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澤波蘭郵局保衛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但澤(格但斯克)波蘭郵局保衛戰
德國入侵波蘭的一部分
Defenders of the Polish Post Office, Gdansk, 1939.jpg
衝鋒隊和但澤警察看著被俘擄的郵局人員在黨衛隊的護送下離開。
日期: 1939年9月1日
地点: 但澤自由市
結果: 德軍獲勝
9月8日-30日間處決俘虜。
參戰方
波蘭 波蘭 納粹德國 德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波蘭 康拉德·谷得斯基
波蘭 阿爾馮斯·弗里斯科維斯基
納粹德國 威爾利·貝斯克
兵力
55名郵局人員和公民,以及1名鐵道維修員 超過200名黨衛隊和衝鋒隊的士兵、警察、準隊員和正式隊員
伤亡与损失
6人戰死
2人在投降時被殺
14人受傷(其中4人死於傷勢)
38人在被俘獲後被殺
約10人戰死以及25人受傷

但澤波蘭郵局保衛戰(發生於今日的格但斯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波蘭戰役的第一場戰鬥。

1939年9月1日,波蘭民兵在這棟建築物裡防守來自但澤國防黨衛隊(但澤市黨衛隊)、當地的衝鋒隊和特殊單位──警察隊(但澤警察)等單位的攻擊達15小時。除了四名逃出郵局的防守者外,其餘的反抗人士投降之後,便於1939年10月5日被德國軍事法庭判處死刑,並加以處死。

序幕[编辑]

1925年,波蘭郵局"格但斯克3號"郵局的開幕。

但澤自由市的波蘭郵局(波蘭郵政)在凡爾賽條約的基礎下,於1919年創立,其建築物被認為是波蘭政府海外的資產。

但澤的波蘭郵局有好幾棟建築物。1930年,坐落在老城賀威利烏斯茲廣場旁的"格但斯克1號" 成為波蘭郵局的主要的行政地點,在那裏有電話線可以通往波蘭。1939年,她擁有超過了100名員工。有些在波蘭郵局工作的員工是自我防衛及安全組織一員,而且也有很多人是波蘭Związek Strzelecki(萊夫曼協會)組織的成員。根據埃德蒙·克拉什基威斯所述,波蘭郵局是1935年成立的波蘭情報組織"齊格集團"底下的重要部門。

由於波蘭與德國之間緊張的氣氛不斷在增長著,波蘭最高司令部在1939年4月時,將陸軍預備少尉康拉德·谷得斯基工程師部署到波羅的海海岸。連同阿爾馮斯·弗里斯科維斯基和其他人,他幫忙組織在但澤波蘭郵局的官員與志願兵,將他們組成安全衛隊,並將他們準備好對抗敵人。除了訓練他們之外,他還在建築周圍建立了防禦陣地:附近的樹木被移走,而入口處則設防。八月中旬,又加入了十名來自格地尼亞比德哥什郵局的員工。(大部分做為預備隊)

到了9月1日,這棟建築物裡有57人:康拉德·谷得斯基、42名當地波蘭志願兵、10名來自格地尼亞和比德哥什的員工、郵局警衛和他的妻子及十歲女兒。波蘭郵局員工有個武器儲藏室,裡面包含三支白朗寧wz.1928輕機槍、40支其他槍械和三箱手榴彈[1] 波蘭的保衛計畫是要讓防守者擋住德軍的進攻並守住陣地,直到六小時後來自波莫茲軍團的援軍到來守護此區為止。

德軍的進攻計畫制訂於1939年7月,德軍將從兩個方向衝擊防守郵局的敵人:當主力部隊從隔壁旁邊的辦公室突破圍牆並從側面進攻時,會有另外一支掩護部隊從門口進攻。

戰鬥[编辑]

凌晨4點,德軍切斷了郵局的電線及電話線。4點45分,正當德國戰列艦什列斯威格-霍爾斯坦號開始砲擊位於西盤半島的波蘭軍事前哨站時,德軍也開始進攻波蘭郵局。德軍在此進攻中派出:但澤警察特殊單位、當地衝鋒隊及黨衛軍蠟塔班恩"E編隊"但澤國防黨衛隊,並由至少三輛ADGZ重型裝甲車做支援。

黨衛隊員在ADGZ重型裝甲車的掩護下進攻。

雖然德軍曾突破防線並短暫攻入建築物內,但德軍在正面的首次進攻仍然被擊退。(造成兩名隊員戰死及七名隊員受傷,還包括一名團長)從辦公室方向撲來的第二波攻勢也一樣被擊退。波蘭防衛指揮官───康拉德·谷得斯基,在第二波攻勢中為了要阻止德軍突破圍牆,被自己所丟出的手榴彈炸死。

早上11點,德軍得到了持有兩門七十五毫米火炮國防軍的支援,但在第二波攻勢裡,即便得到火砲的支援,進攻依然被擊退。下午3點,德軍宣布給予兩小時的停火並要求波軍投降,但遭拒絕。就在這段時間裡,德軍又得到更多的增援:一門一百零五毫米的火砲和一組工兵,工兵們在牆下挖了洞,並將準備好的600公斤炸藥埋入。下午5點,圍牆被引爆的炸彈炸掉了一大半,緊接著德軍在三門火砲的支援下又展開了進攻,這一次,德軍攻占了除地下室以外的大部分建築物。

晚上6點,德軍帶來了自動幫浦、汽油車和火焰噴射器,準備將地下室灌滿燃燒的火焰。在三個波蘭人被活活燒死後(使波軍方面在戰鬥中的陣亡人數來到六個),而剩下的人決定投降。詹·麥肯博士主管和指揮官喬瑟夫·瓦希克兩人戴著白旗首先走出建築,但一出來卻被德軍射殺。(有另外一個說法是,麥肯博士是被火焰噴射器燒死的。)其餘的波蘭人被允許投降,並離開正在燃燒的郵局。六個人設法逃離郵局,但他們中有兩人不久後被俘。

結局[编辑]

波蘭郵局保衛者被俘。

16名受傷的俘虜被送進了蓋世太保醫院,在那又有六人死亡(包括十歲的歐文娜)。其他28人一開始則是被關在郵局裡,幾天後便送往維多利亞學校,他們在那裏和其他3000名但澤公民一起遭受審問與折磨。

所有的犯人都進行了審判:首先在維多利亞學校的28名俘虜於9月8日進行審判,再來是10名在醫院康復的人則於9月30日進行;審判的過中,他們並沒有任何的辯護律師。根據德國特殊軍事刑法的第一千九百三十八條,所有人都被認為是游擊隊員而判處死刑。該判決在幾個小時後由漢斯·捷斯克檢察官提出、庫爾特·波德審判長宣判、並由瓦爾特·馮·布勞希奇將軍簽署核可。(城市南方的11名波蘭鐵路工作員在企圖利用裝甲火車逃跑時,也遭遇了相似的命運;他們最終和他們的家屬一起被衝鋒隊處決。)

大部分的俘虜都在10月5日被黨衛隊Sturmbannführer麥斯·保利(他不久後成為紐恩干姆集中營的指揮官)槍斃。其中一人───萊昂·富茲,被認為送進斯圖索夫集中營後不久,於十一月被謀殺。四名保衛者設法逃脫並成功躲藏至戰爭結束。郵差們的家庭也成功躲避追捕。

捷斯克和波德從未被追究此事的責任,或是被要求對判決負責。他們在戰爭結束後被去納粹化,並繼續他們的律師生涯。都於1970年代死於自然原因。最後僅在1995年於呂貝克的德國法院宣判1939年判決無效,並宣布因此而死的保衛者將恢復原本的身分───"郵差",原因是此一裁決違反了海牙公約

在格但斯克的波蘭郵局保衛者紀念碑。

這場戰役與後續發展在波蘭已成為了整個波蘭戰役縮寫的最佳範例,且常被比喻成一個英雄的故事───大衛和歌利亞決鬥的故事。從這種觀點來看,這批無害的郵差成功抵抗納粹德國的黨衛隊長達一天。1979年,波蘭人民共和國格但斯克立了一個波蘭郵局保衛者紀念碑。

參見[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

  • 君特·格拉斯 Die Blechtrommel (鐵皮鼓), 1959
  • (波兰文) Adam Bartoszewski, Wiesław Gomulski, Żolnierze w pocztowych mundurach (Soldiers in the Postal Uniforms), 1969
  • (德文) Dieter Schenk 'Die Post von Danzig. Geschichte eines deutschen Justizmords (Post-Office of Gdańsk. History of a German Justice Murder), 1995

來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坐标54°21′18″N 18°39′25″E / 54.355°N 18.657°E / 54.355; 18.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