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策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保羅·策蘭德语Paul Celan;1920年11月23日-約1970年4月20日),本名保羅·安切爾(Paul Antschel),法國猶太詩人、翻譯家。策蘭出生於羅馬尼亞切爾諾夫策(現屬烏克蘭),是二次大戰後最重要的德語詩人之一[1]

生平[编辑]

1920年,策蘭出生於布科維納切爾諾夫策(當時位於羅馬尼亞境內,現屬烏克蘭)的一個德語猶太家庭。他的父親列奧·安切爾信奉錫安主義,堅持讓策蘭在 Safah Ivriah(一種早年接受奧地利文化同化的機構,1927年曾順利接待世界猶太復國組織哈伊姆·魏茨曼)以希伯來語接受教育。他的母親弗莉茨則十分熱愛德語文學,也因此促使德語成為策蘭家的母語。1933年行受誡禮後,策蘭不再尊崇錫安主義(至少某在程度上)、結束他的正規希伯來式教育,轉而投身猶太社會主義組織,並支援西班牙內戰中的共和思想。策蘭最早為眾人所知的詩篇《Mother's Day 1938》便表現了他堅定的意志。

1938年去法国学医,1942年父母死于集中营,策兰虽幸免于难,但被德军征为苦力。1958年年,获不莱梅文学奖,2年后又获得毕希纳奖。策兰的代表作为长诗《死亡赋格曲》(1945),收入诗集《骨灰罐里倒出来的沙》(1948)。

1948年移居巴黎,1970年自溺于塞纳-马恩河

作品摘录[编辑]

死亡赋格曲 (孟明 译)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晚上喝
我们中午喝早上喝我们晚上喝
我们喝呀喝呀
我们在空中掘个坟墓躺下不拥挤
有个人住那屋里玩蛇写字
他写夜色落向德国时你的金发呦玛格丽特
写完他步出门外星光闪烁他一声唤来他的狼狗
他吹哨子叫来他的犹太佬在地上挖个坟墓
他命令我们马上奏乐跳舞

清晨的黑牛奶呀我们夜里喝你
早上喝你中午喝你晚上也喝你
我们喝呀喝呀
有个人住那屋里玩蛇写字
他写夜色落向德国时你的金发呦玛格丽特
你的灰发呀书拉密我们在空中掘个坟墓躺下不拥挤

他吆喝你们这边挖深一点那边的唱歌奏乐
他拔出腰带上的家伙挥舞着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你们这边铁锹下深一点那边的继续奏乐跳舞

清晨的黑牛奶呀我们夜里喝你
早上喝你中午喝你晚上也喝你
我们喝呀喝呀
有个人住那屋里你的金发呦玛格丽特
你的灰发呀书拉密他在玩蛇

他大叫把死亡奏得甜蜜些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他大叫提琴再低沉些你们都化作烟雾升天
在云中有座坟墓躺下不拥挤

清晨的黑牛奶呀我们夜里喝你
中午喝你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我们晚上喝早上喝喝了又喝
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他用铅弹打你打得可准了
有个人住那屋里你的金发呦玛格丽特
他放狼狗扑向我们他送我们一座空中坟墓
他玩蛇他做梦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你的金发呦玛格丽特
你的灰发呀书拉密

( 摘自: 《保罗·策兰诗选》,孟明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9月第一版)

数数扁桃

数数扁桃,
数数过去的苦和使你难忘的一切,
把我数进去;
当你睁开眼睛而无人看你时,我曾寻觅你的目光,
我曾纺过那秘密的线,
你的思索之露
向坛子滴下去的线,
那些坛子,有一句不能打动任何人的心的箴言护住它们。

在那里你才以你自己的名义走路,
你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向自己,
在你沉默的钟楼里钟舌自由摆动,
窥伺者就向你撞来,死者也用手臂搂住你,
你们三个就一起在暮色中行走。

让我感到苦吧。
把我数进扁桃里去。

王家新 译)


花冠


秋天从我手里出来吃它的叶子:我们是朋友。
从坚果我们剥出时间并叫它如何前行:
于是时间回到果中。

在镜中是礼拜日,
在梦中是一个睡眠的屋,
我们的嘴说出真实。

我的眼移落在我爱人的性上:
我们互看,
我们交换黑暗的词,
我们互爱如罂粟及记忆,
我们睡去像酒在螺壳里
像海,在月亮的血的光线中。

我们在窗边拥抱,人们在街上望我们,
是时候了他们知道!
是石头竭力开花的时候。
是不安宁的时间心脏跳动,
是时间如它所是的时候了。

是时候了。

王家新 译)

注釋與參考資料[编辑]

  1. ^ Celan「策蘭」是他的姓氏 Ancel 羅馬尼亞拼法相同字母異序詞。有些學者推測(包括Rachel Blau DuPlessis與她的著作《Statement for Pores》)策蘭他的本姓其實是 Antschel(一源自德語的姓氏),其中挖除了以下字母:H希特勒)以及ST約瑟夫·史達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