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侯景
南北朝时期將領
時代 南北朝
万景
氏族 鲜卑
籍貫 朔方
出生 503年
逝世 552年

侯景(503年-552年),字萬景朔方人(或說是雁門人),鲜卑人,父親侯標,祖父乙羽周[1]

生平[编辑]

北魏王朝政治极度腐朽黑暗,民变越发激烈,此起彼伏。侯景是葛荣起义军的将领。

经过河阴之变尔朱荣掌握了政权,他开始对各地的反抗力量进行争剿。此时侯景率领自己的部队投靠了尔朱荣,被尔朱荣任命为先锋。公元528年8月,尔朱荣与葛荣在滏口展开大战,侯景俘虏葛荣,起义被镇压。侯景因功升为定州刺史。

高欢消灭了尔朱家族,侯景依靠原来与高欢同是怀朔镇的镇兵,又都参加过六镇起义的旧谊,率众投降高欢。高欢重用侯景,封他为司徒,仍兼定州刺史,拥兵十万,统治河南地区。侯景是天生長短腳(右腳稍短),並不擅長武藝,但很有謀略。侯景对待士兵非常严苛残酷,立下不少战功。高欢虽然看出侯景的为人,但他深知此时强敌宇文泰在侧,正是用人之际,所以他没有限制侯景的势力。高欢临终前特别嘱咐儿子高澄要小心侯景[2][3]。而侯景压根没有把高澄放在眼里,高澄上台后,他立刻叛变[4]

侯景一开始想获得宇文泰的支持,但宇文泰对他心怀戒备。不得已,梁武帝太清元年(547年)他率部投降。由于梁武帝希望借侯景的力量北伐成功,所以接受了他的投降,给他很高待遇(河南王、大将军、持节)。高澄派大将慕容绍宗进攻侯景,梁派贞阳侯萧渊明支援,结果大败,萧渊明被俘。

正在此时,东魏提出和解。侯景感到恐慌。梁武帝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继续与东魏进行谈判。侯景假冒高澄写了一封信,提出以萧渊明交换侯景,梁武帝接受。侯景大怒,他意识到唯一的一条路就是叛变[5]。于是,侯景立宗室蕭正德為梁帝,改元正平。梁太清三年(549年)攻破建康(南京),梁武帝蕭衍被困餓死,侯景又立太子蕭綱為皇帝,侯景自封為大都督,迫使美貌的溧陽公主嫁給他為妻;后又自封(逼皇帝封其)为“宇宙大将军”。台城在久圍之下,糧食斷絕,疫疾大起,死者十之八九。侯景進入建康後,「悉驅城市文武,僳身而出」,「交兵殺之,死者三千人」,又「縱兵殺掠,交屍塞路」(《南史‧侯景傳》)。侯景其後陸續派軍在三吳地區大肆燒殺搶掠。551年,廢蕭綱,再立豫章王蕭棟為帝,改元天正。同年,再命蕭棟禪讓,侯景登極為帝,國號,改元太始。追尊汉司徒侯霸为始祖,晋征士侯瑾为七世祖。于是追尊其祖周为大丞相,父标为元皇帝。

552年,侯景被陳霸先王僧辯所擊敗。侯景企圖逃亡,被部下羊鲲所殺。王僧辯將他的雙手截下交給高洋,頭顱送至江陵,屍體在建康街頭暴露。當地百姓將屍體分食殆盡,连其妻溧阳公主也吃他的肉,屍骨燒成灰後有人將其骨灰摻酒喝下。梁元帝蕭繹下令將他的腦袋懸挂在江陵鬧市上示眾,然後又把頭顱煮了,塗上漆,交付武庫收藏[6],與篡奪西漢王莽有著相同待遇。

他的叛乱给长江下游地区造成巨大破坏,使南朝士族遭到毁灭性打擊。六朝古都建康「千里煙絕,人跡罕見,白骨成聚,如丘隴焉」(《南史·侯景傳》)。 刘禹錫有〈烏衣巷〉詩:“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據顏之推《觀我生賦》自註:“中原冠帶,隨晉渡江者百家,故江東有《百譜》;至是,在都者覆滅略盡。”

家庭[编辑]

[编辑]

  • 某氏,547或548年被高澄所诛
  • 萧氏,萧正德女
  • 溧阳公主

[编辑]

[编辑]

  • 长子 侯和,547或548年被高澄所诛
  • 四个儿子,北齐文宣帝年间伏诛
  • 两子,生于梁,552年被侯景推入水中

特点[编辑]

  • 侯景先投尔朱荣,后加入高欢帐下,高欢死后又叛变投靠梁,不久又叛变梁自立为帝。他的一生可以说就是在叛乱中度过,是历史上反复无常型人物的代表。
  • 侯景投奔梁武帝时,曾向梁武帝請求希望能和琅琊王氏陳郡謝氏兩家世族結親,梁武帝認為王謝門第太高而無法答應,並表示可以在朱姓張姓等其他世族中找對象。侯景愤恨的说:“什么门第?我叫他们做我的家奴。”结果后来侯景攻入建康,王、谢门第受到的凌辱最惨,两个显赫一时的门第世家深受打击。
  • 侯景攻破建康後全副武裝去見梁武帝,梁武帝神色自若,問他:“卿在戎日久,無乃為勞。”接連好幾個問題,竟然讓侯景不知所措,無法回答。事後他對部下說:“吾踞鞍臨敵,矢石交下,未曾怖畏,今見蕭公,使人畏懼不已!”
  • 梁武帝蕭衍殺南齊主東昏侯,以取其位。東昏死之日,侯景正好出生。后來侯景攻破建業,武帝被軟禁台城而死。時人謂侯景正是東昏侯之后身也。[7]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南史·賊臣》:「景祖名乙羽周,及篡以周為廟諱,故改周弘正、石珍姓姬焉。」
  2. ^ 梁書·侯景傳》:及神武疾篤,謂子澄曰:「侯景狡猾多計,反覆難知,我死後,必不為汝用。」
  3. ^ 北齐书·神武下》:至是,世子为神武书召景。景先与神武约:得书,书背微点,乃来。书至,无点,景不至。又闻神武疾,遂拥兵自固。神武谓世子曰:“我虽疾,尔面更有余忧色,何也?”世子未对。又问曰:“岂非忧侯景叛耶?”曰:“然。”神武曰:“景专制河南十四年矣,常有飞扬跋扈志,顾我能养,岂为汝驾御也!今四方未定,勿遽发哀。厍狄干鲜卑老公,斛律金敕勒老公,并性遒直,终不负汝。可朱浑道元、刘丰生远来投我,必无异心。贺拔焉过儿朴实无罪过。潘乐本作道人,心和厚,汝兄弟当得其力。韩轨少戆,宜宽借之。彭乐心腹难得,宜防护之。少堪敌侯景者唯有慕容绍宗,我故不贵之,留以与汝,宜深加殊礼,委以经略。”
  4. ^ 《北史·齐本纪上第六》:侯景素轻世子,尝谓司马子如曰:“王在,吾不敢有异。王无,吾不能与鲜卑小兒共事。”子如掩其口。至是,世子为神武书,召景。景先与神武约,得书,书背微点,乃来。书至,无点,景不至。又闻神武疾,遂拥兵自固。
  5. ^ 《南史·侯景传》:魏人入悬瓠,更求和亲,帝召公卿谋之。张绾、朱异咸请许之。景闻未之信,乃僞作邺人书,求以贞阳侯换景。帝将许之。舍人傅岐曰:“侯景以穷归义,弃之不祥。且百战之馀,宁肯束手受絷。”谢举、朱异曰:“景奔败之将,一使之力耳。”帝从之,复书曰:“贞阳旦至,侯景夕反。”景谓左右曰 :“我知吴儿老公薄心肠。”
  6. ^ 梁書·侯景傳》:王僧辯遣侯瑱率軍追景。景至晉陵,劫太守徐永東奔吳郡,進次嘉興,趙伯超據錢塘拒之。景退還吳郡,達松江,而侯瑱軍掩至,景眾未陣,皆舉幡乞降。景不能制,乃與腹心數十人單舸走,推墮二子於水,自滬瀆入海。至壺豆洲,前太子舍人羊鯤殺之,送屍於王僧辯,傳首西台,曝屍於建康市。百姓爭取屠膾啖食,焚骨揚灰。曾罹其禍者,乃以灰和酒飲之。及景首至江陵,世祖命梟之於市,然後煮而漆之,付武庫。
  7. ^ 《太平廣記》卷第一百二十《報應》十九引《朝野僉載》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