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斯麥號戰艦的最後一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俾斯麥號戰艦的最後一戰
大西洋海戰的一部分
Battleship Bismarck burning and sinking 1941.jpg
1941年5月27日的最後一戰。在被包圍轟擊下,“俾斯麥號”在地平線上燃燒。
日期: 1941年5月26日至27日
地点: 大西洋
結果: 英國獲勝
參戰方
 英國

 加拿大
波蘭 波兰第二共和国

 納粹德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英国 約翰·托維
英国 弗雷德里克·達爾林普爾-漢密爾頓
納粹德國 剛瑟·呂特晏斯
納粹德國 恩斯特·林德曼
兵力
2艘航空母艦
3艘戰艦
4艘巡洋艦
7艘驅逐艦
1艘戰艦
伤亡与损失
1艘巡洋艦被適度擊破
3艘被擊傷 (友軍誤傷)
1艘戰艦被擊沉
2,200人陣亡[1]
110人被俘

俾斯麥號戰艦的最後一戰於1941年5月26日至5月27日,在法國布雷斯特以西大約300 nmi(350 mi)處展開。雖然這是一場戰艦之間的決定性海戰,卻沒有普遍接受之名稱。

該戰役丹麥海峽海戰的後續,1941年5月24日,“俾斯麥號”和護送她的重巡洋艦尤金親王號已經擊沉了著名的英國戰艦胡德號和擊傷另1艘戰艦威爾斯親王號,迫使它退出戰鬥。這次戰鬥後,“俾斯麥號”被皇家海軍皇家空軍的船隻和飛機追擊了2天。最終,在5月26日晚上,她的舵機因被魚雷轟炸機攻擊而報廢,並於次日早上被擊沉。

回顧[编辑]

丹麥海峽海戰中,“俾斯麥號”的油箱已經損壞,它意圖駛至布雷斯特港口進行維修。她的同伴,重巡洋艦尤金親王號,留下來繼續進一步進入大西洋。行動開始後,“俾斯麥號”,躲避了追擊的英軍(“威爾士親王號”和重巡洋艦“諾福克號”和“薩福克號”),在26日下午被1架巡邏的英國飛機發現。它包括4個主要階段。第1階段由魚雷轟炸機從英國航空母艦皇家方舟號進行空襲,攻擊“俾斯麥號”的舵機,從而卡住它的方向舵。第2階段是由英國驅逐艦在夜晚緊釘及騷擾“俾斯麥號”,沒有任何船舶受到嚴重損害。第3階段是由英國戰艦英王喬治五世號羅德尼號於27日上午在巡洋艦支援下進行攻擊。經過約90分鐘的戰鬥,“俾斯麥號”因被炮火擊中、魚雷命中和故意鑿沉下沉沒。在英國方面,“羅德尼號”被友軍炮火誤傷和自己的炮管發生爆炸而受損。[2] 英軍戰艦在撤退前救起了110名“俾斯麥號”的生還者[3],由於U型潛艇迫近,因此留下幾百個生還者。在最後階段撤出的英國艦隻遭到納粹德國空軍的襲擊,英軍損失了驅逐艦馬绍那號。德軍艦隻及U艇到達沉船現場,並救起了另外5名生還者。

背景[编辑]

“萊茵河演習行動”及皇家海軍追擊俾斯麥號戰艦的地圖

由於決心為在丹麥海峽海戰被擊沉的“海軍的驕傲”胡德號復仇,英國海軍派出所有可用的單位追捕“俾斯麥號”。舊式的復仇級戰列艦拉米利斯號脫離格陵蘭島東南的護航任務,並責令其攔截“俾斯麥號”以防止它嘗試突襲進入北美的海上航線。

“威爾士親王號”及巡洋艦“諾福克號”和“薩福克號”仍然在該地區的海面和尾隨德國船舶。1支英國艦隊,包括戰列艦“英王喬治五世號”、航空母艦“勝利號”和他們的護航艦隊,在“胡德號”未沉沒前從斯卡帕灣起航。戰列艦“羅德尼號”在24日起脫離護航任務。

在5月24日傍晚,從航空母艦勝利號起飛、隸屬第825海軍航空中隊的一群劍魚式雙翼魚雷轟炸機尤金·艾蒙德中校領導下展開攻擊。其中1枚魚雷命中,但只對“俾斯麥號”的裝甲造成表面的輕微損害。

一段時間後,“俾斯麥號”仍然在英國長途監視下。在5月25日凌晨3時左右,她趁著對手作鋸齒狀轉向時,“俾斯麥號”作了近270°右舷轉向,因此追擊者失去該戰艦的踪影,從而令該艦能前往在法國的德國海軍基地。失去了接觸4個小時,但是,或許因為英國的雷達發揮作用,德國人並沒有碰到好運氣,但至今仍不清楚原因,德軍海軍上將剛瑟·呂特晏斯總部發出的長達30分鐘的無線電信息被截聽,從而使英國有時間知道該艦大約前往的目的地。然而,一個策略的錯誤出現在當時追擊德國人的“英王喬治五世號”船上,它錯誤地計算“俾斯麥號”的位置,引致追擊方向轉往過於遙遠的北方。 “俾斯麥號”因此能夠在5月25日至26日不受阻礙地駛向法國並且受到空中掩護和驅逐艦護航保護。現在,燃料正在成為雙方主要關注的問題。

“名望號”戰列巡洋艦

英軍在5月26日碰上好運氣。上午中旬英國皇家空軍空防司令部第209中隊在大西洋上空飛行的卡特琳娜水上飛機、從北愛爾蘭湖厄恩皇家空軍阿奇代爾城堡基地起飛以飛越多尼戈爾走廊,這是愛爾蘭政府秘密提供的1條個小走廊,[4] 該飛機由美國海軍後備隊觀察員倫納德·B·史密斯少尉駕駛,[5] 發現“俾斯麥號”(通過跟隨從艦隻損壞油箱漏出的浮油),向英國皇家海軍司令部報告了她的位置。從那時起,英軍知道德艦的位置,雖然敵人速度顯著放緩,龐大的單位希望阻止該艦進入德軍飛機的保護範圍。目前英國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H艦隊身上,其主要艦隻是航空母艦 “皇家方舟號”,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代戰列巡洋艦聲望號巡洋艦謝菲爾德號海軍上將詹姆斯·薩默維爾指揮的這支艦隊已從直布羅陀北上。

26日晚上至27日[编辑]

5名機組人員,他們在攻擊“俾斯麥號”的劍魚式飛機前拍照

當日傍晚黃昏,在惡劣的天氣條件下,劍魚式飛機從“皇家方舟號”起飛發動攻擊。第一波攻擊誤將H艦隊中奉命接近及騷擾“俾斯麥號」的“謝菲爾德號”當作攻擊目標。雖然此事件令機隊失去了寶貴的時間,但卻證明了這有利於英國——因為攻擊“謝菲爾德號”的魚雷磁雷管無效,換成之後攻擊“俾斯麥號”時用的被接觸到才爆炸的雷管。儘管天色已晚,他們決定再次嘗試。攻擊幾乎在黑暗中進行,在晚上9時左右,箭魚式魚雷轟炸機再次通過ASV II式雷達發現“俾斯麥號”。[6]約翰·莫法特駕駛的箭魚式魚雷轟炸機所投下的1枚魚雷擊中目標,令“俾斯麥號”的方向舵及舵機距離端口15°被卡住。這導致該艦最初只能夠在海上不斷繞圈。船員進行修復方向舵的努力失敗。[7] 俾斯麥號在當時8級風力海況下試圖輪流使用3道傳動軸的力量,這導致將船被迫航向“英王喬治五世號”和“羅德尼號”,這2艘本土艦隊的戰艦,它們從西面追擊“俾斯麥號”。[8] 5月26日晚上11時40分,吕特晏斯各向西部集團軍的德軍指揮部發出信號“艦身未能操作,我們將戰鬥到最後1枚彈藥,元首萬歲。”[9]

縱觀這天晚上,“俾斯麦號”不斷成為部落級驅逐艦哥薩克號鍚克號毛利號祖魯號及波蘭驅逐艦ORP級雷电號不斷的魚雷攻擊。但沒有任何1枚魚雷擊中目標,但他們担心英軍的戰術不斷拖垮德軍的士氣和深化已經筋疲力盡船員的疲勞。

擊沉“俾斯麥號”[编辑]

1941年5月27日星期二上午天空深沉灰暗,海平面上升及撕裂的風從西北面吹來。因這場西北風,托維認為迎風進攻“俾斯麥號”是不可行的。他決定向西北行進。敵艦繼續向北轉向,而他從相反的航路部署到南面大約15,000碼(14,000米)。之後從118度方向在25,000碼(23,000米)距離外看見“俾斯麥號”。[10]

“羅德尼號”和“英王喬治五世號”並進靠近“俾斯麥號”,俾斯麥號被背後早晨的太陽照亮。而“羅德尼號”開往北面,並將她的炮火攻擊“俾斯麥號”的艦舷,而“英王喬治五世號”在位於另一邊。他們在早上9時前開火。“俾斯麥號”還擊,但她無法转向和向左舷倾斜的因素嚴重影響射擊精度。而她減速至時速7海里(13公里)也使她成為一個易受攻擊的目標,她很快就被擊中數次,重巡洋艦諾福克號”和“多塞特郡號”亦加入開火。一次齊射摧毀該艦的前部操纵站,殺死許多德軍高級軍官。在30分鐘內,“俾斯麥號”的火砲啞火,甚至逐漸下沉。“羅德尼號”現在以更近距離(約3公里)攻擊它的上層建築,而“英王喬治五世號”繼續開火;她的炮火在更垂直的角度擊中“俾斯麥號”,使炮火更容易穿透至甲板。

“俾斯麥號”的艦旗仍然飄揚。儘管戰鬥力量不平等,沒有投降的跡象,而英國海軍不願駛離“俾斯麥號”。然而,俾斯麥號明顯以無法到達港口時,“羅德尼號”和“英王喬治五世號及驅逐艦被遣回。“諾福克號”已經用磬所有魚雷,而“多塞特郡號”射出4顆魚雷可能在相對近距離擊中“俾斯麥號”。雖然在戰艦的上層建築已幾乎完全遭到摧毀,但她的引擎仍可運作且當時船體仍然健全,因此,被避免被俘,鑿沉和棄船的命令被發出。大部分船員落入水中。

“俾斯麥號”在當日早上10時39分沉入水中。

“多塞特郡號”和“毛利號”試圖營救倖存者,但U艇報警導致他們離開現場前只能救起110名“俾斯麥號”的水手,原本2,200名“俾斯麥號”水手的大部份'留在水中。第2天早上,德軍潛艇U-74號被派來試圖尋找“俾斯麥號”的航海日誌(及從遠處聽到下沉的聲音),和1艘德國氣侯觀測船“阿亥茵貝克號”救起另外5名生還者。

餘波[编辑]

沉沒後,約翰·托維上將說:“『俾斯麥號』表現出最英勇的戰鬥精神,無愧於昔日的德意志帝國海軍,她下沉時旗幟仍然飄揚。”海軍本部委員會發出信息感謝那些參與人仕:

樞密院祝賀加拿大海軍、本土艦隊及其它有關單位在不懈的追擊下,成功摧毀敵人的最強大的軍艦。有關胡德號及其縱隊之損失,我深感遺憾,亦因而報復敵人之軍艦,令大西洋的貿易和我們的盟友更安全。根據目前的信息樞密院也讚賞勝利號及皇家方舟號的艦隊航空兵,如果沒有他們之英勇、技能和奉獻精神,我們可能無法取得目標。[11]

由於不知道該艦之命運,西部集團軍的德軍指揮部基地,在幾個小時內繼續向“俾斯麥號”發出信號,直到路透社報導來自英國的消息,該艦已經沉沒。在英國,下議院在當日下午較早時分獲知敵艦已經沉沒。[12]

戰鬥結束後,英國軍艦把“俾斯麥號”的生還者帶回到英國。經過漫長的審訊和處理,生還者在戰爭餘下時間成為了戰俘。沒有英國的軍艦在這次行動中被擊沉,但驅逐艦馬紹那號在翌日隨後撤退時被納粹德國空軍擊沉。

擊沉的時間對英國是一個喜訊。“俾斯麥號”沉沒可以分散公眾對地中海艦隊在克里特島戰役期間的慘重損失的注意力,其中巡洋艦加爾各答號斐濟號告士打號紐約號和驅逐艦灰狗號赫裡福德號帝國號朱諾號凱利號克什米爾號被擊沉。航空母艦可畏號、戰艦巴勒姆厭戰號、驅逐艦開爾文號努比亞號、巡洋艦阿賈克斯號獵戶座號珀斯號惡作劇號,皇家海軍地中海艦隊兵力只剩下2艘戰列艦同3艘巡洋艦,來對抗意大利海軍的4艘戰列艦和11艘巡洋艦。[13]

參考書[编辑]

  • Brown, J. D. Carrier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Shepperton, UK: Ian Allen. 1968. ISBN 7110-0040-9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 Chesnau, Roger (Ed.)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922-1946. Conway Maritime Press, 1980. ISBN 0-85177-146-7
  • Dewar, A.D. Admiralty report BR 1736: The Chase and Sinking of the “Bismarck”. Naval Staff History (Second World War) Battle Summary No. 5, March 1950. Reproduced in facsimile in Grove, Eric (ed.), German Capital Ships and Raiders in World War II. Volume I: From “Graf Spee” to “Bismarck”, 1939-1941. Frank Cass Publishers 2002. ISBN 0-7146-5208-3
  • Garzke, William; John Dulin. Battleships: Axis and Neutral Battleships in World War II.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0. ISBN 978-0-87021-101-0. 
  • Kennedy, Ludovic. Pursuit: The sinking of the Bismarck. William Collins Sons & Co Ltd 1974. ISBN 0-00-211739-8
  • Müllenheim-Rechberg, Burkard von. Battleship Bismarck: A Survivor’s Story. Triad/Granada, 1982. ISBN 0-583-13560-9.
  • Schofield, B.B. Loss of the Bismarck. Ian Allan Ltd 1972. ISBN 0-7110-0265-7

附錄[编辑]

  1. ^ “俾斯麥號”作為艦隊旗艦共有2,220人 (包括2,092名士兵及128名艦隊參謀人員) (Chesnau, p.224)。 “萊茵演習行動”共有超過100個編外人員,包括商船船員作為得獎船員、培訓的學員和拍攝電影單位 (Kennedy, p.33)。 這些編外人員的數目及實際傷亡人數不詳。
  2. ^ Kennedy, pp. 206, 283.
  3. ^ 其中1名生還者最後死亡,其餘則成為戰俘
  4. ^ BBC - WW2 People's War - World War Memories of an Ulster Childhood
  5. ^ http://www.history.navy.mil/faqs/faq118-1.htm
  6. ^ Brown, p.34
  7. ^ Garke, p.235.
  8. ^ Garke, p.235-236.
  9. ^ Jackson 2002, p. 91.
  10. ^ Barnett, 311.
  11. ^ Congratulations to the Fleet. The Times. 29 May 1941, (48938): p. 4 [19 October 2010]. 
  12. ^ War Situation
  13. ^ Pack, S.W.C. The Battle for Crete (1973) ISBN 0-87021-810-7 p.91