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大学学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51°31′29″N 0°08′01″W / 51.524659°N 0.133704°W / 51.524659; -0.133704

倫敦大學大學學院

伦敦大学学院盾徽
校训 Cuncti adsint meritaeque expectent praemia palmae拉丁文
中译 让所有因其价值而应得奖赏的人都来吧
创建时间 1826
学校类型 公立大学
校监 HRH 長公主倫敦大學
教務長 Michael Arthur 教授
行政人員 8,000(4,000学术职员)
职工 8,000(4,000学术职员)
学生 24,680[1]
本科生 13,405[1]
研究生 11,275[1]
校址 英国伦敦
代表色
                     
隶属于
网站 www.ucl.ac.uk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logo.svg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简称UCL,或譯:倫敦大學大學學院)创建于1826年,是一所世界級的研究型综合大学。UCL是倫敦第一所大學,也是伦敦大学的创始學院。UCL是英國史上第一所不以种族、宗教和政治背景而取錄學生的大学。UCL一直以来与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帝国学院伦敦政经学院一起并称为G5超级精英大学金三角名校,它同时是罗素大学集团歐洲研究型大學聯盟的成员。

UCL学生人数大约有24,600人,其中研究生約佔11,300。2012年4月,教职员人数约5,277人,其中53名为英国皇家学会院士(Fellows of Royal Society),15名为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Fellows of the Roy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51名不列颠人文與社會科學学院院士(Fellows of British Academy),117名英国医学科学院院士(Fellows of th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UCL过去的成员中,有26位诺贝尔奖得主,其中有14名是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

2012-13以及2013-14年的QS世界大學排名將之列為世界第4位。2013年與湯森路透社合作蒐集數據的泰晤士高等教育則將之列為世界第21位,2012年中國科學院武漢大學合作的世界大學競爭力排行榜將之列為18名,2014年的上海交大公佈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WRU)將UCL列於第20位。除此之外UCL還擁有世界上最好的神經醫學中心(Institute of Neurology),和歐洲最大的兒童醫院(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

学校历史[编辑]

伦敦大学学院歷史悠久,成立時期可上溯至19世紀。伦敦大学学院在1826年2月11日成立,立意成为宗教性质的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之外的世俗选择(secular alternative)。在成立初,伦敦大学学院是一所大学,而不是一个学院,并使用伦敦大学(London University)作为校名。但是伦敦大学学院的建立遭到了英格兰教会的强烈反对。英格兰教会全力阻止了伦敦大学学院获得颁发学位所必需的皇家特许状(Royal Charter)。直到1836年,伦敦大学学院和伦敦国王学院组成近代的伦敦大学成型,伦敦大学和它的创始学院之一伦敦大学学院才被在法律上承认并被获准颁发伦敦大学的学位。伦敦大学学院和伦敦国王学院现今被认为是伦敦大学系統的两所創始院校。

早期[编辑]

对于UCL是否是英格兰第三古老的大学一直存在争议。在英格兰,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可以将其教育世袭回溯到成立之前;比如诺丁汉大学可以追溯至1798年,但是诺丁汉大学的前身是伦敦大学管辖下的一所职业学校,并直到1948年才获得了确定其大学地位的「皇家特许状」,因此从大学的角度讲,诺丁汉大学是相对较为年轻的。与此相反的是伦敦国王学院(缩写:KCL)在UCL之后成立,但是在UCL之前获得了皇家特许状。因此有争议指出KCL比UCL更古老。更为有争议的事实是,尽管事实上他们都是大学,但是从技术上讲當時UCL和KCL都不算独立存在大学,而是联邦制的伦敦大學下属的学院。总体上讲,可以肯定的指出的是UCL是英国急剧扩张的大学系统的早期成员。其他早期成员包括通过1832年的议会法令(Act of Parliament)杜伦大学。同时值得肯定的是UCL的「世俗性」是独一无二的。Thomas Arnod称之为「高尔街的无神機構」(Godless institution in Gower Street)。

UCL是英格兰第一个不考虑学生的种族、宗教、或者政治立场的高等教育机构。同时也可能是第一个录取并承认女性与男性有同等权利的大学。布里斯托大学也声称其为第一所录取并承认女性的大学,但是值得指出的是在当时UCL和布里斯托大学都颁发伦敦大学的学位,因此录取女性学生可能是同时行为。

UCL是一个在英格兰建立学生会的大学。但是在1945年之前,男性学生和女性学生有各自独立的学生会。

UCL是第一所在如下学科建立教授席位的大学:化学工程化学(UCL化学系为英格兰最早成立),埃及学,纸莎草学,电子工程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地理学动物学

主校区建筑期[编辑]

〈倫敦大學〉,Thomas Hosmer Shepherd所畫,1827或28年出版

在1827年,UCL正式成立一年之后,大学的主建筑(Main Building)在老卡马森广场(Old Carmarthen Square)开始修筑。八角大楼(Octagon Building)常常被用来概括全部主建筑,但是事实上八角大楼更适合描述主建筑的中部。主建筑的中心是一个可以从远方眺望的,装饰华丽的穹顶。八角大楼是由建筑师William Wilkins设计,他同时也设计了英国国家画廊(The National Gallery)。William Wilkins最初设想环绕方庭(the Quad)的U型建筑直到二十世纪才被实现。主建筑的修筑在1985年完成,在放置第一块基石的158年后,并由英国女王伊利莎白二世主持开幕典礼。

杰里米·边沁[编辑]

放於大學迴廊的傑里米·邊沁遺體

哲学家和法理学家杰里米·边沁(1748–1832)经常被褒奖为伦敦大学的创建者之一,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奠基人。“国际化”(International)一词,就是由边沁本人创造出来。严格意义上讲,如上论述并不正确。当UCL于1826年成立之时,杰里米·边沁已经80岁高龄。因此他并没有实际参与大学的规划建设。

边沁直接参与UCL成立的传言大体上是以Henry Tonks的大型壁画为依据的。这幅壁画装饰UCL主建筑的主图书馆(Main Library)中,在弗拉克斯曼画廊(Flaxman Gallery,以画家John Flaxman命名)之上,穹顶之中。壁画描绘了UCL主建筑的建筑师William Wilkins向边沁提交设计方案,并等待边沁的批复。在背景中,UCL主建筑的柱廊(Portico)正在被修筑。尽管边沁并没直接参与UCL的成立,但是他依然被认为是UCL的精神导师。许多事实上的UCL创建者,比如James Mill、Henry Brougham、Thomas Wilson等等,对杰里米·边沁表达了最崇高的敬意。他们许多的计划都融入了边沁关于教育和社会的理念。边沁是高等教育扩大化的积极拥护者,并对UCL的核心理念——不考虑学生的种族、宗教或者政治立场,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边沁在UCL的声望在另一方面被体现。在他的遗嘱中,边沁明确要求将他的遗体保存并作为大学的永久纪念物。他的遗体被以“Auto-Icon”之名被广为熟知。不幸的是,当处理边沁的头部时,处理程序出现了灾难性的错误,头部嚴重受损。因此,一个蜡质头部被用来替代损坏的头部。被损坏的原头部被放置在边沁的小腿之后。真的头颅经常被盗,自然的成为五花八门的各种校园笑话的题材,当然,笑话的编造者都来自UCL从出生那一天起就是竞争对手的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据说边沁可怜的头颅有一次被发现在阿伯丁火车站的一个储物柜中,又有说经常被学生们在校园主楼大穹顶(The Quad)旁当足球踢。这些事件最终使校方决定停止头颅的公开展出并把它细心收藏在学校地窖中,直到现在。当前,Auto-Icon被放置在木制橱窗中,陈列在UCL主建筑的南回廊,完全向公众开放。

当大学举行高层会议时,边沁的遗体会被放置在轮椅上并被推进会议室参加会议。在会议记录中,边沁被永久性列为出席但不投票(present but not voting)。边沁同时参加大学理事会,但只有在票数相当的情况下,他会投出赞成动议(in favour of the motion)的一票。当上层餐厅 (Upper Refectory)在2003年被重新装修的时候,这个场地被命名为「邊沁室」(Jeremy Bentham Room,簡稱JBR),以向这位伟人致以敬意。

二十世纪[编辑]

倫敦大學學院

伦敦大学在1907年重组。许多加盟学院,包括UCL,當時在法律上失去了他们的独立存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1977年,当一具新的皇家特许状恢复了UCL的独立性。在1937年,UCL成为了ARPANET的第一个国际链接,并在同年UCL发送世界上第一封电子邮件。ARPANET随后发展成为现在的互联网。UCL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早进行外太空研究的大学之一。UCL是Mullard Space Science Laboratory的主要成员,由UCL的Department of Space and Climate Physics管理。

在1998年8月,UCL医学院(Medical School)兼并了皇家自由医院医学院 (Royal Free Hospital Medical School)。UCL医学院,和其他一系列附属的研究生医学研究机构(Institute of Child Health, Institute of Neurology, Eastman Dental Institute and the Institute of Ophthalmology),使UCL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生物医学研究中心。事实上,UCL 65%的收入来自生物医学。

UCL一共產生了14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其中UCL的细胞生物学神经科学生理学儿科学神经病学眼科学尤为强势。英国国家医学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建立于1913年,是医学研究理事会(Medical Research Council)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研究实验室,并拥有5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英国国家医学研究院在二十世纪后期从Mill Hill迁出,并入了UCL主校区,在保持独立的同时和UCL进行深度合作。如今英国国家医学研究院拥有超过700名科学家并得到2700万英镑的年预算。

UCL的巴特雷建築環境學院(The Bartlett)在1990年Peter Cook加入並擔任建築系主任領導其建築教育的革新之後,進一步發展為世界上最先進的建築規畫學院之一,數位設計、規畫與分析的學術重鎮,並以前衛的創新研究與設計思想訓練著稱。

近年[编辑]

直到现在,UCL依然严格保持着它的世俗传统,并没有像其他绝大多数英国大学一样指定穆斯林祈祷室。一间静室被专门规划出来,用以让所有有宗教信仰的教职员工和学生进行宗教祈祷。UCL坚持世俗观念的初衷就是为了能使不同教派的学生们(例如天主教徒与新教徒)和睦相处,共同进步。这项传统保留至今,并使UCL反映出民族和宗教上双重的多样性。学生会也遵守UCL的世俗传统,在实质上与任何政治团体保持距离,坚持自己的中立性。学生会职务的竞选者,不能参与任何政党的投票。这项规定可能归因于UCL多次重申的自身对政治「漠不关心」,这个特色和附近的兄弟学院,例如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有明显差别。

在2002年10月,UCL和伦敦帝国学院(IC, ICL)联合发布了一项合并两所学校的计划。这宗合并计划被广泛认为是实质上由IC取代UCL,因此遭到了来自教职员工和UCL学生会的强烈抵制。更令教职工和学生愤怒的是,这项计划在确立之前根本就没有经过他们的参与和质询。在此情况之下,UCL联合会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讨这项合并计划以及UCL在其中的立场。但是,时任校长的德里克。罗伯茨爵士(Sir Derek Roberts)愤怒地离开布鲁姆伯利剧院(Bloomsbury Theatre),并拒绝聆听一位反对合并人士的演讲。他本人只是随兴发表了一个演讲,内容完全是他本人的意愿。一个月后,经过积极的反合并运动,这项计划最终被取消。

在2003年8月1日,马尔克姆·格兰特教授取代德里克爵士成为新的校长。德里克爵士自此退休并只作为学校的名义管理人。在发表就职演说的一年后,马尔克姆教授开展了一项命名为「UCL运动」的活动,旨在从UCL校友和友好人士中募集300万英镑的捐款。这种大胆公开的筹款运动在传统的英国大学中实数罕见,反倒和美国大学类似。根据萨顿信托(Sutton Trust)2002年的统计,UCL以每年81万英镑的捐款排在英国大学的前十之列。马尔克姆教授意图加强UCL的国际联系,将UCL塑造成「伦敦的全球性大学」。在他前几年的任期中,学校明显加强了与诸多国际知名大学间的联系,比如巴黎高等師範學院哥倫比亞大學加州理工學院紐約大學德州大學維拉諾瓦大學等等。

UCL于2004年被星期日泰晤士报评为年度最佳大学。该报2005年的大学入学指南中将UCL描述为「无论规模或学术上,都在伦敦大学中处于中心地位」。经过一连串的整合,UCL已经成为一个在学科多样性上可以与牛津,剑桥比肩的尖端科研与教学机构。

在2005年9月,UCL向英国枢密院申请颁发本校学位的要求得到批准,第一个UCL本校学位在2008年被颁发。

2006年一月,UCL决定成为「歐洲研究型大學聯盟」的一员,此联盟是建立在共同高端教育与科研方针的立场上的科研实力雄厚的大学网络。歐洲研究型大學聯盟的成员交替的评估一系列高质高量的标准,诸如科研卷宗,影响力与基金募集,博士生培养,研究规模与深度以及认可的学术荣誉。UCL的時任校长马尔克姆格兰特教授对此评价道「欧洲的科研大学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和目的,我们非常荣幸加入这个如此优秀的科研网络。我认为这个计划的创想和实施正是关键时刻,欧盟正在严肃认真的思考科研型大学的功能,同时也在积极构想欧洲科研委员会以及将来可能实现的欧洲理工学院的设想。此举同时也反映了UCL的全球化眼光,我们一直贯彻的加强于全球大学之间的联系的举措,最近刚与三所巴黎的大学宣布了神经科学方面的合作项目。」

2009年,UCL与美国耶鲁大学在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见证下簽订合作计划,稱為Yale UCL Collaborative[2]。两校的医学院与附属医院合作研究所学位授与转译医学研究,耶鲁大学校长理察·查尔斯·莱文表示,耶鲁大学在全球有上百个学术合作伙伴,但是“与UCL的合作却是耶鲁史上规模最大的。”[3]目前兩校的合作已擴展至人文學科與奈米工程學。兩校的研究院在2012年5月進一步簽訂博士生交換計畫,資助博士生至交換學校進行一學期的研究以拓展國際經驗。[4]

經過長時間和廣泛的咨詢,倫敦大學轄下的藥劑學院在2011年5月13日正式公布與UCL的合併計劃[5],於2012年1月正式併入UCL。而UCL與倫敦大學教育學院(IOE)的合併商討也正在進行,其正式合併預計可在2014年12月完成。[6]

學術單位[编辑]

  • UCL Faculty of Arts and Humanities(人文藝術學院)
  • UCL Faculty of Brain Sciences(腦科學學院)
  • UCL Faculty of the Built Environment(The Bartlett,巴特雷建築環境學院)
  • UCL Faculty of Engineering(工程學院)
  • UCL Faculty of Laws(法學院)
  • UCL Faculty of Life Sciences(生命科學學院)
  • UCL Faculty of Mathematical and Physical Sciences(數理科學學院)
  • UCL Faculty of Medical Sciences (incorporating the UCL Medical School)(醫學院)
  • UCL Faculty of Population Health Sciences(公共衛生學院)
  • UCL Faculty of Social and Historical Sciences(社會暨歷史科學學院)

知名校友[编辑]

自然科學與生醫[编辑]

  • 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Harry Compton Crick)DNA雙螺旋結構發現者之一,1962年諾貝爾醫學與生理學獎共同得主
  • 約翰‧佛萊明—(Sir John Ambrose Fleming)電機工程師、物理學家、發明真空管(二極體)以及電磁學中的《右手定則》
  • Sir William Henry Bragg—物理學家、發明X光的繞射與其晶體分析應用技術,1915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 Sir Owen Richardson—物理學家、熱離子發射研究者,1928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 Sir William Ramsay—稀有气体之父:發現空氣中的惰性氣體元素,並確定它們在元素周期表中的位置。1904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
  • Otto Hahn—核裂变之父、1944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
  • Jaroslav Heyrovský—化學家、電化學研究者,《極譜法》提出者、1967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
  • Sir Frederick Gowland Hopkins—生化學家、色銨酸發現者、多種維生素的共同發現者、劍橋大學生物化學學院與研究室創立者,1929年諾貝爾生理學與醫學獎得主
  • Sir Christopher Kelk Ingold—化學家、物理有機化學先驅,《中介論》創立者,1952年獲頒皇家獎章
  • Sir Bernard Katz—生物物理學家、神經生物化學研究者,1970年諾貝爾生理學與醫學獎得主
  • Sir Martin John Evans—科學家、胚胎幹細胞與基因靶向研究者,2007年諾貝爾生理學與醫學獎得主
  • Andrew Christopher Fabian—天文物理學家、前英國皇家天文學會會長、2001年布魯諾羅西獎共同得主
  • 卢嘉锡—化學家、前中国科学院院长

數學、工程與設計[编辑]

法政與經濟[编辑]

  • 圣雄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政治家、哲學家、印度国父
  • 伊藤博文—第一任日本首相、明治维新元老,與曾共同留學於UCL的山尾庸三、井上勝、井上馨以及遠藤謹助被合稱長州五傑;五人均成為日本明治維新與現代化的重要推動者
  • 小泉纯一郎—前日本首相
  • 萨道义PCGCMG,(Ernest Mason Satow)英国驻华公使,代表英国签署《辛丑条约》
  • Chaim Herzog—前以色列总统
  • 乔莫·肯雅塔—(Jomo Kenyatta)肯尼亚国父、第一任总统
  • 伍廷芳—中国近代外交家、首位取得外国律师资格的华人
  • 鄭天錫—中国近代外交家、法學家
  • 李福善—前香港最高法院上诉庭副庭长、首位华人高等法院按察司
  • 楊鐵樑—前香港首席大法官
  • 张道藩—中华民国第四任第一届立法院院长

文史與藝術[编辑]

教育[编辑]

校园和校区[编辑]

与眾多伦敦市區內的大学一样,UCL有一个开放式的大学校園;其由众多遍布伦敦的建筑所组成,並以在伦敦中心的Bloomsbury,高尔街作為校園與行政上的主要中心。高尔街的校区包括UCL的科学及主要图书馆、语言系、历史系、Bloomsbury剧院、生物与物理系、Petrie埃及考古博物馆。在高尔街周边及高尔街广场,有着一系列更多的建筑,包括考古学院、化学系、巴特雷建筑环境学院、斯拉夫与东欧研究学院。

在UCL周围有着一群著名的机构,例如大英博物馆大英图书馆、皇家戏剧艺术学院、英国医学会以及其他伦敦大学下属的学院和机构,包括亚非学院、柏贝克学院、教育学院、高等研究院。因此就地理环境而言,全世界没有一所大学有这独特的学术优势。由于UCL所处伦敦中心,有许多著名的建筑,许多电影电视作品都选择在UCL拍摄一些片段。

距UCL最近的地铁站是Euston Square。其他相近的地铁站有Warren Street, Russell Square和Goodge Street, Euston火车站也在UCL附近。

在UCL拍摄的电影[编辑]

由于所处伦敦的优越地理位置以及引人入胜的前庭穹顶,UCL经常被电影或电视制作人选为拍摄场地,包括以下作品:

奇闻轶事[编辑]

  • 罗比·威廉斯的首张专辑透镜下的生活中,将UCL加入到专辑封面的美术设计中。
  • 在伦敦的大学路(UCL南临)上有一家以学校象征杰里米·边沁名字命名的酒吧
  • UCL目前的校长,马尔科姆·格兰特教授曾和学生们打过一个赌,如果学生们能在2005年喜劇救濟红鼻子之日之前能为埃塞俄比亚的难民募集1500英镑的善款,他就剃掉自己的胡子。结果,非常“不幸”学生们募集了超过2000英镑的善款,于是教授本人留了33年之久的胡子被剪掉了。
  • UCL的精神之父杰里米·边沁同时以设计英格兰诸多著名监狱著名,如圆形监狱
  • UCL与伦敦国王学院有历史悠久的良性竞争伙伴关系。UCL经常被国王学院的学生起外号叫做“尤斯顿功科学校”或“高尔街不信神的渣滓”,后者经常被当作是国王学院建校宗旨利于基督教教训的对比。反之,UCL的学生和教师们则称国王学院为“河滨专科学校”作为回敬。国王学院的吉祥物“雷吉”(一只小狮子)曾于90年代失踪,最终被发现深埋在某处田野,为了修复并安置它,国王学院花费了大约15000英镑。它被发现时被装在一个玻璃柜中,并且柜子中填满了足够多的证据证明这场大“恶作剧”是某个UCL的学生所为。(之后国王学院“以牙还牙”,偷走了UCL的吉祥物“菲尼斯”,并把杰里米·边沁的头拿来当球踢)
  • 根据UCL官方记载(UCL校园内边沁像旁的简介),边沁的头失窃是在1975年,此后,边沁的头一直保存在学校地窖里面。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