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克留格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保罗·克留格尔
PKruger 1898 VA0952.jpg
任期
1883年5月9日-1900年9月10日
前任 三人执政
托马斯·弗朗索瓦·比格尔斯
(Thomas Fran?ois Burgers,1877)
繼任 斯查尔克·威廉·比格尔
(SchalkWillem Burger,代理)
任期
1881年8月8日-1883年5月9日
马蒂纳斯·韦塞尔·比勒陀利乌斯(M.W. Pretorius)和皮特·朱伯特(Piet Joubert)同時在任
前任 沃尔斯利子爵
德兰士瓦总督
繼任 本人
作为南非共和国总统
个人资料
出生 1825年10月10日
开普殖民地布尔霍克(Bulhoek)
Stephanus Johannes Paulus Kruger
逝世 1904年7月14日(78歲)
瑞士克拉伦斯沃州(Vaud)
安葬地點 南非Gauteng比勒陀利亚Heroes' Acre
配偶 Maria du Plessis (1842年结婚, 死于1845年)
Gezina du Plessis (1847年结婚, 死于1901年7月20日) [1]
子女 17
信仰 南非荷兰归正会

斯特凡努斯·约翰内斯·保卢斯·克留格尔(Stephanus Johannes Paulus Kruger) (1825年10月10日-1904年7月14日), 简称保罗·克留格尔(Paul Kruger),又被人亲切地称为保罗大叔 (南非语: "Oom Paul"),南非共和国(德兰士瓦)总统。在第二次布尔战争 (1899–1902)期间他以领导布尔人争取脱离英国统治的独立自治的斗争而闻名。

青年时代[编辑]

克留格尔出生于他祖父位于开普殖民地布尔霍克(Bulhoek)的农场里,长大后成了一个农场主。他只接受过三个月的正常教育。第一次布尔战争期间他以精湛的狩猎和马术展开游击战。他的父亲后来决定迁徙到勒斯滕堡

克留格尔是第一个被确认的荷兰归正教成员,归正教由丹尼尔·林德利(Daniel Lindley)创建于1842年。[2]

16岁时,克留格尔就在马加拉斯堡山脚下经营自由的农场,并在1841年在那里定居。第二年,他与Anna Maria Etresia du Plessis (1826-1846)结婚,夫妇俩与克留格尔的父亲在德兰士瓦东部一起生活。全家回到勒斯滕堡后,克留格尔的妻子和孩子在1846年1月因发高烧而死去。然后在1847年,他娶了他的第二任妻子Gezina Susanna Fredrika Wilhelmina du Plessis (1831-1901),和她一同生活到1901年妻子去世,夫妇俩生了七个女儿和九个儿子。

克鲁格是一个笃信宗教的人,他声称只读一本书——圣经,并照书里面的意思,相信地球是平的。他参与创立南非归正教会(Gereformeerde Kerk)。

领袖[编辑]

保罗·克留格尔,1879年的照片
保罗·克留格尔在1892年左右晚年的肖像,特征是戴着大礼帽
1899年英国杂志Vanity Fair中保罗·克留格尔的卡通画

克留格尔起初在一个矿区突击队里当兵,并最终成为南非共和国的总司令。他被任命为一个“人民议会”(Volksraad)的成员,参与起草共和国宪法。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个年轻人,他在结束德兰士瓦领袖斯特凡努斯·斯科曼(Stephanus Schoeman)和比勒陀利乌斯之间的争吵有突出表现。他出席了1852年砂河公约[3]

1863年克留格尔被任命为南非共和国最高总司令官,1873年他从军中退役,回到自己的布肯霍冯丹(Boekenhoutfontein)农场。 然而,在1874年,他当选为执行委员会的一员,不久成为德兰士瓦的副总统。

1877年英国以内政上混乱为理由兼并了德兰士瓦,克留格尔成为抵抗运动的领袖。同年,他是首次访问英国代表团的首领。1878年,他是第二次代表团的成员之一。访问欧洲的一大亮点是他在热气球上俯瞰巴黎。

赴英使团交涉决裂后,1880年12月13日布尔人决定坚决抵抗英国统治,成立了总统马蒂纳斯·韦塞尔·比勒陀利乌斯(M.W. Pretorius)和军队总司令皮特·朱伯特(Piet Joubert)以及副总统克留格尔三人为首的三頭政治体制。16日,布尔人对英宣战,第一次布尔战争爆发。1881年2月27日,克留格尔在马朱巴山之役大败英军。军事上的胜利加上积极巧妙的外交谈判,终于使英国同意德兰士瓦有限的独立。

1880年12月30日,55岁的克留格尔当选德兰士瓦总统。他的第一个目标是修订1881年的比勒陀利亚公约,布尔人和英国之间达成协议,结束了第一次布尔战争。1883年4月他在总统选举中击败了皮特·朱伯特,当选总统。1883年当选总统,同年访问英国,和英国外交大臣德比伯爵谈判,于1884年2月27日签订《伦敦协定》。他还访问了欧洲大陆的德国、比利时、荷兰、法国和西班牙等国,认识了德皇威廉一世俾斯麦首相。就在这时,德兰士瓦与开普殖民地发生冲突,1885年他不得不屈从英国的压力,撤出有争议的地段。并同意贝专纳接受英国保护。

1866年在威特斯兰德发现金矿,外国人(主要是英国人)纷沓而至,引发了外国人(南非荷兰语:uitlander)问题,最终导致了共和国的垮台。南非政府在1890年规定外来移民至少要在当地居住14年才能获得公民权,在约翰内斯堡的英国人群起反对。开普殖民地总理塞西尔·罗得斯在德兰士瓦拥有大量的金矿股权和政治影响,主张和外来者联合反对克留格尔。1895年末,英国殖民政治家利安德·斯塔尔·詹姆森和他的公司雇佣兵对共和国发动突然袭击,突袭失败,詹姆森被迫投降,被送往比勒陀利亚交给他的英国同胞惩罚。克留格尔成功的处理了这一事件,威望大增。德皇威廉二世甚至专电祝贺。但这一因素最终导致第二次布尔战争第二次马塔贝莱兰战争。克留格尔在回忆录中承认,对于金矿的发现,我们不应欢呼而应该哭泣,因为这将“使我们的土地浸泡在血海中”。

1898年,克留格尔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当选总统。

流亡[编辑]

1897年英国派阿尔弗雷德·米尔纳为开普殖民地总督和高级专员,向德兰士瓦提出取得公民权资格的居住期限应降低为五年。1899年克留格尔和米尔纳举行会谈,未达成协议。他决定居住期限为七年。双方对峙。1899年10月9日克留格尔提出最后通牒,要求英军撤出。两天后的1899年10月11日,第二次布尔战争爆发。次年5月7日,克留格尔参加最后一次“人民议会”(Volksraad)会议,5月29日英军统帅罗伯茨勋爵推进到比勒陀利亚,克留格尔逃往德兰士瓦东部的马哈多多普(Machadodorp,现在普马兰加省)。10月,他离开南非逃到莫桑比克,在那里登上荷兰女王威廉明娜派来的军舰“海尔德兰号”躲过英国海军的封锁前往法国马赛,并从那里去了巴黎。1900年12月1日他前往德国寻求援助,但德皇威廉二世拒绝见他。从德国他又去了荷兰,在希尔弗瑟姆乌得勒支租房子居住。他还呆在法国芒通两次(1902年10月至1903年5月和1903年10月至1904年5月)[4],他在荷兰住到1902年5月战争结束,1904年7月14日他死在瑞士,死后经过防腐处理在7月26日安葬于海牙,后经英国政府同意,12月16日归葬于比勒陀利亚教堂街公墓的英雄堂(Heroes' Acre)。[5]

外貌特征[编辑]

克留格尔身材高壮,有一头深棕色的头发和棕色的眼睛。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头发变得雪白。大胡子是他的主要形象[6]。 Martin Meredith引用W. Morcom描述,“他非常油性的头发和凹陷的眼睛”。[7]他经常穿着黑色的礼服大衣,戴着大礼帽。永远不离嘴的烟斗。战争期间英国漫画家对他的形象描绘就是他的大礼帽和礼服大衣,吸着烟斗。

根据传说,由于他吹口哨的能力和模仿鸟叫,他又被叫做“猿猴河吹哨人”(茨瓦纳语:“Mamelodi'a Tshwane”),

遗产[编辑]

比勒陀利亚教堂广场的克留格尔塑像

克留格尔在比勒陀利亚的住宅,现在成为克留格尔博物馆,展示克留格尔纪念品和其他物品。[8]

保罗·克留格尔穿着他的特色礼服站立的雕像在比勒陀利亚教堂广场。

克留格尔国家公园以他的名字命名,南非克鲁格金币(Krugerrand)的正面头像是他。

保罗·克留格尔的布肯霍冯丹(Boekenhoutfontein)农场和历史建筑,在1971年被宣布为省级文化遗产。南非连锁酒店Kedar与克留格尔总统信托合作,博物馆周围的土地已经被纳入基达尔的游乐农场。

2004年,在南非广播公司进行的SABC3最伟大的南非人(SABC3's Great South Africans)调查中,克留格尔被选为第27位。

荷兰城镇和城市中的街道和广场名字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如KrugerstraatKrugerplein。在荷兰海牙,著名市场街仍称de Paul Krugerlaan

参见[编辑]

备注[编辑]

  1. ^ Paul Kruger
  2. ^ Daniel Lindley. Dictionary of African Christian Biography. [10 August 2013]. 
  3. ^ Martin Meredith, Diamonds Gold and War,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2007):75
  4. ^ Louis Changuion, Fotobiografie; Paul Kruger 1825–1902, Perskor Uitgewery, 1973, p.132 to 173.
  5. ^ Louis Changuion, Fotobiografie; Paul Kruger 1825–1902, Perskor Uitgewery, 1973, p.182 to 196.
  6. ^ Louis Changuion, Fotobiografie: Paul Kruger 1825 -1904, Perskor Uitgewery, 1973, p.9-15
  7. ^ Martin Meredith, Diamonds, Gold and War: The British, the Boers, and the making of South Africa, Philadelphia: Simon and Schuster UK ltd. 2007. p.78-79
  8. ^ Kedar. Recreation Africa. [2 March 2013].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