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采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伍采克》(Wozzeck)是阿尔班·贝尔格第一部也是最出名的一部歌剧

歌剧根据德国剧作家乔治·布希纳未完成的作品《伍采克》写成的。贝尔格将它改编为三幕歌剧,每幕由五个场组成。

贝尔格於1917年动笔,这时的他刚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退役。歌剧完成于1922年。埃里希·克莱伯在1925年12月4日柏林国家歌剧院指挥了歌剧的世界首演。

伍采克是无调性音乐的最佳典范之一。无调性的音乐很好的深化了主题,特别是用于表现疏远以及疯癫的变化。贝尔格深得老师阿诺·勋伯格的遗髓,甚至试图将人物的情感搬到舞台上以展现其变化。他的音乐的确成功的描述了这些东西,不单上面提到的两样东西,就是爱情和人性,以及伍采克与其他普通人一度,为了尊严而作的斗争都被他的音乐包容到了。贝尔格对市井生活的细致观察,使得他能够驾轻就熟地真实反映市民的日常生活。(酒店一场—玛丽房间内外)

人物[编辑]

  • 伍采克,一个士兵
  • 玛丽,他的情妇
  • 队长
  • 安德雷斯,另一位士兵
  • 医生
  • 鼓乐队队长
  • 玛格丽特

劇情大綱[编辑]

第一幕[编辑]

第一场:伍采克帮他的队长修胡子,队长就一边教他怎样活个永垂不朽。伍采克就反驳,他穷,就别指望他能够干干净净的过日子。

第二场:伍采克和安德雷斯在日落的时候砍柴。伍采克突然有不祥之感,安德雷斯要安慰他,但没什么效果。

第二场:玛丽房子外有一支部队经过。玛丽不安分,玛格丽特就去奚落她。伍采克回来,并告诉了玛丽刚才自己的不祥之感。

第四场:医生责备伍采克没有按照他的医嘱去做。(伍采克为了玛丽,给医生去做活体试验赚外快)但当听到伍采克精神不正常后,他反而高兴起来,想到自己的试验成功了。

第五场:玛丽暗恋着她房间外的鼓乐队队长,而队长也没放过机会去上一步,玛丽欲拒还迎。

第二幕[编辑]

第一场:玛丽教孩子去上床睡觉,而后自己就试戴队长送的耳环。伍采克突然驾到,还问她耳环哪里来的,她着实吃惊不少,胡诌说耳环是捡的。伍采克给了她点钱就走了。玛丽深责自己太大意。

第二场:医生和队长在街上急步走着,医生嚷着要慢点。医生接着就吓队长,绘形绘色的给队长描述什么痛楚会降到队长身上。伍采克来了,前面两个人就联合起来,笑伍采克戴绿帽。

第三场:伍采克与玛丽对质,玛丽没有否认伍采克的怀疑。愤怒的伍采克要动武,玛丽就说,就是她爸爸也未敢碰她一个指头。

第四场:伍采克透过人群看到玛丽和鼓乐队队长跳舞。猎人合唱过后,安德雷斯问伍采克怎么回一个人坐着?一个工匠酒后在长篇大论的胡扯,一个白痴走近伍采克,突然大喊,说伍采克有血腥味。

第五场:营房一夜,伍采克睡不着,也没让安德雷斯睡得着。鼓乐队队长醉着进来了,还跟伍采克打起来了。

第三幕[编辑]

第一场:玛丽房间,时间是晚上,玛丽念着圣经。她突然大喊,请求宽恕。

第二场:伍采克和马丽在森林里池塘边上散步。玛丽想逃,但伍采克没让她得逞。红色的月亮升起,伍采克横下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用刀刺死了玛丽。

第三场:酒店里人在跳舞。伍采克进来,看到玛格丽特,和她跳舞还把她拉到自己膝盖上坐着。他骂她,然后要她给唱首歌。她唱了,然后才看到伍采克手上和肘上的血迹。人人都向他开枪。迷乱的伍采克冲出了酒店。

第四场:回到凶案现场,伍采克想到凶器--刀会成为呈堂证供,就把刀给扔到池塘里去了。血红的月亮又出现了,伍采克步入池塘里淹死了。医生和队长路过,听到伍采克的呻吟,惊惶的走开了。

第五场:第二天,在日光下一群孩子在玩耍。消息传来,玛丽的尸体找到了,他们就一股脑地冲去看。除了玛丽的,他们还看到另外一具紧跟其后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