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胡士托音樂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伍茲塔克音樂節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胡士托音樂節
地點 美國紐約州蘇利文縣貝瑟(Bethel)鎮
舉辦年代 1969年
日期 8月15日至8月18日
類型 搖滾民族音樂
主辦單位 Michael Lang、John Roberts、Joel Rosenman、Artie Kornfeld
官方網頁

伍德斯托克音乐与艺术嘉年华(woodstock music & art fair)(简称伍德斯托克节)是一个被贴上“水瓶座盛会(Aquarian Exposition):三天,为了和平与音乐”标签的音乐节。它最早于1969年的8月15日在纽约乡下伯特利里名为Max Yasgur的60 0英亩的奶牛场举行。 沙利文县的伯利特与在东北边的阿尔斯特县的伍德斯托克镇相距45英里(即63公里)。

尽管节日的三天里阴雨绵绵,32位音乐家依然为现场的500,000名忠实的追随者奉献了精彩的户外表演。这被公认为是流行音乐史中最重要的时刻。滚石杂志把这誉为“50个改变摇滚音乐历史的时刻”之一。[1]

这次盛会被记录在了1970年的《伍德斯托克》原声记录专辑里。Joni Mitchell 的歌曲woodstock就是为了纪念这个事件而创作的,这次音乐会也对Crosby, Stills, Nash & Young的创作产生了重大的冲击。

计划和筹备[编辑]

Michael Lang, John Roberte, Joel Rosenman,和 Artie Kornfeld 是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最初的发起者。Roberts 和 Rosenman带来了活动所需的资金而Lang拥有举办类似活动的经验。Lang曾成功举办西海岸最大的音乐节——迈阿密流行音乐节,并吸引了约100,000名观众。[2]

最开始时Roberts和Roseman以“挑战国际”有限公司的名义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上刊登了如下的广告:“拥有充裕资金的年轻人希望寻求合法的高利润投资机会或商业项目”。Lang和Kornfeld看到了这条广告。他们四个便聚到了一起,开始讨论起这个“商业项目”来。他们原本打算在woodstock建造一个摄影棚,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就演变成了组织一场音乐艺术的活动。当时他们还只是想办一个小规模的活动,可能会邀请一些当地的明星(像Bob DylanThe Band)。随后四个人的想法出现了分歧。Roberts被Woodstock巨大的风险所困扰,他在考虑是否要把自己的资金撤回,因为Lang仅仅把它当成是叫一群人来休闲放松的新方法而已。[2]

在1969年的4月,新的超级巨星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成为第一个签约的乐队,要价10000美元。之后,发起者们就要为如何安排众多的演出队伍发愁了。Creedence的鼓手DougClifford之后说道:“在Creedence签约了之后,其他大的乐队也都纷纷加入进来”。最终Creedence被安排在了凌晨3点进行表演,并且还没有被录进Woodstock的专辑里。[3]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当时被设计为一个商业项目,它应该被更准确的描述为“伍德斯托克风险投资”。可是连主办方也没有预料到,在成千上万热情的观众的参与下,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已经成为了一个著名的“自由音乐会”了。预定的门票价值18美元(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这相当于2009年的75美元),而现场销售的门票则要24美元。门票可以在纽约市及其邻近地区的唱片店里买到,又或者通过曼哈顿中心城市无线电邮局的邮递服务获得。大约有186,000张票在之前被预定。组织者们估计当天会有大约200,000人参与。[4]

会址的选择[编辑]

当年的舞台和人们 1969.

发起者们在1969年的春天以10,000美元租借了在纽约Wallkill城附近的米鲁斯工业园(Mills Industrial Park),并打算在这里举办音乐节。他们曾向镇长保证不会有超过50,000人参加。[5]但是当地居民立即反对这个项目。当地在六月份又通过了一条法律,禁止任何超过5,000人的集会。在1969年的7月15日,Wallkill的政府由于集会人数超出当地法律官方地禁止了音乐会的举办。然而关于音乐节被禁止的相关报道,却又为它做了不少的宣传。

Elliot Tiber在他2007年出版的《Taking Woodstock》里写道,他曾答应把他15英亩的汽车旅馆借作音乐节的场地,然而后来遇到了禁令。Tiber宣称他随后把活动的组织者介绍给了奶牛场场主Max Yasgur。而Lang则称Tiber只是把他介绍给了一个土地销售者,并在这名销售者而不是Tiber的帮助下找到了Yasgur的农场。Max 的儿子Sam Yasgur同意了Lang的请求。Yasgur庄园在Filippini 池塘的北边自然地形成了一个碗状斜坡。活动的舞台会被设在斜坡的底部,让Filippini 成为舞台的背景。这个小池塘将会成为人们裸泳的好去处。

主办方再次告诉伯利特政府,他们预计将有超过50,000名观众到场。尽管当地的居民反对这一活动,并叫出了“抵制牛奶,反对Max的嬉皮士音乐节”的口号,[6]而且伯利特镇的发言人Frederick W. V. Schadt和房屋验收员Donald Clark也表示支持抗议。此形成对比的是,伯利特当地的政府却显得沉默,一直没有对这次活动作出任何官方的回应。

自由的音乐会[编辑]

各种变化已经让音乐节的组织者们没有充分的时间去准备了。在举办活动的三天前,他们面临着两个选则。一是继续完善围栏和安全措施,这可能引发暴力冲突。二是把他们所有的资源投入舞台的完善,而这有可能导致这个活动在经济上的困难。同时,到达的观众在不断的增加,在数量上超过了发起者们的设想。最终,在音乐会开始的前一天晚上,围栏被拆除了。

音乐节[编辑]

大量的与会者涌入了位于伯特利(Bethel)的乡村音乐会场,并因而导致了严重的交通拥堵。集会迅速走向了可怕的混乱,然而伯利特政府却没有按照当地法律规章对人群进行管制。最终,远在曼哈顿的WNEW广播电台发表了声明,电视新闻节目也对交通拥堵情况进行了描述,敬告人们不要参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在纪录片中,阿洛·格里斯(Arlo Guthrie)发表声明说,纽约州高速公路已经关闭。但伍德斯托克博物馆的馆长在后来却说这从未发生过。突然而至的大雨,让道路和田地变得泥泞不堪,也让观众人数过大的问题变得更加棘手。现场的设备无法保证公共卫生的清洁,也无力提供众多与会者的紧急救助;数以千计的人们发现,他们正处在一个极其糟糕的环境里——糟糕的天气,短缺的食物,还有肮脏的卫生环境。

开幕典礼

八月十七日,星期六的早上,纽约州长尼尔森·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召见了音乐节的组织者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并告知他,他正准备命令10000名纽约州警察进驻音乐节。罗伯茨成功地说服了洛克菲勒打消了这个念头。苏利文县(Sullivan County)宣布,该州进入紧急状态。

考虑到与会的巨大人数以及当时的社会情况,音乐节已经达到了难得的和平,但还是发生了意外。有记载的死亡事故有两个:一个是因为过度吸食海洛因而造成的,另一个是一起交通事故,名出席者在附近的牧草地中睡觉,被驶过的拖拉机碾压而死。同样被记入史册的,还有两个生命的降临。当交通严重拥堵时,一个小生命在一辆车里诞生了。[7]而另一个小生命则被直升飞机接到了最近的医院里,在那里迎接这个世界。同时,现在为我们所知的,还有四起流产事件。电影里口头的证词这事了两起死亡和至少其中一个孩子的诞生。

就如人们所期待的,伍德斯托克这个在20世纪60年代举行的音乐节满足了大多数与会者的胃口。整个音乐节充满着一种社会的和谐,高质量的音乐,众多的人群,波西米亚风格的服饰与行为,使得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成为二十世纪最不朽的活动之一。[8]

音乐会后,会场的拥有者麦克斯·雅思格(Max Yasgur),把这当做一次爱与和平的胜利。将近五十万人面临着疾病骚乱抢劫的巨大灾难,但他们却选择花三天的时间用音乐唤取和平。他说:“如果我们加入这个行列,我们可以把美国现在存在的问题转化成更加光明、更加和平、更加有希望的未来……”。

音乐[编辑]

作为这场音乐会的总负责人,比尔·哈利(Bill Haley)在声音技术上的创新,使得他获得了享有盛名的Pirelli大奖。“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确实办得很好”,这是他对这项活动的评价。“[9]我在山上建立了特别的扩音柱,并在广场上放置了十六个扩音设备,足以为150000—200000人提供服务。当然,最后来到现场的人有500000之多。”ALTEC设计了四个潜水艇形状的储物柜,每件重达半吨,高6英寸(1.8米),长4英寸(1.2米),宽3英寸(0.91米)。每件设备都携带着四件16英尺(380毫米)的JBL D140扩音器。高频扬声器由4个2—Cell和2个10—Cell Altec Horns。在舞台后面,是三个能提供2000安培电流的转换器。在接下来的很多年里,这套系统被统一称为伍德斯托克大贮藏箱。[10]

表演者[编辑]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表演者名单如下。四天内,共有32名表演者参与了演出。

八月十五日 星期五 – 八月十六日 星期六
表演者 表演时间 备注
Richie Havens 5:07 pm – 7:00 pm
Swami Satchidananda 7:10 pm – 7:20 pm 开幕演讲
Sweetwater 7:30 pm – 8:10 pm
Bert Sommer 8:20 pm – 9:15 pm
Tim Hardin 9:20 pm – 9:45 pm
Ravi Shankar 10:00 pm – 10:35 pm 在雨中演奏
Melanie 10:50 pm – 11:20 pm
Arlo Guthrie 11:55 pm – 12:25 am
Joan Baez 12:55 am – 2:00 am 当时已怀孕六个月
八月十六日 星期六 – 八月十七日 星期日
表演者 表演时间 备注
Quill 12:15 pm – 12:45 pm
Country Joe McDonald 1:00 pm – 1:30 pm Joe后来又参与Country Joe and Fish乐队的演出
Santana 2:00 pm – 2:45 pm
John Sebastian 2:00 pm – 2:45 pm
Keef Hartley Band 4:45 pm – 5:30 pm
The Incredible String Band 6:00 pm – 6:30 pm
Canned Heat 7:30 pm – 8:30 pm
Mountain 9:00 pm – 10:00 pm
Grateful Dead 10:30 pm – 12:05 am
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12:30 am – 1:20 am 因在表演《Turn On Your Love Light》时由于功放超负荷而短暂中断
Janis Joplin with The Kozmic Blues Band[11] 2:00 am – 3:00 am
Sly & the Family Stone 3:30 am – 4:20 am
The Who 5:00 am – 6:05 am 被Abbie Hoffman简短打断[12]
Jefferson Airplane 8:00 am – 9:40 am
八月十七日 星期日 - 八月十八日 星期一
Artist Time Notes
Joe Cocker and The Grease Band 2:00 pm – 3:25 pm 在Joe 表演之后,一场雷暴持续了几个小时
Country Joe and the Fish 6:30 pm – 8:00 pm 第二次演出
Ten Years After 6:30 pm – 8:00 pm
The Band 10:00 pm – 10:50 pm
Johnny Winter 12:00 am – 1:05 am 其兄Edgar Winter唱了三首歌
Blood, Sweat & Tears 1:30 am – 2:30 am
Crosby, Stills, Nash & Young 3:00 am – 4:00 am 演出包括插电部分和不插电部分,Neil Young没有参与大部分不插电演出。
Paul Butterfield Blues Band 6:00 am – 6:45 am
Sha-Na-Na 7:30 am – 8:00 am
Jimi Hendrix]/Band of Gypsys 9:00 am – 11:10 am

未能出席的嘉宾[编辑]

Bob Dylan(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正是在他的支持下,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成功的举办了(举办地是他家附近的伍德斯托克)。他未能出席,不是因为他拒绝了,相反,他早在七月中旬就就同意于八月三十一日演出Isle of Wight Festival of Music. 然而Dylan的儿子在下飞机时被舱门夹伤,Dlan不得不和妻子在八月十五号乘坐Queen Elizabeth2号去往英国,而那一天正好是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开幕的日子。Dylan一直不满意有那么多的嬉皮士在他家外面演奏。[13]

The Beatles/John Lennon

对The Beatles未能出席的原因,Woodstockstoties.com给出了两个解释。第一个是,音乐会的主办者联系了John Lennon,讨论The Beatles参与演出的事。John Lennon表示可以在音乐节上演出,但前提是The Beatles也能参与曾经拒绝他们的为Yoko Ono’s Plastic Onoband举办的音乐节上演出。网站声称,另一个更可能的解释是,Lennon很想参与演出,但他被尼克松总统禁止从加拿大返回美国。总而言之,The Beatles最后没能出席表演。而且,在1966年8月以后,也就是音乐会举办前的三年间,The Beatles没有再进行任何的现场演出(不包括他们在1969年1月30号进行的屋顶演出)。[14]

Jeff Beck Group

Jeff Beck宁可解散了乐队,也不愿参与伍德斯托克的演出。“我故意在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前解散了乐队”,Jeff Beck说,“我不想让它被保护”。[15]

The Doors

The Doors被认为是一支很可能参与演出的乐队,但却在最后一刻未能出席。据吉他手Robby Krieger所说,他们拒绝了演出,因为他们认为,这是重复Montery流行音乐节的二流之作,当然,后来他们为这一决定感到后悔。[16]

Led Zeppelin

Led Zeppelin曾被邀请参加演出,他的经纪人Peter Grant说道:“我们被邀请参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大西洋公司对此也很感兴趣,主办方也很热情。但我还是拒绝了,因为在音乐节举办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会是另外一个乐队了。”然而,乐队却在一月五号参与了为期两天,共有22支乐队参与演出的第一届亚特兰大国际流行音乐节。而在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举办的那个周末,Zeppelin正在新泽西的Asbury Park Convention Hall演出。[17]

The Byrds

The Byrds接到了邀请,却选择了拒绝,因为他认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与那个夏天举办的其它音乐节没有什么不同,此外,对金钱的考量也是一个重要因素。[18]
Tommy James & the Shondells:他们拒绝了演出,主唱Tommy James后来说到:“我们真想给自己一脚。那个时候,我们正在夏威夷,我的秘书打来电话说‘听着,有一个在纽约养猪的农场主希望你在他的院子里演出’这就是他告诉我的。所以我们拒绝了,几天后,我们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14]

The Moody Blues

他们最初被列在表演者的名单里,但在那个周末,却与巴黎签订了演出合同。[19]

Spirit

他们同样拒绝了演出的邀请,因为他们已经制定了演出计划,而且他们不知道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规模有多大,所以不想放弃原来的演出。[20]

Joni Mitchell

他最初同意参与演出,但却被紧急取消了,因为他的经纪人要求他不能错过日程表上的参与The Dick Cavett Show 的表演。[21][22]

Lighthouse

他拒绝在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上表演[23]

Roy Rogers

Lang邀请他参与音乐节的闭幕演出,但遭到了拒绝

Procol Harum

他拒绝了邀请,因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开始的日子正是在他结束一次远行之时,并且很巧合的是,那正是吉他手Robin Trower的孩子的预产期。[24]

媒体报道[编辑]

当时,并没有很多外来的媒体进入到了音乐节的现场。在音乐节刚刚开始的几天里,美国媒体着重强调了它带来的问题。纽约日报的头版头条上写着“嬉皮士们带来的交通紧张”和“嬉皮士们正处于泥潭之中”。到音乐节结束的时候,对音乐会的报道已经变得越来越正面了,有部分的原因是,有些家长给媒体打电话,并告诉他们,他们的孩子去到了音乐会的现场,并证实这些报道是不真实的,是有误导性的。[25]

纽约时报报道了音乐节的全过程。Barnard Collier是纽约时报报道这一事件的记者,他说,作为一个负责人的编辑,他对写出了具有误导性的文章感觉很有压力。据Collier说,这导致了他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拒绝写文章,直到报纸的首席编辑James Reston同意,只有在他认为合适的时候才写文章。最后的报道提到了交通拥堵和一些违法现象的问题,但着重强调了合作、慷慨和音乐节的良好本质。当音乐节结束的时候,Collie写了另外一篇文章,来讲述音乐节上的粉丝。在这篇文章里,他引用了音乐节的首席执行官和当地居民对音乐节的称赞。 Middletown作为唯一的一家当地日报,主要报道了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违法点。在音乐节那几天,该报纸罕见的在周六出版。这家报纸拥有唯一一条能联系现场的电话线,并且能够在35英里外获取图像。[26]

事件余声[编辑]

Max Yasgur拒绝为1970年再次举办音乐节而出租他的农场,他说:“在我看来,我要回去管理我的奶牛场。”Yasgur在1973年去世,但他的儿子仍在管理着奶牛场。

1969年11月举行的大选中,伯利特的长官受到音乐节一事的影响而被选民赶下了职位。纽约州和伯特利镇通过大量的法律以防止发生更多的纪念活动。

1984年,在原有的活动地点,土地所有者路易·尼基和June Gelish搭起一个称为“和平与音乐”的纪念碑,这个纪念碑由来自Bloomingburg的本地雕塑家韦恩C. Sawar雕刻而成。

为防止人们参观旧址,其业主泼洒鸡粪,并在一周年时用拖拉机和警车组成了路障。在1989年,20周年庆典期间,有20000人聚集在那里。1997年,一个社会组织摆出了一个欢迎游人的标志。与伯特利不同,伍德斯托克却因一些行为恶名昭著。近年来,伯特利的立场有所改变,开始拥护音乐节,努力建立伯特利和伍德斯托克之间的联系。

大约80个诉讼把矛头指向了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伍德斯托克风险投资公司还清了因活动招致的140万美元的债务。

历史记忆[编辑]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今天的原址[编辑]

1984年,一块纪念牌放置在原来的活动地点来纪念当年的节日。那块土地以及舞台区域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模样。一座新的音乐厅建在了Yasgur的农场的小山上,吸引着来自不同年龄段的人们参观。

1997年,艾伦·格里(Alan Gerry)买下了音乐厅以及周围的1400英亩(5.7平方公里)土地用以建造伯特利森林艺术中心(Bethel Woods Center for the Arts)。该中心于2006年7月1日开幕,纽约爱乐乐团为此献演。2006年8月13日,在伍德斯托克(Woodstock),他们那次富有历史意义的首演的37年后,克罗斯比(Crosby)、史提尔斯(Stills)、纳什(Nash)和杨格(Young)在新中心向16000名乐迷再次开唱。

位于伯特利森林(Bethel Woods)的博物馆在2008年6月开张,该馆有记录电影、互动展板、文本介绍以及展现伍德斯托克音乐节(the Woodstock festival)独特历程的手工艺品。博物馆的重要意义在于,它彰显了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作为十年文化彻底转型的最关键的事件所有的价值。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四十周年纪念[编辑]

2009年,全世界媒体对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四十周年给予广泛关注。在世界各地开展了一系列活动来纪念这个节日。当年8月15日,在伯特利森林中心(Bethel Woods Center for the Arts),从1969年起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历届获奖者们在爆满的人群前奉献了一场持续八个小时的演出。由肯特里·乔·麦当劳(Country Joe McDonald)主持,演唱会以“老大哥和控股公司”乐队(Big Brother and the Holding Company,一支在1965年旧金山成立的美国摇滚乐队)表演詹尼斯·乔普林(Janis Joplin)的主打歌曲,Canned Heat乐队(于1965年在洛杉矶组建的蓝调摇滚乐队),Ten Years After乐队,Jefferson Starship乐队,Mountain乐队以及Headlines乐队,Levon Helm乐队为号召。在伍德斯托克(Woodstock),Levon Helm队负责打鼓,并且是乐队中领衔的歌手之一。保罗·肯纳特(Paul Kantner)作为1969年的杰弗森飞机乐队中唯一的一位在杰弗森星际飞船乐队中出现,在伍德斯托克为感恩而死乐队(Grateful Dead)担任键盘手的Tom Constanten在舞台上参与了杰弗森星际飞船乐队几首作品的表演。来自Sha Na Na乐团的Jocko Marcellino 也在星际飞船乐队的阵容中出现,并由Canned Heat乐队支持。Richie Havens,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开创人,在前一晚的一个独立活动中出现。Crosby, Stills & Nash 和Arlo Guthrie也于2009年八月初在伯特利(Bethel)通过现场演出庆祝周年纪念。

注释[编辑]

2009年,全世界媒体对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四十周年给予广泛关注。在世界各地开展了一系列活动来纪念这个节日。当年8月15日,在伯特利森林中心(Bethel Woods Center for the Arts),从1969年起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历届获奖者们在爆满的人群前奉献了一场持续八个小时的演出。由肯特里·乔·麦当劳(Country Joe McDonald)主持,演唱会以“老大哥和控股公司”乐队(Big Brother and the Holding Company,一支在1965年旧金山成立的美国摇滚乐队)表演詹尼斯·乔普林(Janis Joplin)的主打歌曲,Canned Heat乐队(于1965年在洛杉矶组建的蓝调摇滚乐队),Ten Years After乐队,Jefferson Starship乐队,Mountain乐队以及Headlines乐队,Levon Helm乐队为号召。在伍德斯托克(Woodstock),Levon Helm队负责打鼓,并且是乐队中领衔的歌手之一。保罗·肯纳特(Paul Kantner)作为1969年的杰弗森飞机乐队中唯一的一位在杰弗森星际飞船乐队中出现,在伍德斯托克为感恩而死乐队(Grateful Dead)担任键盘手的Tom Constanten在舞台上参与了杰弗森星际飞船乐队几首作品的表演。来自Sha Na Na乐团的Jocko Marcellino 也在星际飞船乐队的阵容中出现,并由Canned Heat乐队支持。Richie Havens,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开创人,在前一晚的一个独立活动中出现。Crosby, Stills & Nash 和Arlo Guthrie也于2009年八月初在伯特利(Bethel)通过现场演出庆祝周年纪念。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文化意义[编辑]

作为有史以来最大的摇滚音乐节以及60年代后的文化试金石,伍德斯托克在流行文化中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被提及。“伍德斯托克一代”成为了日常用语的一部分。早在音乐节的最后一声和弦落下之前,对此次音乐节的赞美与批判就已开始。查爾斯·舒茲为了纪念此次音乐节,将他创作的花生漫画角色小鸟命名为糊塗塌客(woodsotck)[27]。在1970年的4月,杂志Mad刊载了一首由Frank Jacobs作诗,Sergio Aragonés绘图,名为“我记得,我记得那奇妙的伍德斯托克音乐仙境”的作品,戏仿克服交通堵塞和种种困难以使靠的更近从而真正听到音乐。[28]在1973年,舞台剧“国家讽刺社的旅鼠”中叙述了“森林土拨鼠”(Woodchuck)音乐节,调侃了许多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中的表演者。[29]

当代文化依然铭记着伍德斯托克。被时代杂志评为“在伍德斯托克的身影-1969”在2010年3月18日列入“十大音乐节的时刻”。

2005年,阿根廷作家Edgar Brau发表了纪念那次音乐盛典的长诗《伍德斯托克》,它的英译在2007年一月由文字无国界出版社(Words Without Borders)出版。

相册[编辑]

[30]

參見[编辑]

引用[编辑]

  1. ^ Woodstock in 1969. Rolling Stone. 2004-06-24 [2008-04-17]. 
  2. ^ 2.0 2.1 Robert Stephen Spitz. Barefoot in Babylon. The Viking Press, New York. 1979. ISBN 0-670-14801-6. 
  3. ^ Bordowitz, Hank. Bad Moon Rising: The Unauthorized History of 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Chicago, Illinois: Chicago Review Press, Incorporated. 2007: 390. ISBN 1-55652-661-X. 
  4. ^ BBC ON THIS DAY – 1969: Woodstock music festival ends. BBC News. 1969-08-18 [2008-04-17]. 
  5. ^ Tiber, Elliot. "How Woodstock Happened... Part 1, Discoverynet, reprinted from The Times Herald-Record, Woodstock Commemorative Edition (1994)
  6. ^ Shepard, Richard F. Pop Rock Festival Finds New Home. The New York Times. 1969-07-23. 
  7. ^ Tired Rock Fans Begin Exodus. New York Times. 1969-08-18 [2008-04-17]. 
  8. ^ Andy Bennett; Simon Warner. Remembering Woodstock. Ashgate Publishing. May 2004. ISBN 0-7546-0714-3. 
  9. ^ Woodstock. Bill Hanley. [2011-07-30]. 
  10. ^ Art Arena: http://myweb.absa.co.za/artarena/. From Live Peace in Toronto to the Thin End of Wedgies in Soweto. 3rdearmusic.com. [2011-07-30]. 
  11. ^ Janis Joplin entry.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2006-09-24 [2008-10-03]. 
  12. ^ http://en.wikipedia.org/wiki/Abbie_Hoffman#Controversy_at_Woodstock
  13. ^ Bob Dylan. Chronicles Volume One. : 116. ISBN 0-7435-4309-2. 
  14. ^ 14.0 14.1 Liner notes to Tommy James and the Shondells: Anthology (album #R2 70920); compilation produced by Bill Inglot and Gary Peterson; Rhino Records Inc.; pp8&12.
  15. ^ Carson, Annette, Jeff Beck: Crazy Fingers, San Francisco : Backbeat Books, 2001. Cf. pg 96.
  16. ^ RAY MANZAREK AND ROBBY KRIEGER LIVE CHAT LOG-July 3, 1996. Doors.com. 1996-07-03 [2011-07-30]. 
  17. ^ Lewis, Dave. Led Zeppelin: The Concert File. Omnibus Press. 1997. ISBN 978-0-7119-5307-9. 
  18. ^ Johnny Rogan. The Byrds: Timeless Flight Revisited. Rogan House, London. : 293. ISBN 0-9529540-1-X. 
  19. ^ Passing On Woodstock: Who and Why. [2009-04-15]. 
  20. ^ Liner notes on their album "Clear"
  21. ^ Frank Houston. Joni Mitchell. Taking Woodstock. Salon.com. April 4, 2000 [April 9, 2011]. 
  22. ^ A Joni-Come-Lately To Woodstock, Daily News (New York) (JoniMitchell.com), August 13, 1998 [April 9, 2011]. 
  23. ^ Bush, John, "Biography", Allmusic
  24. ^ "Historicity of Woodstock Music and Art Fair".
  25. ^ Woodstock Now & Then VH1 and The History Channel 2009 Documentary
  26. ^ "Reporting Woodstock: Some contemporary press reflections on the festival" by Simon Warner in Remembering Woodstock, edited by Andy Bennett (Aldershot, UK: Ashgate, 2004).
  27. ^ Brief History of Peanuts
  28. ^ Mad #134 April 1970. Mad Cover Site. Doug Gilford. 1970-04 [March 24, 2010]. 
  29. ^ Clarke, Craig. Original Off-Broadway Cast, National Lampoon's Lemmings. Green Man Review. [March 22, 2010]. 
  30. ^ http://en.wikipedia.org/wiki/Woodstock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