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会子印樣。中間有橫行大字「行在會子庫」,指臨時首都管理會子的部門。右上方印「大壹貫文省」,左上方印「第壹佰拾料」,中間印「敕偽造會子犯人處斬 賞錢壹阡貫 如不願支賞 與補進義校尉 若徒中及窩藏之家能自告首 特與免罪 亦支上件賞錢 或願補前項名目者聽」

会子是中國南宋時的紙幣,紹興三十年(1160年)於臨安首度發行。

發行[编辑]

紹興末年,南宋政府銅錢緊缺,開始以票據「會子」應付開支,先在臨安地區使用,叫「東南會子」。

紹興三十年(1160年)二月,錢端禮為臨安太守,仿照四川发行的交子,將會子官辦[1],「许于城内外与铜钱并行。」南宋正式成立行在會子務[2],發行會子,分一貫、二貫、三貫,在東南各路流通,又稱“東南會子”。由戶部侍郎錢端禮主持該事,會紙取於徽、池,續造於成都臨安,“仍賜左帑錢十萬緡為本。”

政府發行會子後,經反復嘗試,最後訂立「錢會中半制」,即政府開支以一半銅錢、一半會子支付。實行「錢會中半制」是為了維持會子信譽,防止貶值。部份地區,如兩浙東西路、江南東西路、湖南等,亦發行會子,逐漸流行,成為主要貨幣,銅錢開始消失,人們也用會子標價。

孝宗時軍費膨脹,政府進一步增發紙幣。增發的紙幣無法全部在臨安兌換銅錢,政府下令「都督府會子」(又叫「淮南交子」)和「湖北會子」分別在建康鄂州兌錢,以免加深臨安錢荒,防止其他地方的會子流入京城。孝宗一度下令江北不可使用東南會子,但此舉妨礙商人貿易,後來江北亦可使用東南會子,但不可兌換銅錢。

孝宗隆兴元年(1163年),又造二百文、三百文、五百文会。洪适在《户部乞免发见钱札子》中说:“小郡在山谷之间,无积镪之家,富商大贾足迹不到,货泉之流通于鄘肆者甚少,民间皆是出会子往来兑使。”[3]

時值宋金戰爭期間,金海陵王完颜亮率领大军南下,鈔票不斷印制,不數年發生贬值现象。到乾道二年(1166年)十一月十四日为止,共发行一千五百六十几万道(貫)。乾道三年(1167年)十二月,下诏出内库银二百万两以500万新会收换旧会,收舊会子焚弃。隔年定三年为一界,每界以一千万贯为限。

南宋起初盡力維持「錢會中半制」,不輕易改變比率,但銅錢騰貴,政府先在收入方面於棄「錢會中半制」,提高會子比率,甚至全由會子繳納。由於銅錢收入減少,開支方面無法維持中半制,唯有全用會子。會子價值雖跌,卻逐步取代銅錢成為主要貨幣。會子可用作繳納兩稅、折帛錢,故農民也使用會子,紙幣發展迅速。

寧宗嘉泰三年(1203年)杭州会子库设置监官。开禧三年(1207),南宋发行会子的金额平均相当于其赋税收入金额的82%[4]嘉定二年(1209年),会子的流通额度是一亿一千五六百万贯,已經高達乾道四年的11倍。嘉定十一年(1218年)又增印五百万道作抗金军费。

随着会子发行量的逐渐增多,为防止伪钞的流通,会子的发行有分界之說,分界即期限。乾道四年始有分界,会子分界发行后,三年為一界,旧会子收回,但未严格执行[5]。淳佑七年(1247年)甚至规定第17、18界会子更不立限,取消了分界发行办法,最後造成了通貨膨脹[6],十八界會子二百貫甚至買不到一雙草鞋。[7]

另有铅锡会子,是出卖铅锡给政府后所得的取钱凭证。[8]史料上載的會子還有錢會子、寄附钱物会子等。

貶值[编辑]

理宗绍定三年(1230年)以後,有李全之亂,隔年有蒙古帝国兵攻,到了绍定五年会子高達三亿二千九百多万,增加33倍,伪造紙鈔更多。淳祐五年(1245年)又有大量軍需。淳祐六年(1246年)各界会子共计六亿五千万贯。淳祐七年(1247年),會子已達恶性膨胀的現象。淳祐九年(1249年)會子每贯合铜钱六百文足钱。景定五年(1264年),賈似道當國,又發行「見錢關子」,取代貶值過甚的會子,每貫折合銅錢七百七十文。元兵南下後,會子與關子皆被所取代。

注釋[编辑]

  1. ^ 李心傳《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甲集卷十六《東南會子》:「當時臨安之民,复私置便錢會子,豪右主之,錢處和為臨安守,始奪其利,以歸於官。」
  2. ^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说绍兴三十一年“置行在会子务,后隶都茶场”。行在会子务后来改名为“行在会子库”,潜说友《咸淳临安志》和吴自牧《梦粱录》中都有会子库而无会子务。
  3. ^ 《盘洲文集》拾遗
  4. ^ 刘光临:《市场、战争和财政国家——对南宋赋税问题的再思考》,《台大历史学报》第42期,2008年12月
  5. ^ 《宋史·食货志下三》记光宗绍熙元年(1190年)宣布第7、第8界会子展界,臣僚言:“会子界以三年为限,今展至再,则为九年,何以示信?”
  6. ^ 吕午《左史谏草》附方回《监簿吕公家传》:“端平初……郑清之相,骤废十五界,新行十七界,以准(十)六界之二,而物价腾踊。”
  7. ^ 范文瀾:《中國通史》第五卷·(三)統治集團的衰朽
  8.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四六元佑五年八月乙未

參考書目[编辑]

  • 彭信威:《中國貨幣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58)。
  • 汪聖鐸:《宋代的關子》﹐《宋遼金史論叢》第1輯﹐中華書局﹐北京﹐1985。
  • 高橋弘臣著,林松濤譯:《宋金元貨幣史研究——元朝貨幣政策之形成過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