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斯麥號戰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48°10′N 16°12′W / 48.167°N 16.200°W / 48.167; -16.200

俾斯麥号 War Ensign of Germany 1938-1945.svg
Bismarck
Bundesarchiv Bild 193-04-1-26, Schlachtschiff Bismarck.jpg
1940年的俾斯麦号
Bb bismarck.png
俾斯麦号的电脑绘图
概觀
艦種 战舰
艦名出處 德意志帝国总理奧托·馮·俾斯麥
擁有國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 纳粹德国
艦級 俾斯麥級(1號艦)
同型 鐵必制号
製造廠 漢堡布洛姆·沃斯船厂
下訂 1935年11月16日
動工 1936年7月1日
下水 1939年2月14日
服役 1940年8月24日
結局 1941年5月27日被擊沉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41,700噸
滿載排水量 50,405噸(1943年)
全長 250.5米
241.5米(水線)
全寬 36.0米
吃水 9.3米(标准)<br /
10.7米(满载)
鍋爐 瓦格納式高壓重油專燒鍋爐(12座)
動力 布洛姆·福斯式蒸氣渦輪引擎(3座)
3軸三車螺旋桨推進(4.7米直径)
功率 150,170匹马力
最高速度 30.8節(57.1公里/小时)
續航距離 8,525海里/15,788公里(19節)
乘員 2,092人,包括:
103名軍官、1,989名士兵(1941年)
飛行設施 設有1台兩端彈射器
艦載機 4架阿拉度Ar 196水上侦察机
裝備 SK C/34 38cm L/52連裝砲x4
SK C/28 15cm L/55連裝砲x6
SK C/33 10.5cm L/65連裝高射砲x8
SK C/30 3.7cm L/83連裝對空機砲x8
MG C/38 2cm L/65四連裝對空機砲x2
FlaK 30 2cm L/65單裝對空機砲x12
裝甲 KCn/A裝甲
側舷145-320毫米
甲板50-120毫米
首尾橫嚮隔牆100-320毫米
砲塔130-360毫米
砲座340毫米
司令塔350毫米
装甲总重17450吨(不含砲塔旋转部分)

俾斯麥號戰艦德语Bismarck)是一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聞名於世的德國戰艦。俾斯麦号是俾斯麦级战舰的首舰,也是历史上第四艘以19世紀德國首相奧托·馮·俾斯麥命名的德国军舰,于1936年动工,1940年8月服役,满载排水量达49972噸,是当时德國最大的战舰,其排名至1941年才被排水量超过71829吨的日本战舰大和号超越[1]

俾斯麦号是当时纳粹德国海军的象征,舰船武器精良、防护完善,但它在执行其第一次战斗任务后就被击沉。1941年5月19日早上,俾斯麦号与尤金親王號重巡洋舰秘密离开波兰格丁尼亚的港口,展开“莱茵演习行動”(Operation Rheinübung),准备突破英国皇家海军的海上封锁,进入大西洋以拦截并摧毁来往英国和北美洲的运输船队,切断英国的海上补给线。但随后两舰行踪在挪威卑尔根附近海岸先后被瑞典巡洋舰英国侦察机发现,为了阻截德舰进入大西洋,英军调集了多艘军舰前往围歼。5月24日清晨,德舰在丹麦海峡与英军爆发了丹麦海峡海战,在短暂的激烈交火中,俾斯麦号在开战不到十分钟后就击沉了被誉为英国皇家海军驕傲的胡德號戰鬥巡洋艦。胡德号的沉没在英国引起极大的震憾,时任英国首相溫斯頓·邱吉爾随后點名下達了「擊沉俾斯麥號」(Sink the Bismarck)的命令[2],以提高英军的士气。

丹麦海峡海战之后,俾斯麦号由于在战斗中也被击中了燃油舱,因此先与尤金親王号分开,准备返回法国聖納賽,但在途中被尾随追击的英国舰队依靠无线电信号和PBY水上飛機发现行踪。5月26日,由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起飞的剑鱼式鱼雷轰炸机所发射的鱼雷击中了俾斯麦号,导致俾斯麦号的尾舵被卡住,无法控制正常航行方向。5月27日早上,俾斯麦号终于被英军舰队包围,在连续受到近两小时的猛烈攻击之后,俾斯麦号最终沉没在大西洋[3][4]

设计建造[编辑]

该艦早在1930年代開始設計,原本计划在英德海军协定的限制内建造35,000吨级的戰艦。但德国海军司令埃里希·雷德爾认为35,000吨级的军舰无法满足德国的需要,因此开始秘密研究建造更大型的戰艦。當法國新一代的敦刻爾克級戰艦开始建造后,德国为了同法国海军抗衡,决定建造排水量40,000吨以上的超级戰艦,当时的代号“G”。G号戰艦在1936年7月1日在漢堡布洛姆·沃斯造船廠安放龍骨,该舰随后被命名为俾斯麦号。其後在1939年2月14日下水、在1940年8月24日正式服役。舰长为恩斯特·林德曼海军上校。

服役時,俾斯麥號的標準排水量爲49972噸,超過英德海軍協定規定的35,000噸。至於滿載排水量,俾斯麥號及其姊妹艦鐵必制號已經達到50,000噸。相較于其他的戰艦,俾斯麥號因受基爾運河水深限制而顯得比較寬,使它可在波濤汹涌的北大西洋上穩定地航行,另外載油量較大亦令其可參與類似太平洋上的遠距離行動。主砲爲4座SK C34 52倍口徑38cm雙連裝砲,其主砲理论射速很高,射速爲3發/分(注:实战中远达不到此水平),這是同期戰艦的最高水準;主砲塔採用前後對稱呈背負式佈局,艦橋前後各佈置兩座,射程亦不低于納爾遜級戰艦的45倍口徑16英寸主砲,性能在當時很先進。主砲穿甲彈採用“高初速輕型彈”,在中近交戰距離擁有很好的威力,但存速性能不佳,遠距離交火時砲彈威力急遽下降。其裝甲防護沿用 “Incremental Armor Scheme”的設計模式(稱爲“全面防護”),擁有同期戰艦中的最大防護範圍,其主裝甲堡側壁覆蓋了70%的水線長度和56%的舷側高度,同時裝甲總重量達到同期戰艦中的最大比重,佔標準排水量的41.85%。此外該艦在實現大防護尺度的同時,依賴大防護尺度提供的空間補償,將主水平裝甲安排在第三層甲板,讓其與主舷側裝甲同時重疊在彈道上,使艦體要害部位的防護也得到了很大強化,超越同期建造的其它戰列艦。它的TDS(魚雷防禦系統)設計爲抵禦250kg TNT的水下爆破,實際上约可抵禦300kg德國黑希尔烈性炸藥(其威力爲TNT的1.07倍)。此外它的裝甲材料也很優秀,根據戰後美國維吉尼亞海軍基地的測試,俾斯麥級的KCn/A裝甲性能“明顯優於”美國愛荷華(IOWA)級的ClassA裝甲[5],而日本大和級(YAMATO)的VH裝甲性能据信浓号遗留装甲板测试,“是6-8英寸级装甲板中美国海军曾测试过的最好者”[6]总的来说俾斯麦级的主砲和装甲方案很近似一战时的巴伐利亞级戰艦。不過比起英國的喬治五世级和法國黎塞留级,大部分部位的裝甲厚度相對較不足,次要部位防護則略嫌過剩。[7]堅固的銲接艦體和優質的裝甲保護,以及30.8節的航速,令俾斯麥號能有效地吸引及相當程度上應付任何敵軍戰艦。其主砲的威力亦可輕易地摧毀遇到的敵方護航運輸隊。以上條件可使俾斯麥號突破並進入大西洋的廣闊水域,由德國油輪負責補給燃料,逗留在大西洋並攻擊敵方護航運輸隊而不被英國及美國的航空器、潛艇及軍艦發現截擊。

战史[编辑]

突破大西洋[编辑]

俾斯麥號的第一次及唯一一次的任务,是於1941年5月18日實行的萊茵演習行動(Rheinübung),伴隨的有重巡洋艦尤金親王号。德国另外的主力军艦,包括两艘沙恩霍斯特級戰鬥巡洋艦因機械故障或戰損而不能参加該行动;而俾斯麥號的姊妹艦鐵必制号还未完成海上測試。舰队由京特.呂長斯上將(Günther Lütjens)海軍上將指揮。德军的目標包括:盡量袭扰盟軍的船舶以使英軍暫緩派出护航运输队,令双方在地中海及北非的勢力暫時平均;轉移地中海的英國皇家海軍力量令隆美爾及其部隊由克里特島入侵利比亞的計劃風險減低。

英國海軍部早已懷疑德軍會突破大西洋,而俾斯麥號已經出發的消息亦被Ultra情報機關解密(破解恩尼格瑪密碼訊息)證實,並且瑞典巡洋艦哥得兰號已发现了俾斯麦号的行踪。在3日後,俾斯麥號於接近卑爾根的挪威格里姆斯塔峽灣(Grimstadfjorden)下锚時被喷火式侦察机发现並拍下了照片。皇家海軍的战列艦及其他軍艦己作好部署,密切留意俾斯麥號進入大西洋時將會途經的各條航線。

德军先取北航向,再取西北航向,成功平安無事地穿過挪威海,向格陵蘭方向前进,驶向冰島與格陵蘭之間的丹麥海峽,即大西洋入口。由于舰队的航线距离北極圈很近,因此英國航空偵察没有发现德国人。由于德国人的主要目标是运输队,吕特晏斯希望能在浓雾的帮助下悄悄地突入大西洋。

5月23日傍晚,德軍被配備有雷達的重巡洋艦索福克號諾福克號發現,當時兩艦正在丹麥海峽巡逻,期待德軍的突破。對方艦隻在短暂交火后,英軍巡洋舰自知不是对手,被迫释放烟雾并退往德军的射程範圍外,以雷达尾隨德軍。同时,俾斯麥號主炮射击产生的巨大震动導致桅杆上的凝结冰脱落砸坏其雷達,迫使呂特晏斯命令欧根亲王號行驶至舰队前方,為舰隊提供前方的雷達搜索。該決定在之后使英軍分不清德軍艦隻,因为兩艘德艦自身的輪廓十分相似,舰身喷涂的伪装也一样。

丹麥海峽海戰[编辑]

於1941年5月24日的丹麥海峽之戰中,由尤金親王號上看到的俾斯麥号向威尔士亲王号开火的照片

5月24日,星期日,凌晨5时,德军舰队准备离开丹麦海峡,尤金親王号的声纳探测到在左舷处有2艘未判別艦隻。德舰立即做好了作戰准备。英国拦截舰队包括刚完工的威爾士親王号战舰胡德号戰列巡洋舰,由蘭斯洛·霍蘭海军中将指挥。英国编队由胡德号打头阵,威尔士亲王号墊后。胡德号艦型優美,航速、火力出色,被视为皇家海军的骄傲,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列巡洋舰,但其弱点是水平装甲十分薄弱。

霍兰中将命令己方舰首对准德舰,以图尽快缩短双方距离。因为他知道胡德号的水平装甲板很薄弱,而假如炮战中双方距离超过10,000码的话,敌方的炮弹就很可能会落到己方军舰的甲板上,反之则会落到装甲带上。5时49分,霍兰命令向德军领头舰——欧根亲王号开火,因此英国人又误将欧根亲王号当成了俾斯麦号。胡德号在5时52分主炮抢先开火,威尔士亲王号随后也向欧根亲王号开火。直到打了2轮齐射后,霍兰才发现攻击的目标是错误的,立刻命令将火力转向俾斯麦号,但已浪费了很多时间,并造成了一些混乱。当时双方距离大约为12.5英里,即10.9海里左右。

5时55分,德国编队开火还击,集中火力攻击胡德号。由于英舰的错误判断,所以一开始炮击时并未命中德舰,反观德舰就没有犯这种错误,所以炮弹不断准确地向英舰射去。尽管霍蘭拥有比德舰更强大的火力,但战场形势对京特.吕特晏斯有利——由于英国战舰舰首正对德舰,胡德号和威尔士亲王号分别只能使用四门和六门前主炮,而德国军舰却能使用全部火力向英国人还击。此时俾斯麦号发射第三次齐射,命中胡德号中部,造成救生艇甲板产生火灾,并迅速蔓延。霍蘭中将此时意识到己方处于不利地位,于是命令左舵二十度,以发挥全部火力。6时整,胡德号刚完成转向,俾斯麦号进行第五次齐射,一发(一说2发)炮弹贯穿胡德号薄弱的甲板装甲,引爆了主弹药库。胡德号瞬间斷成兩截,八分钟后迅速沉入海中,包括霍蘭中将在内的1419名官兵阵亡,仅有3人获救[8]。德舰立刻将炮火指向威爾士親王号。该舰舰桥遭一发15英寸炮弹击中,除舰长与一信号兵外所有舰桥人员阵亡。另外各处遭4发15英寸炮弹及4发8英寸炮弹击中,虽舰体受创相对较轻,但数门主炮因故障与战损而无法发射,被迫退出战斗,进行修复后继续追踪俾斯麦号并与之交火,终因燃油不足而退出追击战。

德国人也为胜利付出了一些代价。俾斯麦舰中弹三发,二号燃料槽受损破裂,泄漏出大量重油,航速降低至28节。但其损伤相较于英国人的惨重损失——两艘主力舰一艘战沉,一艘重伤——似乎微不足道。在这场战斗中俾斯麦号在不到10分钟内便击沉了皇家海军最引以为傲的军舰之一。然而,燃油泄漏相当程度上影响了俾斯麦号的极速和续航力,暴露了本舰行踪,给俾斯麦号的未来命运蒙上了阴影。权衡之下,吕特晏斯出于保存实力的考虑令俾斯麦号中断“莱茵演习”行动回航法国。

追击[编辑]

英国人很快确定了俾斯麦号的位置,并集结了大量的军舰前来围击,包括约翰·托维上将指挥的本土舰队及詹姆斯·薩默維爾中将指挥的地中海H部隊。5月24日,俾斯麦号遭到从光辉级胜利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剑鱼式鱼雷机的攻击,被命中1枚鱼雷,但仅造成了轻微的损伤。随后尤金親王号继续前进,进入大西洋,俾斯麦号则转向前往法国聖納賽以修理损伤。在吕特晏斯施展了一次巧妙的雷达规避动作之后,英国人差点失去了俾斯麦号的行踪。但在5月26日,被一架卡塔琳娜水上巡逻机发现后,俾斯麦号再遭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的剑鱼机空袭,被命中3枚鱼雷,其中1枚击中舰尾,沉重的结构受到损坏后向下压迫到舵机,导致俾斯麦号的舵角卡死在15度。这使俾斯麦号已无法回避英国舰队的攻击,速度再度降低,难控制航向。

5月27日晨,英军的主力追击舰队赶到,包括英王乔治五世号罗德尼号,于八点左右进入射程,两舰迅速接近,并用其16英寸及14英寸主炮轰击俾斯麦号。俾斯麦号由于舵机失灵,航向不定,还击效果不佳。俾斯麦号被最少数十枚,甚至上百枚大口径穿甲弹以及数百枚小口径炮弹击中,加上至少1枚鱼雷。最后的一枚16英寸炮弹是在极近的距离发射的(大约3,000码)。但直到10时25分俾斯麦号仍然没有沉没,甚至引擎尚在运转。在没有希望的情况下,德国人开始准备自行炸沉军舰避免被俘获。英国多塞特郡号重巡洋舰随后在近距离发射了3枚鱼雷,全部命中。10时39分,俾斯麦号终于沉没于布雷斯特以西400海里水域。前后,皇家海军派遣了大量军舰前往拦截俾斯麦号,包括多达8艘战列舰及戰列巡洋舰,和2艘航空母舰,即皇家海军约半数的力量,才最终将俾斯麦号击沉。英军指挥官托维上将在战斗后说:“就像一战时的德意志帝国海军一样,俾斯麦号进行了一次最勇敢的战斗,抵抗着数倍于己的敌人,以至于在她沉没时她的旗帜还在飞扬。”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 Burkhard Baron von Mullenheim-Rechberg. Battleship Bismarck, A Survivor's Story. Annapolis: United States Naval Institute. 1980. ISBN 9781557504364. 
  • Robert D. Ballard. The Discovery of the Bismarck: Germany's Greatest Battleship Surrenders Her Secrets. Toronto: Madison Publishing. 1990. ISBN 9780670835874. 
  • Jack Brower. The Battleship Bismarck. Annapolis(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5. ISBN 1591140501. 
  • John Roberts. Anatomy of the Ship: The Battlecruiser Hood. Conway Maritime Press. 2001. ISBN 978-0851779003. 
  • José M. Rico. The Battleship Bismarck. The Complete History of a Legendary Ship. KBismarck.com. 2004. 
  • Royal Navy. British Admiralty report CB 04039(2). 
  • Ludovic Kennedy. Pursuit: The Chase and Sinking of the "Bismarck". Phoenix. 2001. ISBN 978-0304355266. 
  • C.S. Forester. Hunting the Bismarck.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Ltd. 1970. ISBN 978-0583103886. 
  • Ulrich Elfrath and Bodo Herzog. The Battleship Bismarck: A Documentary in Words and Pictures. Schiffer Publishing Ltd. 2004. ISBN 978-0887402210. 
  • Paul J. Kemp. Bismarck and Hood: Great Naval Adversaries. London: Weidenfeld Military. 1991. ISBN 978-1854090997. 
  • Siegfried Breyer. Battleships and Battle Cruisers, 1905-1970: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the Capital Ship. Doubleday & Company. 1973. ISBN 978-0385072472. 
  • David J. Bercuson; Holger H. Herwig. The Destruction of the Bismarck. Toronto: Stoddart Pulishing. 2001. ISBN 1585671924. 
  • Graham Rhys-Jones. The Loss of the Bismarck: An Avoidable Disaster. London: Cassell & Company. 1999. ISBN 978-0304355105. 
  • Antonio, Bonomi. Stretto di Danimarca, 24 maggio 1941. "Storia Militare" magazine. 2005.12/. 

參考資料[编辑]

  1. ^ Bismarck Technical Data and Battleship Comparison. KBismarck.com. [2009-11-14]. 
  2. ^ Channel 4 - Hood v Bismarck - History - The Battles. PBS. [2010-07-14]. 
  3. ^ von Mullenheim-Rechberg, B. Battleship Bismarck, a survivor's story, new improved edition. United States Naval Institute Press: Annapolis. 1990. 246-276. ISBN 978-0870210969. 
  4. ^ "The Final Battle (A desperate fight against impossible odds)". KBismarck.com. [2010-07-14]. 
  5. ^ http://www.kbismarck.com/proteccioni.html
  6. ^ http://www.navweaps.com/index_tech/tech-040.htm
  7. ^ Breyer (1973), p. 300
  8. ^ Garzke & Dulin, p. 223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