是高低的意思,代表河的落差。在过去凯尔特人居住的地区有多条河流的名字来自于这两个词:

多瑙河下游的别名“伊斯特尔”可能也来自这个凯尔特词源。最近也有人提出一个新的理论,认为这个词可能来自于一个假设的印欧语系中的词源es或者is,意为“流水”。也有人认为这个名字来自es、as或os(意为沼泽水),但这个见解在学术界获得很少支持。

地理[编辑]

伊萨尔河的水主要来自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卡万德尔。它向北注入多瑙河,最后这些水流入黑海。整个伊萨尔河水系的面积达9000平方公里。由于冬季在阿尔卑斯山脉的降水主要由雪组成,伊萨尔河在春季融化的时候水量最大。年平均水流量为180立方米/秒。在德国它属于中级河流。

伊萨尔河有许多支流,其中比较大的有安培河洛伊萨赫河

官方确定的伊萨尔河源头位于卡万德尔奥地利小镇沙尔尼茨以东海拔1160米高处。2003年这个源头筑了一个泉口作为正式的伊萨尔河源,但是许多环保人士对此举提出批评。不过在卡万德尔有多条注入伊萨尔河的小溪,其中有一条比正式的伊萨尔河源头还有长,因此它的源头有时也被称为伊萨尔河的源头。在沙尔尼茨离开卡万德尔,此后数千米后它向北穿过德奥边境。在克林以南有伊萨尔河流上的第一座水坝。水坝造成了瓦尔兴湖,它主要用来发电。在棱格里斯以南12千米处伊萨尔河再次被阻,造成叙尔文斯坦水库。这个水库主要用来防洪以及发电。在巴特特尔茨伊萨尔河离开了阿尔卑斯山地,进入了冰川时期遗留下来的堆积地形。从弗莱辛它进入第四纪时期形成的丘陵地区,最后进入多瑙河河谷。伊萨尔河注入多瑙河的地方海拔312米。这样一来它的总落差为848米。

岛屿[编辑]

伊萨尔河上的大多数小岛和沙丘每年受洪水冲击不断改变其范围和形状。但是在大城市从19世纪开始一些比较大的岛屿被巩固。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慕尼黑的博物馆岛

历史[编辑]

估计在史前伊萨尔河就被用来作为水道运送从意大利越过阿尔卑斯山脉运来的货物。当时的运输工具可能是木筏。195年罗马人将从因河谷通过谢菲尔德山口通到阿尔卑斯山北的道路加阔为一条帝国大道。米登华德由此从一个小小的罗马驿站转化为一个重要的商品转运(从陆道转运到水道上)城市。

为了改善陆上交通,罗马人在伊萨尔河上还造了一些木桥。慕尼黑以南从奥格斯堡通往萨尔茨堡的罗马大道上可能就已经有桥了。在这些桥梁上控制来往货物非常容易,尤其是收税的便利地方。在中世纪慕尼黑、兰茨胡特等城市的建立就直接与造桥有关,它们的建立与地区贵族之间的权利和经济斗争息息相关。随着货物交通的扩展对造木筏所需要的木头和石灰的需求量也增大,在巴伐利亚山地制筏业成为重要工业。17世纪从威尼斯市场上运来的水果、香料、棉花和丝绸在米登华德转运到木筏上一直运到维也纳布达佩斯。19世纪顶峰时期每年有8000多座木筏到达慕尼黑。

从中世纪开始人们也开始建造水磨来利用伊萨尔河的水力。为了保障流过水磨的水位平稳,人们在慕尼黑将水导入小渠。这些水渠也被用来作为水源和阴沟以及用来给中世纪的护城河灌水。每年的洪水往往会导致灾难,比如1813年在慕尼黑的一座桥被洪水冲垮,上百在上面看热闹的人丧身。从1806年开始政府开始加固河床,其结果是河床加深。在1920年代人们还开始利用水力发电。从1954年到1959年叙尔文斯坦水库被建立,这个措施很受争议。近年来人们在一些地方开始恢复伊萨尔河原始的状态。

16世纪和17世纪在伊萨尔河下游有过淘,但是获得的贵金属非常少,其经济意义微不足道。

环境保护[编辑]

从1920年代开始人们开始利用伊萨尔河的水力发电,其结果不但对当地的动植物、而且也对人有很大的影响。为了保障河道上28座水电站得直水力河水被不断分开。比如从1923年开始瓦尔兴湖几乎全部被输到瓦尔兴湖发电厂,以至于在水位比较低的时候原来的河床干枯。从1990年开始水电厂保障原来的河道至少有4立方米/秒的水流。叙尔文斯坦水库的建造以及从19世纪开始在城市里对河床的改造也改变了河流原来的性质。叙尔文斯坦水库建成后其下游河水没有再蔓延出堤坝过。

近年来人们开始在一些河段上恢复伊萨尔河原始的状态。比如在慕尼黑南部约八千米的河段被自然化。河床被放宽、放平。同时原有的堤坝被加高、加宽和加固。

这个措施除改善了抗洪能力外,还提高了这段河道作为修养地区的价值。通过改善沿岸的污水处理厂今天伊萨尔河水达到德国二级水(中等污染)的标准。慕尼黑及其周边城镇决定努力将伊萨尔河水改善到可以游泳。通过在污水处理厂装设紫外线来杀菌水中细菌的数目得以骤减。但由于降雨时陆地上的水大量冲入河中,因此水的质量无法保持恒定。今天慕尼黑河两岸的感染警告的牌子虽然全部被拆除,但是水的质量依然无法达到一级的水平。

伊萨尔河畔有一系列自然保护区风景保护区,一些石滩被指定为鸟类保护区。这些保护区是迁徙的水鸟的重要休息地,至今为止在伊萨尔河畔已经记录到260多种不同的鸟类,其中包括受危害的普通燕鸥蓝点颏

巴特特尔茨附近的伊萨尔河谷

早在1902年在慕尼黑就已经成立了一个伊萨尔河谷俱乐部,其目的在于保存伊萨尔河的美景。这是慕尼黑第一个公民行动组织。今天这个组织在伊萨尔河畔买下了90多公顷的地,将它们原始化,并且承担对330千米长的步行路和自行车路的维护。

动植物[编辑]

伊萨尔河的动植物直接受人类对河流的改变的影响。通过建筑水坝水流速度降低,水温升高,使得河里喜欢多氧、凉快的鱼类被喜欢热水的鱼类排挤掉。同样由于水速减小河边的石滩被颠覆的几乎减小,导致许多植物在这些石滩上生长,本来喜欢在开旷的石滩上筑巢的鸟失去了其生活地区。

但同时重建原始状态的试图也会导致生态系统的变化。比如在伊萨尔河的支流安培河的研究证明保护被列入受威胁的普通秋沙鸭同时导致欧洲茴鱼数目的减少。同样保护鸬鹚与鱼类数目也息息相关,始终是渔人和鸟类保护者之间的争论之处。

1976年人们开始在伊萨尔河三角洲重新放生河狸,从这里河狸向上游进发,有一只河狸甚至直接住在德国博物馆附近。

部分伊萨尔河内的鱼受威胁,比如多瑙哲罗鱼欧洲六须鲶,除这些鱼外主要以鳟鱼鲈形目鱼类为主,其它鱼有杜父鱼狗鱼高体雅罗鱼拟鲤江鳕丁鱼岁等。尤其在下游伊萨尔河拥有典型的多瑙河鱼类,比如七鳃鳗鲟鱼。伊萨尔河内总共有约50种当地的鱼种。总的来说从源泉到注入多瑙河伊萨尔河可以分三个阶段:从源头到棱格里斯为鳟鱼地区,从棱格里斯到穆尔堡为茴鱼地区,从这里以下为鲤鱼地区。

普通翠鸟生活在伊萨尔河畔

除常见的鸟类如天鹅绿头鸭外伊萨尔河还为许多稀有的鸟类提供生活环境。河乌普通翠鸟苍鹭金眶鸻在这里均可见。普通燕鸥矶鹬比较少见,它们被列入滨危。这些鸟的巢在石滩上伪装非常好,许多游人踩在上面了还没有发觉。为了保护这些鸟类从每年3月15日到8月10日禁止进入鸟类保护区。

在河岸和石滩上有大蟾蜍捷蜥蜴蛇蜥等动物生活,蛇类包括极北蝰水游蛇欧洲游蛇

尤其在上游,但有时也在中游,通过风化沉积会有新的地面出现。这些地方首先由先锋树种占据,这些物种中包括山柳菊水柏枝阿尔卑斯山柳穿鱼等。假如这些地面不被下一次洪水冲走的话过几年就会有宽叶仙女木刺柏属柳属植物立足。最后这里会形成疏散的松树林。

经济[编辑]

过去伊萨尔河是重要的内河水道,随着铁路和汽车的发明它逐渐失去了这个作用。今天伊萨尔河无法通航。伊萨尔河的水力被用来发电,不过它发的电不到巴伐利亚总发电量的1%,因此意义不十分重要。伊萨尔河水被用来冷却伊萨尔核电站的两座反应堆,因此间接对发电有作用,这两座反应堆发的电相当于巴伐利亚用电的40%。

能源[编辑]

伊萨尔河上的所有水力发电站的总发电量为每年20亿千瓦小时

兰茨胡特以东的伊萨尔核电站使用伊萨尔河的水来冷却其反应堆,其中二号压水反应堆冷却塔每秒钟蒸发800升水,一号沸水反应堆不蒸发水,冷却后的水温提高三度,然后被送回伊萨尔河。

旅游[编辑]

欧洲最长的木筏水道

除慕尼黑和其它值得观赏的城市外伊萨尔河畔还有许多风景区和自然保护区值得观赏。两岸大多数阶段有自行车路,游人可以直接从阿尔卑斯山骑车到多瑙河。伊萨尔河自行车道是比较简单和不费力的段落。

近几十年来木筏也成为旅游的一个游点。每年夏季五万多游客乘木筏沃尔夫拉策豪森一直到慕尼黑,全长25千米。在水坝有专门为木筏设置的水道,其中最大的长360米,落差18米,是世界上最大的木筏专用水道。这些木筏上有乐队、座椅、啤酒、小吃,甚至于厕所,总重量20吨。在到达慕尼黑后它们被分解为其组成部分,然后用卡车运到出发点重新组装后再次使用。

在有些地方伊萨尔河上可以划船。慕尼黑市内的部分水段上不准划船和滑水

伊萨尔河畔部分地区可以裸泳,慕尼黑市南有一块官方指定的裸泳区,不过载慕尼黑市内也会有市民不顾市政府规定在伊萨尔河中裸泳或者完全赤裸地晒太阳。

艺术、文学和音乐[编辑]

奥托·斯特吕策的《伊萨尔河水》,1908年

早期的伊萨尔河的画全部是有宗教背景的,最早的是棱格里斯雅科布教堂里一副圣坛装饰画,成画于1480年,画家不明,其内容是聖雅各受难的故事,但是画家将这个事件从耶路撒冷搬到了伊萨尔河畔。

19世纪慕尼黑的一些画家使用伊萨尔河作为他们的画的内容。这些现实主义画家的画同时也是非常重要的历史纪录,从中今天可以看出过去伊萨尔河的景象和性格。

路德维奇·刚霍夫在他的小说中描写伊萨尔河畔的生活,现代作家中也有不少写关于伊萨尔河的情况的。

作歌家威利·米歇尔在他的布鲁斯歌《伊萨尔闪光》中唱伊萨尔河的美丽:“……夏日照在白色的卵石上,旁边就是绿宝石似的河水,假如时间就这样停止的话,那么伊萨尔闪光就是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